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梯緩緩下降,每隔幾層都會停一次,並且上來不少人,沒幾次就已經滿員,並且發出了超重的警示音。秦臻站在角落裏,被擠得動彈不得,隻得貼著冰涼的金屬壁以一個拘束的姿勢站著。

“Judy剛剛給我發微信說有個女人今天來公司找蘇總了。”秦臻左邊的女人壓低了聲音跟她旁邊的另一個女人說話,即使音量不高,秦臻也能聽出她的激動。

“Judy?誰?一樓前台那個?”另一個女人問。

“對,就是她。她說蘇總昨天就吩咐下去了,今天要是那個女人來公司,就直接放她進來,不用填那個登記表。”

“不是吧?什麽女人這麽厲害,連登記表都不用填!上次AK的代表過來談合作,不也乖乖地填了那張表麽。”

這兩個女人的聲音漸漸變得大了一些,電梯裏原本還有幾個人在小聲談論其它的事情,此刻也都噤了聲,屏氣凝神地聽她們聊著這個大八卦。

作為被八卦的主角之一,秦臻的心情很複雜。她不得不承認,在聽到這些事情的時候她的內心有一絲的竊喜,原來蘇奕並不像他表現出來的那樣厭惡她;可是同時,她也不希望自己成為別人茶餘飯後的談資,尤其是那些跟她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去的人。

當電梯終於到達1層的時候,旁邊的兩個女人才終於停止了八卦,秦臻也鬆了一口氣。

她們已經開始評價她的樣貌了,雖然她們也都是道聽途說,可是偏偏還要說得有板有眼。

“Judy說她長得很一般。”

“還沒有咱們部門的XXX好看。”

“原來咱們蘇總不是外貌協會的呀。”

“……”

秦臻怕再聽下去就要吐血,在電梯裏短短的幾分鍾,她都覺得度秒如年。

這一片是這幾年才發展成為CBD的,周圍林立的高樓大廈讓秦臻霎時間找不著了方向。她對這附近並不熟悉,也不知道哪家餐廳的東西好吃,於是做了一個最保險的決定:去M記買了一份套餐把午飯對付過去。

因為是工作日的關係,M記裏頭的人不算太多。周邊大公司的白領們都不屑吃這種垃圾快餐,這個時間坐在裏頭的多是逛街逛累了的人。

秦臻找了個座位坐下,因為時間還早,她也就吃得慢條斯理,邊吃邊打量著餐廳裏的其他人……她也是無聊到了極點。

等到喝完了最後一口可樂,她用紙巾擦幹了手上殘留的水珠,掏出手機來看了一眼,還不到1點。

她決定去附近的百貨商場逛一逛,打發這剩餘的一個小時時間。

結果當她進了商場才發現,這對她來說就是一場煎熬。明明看到了很多喜歡的衣服,卻又因為待會兒要去找蘇奕而不能買,隻能眼巴巴地看一會兒,在導購員熱情洋溢的笑容中悻悻地走掉。

好不容易逛到了接近2點,秦臻拿出手機看時間的時候發現屏幕上多了好幾通未接來電,都是來自於同一個陌生的座機號碼。

她早上去找蘇奕之前特意

關掉了鈴聲,中午出來又忘了調回來,導致這麽多通電話她全都沒有接到。

這幾通電話打過來的時間間隔很短,看得出來對方找她找得非常急,於是她立刻就回撥了一個過去。

“您好,我是秦臻。”她說。

“秦小姐您好,我是蘇奕蘇總的秘書,請問您現在在哪兒?方便回來星科一趟麽?”對方的語氣聽起來不像是詢問,而是在懇求。

“我就在星科附近,現在馬上就過去。”秦臻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麽事,大概是蘇奕的工作做完了,現在終於有時間跟她談了……

如同早上一樣,秦臻進去星科一路暢通無阻。隻是在見到對她笑得一臉燦爛的前台小姐Judy的時候,她卻沒有辦法回以一個真心的笑容。

37樓忙碌依舊,不同的是,當她進入辦公區的時候,大多數的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好奇地盯著她。

她覺得很尷尬,裝作沒有看見一般加快了腳步。她能聽到身後的竊竊私語,內容跟之前在電梯裏聽到的那些大同小異。

看來在八卦這件事情上,不分性別、年齡,也不分工作、學曆,幾乎可以算得上是“老少鹹宜”。

蘇奕的秘書在見到秦臻的瞬間臉上露出了如蒙大赦的表情。

“秦小姐,您快進去吧,蘇總等您好一會兒了。”她急急忙忙地替秦臻拉開了蘇奕辦公室的大門。

秦臻一頭霧水地走進去,心中無端地湧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幹什麽去了?”

