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安找的這群工人都是肯踏實幹活的老實人,常常加班加點地幹活,有時候忙起來,連吃飯都能擱在腦後。

沒有工作的周末,秦臻是一定會去錦繡星城的。

到了午飯時間,工人們還在忙碌。秦臻看了看表,讓大家都停下來休息。

“我去買飯,你們想吃什麽?”她問。

大概是不太好意思,所有人給出的答案都是“隨便”,這反而讓秦臻很是苦惱。她不知道他們的口味,萬一買回來的飯菜不是他們愛吃的,要怎麽辦?

“我跟你一起去吧。”司徒安脫下手套與髒兮兮的外衣,拍了拍褲子上的灰就要跟秦臻一起出門。

他既然願意做勞力,秦臻自然是不會拒絕。

他們去小區附近的一家餐館炒了幾個菜,又要了好幾碗飯,一起打包帶走。不得不說,有了了解工人們口味的司徒安,確實給秦臻省了不少事。

回去的路上,他們恰好碰到了從小區出來的蘇奕。他沒有開車,穿著很隨意,簡單的衛衣和寬鬆的運動褲,秦臻猜測他應該是出去買吃的。

他看到了他們,卻在視線剛觸碰上時迅速地移開,目不斜視地從他們身邊走過。

等蘇奕離得遠了司徒安才問秦臻:“怎麽沒見他那個女朋友?”

秦臻白了他一眼:“你跟你女朋友24小時都呆在一起?”

“我這不是沒有女朋友嗎?等我有了,一定會24小時都呆在一起。”司徒安肯定地說。

“所以你是打算不工作了,還是讓你女朋友不工作了,亦或者你們倆都不工作了?”秦臻毫不留情地潑他冷水。

“這個嘛,你不用擔心。”司徒安笑得狡黠。

因為要收拾東西善後,秦臻是最後一個離開的。原本司徒安想要留下來陪她一起,卻讓她打發走送工人們回家。

秦臻經過小區的廣場的時候,發現兒童滑梯的底端坐了個人,她不經意地瞟了一眼,在辨認出是蘇奕的瞬間變得格外詫異。

蘇奕同樣也看見了她,這一次,他卻沒有像剛才那樣視而不見。

“怎麽沒和你男朋友一起?”他黝黑的雙眸緊盯著她,沉聲問。

秦臻卻突然想起了司徒安剛才問過的類似問題,差點忍不住笑出來。這兩個人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還真是如出一轍。

她當然不會用諷刺司徒安的話來諷刺他,於是她老實地回答:“他先送裝修工人回家了。”

“裝修工人比你這個女朋友還來得重要麽?”蘇奕的唇角勾起一個嘲諷的弧度。

“是我讓他去送的。”秦臻說。

蘇奕便沒再說話。

兩人之間的氣氛原本就很尷尬,這下變得更加尷尬。

“對了,我還沒恭喜你呢。”秦臻沒話找話,還要努力地維持著臉上的笑容,“聽說你向你女朋友求婚成功了,恭喜你啊。”

聽了秦臻的話,蘇奕不僅沒有如她預料般的露出幸福的表情,反而臉色更黑了。

“謝謝。”他的聲音裏卻聽不出絲毫的感激。

這下是真的無話可說了,秦臻正思考著要不要直接跟他說一聲自己要走,就看見

他撐著膝蓋站了起來。

“你在這裏等我一下,我送你回去。”蘇奕說。

“不用了。”秦臻當然是立刻拒絕。

可蘇奕隻是冷冷地看她一眼,她就噤了聲,不敢再說什麽拒絕的話。

不知道為什麽,這一次蘇奕把車開得很慢。看到旁邊的各種低檔車一輛一輛地超過他們,秦臻忽然有一種替這輛車羞愧的感覺。

她悄悄地看了一眼蘇奕,發現他的嘴唇抿得很緊,雙眼目視著前方,似乎很專注,也就沒敢向他提出想要加速的要求。

原本隻需要半個小時就能抵達的路程,硬生生地讓他開了將近一個小時。

“謝……”秦臻後麵的話還沒說出口,就已經被蘇奕打斷。

“秦臻,你是不是沒有心?”他問她,有點咬牙切齒,又有點落寞。

秦臻卻不知道他何出此問,正呆怔著不知道應該怎麽樣回答,就看見蘇奕整個人湊了過來,他的臉不斷地逼近,直到兩人的唇齒相接。

他突然的動作讓秦臻措手不及,等到她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

像是怕她掙離,他緊緊地扣住她的後腦勺,讓她的腦袋不能移動分毫。

秦臻從前也和蘇奕接過吻,高中時期的兩人都青澀無比,他每次吻她也都隻是淺嚐輒止,從未像現在這般唇舌交融。

他的吻並不溫柔,相反,還有些暴戾,仿佛夾帶著極大的怒意。

秦臻被他吻得快不能喘息,胸腔裏的氣堵在一塊兒,難受得厲害,甚至憋出了眼淚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蘇奕才結束了這個暴風雨一般的吻。當他看到秦臻難受的表情時,一拳砸上了她身後的車窗,發出一聲鈍響。

