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賣不賣房子似乎並不關你的事。”秦臻話中帶刺,看著他的眼神中是不加掩飾的怨恨。

蘇奕目視前方,刻意忽略掉秦臻過於強烈的負麵情緒,問她:“為什麽要賣房子?”

秦臻不想理他,幹脆扭頭看向窗外。

“你要離開T市?”蘇奕又問,聲音中有不易察覺的緊張。他用眼角的餘光悄悄地觀察著秦臻,卻隻看得見她淡漠的側臉。

秦臻的沉默不語讓蘇奕心中窩火卻又找不到途徑發泄出來,他不自覺地將油門又向下踩了踩,車子的速度立刻飆升起來。

他們此刻行駛的路段正是人多車多的商業區,在其它車輛紛紛減速的時候,蘇奕熟練地打著方向盤,超過了一輛又一輛的車。

隨著車子方向的不停變換,秦臻的身子也跟著左右搖晃,不一會兒,她就被晃得腦袋疼。

“你要帶我去哪裏?”秦臻終於忍不住發問。

蘇奕看她一眼,又側過了頭去,沒有回答。

“我要下車。”秦臻要求。

蘇奕仿佛沒有聽到,又加快了行車的速度。

車子停下來的地方是市一中的門口。過去了這麽多年,一中的校門修得更加氣派,整個校園擴建了好幾回,門口的店鋪雖然依舊很多,但都再不是從前的那一批。

“來這裏幹嘛?”秦臻隨著蘇奕下了車,卻搞不明白他的意圖。

蘇奕拉住秦臻的手,領著她直接進了學校的門房。

門房的大爺也換了人,看見蘇奕的時候,大爺居然熟絡地跟蘇奕打了聲招呼:“喲,小蘇啊,這是把女朋友帶來了?”

蘇奕隻是笑了笑,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大爺,我不……”秦臻想要解釋,可是話還沒說完,就已經被蘇奕拽進了學校裏。

“哎你幹嘛拉我!”秦臻不滿地抱怨著。因為他剛才那大力的一下,她的手臂疼得像是要脫節一樣。

蘇奕瞟她一眼,手上放鬆了力道。

秦臻見和他說什麽他都不理,索性也閉了嘴。

兩人沉默地並肩走在如今已經煥然一新的一中裏。因為是上課時間,校園裏很安靜,教學樓之外的地方並沒有什麽人走動。

這是秦臻自高中畢業以後第一次回來,她就這樣在校園裏走著,隨便往哪個方向看一眼,都是滿滿的回憶。

不知不覺間,兩人已經繞過了教學樓,不遠處,那座古舊的涼亭依然還在,甚至還被粉飾一新。

驀然之間,秦臻就想起了蘇奕向她表白的場景。

還真是物是人非啊,她勾起一抹苦笑。

“還記得這裏嗎?”蘇奕終於出了聲。

“當然。”秦臻點頭。

蘇奕的表情這才明朗了一些,他牽起秦臻的手,帶她步入涼亭。

“秦臻。”蘇奕在涼亭中央站定,轉過身來認真地看著她,“對不起,為之前我對你說過的話、做過的事。”

“嗯?”秦臻傻了眼。他的畫風變得太快,她一時有點跟不上他的節奏。

“可能我上一次的求婚在你看來太過隨意了,所以我打算重來一次。”蘇奕說著,一條腿彎曲,緩緩地跪了

下去。

他不知道從哪裏變出來了一枚戒指,將盒子打開托在掌心。

“嫁給我吧,秦臻。”

蘇奕微仰著頭,眼中含著期待,秦臻能聽得出他話中的顫抖。

眼前的畫麵,她曾幻想過無數遍,即使是在與他決裂遠在異鄉的時候。然而當一切都變成現實的時候,她卻遲疑了。

即使這一次他的態度相較於上一次有了180度的轉變,秦臻心裏明白,他的目的沒有一絲一毫的改變。

“蘇奕,你愛我嗎?”秦臻不為所動地保持原來的姿勢站立,居高臨下地看著他。

蘇奕的眼神變得複雜,半天沒有說話。

果然。

秦臻自嘲地笑笑。

“對不起,我還是沒有辦法答應你。”她說,“如果你真的因為你之前的所作所為而覺得抱歉的話,請你停止對我們工作室的打壓,我會很感激你。”

說完,秦臻再不看他一眼,向涼亭外走去。

剛走了兩步,她就聽到身後響起了一陣手機鈴聲。

“小落。”蘇奕接起了電話。

在他說了這兩個字之後還沒有一分鍾,秦臻又聽到有什麽東西摔到地上的聲音,緊接著,又是一陣忙亂的腳步聲。

秦臻詫異地轉過了頭去,蘇奕正跌跌撞撞地朝這邊跑過來,他的眼中失去了神采,滿臉都是緊張慌亂的表情。

“怎麽了?”秦臻伸手抓住了他的袖口問。她的情緒也受到了他的影響,心中不知怎的有些忐忑。

“我媽她……”蘇奕的嗓子像是被什麽東西哽住,他頓了一頓,咽了口口水才繼續說下去:“我媽病情惡化,又進手術室了。”

