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奕是個肉食動物,放進車裏的全都是肉,雞肉、鴨肉、豬肉、牛肉,各來了一大盒。

秦臻皺著眉頭看著車裏那一堆肉,問:“你最喜歡吃哪一種?”

“牛肉。”蘇奕回答。

下一秒,秦臻就把雞肉、鴨肉和豬肉重新放回了冷櫃中。

“你幹什麽?”蘇奕不高興了。

“這麽多肉,今天肯定吃不完,放冰箱裏就不新鮮了。想吃的話,明天再來買。”秦臻耐心地解釋。

蘇奕冷哼一聲,內心卻因為秦臻難得地一次性講了這麽多話而竊喜……

逛了兩個多小時的超市,他們買了一車的東西回去。畢竟蘇奕的廚房裏什麽都沒有,各種廚具、餐具、調味料,他們都一次性給買齊了。

秦臻把買的東西往廚房裏一一擺好,然後滿意地欣賞自己的“傑作”,感慨道:“這才有點家的樣子嘛!”

蘇奕站在門口,聽到她的話,心頭一暖……

所有的東西都買回來了,蘇奕催著秦臻做飯。

秦臻之前吃了個麵包又喝了一盒牛奶,正趴在床上畫圖,被蘇奕打斷了工作,心情雖然有點不好,但也二話不說地進了廚房。

因為手還不能沾水,秦臻隻能指導蘇奕把米洗好放進電飯煲裏蒸上,又教他洗菜切菜。

秦臻的手雖然被繃帶纏著,但拿個鍋鏟還是沒有問題,炒菜什麽的不在話下。

蘇奕家裏用的不是天然氣,而是電磁爐,開關都很方便,也不需要蘇奕幫忙。

“你要沒事的話,就幫我把這塊豆腐解個凍。”秦臻見蘇奕閑閑地靠在門框上,順手把那盒被凍得硬邦邦的凍豆腐遞給蘇奕。

蘇奕不發一言地接過,可拿在手上看了半天,沒有了下一步的動作。

“怎麽了?”秦臻把黃瓜切完,看到他還在跟凍豆腐大眼瞪小眼,覺得奇怪。

“這個……”蘇奕揚了揚那盒凍豆腐,覆在表麵的水滴立刻滴得到處都是。

“這個豆腐……要怎麽解凍?”蘇奕一臉的苦惱,不像是裝出來的。

秦臻對他一陣無語,歎了口氣,說:“拿去用熱水衝一衝就好了。”

蘇奕立刻就開了熱水,不停地衝著裝著豆腐的外盒。

過了幾分鍾,他把豆腐拿過來,問秦臻:“好了嗎?”

秦臻不知道該對他說些什麽,隻能用手戳了戳,告訴他:“好了。”

“……”

秦臻好不容易在蘇奕的“幫助”下把一頓飯做完,就簡單地炒了兩個菜,一盤清炒黃瓜,再一盤番茄牛腩,還配了一大碗菌菇豆腐湯。

“可以吃飯了。”秦臻把菜都端進餐廳裏,還給蘇奕盛了碗飯。

蘇奕看見秦臻總共就隻拿了一套餐具出來,問她:“你呢?”

“我剛吃麵包了,現在還不餓。”說完,她就要回房去繼續畫圖。

“站住。”蘇奕阻止了秦臻前進的腳步。

“啊?”她回頭,不解地看向蘇奕。

“過來坐下。”蘇奕指了指他對麵的那把椅子,語氣不容人拒絕。

雖然不知道他要做什麽,秦臻仍舊順從地繞過去坐好。

“有什麽事嗎?”她問。

“沒有。”蘇奕回答得簡短幹脆,“陪我吃飯。”

蘇奕說這話的語氣命令之中又帶著些請求,秦臻也就沒有反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