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

秦臻去廚房倒水喝,路過客廳時發現蘇奕拿著手機不知道在幹什麽,表情很糾結。

蘇奕的手機是某果牌的最新款,可是秦臻卻很少見他在打電話發短信以外的時候拿出來用。她每一次看見他的手機被他閑置在一邊,都會覺得他是在暴殄天物。

可是現在,他居然是在玩、手、機!

多麽的稀奇!多麽的百年一遇!

秦臻多想過去看看他在用手機幹什麽,可是他們倆在同一間屋子裏相處了幾天,除開必要的時候會說上兩句話,其他時候基本上都是井水不犯河水。

於是她努力忽略掉他,繼續端著水杯朝廚房走,卻在從他身邊經過的時候聽到他說:“過來。”

秦臻心中一喜,沒有半點猶豫地湊了過去。

他的手機屏幕上顯示的赫然正是微博客戶端的界麵,主頁上有幾條微博,那幾個博主卻不像是蘇奕會關注的類型。

“你喜歡他們?”秦臻問。

“不喜歡。”蘇奕搖頭,“我也不知道怎麽就有這些人。”

“大概是微博推薦關注的。”秦臻給他解釋,“我來幫你弄吧。”

秦臻說著,直接拿過了他的手機,三下兩下替他取消了對那些人的關注。

蘇奕的微博賬號大約是用手機號直接注冊的,昵稱還是最開始的“手機用戶xxx”,秦臻順手替他改了,問他:“你想要叫什麽名字?”

“蘇奕。”蘇奕想也不想地回答。

秦臻本來還想說現在這個年代哪裏還有人用本名作網名的,後來想一想,讓蘇奕取一個昵稱也很怪,好像有點一下子降低了逼格的感覺,於是直接給他改成了“蘇奕”。

既然改了名字,就幹脆再換個頭像好了。

秦臻拍了一張他的側臉設置成頭像,還感慨了半天:“居然隨便拍一下都這麽帥。”

蘇奕抿唇,用力壓低嘴角的弧度。

秦臻替他設置完這些基本的東西,把手機還給他,而他並卻沒有伸手去接。

“你的賬號呢?”蘇奕問她。

秦臻倒沒想到他會主動提出來要關注她,一時有點猶豫。把哪個賬號告訴他比較好呢?想了半天,她還是輸入了對外專用號,畢竟小號上邊發的東西有些沒節操,不好意思給他看到。

“好了。”秦臻用他的賬號關注了自己,然後點開關注列表,裏頭就她一個人。

“這個就是我。”她指著那唯一的一個賬號說。

“‘家裝小能手阿臻’?”蘇奕念出她的微博ID,然後評價:“挺別致的名字。”

秦臻隻能“嗬嗬”兩聲。她看到他的表情,很想問他:“寫作‘別致’讀作‘土鱉’是麽?”

蘇奕點進去秦臻的微博,手指在屏幕上靈活地滑動。

他看她的微博,她在旁邊看著好像有點“羞恥play”的感覺,盡管她這個賬號上幾乎隻會發跟工作有關的東西。

“我去倒杯水。”秦臻這才想起自己最初的目的,端著馬克杯進了廚房。

她本來是打算直接回房間睡覺的,誰知道在出來得時候又被蘇奕叫住:“秦臻。”

“啊?”秦臻停下腳步,朝他

看過去。

蘇奕板著臉,看著秦臻的眼神晦暗不明,讓秦臻心裏有點發毛。

“沒事,你去睡覺吧。”過了好久,他才回答她,說完就把手機扔到了一邊,自己扯過被子躺在了沙發上。

“幫我把燈關了。”他的聲音隔著被子傳來……

秦臻從司徒安給的那一摞單子裏挑了個難度最低的,客戶要求那一欄隻有一句話:任設計師發揮。

這種客戶還真是百年難得一遇。

司徒安在秦臻告知他選擇了這個單子的時候,並沒有太多的驚訝,反倒是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

“我就知道你會挑這個。”他說。

“那你還給我那麽多回去看,浪費我時間。”秦臻瞪他一眼。

“證明我給過你機會啊。”司徒安笑得一臉奸詐,秦臻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那個單子有什麽問題?”她問,心裏七上八下。

“沒什麽太大的問題。”司徒安先讓她的心安定下來,然後才向她坦白:“就是那個客戶有點難搞。”

“難搞?不是說任設計師發揮?”秦臻不太理解。

“對。這個單子原來是阿Ben負責的,他跟客戶接洽過兩次,並且當場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但是都被對方給斃了,最後還被對方給羞辱了一頓,說這麽沒創意,怎麽做的設計師。”司徒安說著,拍了拍秦臻的肩膀,安慰她:“你比阿Ben資曆要深,設計水平也更高,所以,我相信你!好好加油吧!”

