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奕嘴角扯起一個嘲諷的弧度,冷冷地開口:“想必這位就是你的現任男友,司徒先生了。”

他這話一出,秦臻和司徒安都愣了一愣。

不過秦臻很快就反應過來,上次梁麗娟問她有沒有男朋友的時候,她扯了個謊,沒想到梁麗娟轉身就告訴了蘇奕。

此情此景,她無論是承認還是否認,都顯得不太適合,於是垂著眼沒有吭聲。

“沒錯。”司徒安替秦臻回答,他微笑著朝蘇奕伸出手去,“蘇先生,幸會。”

蘇奕卻直接無視了他,任他的手尷尬地舉在半空。

“秦臻,我想我不得不提醒一下你,已經一個星期了,你的設計稿還沒有交給我,這就是你們工作室的水平和效率?難道你隻顧著談戀愛,都沒有考慮過客戶的心情?”他的語氣分外尖刻。

“上次你並沒有規定期限,所以我以為你不急……不過我已經趕了大部分,估計還有兩、三天就能夠趕完初稿。”秦臻著急著解釋。

“後天。”蘇奕甩出這兩個字。

“啊?”秦臻不解。

“後天,帶著你的初稿,來我公司找我。”蘇奕說完,直接進了樓棟……

“他就是梁女士的兒子?”司徒安從他們倆的對話中聽出了一些端倪。

“對。”秦臻沮喪地歎了口氣。

“他是你高中同學,還把屋子借給你住,按理來說你們關係應該不錯啊,為什麽他還對你這麽苛刻?”司徒安不理解了。

“因為,”秦臻頓了頓,眼神暗了下去,“他還是我前男友。”

“你甩了他?”司徒安神情興奮得像是挖到了一個天大的八卦。

“嗯。”雖然其中有很多波折,不過結果就是這樣。

“嘖嘖嘖,好一出虐戀情深的戲碼。”司徒安感慨道,“不過……”他的話鋒陡然一轉,“他說我是你男朋友又是怎麽一回事?秦阿臻,你果然是在暗戀我對吧?”

秦臻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上次梁女士問我有沒有男朋友,我擔心她要給我介紹相親,所以就告訴她,你是我男朋友。”

“這樣啊。”司徒安眼裏有明顯的失望,語氣委屈得不行,“我還想說你要是真的暗戀我,我就勉為其難地收了你,誰知道你就是把人家拉出來當擋箭牌。”

“嗬嗬,我有自知之明,你這麽優質的男人,我高攀不起。”

“……”

因為蘇奕的強製要求,秦臻廢寢忘食地加了兩天班,終於在規定的時間內將初稿趕了出來。

她是坐出租車去的星科,沒有選擇公交和地鐵是因為她怕自己一睡就坐過了站。

星科集團總部的大樓相當氣派,在寸土寸金的CBD擁有屬於自己的一整棟寫字樓,也可對其財大氣粗窺見一斑。

一進大樓,門口就是一排閘機,需要刷工作證才能進入。

因為是非上班高峰時間,一樓大廳裏隻有保安和前台,以及零星幾個出入的職員。

秦臻進不去裏頭,隻能求助於前台小姐。

“你好,我是來找人

的,能不能讓我進去?”她不敢報出蘇奕的名號,擔心太高調了容易引人注目。

“可以,不過您需要出示您的證件,並且填一張來訪登記表。”前台小姐聲音甜美,語調溫和,將一張來訪登記表和一支筆同時放到了秦臻麵前。

秦臻把自己的身份證遞給她,剛拿起筆,就聽到前台小姐說:“秦小姐,您不用填表了。我們蘇總吩咐過,您可以直接進去。”

秦臻怔愣了一下,心想蘇奕想得還真是周到。

前台小姐笑吟吟地引著秦臻走到閘機口,用自己的工作證在感應處刷了一下,閘門應聲而開。

“蘇總的辦公室在37樓,您需要乘最裏頭的那部電梯上去。”前台小姐盡職盡責地為她指路,甚至還替她按下了電梯的上行鍵。

電梯幾分鍾後便到達,秦臻道了一聲謝就上了電梯……

整個37樓隻有一個部門。

秦臻站在門口,發現所有的人都在忙碌地工作,甚至都沒有人注意到像傻子一樣不知所措的她。

“你好。”她走到最近的一張辦公桌邊,小心翼翼地問道:“請問蘇奕蘇總的辦公室怎麽走?”

對方從電腦前抬頭,錯愕地看向她,卻並沒有問什麽,隻是回答:“沿著這條過道走到底就是了。”

“謝謝。”秦臻不由得感慨,果然是大公司,員工的素質都這麽高。

她剛走了幾步,突然聽到有人喊她:“秦臻?”

