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看著眼前狼吞虎咽的蘇奕,有點傻眼。

“你是多久沒吃過飯了?”她問,“怎麽就餓成了這樣?”

他很快就把一碗米飯吃完,秦臻自覺地拿過他的碗,去廚房添滿。

很快,這一碗也見了底。並且,桌上的盤子也都空了,隻剩下些許的殘渣。

蘇奕放下筷子,滿意地靠在椅背上,誇讚道:“你做的菜很好吃。”

“謝謝。”任誰被誇獎都會心情很好,再加上誇獎自己的那個人真的把飯菜一掃而空,秦臻收拾起碗盤也有勁了。

“怎麽會學做飯的?”蘇奕好奇地問。他記得她以前可是雙手不沾陽春水的大小姐,是父母捧在手心裏的寶,哪裏還用得著自己做飯。

“一個人在外頭,自然而然就會了。”秦臻笑著說,“你是不知道,我剛開始做飯的時候,炒出來的菜全都是焦的,每天都是在浪費食材。”

現在想起來,秦臻也還是覺得搞笑。

好在那個時候她沒什麽錢,每天都是趁著菜市場快要收攤的時候去買菜,這個時候的菜都比較便宜,即使浪費了她也不會太過心疼。

“怎麽會是一個人在外頭?你那個未婚夫呢?”蘇奕聽她這麽說,覺得奇怪。那個時候他明明聽說她和她的未婚夫一起報的Q大,就連去學校報到,他們兩人都是坐的同一班飛機。

秦臻沒有料到他會突然提起這茬,一時之間覺得有點難堪。

“他早就和我取消婚約了。”她垂著眼,小聲地說。

蘇奕以為自己會開心的,他一直在等待她和那個男人的愛情保質期過的那一天。可是在看到秦臻落寞的表情的時候,他的心還是抑製不住地疼了起來。

她就那麽喜歡那個男人?喜歡到現在提起他也還是會難過麽?

“為什麽會取消婚約?”他繼續追問。

既然她那麽喜歡他,應該不是她主動提出來的吧?

“因為一些外界因素,反正最後就是覺得不合適吧,於是就取消了。”秦臻故作輕鬆地笑了笑,轉移了話題:“好了不跟你說了,我要工作了。我手不能沾水,碗你就自己洗吧。”

蘇奕看著她可以說得上是落荒而逃的背影,自嘲地笑了笑。

僅僅隻是提了提那個男人,她都避忌成這樣,而天天麵對著她,她卻可以應付自如。

果然她對他還是不在乎啊……

終於,司徒安搞定了工作室的一切雜事,通知秦臻過去上班。

“我的助理給我找好了嗎?”秦臻故意擺譜,“我好歹也算是工作室的第二把手,沒個助理怎麽也說不過去啊。”

“你自個兒招,我又不知道你要什麽樣的。”司徒安說。

“行,我改天就寫一招聘啟事掛網上去,條件就一個,長得帥!不對,還得加一條,得是單身,不然我招來看得見吃不著的也是白費力氣。”秦臻耍著貧。

司徒安把臉湊到她跟前,與她的臉隻有將近一厘米的距離。秦臻嚇了一跳,往後退了一大步,驚恐地問:“你想幹什麽?”

“讓你看看我符不符合你的要求啊。喏,長得帥還單身。”司徒安自戀地撩了撩頭發,一副**的

模樣。

“嗬嗬。”秦臻冷笑兩聲,開始整理自己的辦公桌……

因為工作室的規模不大,設計師的名號也不太響,他們的招聘啟事在網上掛了很長一段時間,也隻收到了十幾份簡曆。

秦臻很快地篩選出合適的,通知對方來麵試,最後招進來了三名助理設計師。

他們的工作室才算得上是真正的開張了。

前期拿到的單子靠的都是司徒安這些年來積攢下來的人脈,雖然不多,但獲得的酬勞用來繳房租、發工資是夠了的。

秦臻因為要忙自己房子的裝修,再加上手受了傷,工作室的活做得不多,大多數時候都隻是在指導助理修改設計圖。

“你新房還沒裝修,老房子又要拆了,那你現在住在哪?”司徒安覺得奇怪,她之前還像他打聽過房子的事,現在居然沒聲了。

“一個朋友家裏。”秦臻說。她和蘇奕現在的關係,應該算得上是朋友吧。

“哦?男的還是女的?”司徒安笑得一臉的曖昧。

“你一個大男人怎麽這麽八卦。”秦臻沒好氣地推了他一把。

“嗯,那就應該是男朋友了。秦臻,沒想到你這麽開放啊。”司徒安拍了拍秦臻的肩膀,語重心長地告誡她:“那什麽的時候,還是要做好措施啊,我可不希望這工作室剛剛開張這第二把手就要請長假,把所有的事都丟給我。”

秦臻對著他多說一個字都覺得浪費,直接送了他一個“滾”來表達自己的情緒……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秦臻正高興地收拾東西,手機就響了。

