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參加同學聚會之前,秦臻就做足了心理準備,要被人問房子、車子、票子,嗯,大概還會被問到男朋友。

這不,在圍繞著蘇奕的話題進行完以後,就有人將矛頭指向了她。

“秦臻啊,現在在哪工作呢?”提問的是以前的班長,陸征。

“我啊,”秦臻笑笑,開口自嘲道:“現在還是個無業遊民。”

她的回答讓不少人都大吃一驚,畢竟她是班裏唯一一個考進Q大的,而第二名的杜晨,也跟她差了十幾分,隻進了S大。

“咦?你辭職回T市之前都沒有找到下家嗎?”有人問道。

“嗯。”秦臻懶得去解釋,反正這群同學今天之後也都不怎麽聯係,她過得怎麽樣也和他們沒有半點關係,任他們誤會也沒什麽大不了。

聽到秦臻這麽說,杜晨覺得很得意,畢竟從前處處被秦臻搶了風頭,現如今自己有一個好工作,而秦臻卻仍舊在漂著,這讓她不由得產生了一種優越感,終於現在是她比秦臻要強了。

“哎,秦臻,你要不往我們公司投份簡曆試試,畢竟我們公司是T市最好的一家,工資待遇都是頂尖的。”杜晨雖然是在給秦臻建議,可明裏暗裏都透著炫耀。

“對呀,秦臻,而且這蘇總現在就跟這兒坐著呢,你要去的話,還能給你走個後門呢。”有人也順著杜晨的話說。

“不好意思,我從不給人走後門。”蘇奕突然出聲,瞟了秦臻一眼,涼涼地說:“如果

秦小姐對我們公司看得上眼,倒可以投一份簡曆到人事部,經過正規的流程,憑自身的能力進入公司。”

秦臻覺得好笑,從頭至尾她都沒有對此事發過一句意見,蘇奕卻仍舊說出這樣一番話來貶低她,而他口中的“秦小姐”三個字讓她的心又多了一絲裂痕。

不過,她工作了這麽多年,早已經練就了一身的寵辱不驚,若不是開口傷她的人是蘇奕,她絕對都不會反駁一句。

“最好的,不一定是最適合自己的。”秦臻衝著他們笑了笑,說:“剛好,我也不喜歡走後門,而且,我對你們公司也沒有半點興趣。”

杜晨的笑凝在了臉上,倒是蘇奕,原本沉著一張臉,聽秦臻講完,居然露出了笑容,盡管這個笑容讓秦臻覺得瘮的慌。

“是麽。”他勾了勾唇,便沒再說話……

菜陸陸續續地在上,原本聊著天的人,也都漸漸地停了下來,開始填飽肚子。

這樣的氛圍反而讓秦臻覺得舒服,不會有一種在別人世界之外的錯覺。

她和朱心晴坐在最靠外頭的位置,服務生來上菜都會從她們旁邊插進去,每一道菜都是最先擺在她們麵前,可秦臻都會先往裏頭轉,讓其他人先夾,等再轉到她這裏的時候,就已經經過了一圈,盤裏剩下的菜也不多了。

秦臻早先就眼饞那一盤白嫩嫩的丸子,也不知道是用什麽做的,看起來格外Q彈。等到終於回到她麵前的時候,裏頭就隻剩下了最後一個。

她微微吞了口口水,抬起筷子,伸向靜靜躺在水晶盤中央的丸子,就在還差兩厘米的時候,桌子上的玻璃轉盤忽然被人轉動,那顆丸子也離她的筷子越來越遠。

“哎……”她不自覺地輕呼一聲,卻沒有人聽見。她的視線追隨著丸子而去,就看到它被人夾了起來,而那執箸的手白皙且修長。

不甘的視線漸漸上移,下一秒鍾,她就對上了蘇奕那雙似笑非笑的眼。

他是故意的!這是第一個在秦臻腦子裏閃現的念頭。她去夾那顆丸子的動作那樣明顯,他不可能沒有看見。可是,若是因為兩人曾經的過往他就要搶她一顆丸子,這報複的行為也太過幼稚了吧?完全有失他的水準。

然而,蘇奕將那顆丸子夾起後,並沒有送入口中,手腕動了動,筷子就換了個方向,將丸子準確無誤地放進了杜晨的碗裏。

這一係列的動作統共不過幾秒鍾的時間,卻讓秦臻心口的疼再一次被放大,疼到她握著筷子的手都在輕微顫抖。

杜晨看著碗裏的那顆丸子,臉上的表情由最初的驚愕,到後來的不可置信,再到最後的狂喜。她費了好大的勁才將那顆丸子夾住,放進嘴裏咬了一口,才笑了滿臉地跟蘇奕說:“五星級的酒店就是不一樣,蝦丸都格外貨真價實,滿口都是蝦肉。”

“嗯。”蘇奕的反應很一般,甚至都沒有看杜晨,隻是晃了晃手中的高腳杯,看著裏頭暗紅色的**形成一個小小的漩渦,然後仰頭一口喝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