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從蘇奕這裏雖然沒有得到答案,但是轉念一想,他似乎也並沒有這樣做的理由。難道就是為了他撕了情書被她當著全班的麵大罵而丟了麵子?那他要揍的也應該是她。

擔心自己早上太過衝動而誤會了蘇奕,秦臻打算找一個機會去問個清楚。

交完作業從老師辦公室回來,剛好碰到蘇奕他們一群走在她的前邊。

“奕哥,怎麽樣,我做得好吧?沒個把星期,那個趙寺根本沒法出院。”蘇奕身邊的一個小弟邀功一般地炫耀。

秦臻一聽就怒了,直接衝上去對著蘇奕的小腿就踹了一腳。

“我真是眼瞎了才會覺得你是個好人!”吼完這一句,秦臻瞪了蘇奕一眼,留下那一群人站在原地目瞪口呆。

秦臻跟蘇奕這一次算是能用上“決裂”這個詞了。

朱心晴很高興,用她的話來說,秦臻終於“棄暗投明”了,真是可喜可賀。

而沒幾天以後,出了個轟動全校的大消息……蘇奕跟校花丁依依好上了。

秦臻走在學校裏,也碰見過好幾回兩人膩在一起如膠似漆的模樣。蘇奕摟住丁依依的肩膀,丁依依依偎在他的懷裏,仰頭笑著跟他說話,那語調,嗲得秦臻都能掉下一層雞皮疙瘩。

學校裏早戀的情侶不少,但明目張膽成這樣的,大約還是頭一回。

秦臻對這種事情一向是視而不見。她從小被灌輸的思想便是要好好學習,不要想這些旁門左道的東西。可是這一次,她忽然就覺得這一對有那麽一點礙眼,每一次見到心裏都會莫名的堵得慌。

她把這一切都歸結為對蘇奕本人的厭惡。

終於,趙寺重新回學校來上課了。出於內疚,秦臻特意給他帶了一份禮物來表達自己的歉意。

“如果不是因為我惹到了蘇奕,他也不會把氣撒到你的身上。”秦臻說。

趙寺一點也沒跟秦臻計較,反而安慰她:“沒事,蘇奕是什麽人,全校都知道,你以後離他遠一點就是了。”

趙寺傷到的是腿,雖然能夠出院,但走路還不是特別方便。為了彌補自己的過錯,秦臻主動攬下了替他買午飯的任務。

此後每天的午飯秦臻都是和趙寺一起吃。原本她想拉上朱心晴,可朱心晴堅持認為她和趙寺“有一腿”,怎麽也不願意去給他們當電燈泡。

為此,秦臻還被班主任誤會成早戀,叫到辦公室去教育了半天,在她無數次地申明自己和趙寺不過是純友誼,並且保證不會讓落下學習之後,才終於被放回來。

而在這段時間之內,秦臻和蘇奕的關係變得更差,以前不過是見了麵當作沒看見,現在則是一對上眼就要吵上一架……當然,主動挑起的從來都不會是秦臻。

蘇奕不滿秦臻的理由很多,寫下來甚至能夠出一本書,書名就叫《花式找茬一百招》。

秦臻上課坐得直了,蘇奕嫌她擋住了視線,可分明他上課都不看黑板來著;她稍微放低了些身子,他又嫌她坐姿難看,有礙觀瞻;她中午和蔣毅探討問題,被他說是影響別人休息;連著幾

次課間去廁所,他還能陰陽怪氣地諷刺她尿頻腎虧。

秦臻覺得自己沒有一磚頭拍死他,素質簡直是太高。

“你到底想怎麽樣?”秦臻終於受不了他整天這樣找著她吵架,想要跟他把話攤開說個清楚,最好是能夠一次性地解決了,以後再不要找她的麻煩。

“不想怎麽樣。”蘇奕依然是那樣一副吊兒郎當的態度,看得秦臻格外糟心。

“咱們既然沒法做朋友了,就井水不犯河水成不?之前的所有事情都算我錯,我跟你道歉行不行?蘇奕,我真沒心情跟你整天這麽折騰。”秦臻主動示了弱。

卻沒想到蘇奕不僅沒有高興,反而臉色更差。

“不行。”蘇奕冷著臉說。

秦臻快要崩潰了,她從小到大,一直活得中規中矩,也從未碰到過蘇奕這樣難纏的人。她覺得委屈,自己不過就是踹了他一腳,都能被他這樣一直記恨,她忽然覺得自己剩下的高中時光很有可能會過得暗無天日。

一股絕望湧了上來,秦臻的眸中充滿了淚水。她並不希望在蘇奕麵前流淚,迅速地轉過了身去,微仰著頭想要把眼淚給逼回去。

她的動作這樣怪異,蘇奕立刻就發現了不對勁。他繞到她麵前,利用高出她近一個頭的優勢,一下子就看見了她眼中的水光。

蘇奕傻了,他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成現在這個局麵。一直都那麽硬氣的秦臻,居然……哭了?他手忙腳亂地在褲子口袋裏掏了半天才掏出了一袋紙巾,抽出一張想要替秦臻揩去臉上的淚水,手卻被她一下子拍開。

“不用你假好心!”她憤怒地盯著他,打算破罐子破摔,“有本事你就整我一輩子!”

