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你可以進來了。”蘇奕打開門,對坐在外頭低頭玩手機的秦臻說。

“談完了就?”秦臻下意識地看了眼手機上的時間,好像並沒有過太久。

蘇奕瞪了她一眼,雖然因為他的眼睛紅通通的而少了許多威懾力。

“就你事多。”蘇奕說。明明是嫌棄的句子,他的語氣中卻帶了一絲的輕快,秦臻能聽出他此刻心情的舒暢。

秦臻從他泛著紅的耳根處得出結論:蘇奕這廝現在是害羞了,估計這母子倆談話的結果還不錯,說不定已經冰釋前嫌了。

這麽一想,秦臻笑得也就愈發舒心。

“不許笑,看著鬧心。”蘇奕冷硬地命令道,然而他自己卻微微彎起了嘴角。

秦臻差點就要將“口嫌體正直”這幾個字脫口而出,後來想一想,說了他也不會懂這是什麽意思,於是作罷。

“小臻,謝謝你。”

秦臻一進去,梁麗娟就對她說,看著她的眼神中也是充滿了感激。她的臉色雖然因為病重而難看,可臉上的表情卻是極度的安然。

看來還真的是和好了。

“沒我什麽事,不過是蘇奕自己想通了。”她忙把這“功勞”往蘇奕身上推。沒想到她這話剛一說完,就又收到了蘇奕的白眼一枚。

這人還真是不知道好歹,秦臻腹誹。

梁麗娟笑得開心,半晌過後,她仿佛想起了什麽來,收斂了笑意,問秦臻:“你們打算什麽時候舉行婚禮?”

秦臻下意識地扭頭去看蘇奕,發現他也正盯著自己。

“不急吧,今天早上剛領的證呢。”秦臻對梁麗娟說。

眼下要緊的事情是照顧好梁麗娟,讓她能夠安心地度過最後的時間。婚禮的事情,緩多久她都沒什麽所謂。而且說句實話,她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向外人公開這一切。

蘇奕也接著秦臻的話說:“嗯,媽,你就別操心這些了,先養好自己的病吧。”

梁麗娟苦笑,“養什麽喲,我都知道我沒多少時間了,你們就不要當著我的麵睜眼說瞎話了。”

即使明知道梁麗娟說的是事實,可是聽她自己這樣說出來,秦臻忽然很難過,她的手向後探了探,一下子握住了蘇奕的。

他們在病房裏呆了沒多久,梁麗娟就說自己累了,想要休息。秦臻原本想留下來守著她,反正她現在也沒有工作可以做,閑著也是閑著,卻被她連同蘇奕一起趕了出去。

“你們倆住在一起了嗎?”梁麗娟問。

秦臻和蘇奕麵麵相覷了一陣,秦臻才搖著頭說:“還沒有。”

“剛好,趁下午有時間,蘇奕,你去幫小臻把東西搬一搬。既然結婚了,小臻,你就不要再借住在別人家裏了。”梁麗娟說。

秦臻尷尬得不知道應該怎麽反應才好。

“走吧。”最後還是蘇奕先走了出去,秦臻趕緊小跑著跟上。

她以為他隻是裝裝樣子,暫時騙梁麗娟說要走,等她睡著了再回病房裏去,卻沒想到蘇奕真的就一直走到了電梯口。

“哎,你還真走啊?”秦臻拉住他的袖子。

蘇奕低頭覷她一眼,問:“不然呢?

“你就這麽放心阿姨一個人待在醫院裏?萬一她……”秦臻意識到後邊的話有些不妥,及時地捂住了嘴。

“護士會去巡房的。”蘇奕說,看著她的表情就好像她是一個什麽都不知道的白癡一樣。

“而且,我媽說的沒錯,我們現在已經是夫妻了,的確應該住在一起。”

剛好電梯到達,蘇奕一下子跨了進去,留下秦臻呆怔地站在原地。

不是吧?她當時答應要跟他結婚不過是因為一時的頭腦發熱,隻是看他太傷心,想要替他完成他媽的心願罷了,並沒有考慮過跟他結了婚之後她的生活會發生什麽樣的變化。

她果然還是太過草率了一些,秦臻有點後悔。

“還不進來?”蘇奕的聲音已經帶了一些不耐煩。

秦臻這才反應過來,在眾人討伐的眼神中急忙進入了電梯。

“我們倆結婚不就是為了拿個證讓阿姨高興麽,同居什麽的,就不必了吧?”坐在蘇奕的車上,秦臻小心翼翼地同他打著商量。

“即使是為了讓我媽高興,我們倆的結婚證也是真的。也就是說,我們倆是合法夫妻,當然應該住在一起。”蘇奕睨她一眼,一本正經地說。

“可是你家裏不是隻有一張床嘛?我搬過去的話,晚上怎麽睡覺?”秦臻又想起了這一茬。

“之前怎麽睡的,以後就怎麽睡。”蘇奕見招拆招。

“我如果搬走,要是朱心晴問起來,我該怎麽扯理由?”她並不想對其他人公開這個消息。

聽到秦臻這麽說,蘇奕的臉色一下子沉了下去。

“你不打算告訴別人你結婚了?”他的聲音透著危險。

“嗯。”秦臻點頭,“準確地說,是目前還不打算。”