秦臻去絲毫不領他的“好意”,直接拒絕:“那個單子我不做了,你自己做吧,畢竟你是這裏最好的設計師。”

居然算計她,實在是太卑鄙了。

“哎哎哎,阿臻,好阿臻,我求你了,好嗎?我現在手頭有好多事都沒做完,這個客戶急著要方案,你就幫幫我吧!如果她對你還不滿意,咱們就不做這個單子了,行不行?”司徒安拉住秦臻不讓她走,苦苦哀求道。

秦臻見他求得真心實意,想了想,還是接了。最多就是被羞辱一頓然後被退單唄,老板都不在乎了,她也沒什麽好在乎的……

那個客戶確實比較急,秦臻早晨才跟司徒安確定要接手這個case,下午人家就要約她見麵詳談了。

雖然秦臻早已經從司徒安那裏得到了客戶的基本資料,知道對方是個有錢的中年婦女,可下午見麵的時候還是有點被震撼到了。

她穿著一件毛茸茸的貂皮大衣,看起來質地相當不錯。搭配的黑色長褲款式簡單,秦臻看不出來是什麽品牌,但是她手中提著的Gucci當季限量款的背包,和脖子、手腕、手指上的各種黃金、鑽石首飾,還是閃瞎了秦臻的雙眼。

“梁女士您好,我是負責您別墅裝修方案的秦臻。”秦臻早已經在前台等候,見到對方的時候主動地伸出了手去。

梁麗娟聽到秦臻的自我介紹,有一瞬間的怔愣,冷不丁地問了一句:“你叫秦臻?”

“沒錯。”秦臻微微一笑。

“高中讀的是T市一中?”梁麗娟繼續問著和裝修無關的問題。

秦臻雖然不知道她問這些的目的是什麽,但也還是老實地回答了她:“對。”

梁麗娟看著

秦臻的眼神立馬就變了,剛剛還是一副盛氣淩人高高在上的模樣,此刻臉上已經盛滿了笑容。

“小臻啊,這房子的裝修呢,我也不懂,隨便你怎麽搞,自由發揮啊,自由發揮!”梁麗娟拉著秦臻的手,說話的語氣就像是在跟熟悉的小輩閑話家常。

“梁女士,關於裝修的方案呢,我還有一些地方需要跟您討論一下,請您現在跟我去會客室吧。”秦臻有點不習慣她突然的轉變,但一想到她之前也是說任由發揮卻羞辱了阿Ben,此時也沒辦法放鬆心情。

說不定是梁麗娟設置的什麽陷阱,讓她掉以輕心,最後也換來同樣的一頓羞辱。

“小臻啊,不要叫什麽‘梁女士’,叫我梁阿姨就好了,聽起來親切!”梁麗娟樂嗬嗬地跟著秦臻進了會客室。

“梁阿姨,我去給你倒杯茶。還是,您要喝咖啡?”秦臻替她拉開椅子讓她坐下,開口詢問道。

“不用這麽麻煩,小臻你坐下跟阿姨聊會兒天。”梁麗娟拉著秦臻不讓走,非得讓她坐旁邊陪著。

秦臻無奈地坐下,打開自己隨身的筆記本,準備開始記錄:“阿姨,您想把房子裝修成什麽風格呢?或者說,你有什麽特別的要求嗎?”

“沒有,都沒有,你喜歡什麽樣的就裝成什麽樣的。”梁麗娟一直笑眯眯地盯著秦臻看,看得秦臻頭皮一陣發麻。

這人該不會是個蕾絲邊吧?

秦臻忽然覺得一陣惡寒,萬一她真的是個蕾絲邊……

“阿姨,如果您沒什麽具體的要求的話,那麽我們今天的洽談就到此為止了,您看什麽時候方便領我去看一看房子,我再給您做一個裝修方案。”秦臻合上筆記本,不想再和她呆在同一個空間裏。

“我今天就挺方便的呀,不然我們現在就去看房子好了。”梁麗娟一見秦臻說要走,心裏有點慌。

“不好意思啊阿姨,我待會兒還約了其他的客戶,可能沒有辦法跟您一塊兒過去。”秦臻假笑著編了個理由。

“那……”梁麗娟也不知道要說什麽,就隻是握著秦臻的手不肯放。

這讓秦臻更加肯定她的取向有問題了。

秦臻掙了掙,沒有掙開,於是她冷冷地看著梁麗娟說:“阿姨,請你放開。”

梁麗娟見秦臻好像是生氣了,立刻放開了手,卻還是不想放她走,最後幹脆打起了苦情牌。

“小臻啊,你是不知道啊,阿姨心裏苦啊。我兒子就是個混蛋啊,每天都說自己忙,也不回家看看我,我每天都找不到人說話,實在是太寂寞了啊!小臻,你不要嫌我話多,我這是憋的時間太長了,就想找個人好好聊會兒天。我一見到你就覺得你是個好孩子,我真的特別喜歡你,你就陪我坐一會兒,行不?”

梁麗娟說著說著還抹起了眼淚。

秦臻心軟,最見不得別人流眼淚。

她抽出一張紙巾來遞給梁麗娟,語氣緩和了不少:“阿姨,擦一擦。”

梁麗娟接過秦臻遞來的紙在臉上沾了沾,擦幹了眼淚,也沒有毀了精心畫好的妝容。

秦臻最終還是陪著梁麗娟在會客室裏坐了兩個小時,這期間梁麗娟一直在跟秦臻交待著家裏的情況,並且數落著自己的兒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