說完,她迅速地跑開。

在撂下那句話以後,秦臻忐忑了一晚上,卻沒想到蘇奕居然真的放過了她。而同時,蘇奕和丁依依分手的消息也傳遍了整個校園。

秦臻心中對蘇奕的鄙夷更甚,這種把談戀愛當小孩子過家家的人,哪裏會是什麽好人。

雖然連著過了好些天的清淨日子,但秦臻心裏始終不踏實,總覺得這是蘇奕的陰謀,在她掉以輕心的時候再給她重重的一擊。

果不其然,那天中午,秦臻好端端地走在路上,就被突然冒出來的一群男生連拖帶拽地帶到了教學樓後邊的涼亭。

一路上她都強烈反抗,大聲呼救,可是經過的學生們因為懼怕,沒有一個上前來向她伸出援手。

秦臻當時心裏的想法是,完蛋了,要死了。如果蘇奕真的想要對她做些什麽,她也一定會盡全力跟他拚個魚死網破。

可是一切都出乎了她的意料。

那群男生在蘇奕出現以後迅速散去,留下他們倆在涼亭之中麵麵相覷。

秦臻頭發披散,校服襯衫最上邊的那顆紐扣也在剛才的拉扯之中崩開,露出細白的脖頸。

蘇奕忍不住吞了口口水,臉燒得通紅。

秦臻往後退了幾步,與蘇奕保持著一個安全的距離,警惕地盯著他,隻要他有什麽動作,她就準備逃跑。

“秦

臻。”蘇奕叫著她的名字,聲音低沉,透著一絲不自然。

“幹嘛?”秦臻問。

“做我女朋友吧。”蘇奕緊緊地盯著她,表情是她未見過的真摯。

仿佛被一道閃電劈中,秦臻呆愣在了原地。

她絕對是幻聽了,甚至連眼神也不好使了,不然為什麽會覺得麵前的這個蘇奕看起來這樣溫柔呢?

被秦臻這樣直勾勾地看著,蘇奕感到羞赧,他別過了眼去,小聲地問她:“你願不願意?”

“蘇奕,你整人的手段太低級了。”秦臻終於回過了神來,調整好自己的情緒與語氣。

“我是認真的!”蘇奕猛地抓住秦臻的手,不讓她逃避。

“秦臻,我喜歡你。”他認真地告白,“其實我之前做那些事……包括跟丁依依在一起,都是因為在吃醋。我以為你跟趙寺好上了,上次撕情書也是……”

說著說著,他不自在地垂下了眼去。

秦臻再一次受到了驚嚇。

蘇奕說喜歡她,蘇奕居然說喜歡她!這種事情說出去,到底有誰會相信?

“所以你就讓人把他揍進了醫院?”秦臻如今對這件事依然耿耿於懷。

“我沒有!”蘇奕急忙為自己辯駁,“我隻是讓他們去幫我打聽打聽趙寺這個人,誰知道他們誤會了,以為我跟他有過節,自作主張地把他給揍了。”

秦臻沉默,原來還是自己誤會了他。

“對不起。”她說,“我現在不會考慮這方麵的事情。”

可不管他說的是真是假,她都不會接受他。

“沒關係,隻要你不跟趙寺在一起,我就還有機會。”蘇奕卻並沒有因為她的話而受到打擊,反而充滿了鬥誌。

之後蘇奕就真的轉了性,整天在秦臻麵前晃來晃去地獻殷勤。而秦臻一旦不理他,他就會以問題目為由來騷擾她,惹得她不勝其煩。

甚至,他還用大把的零食收買了朱心晴,讓她每天都在秦臻耳邊念叨他有多好,讓秦臻早點從了他,不要辜負了人家的一番心意。

每天被蘇奕這樣糾纏著,秦臻自然也就成了許多女生的眼中釘肉中刺,暗戳戳地諷刺挖苦她的人不在少數,也包括一直都看她不順眼的杜晨。

“人家那哪是正經啊,還不是故意吊人胃口,裝清高。”杜晨正在和一些同學聊天,見到秦臻走過,故意提高了音量,還別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

秦臻當然知道杜晨這是在說她,但懶得回應。對於這種人,最好的辦法就是無視。

被罵了她還能充耳不聞,可是被人堵在路上威脅就真的讓她心氣不順了。

秦臻在衝動之下做出來的事情常常讓人震驚,就比如她為了不讓這群女生順心直接就衝到了蘇奕麵前告訴他:“我同意做你的女朋友。”

事後她也向蘇奕坦白自己回答應不會是為了氣一氣那些人,但蘇奕卻並不讓她反悔,強迫著她將兩人的關係進行了下去。

而秦臻沒有料想到的是,在這個過程當中,她竟然真的漸漸喜歡上了蘇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