她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而且,她前幾天才跟朱心晴抱怨過蘇奕對她的所作所為,現在又突然告訴她,她和蘇奕結婚了,那朱心晴還不得把她給罵死。

“遲早都是要說的。”

“起碼得給她一個心理緩衝期吧。”秦臻說。

“如果你覺得開口不容易,那就我來說。”

蘇奕並沒有給她拒絕的機會,因為他直接奪過她的手機,給朱心晴打了個電話。

擔心妨礙到他開車,並且為自己的生命安全著想,秦臻並沒有搶回自己的手機,而是坐在一邊幹瞪眼。

“喂。”電話接通,朱心晴的聲音透過揚聲器傳了出來。

“阿臻?你這個時間找我有什麽事?我還在上班呢。”她刻意壓低了聲音。

“我……”秦臻剛準備出聲,就被蘇奕搶了先。

“我是蘇奕。”他說。

“蘇奕?”朱心晴的音調一下子就升了上去。

“這不是阿臻的手機嗎?怎麽會在你那裏?你對阿臻做了什麽?”她緊張得一連問了好幾個問題。

蘇奕看了秦臻一眼,緩緩地說:“我和秦臻結婚了,現在要到你家裏去把她的東西搬走。”

“什麽?”朱心晴尖叫一聲,簡直可以算得上是魔音穿耳。

“你特麽的說什麽?再給我說一遍?”

秦臻可以確定,朱

心晴是真的怒了,正常的時候她不太愛說髒話的。

蘇奕就真的又重複了一遍。

朱心晴強壓下心中的怒氣,讓自己冷靜下來,說:“我不相信,你讓秦臻接電話。”

蘇奕就把手機遞還給了秦臻。

此時,這部手機對於秦臻來說,就像是一顆燙手的山芋,接不是,不接也不是。

最終,她還是接了過來。

“心晴。”秦臻弱弱叫了一聲。

“你給我說清楚,蘇奕剛才說的話是不是真的?”

秦臻能夠聽出來,她現在正在努力克製著情緒。

“是真的。”她鼓起勇氣說。

“秦臻你這個傻叉你還真的答應了跟他結婚啊!你特麽是腦子進水了還是被驢踢了?他之前對你做的那些那麽low的事情你是真的忘記了還是選擇性失憶了?這種男人你也敢嫁是不是嫌自己這一輩子活得太順遂了?”朱心晴就好像放連珠炮似的對著她囔囔了一堆,秦臻本想要等她罵完再好好跟她解釋的,卻看見眼前多了一隻手,在她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直接替她掛斷了電話。

“好了,現在她已經知道了。”蘇奕冷冷地說,“你可以安心地搬到我那裏去了吧?”

秦臻手中的手機響起,這一次是朱心晴回撥了過來。

蘇奕看了一眼屏幕上閃爍的名字,直接將電話掛斷,並且把手機關機,收進了自己的褲子口袋裏。

“你!”秦臻想要指責他,可他已經目視前方專注於路況,沒有半點想要跟她繼續討論下去的跡象。

他們上去的時候,朱爸和朱媽都在家裏。見到秦臻帶了一個男的回來,朱媽立即樂得笑開了眼。

“小臻,這是你男朋友啊?”朱媽迎上去樂嗬嗬地問。

秦臻有點尷尬,不知道應該怎麽回答。

“我是秦臻的丈夫,蘇奕。”蘇奕反而表現得一派落落大方,“我們現在是過來把小臻的東西都拿走的。”

“丈夫?”朱媽聽到這兩個字,不由得愣了愣,她百思不得其解,“小臻你之前不是連男朋友都沒有嗎,怎麽突然就蹦出來一個丈夫?”

“這件事比較複雜,我以後有機會再跟你們解釋。”秦臻有些為難地說,“我們是今天早上去領的證,現在已經是合法夫妻了。”

朱媽原本還想問些什麽,卻被朱爸阻止了:“得了,你就別瞎摻和了。人家現在的小年輕都潮著呢,閃婚可是件特別正常的事兒。”

朱媽這才訕笑了兩下,說:“小臻,恭喜你啊,朱媽今天沒什麽準備,等你辦婚禮那天,絕對給你包個大紅包!”

秦臻也跟著笑,說:“謝謝朱媽。”

因為早先就打算要離開T市,秦臻這兩天已經開始收拾東西了,所以今天沒費多少工夫,她和蘇奕兩個人就把她的東西全部都打包好,從樓上搬進了他的車裏。

好在他車的內部空間夠大,能夠放得下她所有的東西,不用再來回跑一趟。

朱爸和朱媽送他們到樓下,秦臻上了車朱媽還不住地跟她揮手,依依不舍地說:“有時間一定要多回來看看我們。”

“一定。”秦臻保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