秦臻震驚了一下,但很快又冷靜下來。

“我送你去醫院。”她說。

蘇奕現在這個樣子,她不放心他一個人。

秦臻開著蘇奕的那輛路虎,一路不知道闖了多少個紅燈才趕到了醫院。

手術室外頭,蘇落一個人在焦躁地等待。看到蘇奕過來,她猛地一下紮進了他的懷裏。

“哥……”她哭得不能自已,“嬸嬸她……”

“她會沒事的。”蘇奕輕拍著她的背部溫聲安慰她,自己的眼眶也悄悄地紅了。

秦臻在一邊看著,幫不上忙,也插不上話。

等到蘇落的情緒終於穩定了下來,她邊抽噎著邊從蘇奕的懷裏抽離站好,才看到了站在幾步開外的秦臻。

“秦臻姐。”她啞著嗓子叫了一聲,想對她扯出一個笑,卻控製不了自己的麵部表情。

秦臻這才走到她跟前,拉起她的手捏了捏。

他們三人並排等在手術室外頭,隻是呆呆地凝望著亮燈的“手術中”三個字。

時間一分一秒地經過,於他們來說仿若經曆了一個世紀那樣漫長。

“手術中”的燈終於熄滅,蘇奕“唰”地一下,第一個站起了身來。

幾分鍾以後,手術室的門從裏頭被人打開,幾個護士推著梁麗娟出來。推床上,梁麗娟緊閉著眼,臉色比秦臻上一次見到她的時候更加蒼白,腦袋上光禿禿的一片,大概是因為放療次數過多使得頭發全都掉光了。

“醫生,我媽她情況怎麽樣?”蘇奕問最後出來的主刀醫生。

醫生搖了搖頭,表情遺憾。

“你母親剩下的時間不多了,你準備準備吧。”他的語氣沉痛。

像是被人抽走了靈魂,蘇奕呆怔地站在了原地,雙眼直勾勾地盯著不知名的一處,任誰喊都不答應。

“秦臻姐,你看著一下我哥,我先去病房陪我嬸嬸。”蘇落對秦臻說。

“好。”秦臻答應了一聲。

她站在蘇奕身邊,安靜地陪著他,直到他回過神來。

在察覺到他的眼神重又有了焦距以後,秦臻開口向他說明情況:“阿姨被送到病房了,小落也跟著過去了。”

“嗯。”蘇奕一直低著頭,秦臻看到大顆大顆的淚珠從他臉上滾落,繼而砸到地上。

“你……”秦臻想說點什麽來安慰他,可是什麽話都說不出口。

她從包裏翻出那條從他家裏拿回來的手絹,輕柔地替他揩去臉上的水痕。

蘇奕在看到那條手絹的時候,目光停頓了一下,但仍是什麽都沒有說。

秦臻握住他的手,問他:“你要不要去病房看一下?”

蘇奕點了點頭。

秦臻和他一起去了梁麗娟的病房。就這麽一小會兒的工夫,她的身上已經插滿了各種管子。

蘇落坐在一邊發呆,聽見門口的動靜,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秦臻適時地鬆開了蘇奕的手,他步履緩慢地梁麗娟走過去,走到了床邊,他兩腿一彎,就跪了下去。

“媽……”他這一聲聲音並不大,卻蘊含了許多複雜的情感。

將臉埋入梁麗娟身上蓋著的薄被裏,蘇奕無聲地流著眼淚,抓著床單的雙手手背上青筋突起。

見此情景,秦臻也忍不住鼻腔一酸。

她捂住臉,在眼淚流下來之前轉身離開了病房。

蘇落從病房裏出來的時候就看見秦臻一個人坐在外頭,發著呆不知道在想些什麽。

“秦臻姐。”她叫了一聲,秦臻立刻就回過了神來。

“你還沒走啊?”蘇落走到她跟前,問:“我去買點吃的回來,你想吃什麽?”

“不用了,我不餓。”秦臻搖了搖頭。

“那我就隨便買一點了,等你待會兒餓了再吃。”蘇落勉強地笑了一下,又向她拜托:“我哥的情緒不太對,秦臻姐,麻煩你幫忙安慰他一下。”

蘇落走後,秦臻進了病房,走到他的身邊坐下。

“等阿姨醒了,你跟她說說心裏話吧。”秦臻說。

蘇奕扭頭疑惑地看著她。

“以前的事……關於你父親的那些,阿姨都跟我說過了。”

蘇奕的眼中閃過一絲慌張與羞憤。

秦臻仿佛沒有看見一般,繼續往下說:“這麽多年了,她做了許多事情,也一直想要得到你的諒解。所以,趁著這個機會,你跟她和好吧,也讓她不要帶著遺憾離開。”

蘇奕低下了頭去,像是在沉思。

“還有一件事情。”秦臻深吸了一口氣,告訴他自己剛才在外頭考慮了半天以後做出的決定:“我同意跟你結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