秦臻剛往前踏出一步,就聽見蘇奕的聲音冷冷地響起。

她瑟縮了一下,回答:“吃飯。”

“吃個飯需要這麽久?”他的眼睛微眯,似乎是在思考她的話的可信度。

“吃完了又去商場逛了一下。”秦臻坦白,“因為不知道你什麽時候會回來,我一個人呆在這裏又不太好,所以打算等到了下午上班的時間再過來。”

蘇奕這才收回投在她身上的視線,拿起手邊的一份文件。看封皮,應該是秦臻早上帶過來的設計圖。

“過來。”他命令道。

秦臻乖乖地走過去坐好,卻發現辦公桌旁邊的垃圾桶裏多了一個印有某知名連鎖高檔酒店Logo的塑料袋,透過塑料袋的開口,她還看見裏頭堆了幾個透明的飯盒,飯盒裏頭裝滿了飯菜。

“幹嘛把這些飯菜都扔了?”秦臻不解地問,打心底裏覺得可惜。這家酒店的食物都可貴了,她直到現在去吃過的次數一隻手都數得過來。

“吃剩下的。”蘇奕冷冷地說。

秦臻隻能捧著一顆滴血的心,半開玩笑半幽怨地說:“下次你要是還有吃剩下的,不如留給我,總比當垃圾扔了強。”

蘇奕瞥她一眼,唇角微微往上翹了翹,可是瞬間又壓平了下來。

“好。”他說,聲音中帶了一些溫度。

房子有四層,之前梁麗娟和秦臻溝通的時候說過,一樓是客廳、餐廳和廚房,二樓整一層的房間都作為娛樂房,各種家庭

娛樂設施要齊全,三樓最大的一間房留給梁麗娟自己,其餘的作為客房,而四樓則全是蘇奕的活動領域。

因為房子的結構太過複雜,秦臻的圖也畫了很多張。

蘇奕一張張地翻看著,表情則是一開始的沒有表情,秦臻也沒有辦法由此來判斷出他到底是滿意還是不滿意。

她的心一直懸著,直到蘇奕看完所有的設計圖,兩手交叉地擱在了桌麵上,直直地盯著她。

秦臻頓時就有一種等待審判的感覺。

“先從第一張圖說起吧。”他把圖紙推到了秦臻麵前,用鋼筆在上邊勾畫著。

“我想要一個大一點的玄關,因為要擺一個大的鞋櫃,所以你在這個地方隔斷不太合適。再有就是,這一麵強我打算打穿,裝一扇落地窗,可以方便地進到後院,所以電視不能掛在這邊,沙發的方向也要變。對了,後院我也希望你能花心思設計一下。”

就這麽一張圖,蘇奕就提出了許多的意見,後邊還有那麽多張,秦臻忽然覺得頭皮發麻。

“後邊的我看了,也有很多不盡如人意的地方。”蘇奕頓了頓,又說:“這樣吧,以後你每天直接來我這裏工作,方便我們交流意見,也避免你反複做無用功,浪費我們彼此的時間。”

雖然蘇奕的建議很好,但秦臻還是很遲疑。

她雖然有份入股工作室,但大BOSS說到底還是司徒安,即使她手上確實隻有蘇奕這一個case要做,但每天都不去公司,怎麽也說不過去。而且,讓她在蘇奕的眼皮子底下工作的話,她一定會因為局促而束手束腳,工作效率也會大大降低。

“還是不要了。”她在權衡之後做出了決定,“我會把每天完成了的部分發到你的郵箱,這樣子也一樣方便,並且還不會影響到你的工作。”

“秦臻,你就這麽討厭見到我?”蘇奕的臉色又沉了下來。

秦臻連忙擺手,“隻是不去公司不太好。”

蘇奕沉吟片刻,說:“那你就上午去公司,下午過來。”

看秦臻還要拒絕,蘇奕補充:“我會親自跟你老板談。”

他都這麽說了,秦臻也沒什麽好說的,打算回去跟司徒安通個氣,讓他找個理由把蘇奕給拒絕了。

“那行,你跟我老板說吧,我把他號碼發你。”

秦臻從通訊錄裏調出司徒安的號碼,發給了蘇奕。而她卻沒想到蘇奕當場就撥通了電話。

她有點堂皇,心想這下沒辦法通氣了。她也就隻能指望司徒安能跟她心有靈犀一點,做出正確的選擇。

為了讓秦臻也能聽見,蘇奕開了免提。

司徒安的彩鈴是電信免費贈送的《茉莉花》,秦臻每次給他打電話都會忍不住唱出來,這一次也差點,好在她想起來這是在蘇奕麵前。

《茉莉花》唱完了一遍司徒安才接電話。他接到陌生來電的時候態度一向都是彬彬有禮。

“司徒安,請問哪位?”

“蘇奕。”蘇奕隻報了自己的名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