心髒在胸腔內狂跳,她抬起頭,剛想回答他“有人了”,就看見他正隔著一張桌子,指著杜晨旁邊的那個空位,視線也是朝向杜晨。

秦臻覺得自己自作多情得可笑,曾經她傷得他那樣痛,怎麽還會妄想與他有所交集。

重又低下頭去,秦臻用散落下來的及腰長發遮住自己落寞的表情,眼角的餘光卻是透過發絲間的空隙落到了蘇奕的身上……盡管她隻看得見他西裝外套的下擺及那雙長腿。

“沒有人。”杜晨極快地回答,語氣中透著欣喜。

蘇奕抬腿走向杜晨,漸漸地消失在秦臻的視線範圍之外。她幹脆收回視線,盯著手機,手指心不在焉地在屏幕上滑動,從一個界麵換到另一個,然後再換回來。

包房裏再一次熱鬧起來,所有的話題都是圍繞著蘇奕而展開,一時之間,整個包房似乎形成了兩個空間,一個是秦臻,一個是其他人。

好在沒多久朱心晴就趕到了,秦臻才終於鬆了一口氣,將包包拿開,空出椅子來讓朱心晴坐下。

“蘇奕怎麽來了?”朱心晴一坐下就湊到秦臻耳邊小聲地問。

“我還想問你呢。”秦臻斜了她一眼,“你不是跟我保證他一定不會來的嗎?”

“他往年都沒來,我當然以為他今年也不會來了。”朱心晴覺得委屈,誰知道他腦子今年出了什麽問題。

“秦臻,朱心晴,你們倆講什麽悄悄話呢,這麽神秘。”杜晨突然的開口,讓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了她們倆

身上。

秦臻下意識地抬起頭看向杜晨,自然也就看到了坐在杜晨身邊的蘇奕。他沒有像其他人一樣地看她,隻是盯著麵前的玻璃杯,一隻手握住把玩,嘴角掛著一絲不明所以的微笑。

“你都說了是悄悄話了,還問個屁。”朱心晴從高中起就和杜晨不對盤,和秦臻的隱忍、息事寧人的態度不同,她總是要對杜晨刺上一刺,也不分時間場合,不管對方麵子上是不是掛得住。

氣氛一下子就冷了下來。

杜晨的臉青一陣白一陣,可在蘇奕麵前,她又不好發作,隻是柔柔地說:“對不起,我不過是一時好奇……”

“不關你的事你好奇個屁,當你是太平洋的警察呢。”朱心晴對著她翻了個大白眼。

杜晨臉上的表情更加難看,眼中隱隱約約還閃著點淚光。

秦臻見她這樣,不僅沒有半分同情,反而覺得好笑,幾年不見,她居然都走上林妹妹的路線了,也是苦了她。

“好了,少說兩句。”怕杜晨借機鬧事,秦臻開口勸說朱心晴。

朱心晴冷哼一聲,這才作了罷。

其他人見戰火平息,又炒起了氣氛。秦臻和朱心晴仍舊處於她們倆的世界之內,聊著自己的事情。

“你啥時候開始上班?”朱心晴問秦臻。

“再過兩天吧,等司徒把辦公室安置好。”秦臻回答。

秦臻這一次會回來T市,是因為曾經的上司司徒安出走自己在T市開了家工作室,邀請秦臻入股

司徒安一直都很欣賞秦臻的設計才能,在公司裏對她也很是照拂,兩人之間的感情比普通同事要深厚得多,秦臻自然也就答應了他的邀請。

她知道蘇奕一直都在T市,所以在做出決定之前也猶豫過一陣,可她又抱著僥幸的心理,T市那麽大,他們兩個人遇見的概率簡直微乎其微。然而,上天卻用事實狠狠地給了她一巴掌,讓她知道了凡事都不可以僥幸。

“你不也是老板麽?怎麽跟甩手掌櫃似的。”朱心晴看她這樣清閑,有些疑惑。

“他是大老板,我就投了點錢,掛個名而已。況且,我也不是什麽都沒幹,招聘啟事還是我寫了掛網上的呢。”秦臻為自己正名。

“是、是、是,你最辛苦了,行吧?”朱心晴白她一眼。

秦臻咧嘴笑了,厚臉皮地說:“那是當然。”

兩人正笑鬧得開心,秦臻忽然覺得有人在看她。順著那道視線回望過去,卻隻看到蘇奕在同杜晨講話,他的眼神溫柔,而杜晨一片嬌羞。

胸口像是被什麽東西堵住了,秦臻覺得自己有些喘不過氣來。她收回了視線,卻再沒有了與朱心晴聊天的心情。

察覺到她的不對勁,朱心晴看了一眼對麵,發現正在聊天的兩人。雖然生氣,但她此刻更加擔心秦臻。

“要不,咱們不聚了,直接走人?”她小聲問。

“不用。”秦臻毫不猶豫地拒絕了她的提議,又擠出一個安撫的笑:“我沒事的,不用擔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