語調中帶了一絲不敢置信。

秦臻轉頭,就看到了杜晨。

“嗨。”她勾起一個淺笑,同杜晨打了聲招呼。

“你怎麽會來我們公司?”杜晨在“我們”兩個字上加重了語調。

“找蘇奕有點事。”秦臻不想在與她這樣寒暄下去,於是說:“我跟他約的時間到了,不好意思。”

杜晨也很識時務地說:“那行,你先去吧。”

隻是表情透著些許的嫉妒與不甘。

秦臻不理會她的情緒,徑直朝蘇奕的辦公室走去,走到門口就被他的秘書給攔下了。

“你好,我是秦臻。”她直接報上姓名。

“噢,秦小姐啊,您請進去吧。”秘書忙笑著替秦臻推開門……

蘇奕的辦公室很寬敞,裏頭卻沒什麽東西。入眼處是一組淺灰色的布麵沙發,中間的茶幾上還擺著一套看起來挺像模像樣的茶具。

秦臻再一抬眼,就看到了正伏案工作的蘇奕。

她走了過去,細高的鞋跟在大理石地麵上敲出清脆的聲響。

蘇奕聞聲抬頭,見到秦臻的瞬間嘴唇輕抿了一下,指著辦公桌對麵的椅子說:“坐。”

秦臻從包裏取出裝有圖紙的文件夾放到蘇奕麵前,說:“你先看看,有不滿意的地方就提出來。”

蘇奕粗略地掃了一遍圖紙便推到了一邊。

“我現在還有點工作需要處理,關於裝修的事情我待會兒跟你談,你可以先去那邊的沙發上坐著等一會兒。”

秦臻看了一眼他麵前堆著的一摞文件,心中雖然有怨言,也沒

好意思說出口。

“那好吧。”她拎起包轉移到了沙發上。

“如果你覺得無聊,這台平板可以給你用。”蘇奕從辦公桌的抽屜裏拿出一部iPad,送到秦臻手上,甚至還有一副耳機。

“也可以看電視劇,隻要不影響我工作。”他說。

“謝謝。”秦臻感到有些受寵若驚,畢竟上一次見麵他對她的態度甚至可以算得上惡劣了。

蘇奕繼續工作,秦臻也真的抱著他的平板看起了電視劇。

大概是這段時間都沒有睡好,秦臻看著看著,眼皮直往下墜,最終黏在了一起。

蘇奕雖然是在看文件,可眼角的餘光一直停留在秦臻的身上。

他見她維持了一個姿勢許久都沒有變過,不由得好奇地看過去,卻發現她已經閉著眼睛睡著了。

她是坐在沙發上的,靠著沙發的靠背,仰著頭,這個姿勢睡久了容易落枕。

蘇奕放輕了腳步走到她跟前,俯下身小心翼翼地摘下她塞在耳中的耳機,把平板從她手裏拿走,又扶著她的肩膀,讓她緩緩地躺倒在沙發上。

做完這一切,他走到門邊,將空調開關屏幕上的數字調到了30……

秦臻睡得很沉,蘇奕坐在沙發的邊沿看著她,心底的波瀾起了一陣又一陣。

他的手背在她滑嫩的臉上摩挲了一陣,終於心癢難耐地俯下了身子,以唇對唇地印下一個淺吻。

他就這樣盯著她看了許久,腦子裏突然冒出前兩天看見的刺目的畫麵,她和她所謂的男朋友站在一起,臉上的表情那樣鮮活明亮,就好像許多年前她對著他一樣。

一顆心仿佛被人揪住,又反複揉捏,疼得他緊緊握住了拳。

“秦臻,我疼,也要你陪著我一起疼。”他低聲說。

秦臻睜眼之後有一瞬間的恍惚,眼前的景象太過陌生,讓她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身在何處,直到看見了茶幾上的那部ipad。

她一個激靈從沙發上站起來,下意識地朝蘇奕辦公桌的方向看去,卻發現椅子上空蕩蕩的,而辦公室裏的其他地方也都沒有蘇奕的身影。

手機屏幕上顯示的時間是中午12點一刻,秦臻驚覺自己這一覺居然睡了兩個小時之久,而且還是在蘇奕的辦公室裏。

她早上沒有吃飯,現在餓得前胸貼後背。她估摸著蘇奕去吃午飯了,也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回來,於是決定自己也先去吃個飯,吃完飯再過來繼續等。

把自己的東西收拾了一下,秦臻出了辦公室。

外頭所有的位子也都是空著的,整個樓層安靜一片,再看不到之前的忙碌景象。

秦臻在電梯口等了很久才等到電梯上來,門一打開頓時湧出來一群人,大概都是吃完飯回來工作的職員。

所有人在看到秦臻的時候都愣了一下,看著她的眼神中都透著好奇,似乎想知道這個不屬於這層樓的女人是從哪裏突然冒出來的。

秦臻低下頭躲避著旁人的注視快步進入電梯,按下1層後又死命地按著關門鍵,將他們的視線隔絕在了門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