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回了工作室,司徒安特意跑到她的辦公室問她情況:“怎麽樣?梁女士挑你毛病了嗎?”

可他臉上的表情實在不像是一個上司對下屬的關心,反而比較像是在期待她被梁麗娟找茬。

“沒有。”秦臻說。

果然,司徒安的臉上露出了可惜的神色。

“不過,她兒子直接把我的方案打回來重做了。”秦臻不緊不慢地說,仿佛方案被打回來的並不是她。

“她兒子?”司徒安有些驚訝,“你不是說她兒子平時都不去看她麽?怎麽今天剛好就被你碰上了?”

其實司徒安真正想說的是:你怎麽這麽衰!

“他們家那麽大,裝修房子可是件大事,她兒子出現也是情理之中。”秦臻邊說邊把之前打印出來的設計草圖放進了碎紙機。

碎紙機發出一陣“轟隆轟隆”的響聲,很快那一遝A4紙就變成了一條一條的細紙屑。

“客戶不滿意你改改就是了,幹嘛把之前的方案全都作廢了?”司徒安不理解秦臻的行為。

她之前花了那麽長時間才畫出來的草圖,怎麽可以說不要就不要呢?他都替她覺得心疼。

“客戶說我的方案,他全都不滿意,所以隻能重新畫了。”秦臻沒什麽表情,連語氣都是淡淡的。

反倒是司徒安兀自氣得跳腳:“這人純粹是來找茬的吧!”

秦臻的設計水平他看在眼裏,雖說改方案於設計師來說是家常便飯,可秦臻的方案從來沒有被人嫌棄得這樣徹底過。

“不然這個單我們不做了,這麽麻煩,這時間夠你做好幾個了。”司徒安難得表現出了對員工的人性關懷。

秦臻覺得好笑,調侃他:“怎麽,一開始來幸災樂禍的不是你麽?現在居然這樣義憤填膺,還真是讓人不習慣。”

“秦臻你這人怎麽這麽不識好歹呢?”司徒安氣急,“你就說這個單子你還想不想做了吧!”

要擱在今天之前,司徒安這麽說,秦臻一定會歡天喜地地把這個單子脫手,可是當她的方案被蘇奕全盤否定之後,她就沒有辦法這麽輕易地說出“不想”這兩個字了。

她不想被蘇奕瞧不起,起碼在自己專業的領域。她該死的自尊心又讓她做出了違背自己心意的選擇。

“畢竟簽了合同的,現在說不做,違約金要付定金的雙倍啊老板,你是土豪嗎?”秦臻這理由扯得冠冕堂皇,且極具說服力。

“我當然不是土豪。”司徒安撩了撩額前細碎的劉海。

“像我這樣的美男子,一向是時尚時尚最時尚,怎麽可能會土?”他衝秦臻眨了眨眼,秦臻的雞皮疙瘩立刻掉了一地。

“得,美男子先生,我現在要專心工作了,您能否回去自己的辦公室,不要在這裏幹擾我?”秦臻問。

“OK!”司徒安聞言,也不再廢話,轉身朝外走去。

他的手放在門把上,回頭,“如果不想做,就不要做,這麽點違約金我還是付得起的。”

他的表情很嚴肅,語調誠懇真摯,讓秦臻有片刻的感動。

“不要被我感動了秦阿臻,我知道我自己現在肯定特別帥氣,我怕你會愛上我。”司徒安咧嘴一笑,秦臻剛醞釀好的感情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你給我趕緊滾出去!”她吼。

蘇奕並沒有要求秦臻必須要在多少天以內將新的方案送到他那裏,可秦臻每天都在努力趕著方案,就連下班回到朱心晴家,也都是趴在床上用電腦畫圖……隻因為房間裏沒有書桌。

幾天下來,秦臻累得腰酸背疼,脖子也僵得要命,稍微轉轉腦袋就疼得齜牙咧嘴。

秦臻的助理小宋看到她眼下的一片青黑,不由擔心地問:“秦臻姐,您幾天沒睡好了?”

“也沒幾天。”秦臻敲著脖子,說得不甚在意。

她提著包推門進辦公室,剛進去就又退了出來。

“對了小宋,有件事我得拜托你。”秦臻說。

“什麽事?”小宋有點受寵若驚,秦臻姐居然用了“拜托”這樣的字眼。

“我新買了房子需要裝修。本來我是打算自己做的,但是現在我手上的這個case比較棘手,我又趕著要住進去,所以想把我家裏的裝修交給你,也當是給你一個鍛煉的機會。當然,錢我也會照給你的,並且不用被司徒抽成。”

說到最後一句,秦臻和小宋相視而笑。

“難道你們不知道,老板規定,員工不能自己接私活?”司徒安踩著點進來,恰好聽到秦臻和小宋的談話,正色道。

“這規定什麽時候有的?”秦臻不記得司徒安曾經有定過任何規定,“或者我應該問,我們工作室什麽時候還有規定這種東西了?”