秦臻原本在大口吸氣,聽到聲音之後嚇得又往後縮了縮。

蘇奕卻笑了出來,低沉的笑聲環繞在整個車廂之中,有點詭異,也帶著些蒼涼之感。

“我就是不甘心。”他說。

秦臻不知道他在不甘心什麽,但他現在的情緒波動太大,她還是少說點話比較合適,避免再次激怒他。

“你走吧。”蘇奕的臉色漸漸恢複正常,他端坐回駕駛座上,冷漠地說,並沒有看秦臻一眼。

秦臻扣著車門,還是說了一句:“謝謝你送我回來。”

秦臻進屋的時候,朱心晴正坐在沙發上賊兮兮地衝著她笑。

“吃錯藥了?”秦臻疑惑地問。

朱心晴直接把她拉進了房裏,甚至還鎖好了門。

秦臻下意識地將雙臂掩在胸前,警惕地看著她。

“你想對我做什麽?”她問。

朱心晴的視線在她胸前逡巡一陣,語帶嫌棄地說:“就你那樣兒的,還想讓我對你做什麽?”

說完,她拍了秦臻一下,又恢複成之前那副讓人看了寒毛直豎的表情。

“我剛才從超市回來,在樓下看到了。”朱心晴笑得兩隻眼睛都眯縫到了一起,“你和蘇奕在……接……吻……”

她一個字一個字地拉長了說,語氣中的揶揄顯而易見。

秦臻的臉紅了,她倒是沒想到那一幕恰好就被朱心晴給撞見了。

“然後呢?”她故作淡定地問。

“然後,你們倆是不是要複合了?”朱心晴比她還要激動。

“沒有。”秦臻勾起一個無謂的笑容,“你最近沒上網麽?蘇奕已經跟人求婚了。”

朱心晴想起來確實是有這麽一出。

“那你們剛才那一下是為什麽?”朱心晴不理解了。她相信秦臻的人品,不覺得她會去做這種挖人牆腳的事情。

“是蘇奕強吻你的?”她問。

秦臻沉默,朱心晴便把這當成是默認。

“蘇奕那個渣男!都要有老婆了,還來糾纏你,也太惡心了吧!”朱心晴大罵出聲。

秦臻沒有朱心晴那樣震怒,隻是心有點疼。

“算了。”她反倒去勸慰朱心晴。

朱心晴恨鐵不成鋼地瞪著她,就差沒戳上她的腦袋教訓她:“秦阿臻,你就是太包子了,你知道麽!蘇奕怎麽欺負你你都忍著,以前上學的時候是,現在也還是!這麽個渣男,你還打算陷進去一輩子是不是?”

秦臻被她罵得無從反駁。

“我跟你說,你自己願意這樣糟踐自己,我不願意。我這就去跟我媽說,讓她閑時候給你多介紹幾個對象,必須得讓你忘了那個渣男!”朱心晴忿忿地說完,轉身就要出去。

秦臻怕她真去跟朱媽說,急忙拉住她,向她求情:“別呀,我現在還不打算談戀愛呢。”

“別給我找這種借口,我還能不知道你。”朱心晴睨她一眼,扯開她的手就去找了朱媽。

朱媽的交際很廣,是小區棋牌室的常客,也是廣場舞的領軍人物,因此沒兩天她就給秦臻物色好了一個相親對象。

“周二晚上7點,你們公司附近的那家新開的西餐廳,別忘了啊。小夥子叫桂家海,比你大兩歲,搞IT的,工資高,人也挺實誠的,是咱們家樓下李阿姨的兒子。”朱媽甚至還拿了張照片出來,“喏,小臻,你好好看看,別到時候認錯了人。”

秦臻無奈地接過照片看了看。照片上的男人長得很普通,屬於人堆裏一抓一大把的那種。不過從麵相上來看,確實如朱媽所說的,像個老實人。

雖然不是很情願,但既然朱媽已經和人家說好了,她也不好拂了老人家的麵子,收好照片打算周二去赴約。

周一晚上,朱心晴還特意給秦臻挑了很久的衣服,叮囑她赴約之前記得化個妝。

秦臻上班時候一向穿得隨意,搞設計的嘛,都是個人風格顯著。難得她穿得“女人化”了一些,自然比較招人注意。

“今天有約會嗎秦臻姐?”小宋去辦公室給秦臻送資料,隨口打趣一句。

“相親。”秦臻也不隱瞞,她現在頭疼得要死。

小宋不敢相信,“秦臻姐你還要相親?”

在他心中,秦臻姐的條件已經相當好了,名校畢業的大學霸,還有一份體麵的工作,並且長得也是帶出去臉上有光的那種,可是她居然還要去相親?

“長輩安排的,沒辦法。”秦臻歎氣。

小宋立刻了然,安慰她說:“就去走個過場唄,吃個飯就散夥。”

秦臻也正是這麽打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