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梯緩緩下降,每隔幾層都會停一次,並且上來不少人,沒幾次就已經滿員,並且發出了超重的警示音。秦臻站在角落裏,被擠得動彈不得,隻得貼著冰涼的金屬壁以一個拘束的姿勢站著。

“Judy剛剛給我發微信說有個女人今天來公司找蘇總了。”秦臻左邊的女人壓低了聲音跟她旁邊的另一個女人說話,即使音量不高,秦臻也能聽出她的激動。

“Judy?誰?一樓前台那個?”另一個女人問。

“對,就是她。她說蘇總昨天就吩咐下去了,今天要是那個女人來公司,就直接放她進來,不用填那個登記表。”

“不是吧?什麽女人這麽厲害,連登記表都不用填!上次AK的代表過來談合作,不也乖乖地填了那張表麽。”

這兩個女人的聲音漸漸變得大了一些,電梯裏原本還有幾個人在小聲談論其它的事情,此刻也都噤了聲,屏氣凝神地聽她們聊著這個大八卦。

作為被八卦的主角之一,秦臻的心情很複雜。她不得不承認,在聽到這些事情的時候她的內心有一絲的竊喜,原來蘇奕並不像他表現出來的那樣厭惡她;可是同時,她也不希望自己成為別人茶餘飯後的談資,尤其是那些跟她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去的人。

當電梯終於到達1層的時候,旁邊的兩個女人才終於停止了八卦,秦臻也鬆了一口氣。

她們已經開始評價她的樣貌了,雖然她們也都是道聽途說,可是偏偏還要說得有板有眼。

“Judy說她長得很一般。”

“還沒有咱們部門的XXX好看。”

“原來咱們蘇總不是外貌協會的呀。”

“……”

秦臻怕再聽下去就要吐血,在電梯裏短短的幾分鍾,她都覺得度秒如年。

這一片是這幾年才發展成為CBD的,周圍林立的高樓大廈讓秦臻霎時間找不著了方向。她對這附近並不熟悉,也不知道哪家餐廳的東西好吃,於是做了一個最保險的決定:去M記買了一份套餐把午飯對付過去。

因為是工作日的關係,M記裏頭的人不算太多。周邊大公司的白領們都不屑吃這種垃圾快餐,這個時間坐在裏頭的多是逛街逛累了的人。

秦臻找了個座位坐下,因為時間還早,她也就吃得慢條斯理,邊吃邊打量著餐廳裏的其他人……她也是無聊到了極點。

等到喝完了最後一口可樂,她用紙巾擦幹了手上殘留的水珠,掏出手機來看了一眼,還不到1點。

她決定去附近的百貨商場逛一逛,打發這剩餘的一個小時時間。

結果當她進了商場才發現,這對她來說就是一場煎熬。明明看到了很多喜歡的衣服,卻又因為待會兒要去找蘇奕而不能買,隻能眼巴巴地看一會兒,在導購員熱情洋溢的笑容中悻悻地走掉。

好不容易逛到了接近2點,秦臻拿出手機看時間的時候發現屏幕上多了好幾通未接來電,都是來自於同一個陌生的座機號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