“現在。”司徒安板著臉說。

小宋不知道司徒安這是在開玩笑還是說真的,求助地看向秦臻。

“所以呢?你的意思是,小宋不能私自替我裝修房子?”秦臻問。

“沒錯。”司徒安忽然笑得奸詐,“所以你的case,我來做。”

小宋哭喪著臉,好不容易有個實踐的機會,居然還要被大老板搶走。

對於秦臻來說,自己家裏要裝修的話,找司徒安肯定要比小宋要好,並且好了不隻一點點。隻是她剛才才跟人家小宋說好,現在又把人家推掉,好像有點不太好。

“你不是很忙?”

秦臻記得他手裏的單有一堆。

“也不在乎更忙一點,你不是急著要住?”

司徒安做事一向毫無章法可言,但又非常靠譜。他的設計就好像他的人,隨性,但又有鮮明的特性,讓人看了眼前一亮。

“可是我已經跟小宋說好了。”

秦臻的話音剛落,小宋就連忙說:“沒關係的秦臻姐,我經驗還不足,還是不要坑你的好。”

“那就說好了,今天下班帶我去看看你新買的房子。”司徒安拍了拍秦臻的肩膀,不給她說話的機會就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不好意思啊小宋。”秦臻覺得有點抱歉,“以後有合適的case我會交給你去做的。”

下班後秦臻還在辦公室裏加班。家裏環境太惡劣,她決定

在公司裏多做一些再回去。

下班時間剛過去10分鍾,她辦公室的門就被人推開,司徒安提著公文包出現在她麵前。

“幹嘛?”她問。

“不是說好下班之後去你家嗎,你還在磨蹭什麽?”

秦臻這才想起來早上司徒安確實說過這事兒。也不知道是不是年紀大了,秦臻覺得自己的記憶力衰退得厲害,才這麽一會兒她就能夠忘得一幹二淨。

“我忘了。”她保存好所有的文件,關上電腦,向司徒安解釋:“我本來打算加班的,現在住我朋友家,用電腦畫圖不太方便。”

“那個梁女士急著要嗎?”司徒安問。

“不是,就是我想早點做完。”

說話間,秦臻已經把東西收拾好。

“走吧。”她說。

司徒安有車,載著秦臻過去“錦繡星城”很方便。途中,他們還吃了頓晚飯,錢自然是秦臻掏的。

秦臻沒買車,當然也就沒有買停車位。她讓司徒安隨意地把車停到樓下的路邊,反正小區裏的其他住戶很多也都是這樣。

“你們這小區看起來不錯嘛。”司徒安環視了一圈,勾搭著秦臻的肩膀調侃道。

“那當然,也不看看是誰買的房子。”秦臻早已經習慣了他的大大咧咧,與時不時無傷大雅的肢體接觸,便沒有推開他。

兩人維持著這個姿勢有說有笑地進了樓棟,完全沒有注意到身後剛剛開進來的那輛黑色路虎。

秦臻領著司徒安看了一下房間的布局,向他闡述自己之前的構想:“整體的風格簡單就好,你別給我整得太天馬行空了。這裏隔一個小的餐廳出來,客廳的空間留大一點,我要擺一套大沙發方便晚上躺著看電視。”

“設計圖我自己畫了一部分,你如果需要,我明天可以拿給你。”

“行。”司徒安點頭。

冬天的T市天暗得早,秦臻與司徒安進屋的時候還有些光亮,出來的時候天已經全黑了。

小區的物業很好,饒是現在搬進來的住戶不多,路燈也都全開了,也因此秦臻剛一出樓棟就看到了隔壁樓下蘇奕的車。

在這裏見到他的車其實不應該驚訝,她借住在他家裏的時候,他一般這個時間也都在家。

她盯著那輛車多看了兩眼,卻沒想到車門會突然打開,蘇奕長腿一伸,跨下車來。

他的眸色幽暗,站在距離秦臻兩米的地方,一言不發地盯著她看,看得她有點心虛,想拿出手機照一照自己臉上是不是有什麽東西。

“誰啊這是?”司徒安站在秦臻身邊,見這兩人之間的氣氛有些詭異,不由得開口詢問。

“我高中同學,蘇奕。”秦臻小聲地說。

司徒安聽到這個名字才想起來,“噢,就是之前讓你住他家的那個同學嘛。”

他笑得一臉的揶揄。

司徒安比秦臻高了十幾公分,每次和她說話的時候都會微微地弓著背低下頭,此時自然也不例外。

而這樣的一副情景看在蘇奕眼裏,就是一對情侶正在耳鬢廝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