屏幕上閃爍著的名字是“蘇奕”。

秦臻愣了愣神。

“誰啊?”司徒安見秦臻拿著手機又不接,偏頭去看了一眼:“蘇奕?這名字好熟悉。”

怕被司徒安看出端倪,秦臻往旁邊走了幾米遠,才把電話接起。

“我現在在你們公司樓下。”蘇奕說,“快點下來。”

“不是說不用你來接我嘛。”秦臻接觸到司徒安八卦滿滿的眼神,拉開門走出了辦公室。

早上就是蘇奕送秦臻過來的,他說秦臻這手還不能用力,坐公交地鐵要是沒座,也不能拉拉環,太過危險。

秦臻本人倒覺得沒什麽,但蘇奕直接就把她給塞進車裏了,沒給她拒絕的機會。

臨下車的時候,蘇奕還說等下班會來接她。

她跟他說不用了,可是很明顯,他沒聽進去。

“趕緊下來,你們公司門口不讓停車。”蘇奕說完,直接“哐”的一聲就掛了電話。

“哎……”秦臻沒轍,回去拿了包就要走,卻被司徒安攔下來了。

“等我一起走啊。”司徒安回了一趟辦公室,出來的時候手裏多了幾份文件。

“這些是我最近拿下的幾個單子,你拿回去看看,然後挑一個跟吧。”司徒安也不等秦臻拒絕,就把這些文件都塞進了她的手中。

“我還是傷患!”秦臻悲憤地舉起自己的雙手讓司徒安能夠看清楚。

“我相信你身殘誌堅。”司徒安拍了拍她的肩膀,一副對她委以重任的模樣。

秦臻真想把這些文件全都甩

到他的臉上。

“資本主義吸血鬼。”秦臻小聲地吐槽。

“那還不是因為你寫的招聘啟事沒起到作用,我們工作室一共就三個正兒八經的設計師,這麽多活兒你不分擔是想累死我和阿Ben?”司徒安對秦臻進行了強烈的譴責,順便又給她分配了新的任務:“你去聯係聯係你那些大學同學,看看他們有沒有願意跳槽的,我可以給他們開比原來高10%的工資。”

“不如你給我把工資提高10%,我可以多幹一個人的活。”秦臻盯著司徒安,兩眼發亮。

司徒安直接一腳踹開她,“滾!”

兩人一路打打鬧鬧出了大廈,司徒安要去停車場取車,順便問了秦臻一句:“要我送你回去嗎?”

“不用。”秦臻謝絕了他的好意,目光鎖定在了不遠處的那輛黑色路虎上。

司徒安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立刻了然:“原來是有人來接。”

秦臻其實是有點尷尬的,她和蘇奕並不是司徒安想的那種關係,可是她如果跟他解釋,恐怕他也不會相信,索性閉嘴什麽也不說。

“那我就先走了,阿臻,不要忘了我先前跟你說過的話,要做好措施哦……”司徒安說完,在秦臻的“魔爪”伸到他身上之前,迅速地跑了。

秦臻這才朝著那輛路虎走去,拉開副駕駛座的門直接坐了上去。

“剛才那個男人是誰?”

秦臻正低頭係著安全帶,就聽到蘇奕在問,語氣好像有點不太好。

“司徒安,我老板。”秦臻當他是在樓下等太久等得不耐煩,也沒怎麽在意。

“你跟他關係很好?”蘇奕盯著她,眼中冒著火。

她剛才和那個男人有說有笑地從大樓裏出來,看起來很親密的樣子。

“嗯。”秦臻一點也不隱瞞:“我跟他一起工作四、五年了,從我剛畢業進公司開始,一直到現在。”

蘇奕將方向盤握得死緊,雙手的指節微微泛白。

“司徒教了我挺多的,也幫過我很多忙,算得上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嗯,其實應該就僅次於朱心晴。”秦臻喋喋不休地說著有關於司徒安的事,卻沒有發現蘇奕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吱呀”一聲,車子一個急刹,秦臻終於閉了嘴。

“秦臻,你很吵。”蘇奕冷冷地開口,直視著前方,連眼角的餘光都沒有掃到秦臻。

被嫌棄了,秦臻撇撇嘴,再不說話,掏出手機開始刷微博。

她有兩個微博,一個用來應付工作上的夥伴和不怎麽熟的朋友,另一個則是比較私人的生活微博。而她的私人微博知道的人並不多,朱心晴就是其中之一。

當秦臻登錄上的時候就發現自己被圈了好幾次,而且圈她的人全都是朱心晴。

朱心晴在微博圈她的原因無非就那麽幾個:微博抽獎、有想看的電影、有想去的地方、有想吃的東西。

秦臻一則則地過濾著她不感興趣的“垃圾信息”,直到看到朱心晴轉發的某家甜品店的微博的配圖,那一個個小巧精致的蛋糕惹得她吞了好幾口口水。

“好漂亮,好想吃。”她也轉發了那條微博,並且輸入了這幾個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