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卻因為杜晨的話而僵硬了身體。她剛才說什麽?“蝦丸”?原來那顆丸子竟是蝦丸麽?

秦臻對蝦過敏,就算隻沾一點,也會反應極大,若是情況嚴重的話,甚至會危及她的生命。因為醫生及家人的千叮萬囑,她平時吃飯都格外注意,對蝦從來都是避之不及,因此知道她過敏的人很少,而蘇奕就是其中之一。

那一次的事情,即使是現在想起來,她也還是會覺得害羞。

那是她和他在確定了關係以後的第一次約會,在一個周日的下午。他們一起看了一場電影,名字她記不太清了,隻知道是一部不怎麽有名的愛情喜劇。

到了晚飯時間,蘇奕帶著秦臻去了一家高檔的法國餐廳。

那個時候,秦臻家裏在T市算得上有錢,這種高檔餐廳,她平日也常去。可是那個時候的蘇奕卻隻是一個一般甚至偏貧困家庭出身的高中生,來這樣的餐廳,怕是頭一回。

秦臻站在餐廳門口,死拉著蘇奕不肯進去。

“我不喜歡吃法國菜。”她對他撒嬌,“好久沒有吃烤串了,我們去小吃一條街逛逛吧!”

她知道他的自尊心很強,所以並沒有說出“太貴了”這樣子的話。

然而他並沒有順著她的話離開,而是從褲子口袋裏掏出一遝疊得整整齊齊的鈔票,全都是粉紅色的,看得秦臻目瞪口呆。

“不用擔心我付不起錢。”他咧開嘴笑,一副驕傲的模樣,還伸手揉了揉她的發頂。

“這些錢……哪裏來的?”此刻秦臻的心裏卻沒有半點喜悅,反而是狂湧的恐懼。他在學校裏就是小混混的頭子,打架鬥毆是家常便飯,雖然現在收斂了一些,但她還是怕他會控製不住,故態複萌。

“你在想什麽?”大概是從秦臻的臉上看到了對他的質疑,蘇奕板著臉敲了敲她的腦袋,解釋說:“這些錢都是我打工掙來的。”

“打工?”秦臻這才想

起來,他最近一段時間確實跟以往不太一樣,看起來好像格外疲累,眼睛下邊黑眼圈也是大大的一塊。

“嗯。”

“為什麽要打工?”秦臻覺得奇怪。他的家庭條件雖然不好,但是父母的工資供他生活、讀書還是夠的。

他伸出胳膊,一把將她摟進懷裏,在她的唇上偷了一個吻,故作嫌棄地說:“還不是因為你太能吃,我怕養不活你。”

秦臻的心裏如蜜一般甜,可麵上還是怒氣衝衝地掐了他一把,嬌嗔:“你說誰能吃!”

“我的秦小豬。”蘇奕說著,又吻了她一下。

“秦小豬”是蘇奕給秦臻起的昵稱,他的專屬。雖然一開始秦臻有抗議過這個昵稱對她進行了人身攻擊,可他硬要堅持這麽叫,她也就沒了轍。到了後來,她甚至越聽越覺得順耳了。

“在人家餐廳門口呢,你就不能收斂一點兒?”秦臻紅著臉,往旁邊瞥了一眼,就看到別人投過來的或好奇或鄙夷的眼神。

“不能。”蘇奕拒絕得理直氣壯,“我女朋友,我親一下為什麽還得看別人的臉色?”

秦臻說不過他,隻能拉著他快步走進餐廳裏去,找了個角落的地方坐下,就怕他再“偷襲”她的時候會被其他人看了笑話。

侍者遞上兩份菜單,秦臻還在看,就聽到蘇奕說:“要兩份鹽焗龍蝦。”

秦臻知道,鹽焗龍蝦是這家餐廳的招牌菜,也是最貴的一道菜。

她剛想跟蘇奕說自己吃不了蝦,就看到他一臉期待地看著自己,問:“可以嗎?”

於是,到了嘴邊的話被她咽了下去,最終變成了“可以”。

不得不承認的是,這家餐廳的鹽焗龍蝦確實做得美味可口,秦臻將一隻大蝦吃完,身體居然一點反應都沒有。她開始僥幸地想,說不定自己對蝦過敏的這個毛病,已經自然而然地痊愈了。

可她高興了沒有兩分鍾,就察覺到

自己有些不對勁了。渾身發熱、呼吸急促,她覺得胸口很悶,有點喘不上氣來。

蘇奕也很快就發現了她的反常,焦急地問她:“怎麽了?”

“我……過……敏……了……”秦臻艱難地吐出這幾個字,勉強說完,就已經上氣不接下氣。

蘇奕招來侍者要結賬,餐廳經理以為秦臻是吃了他們餐廳的東西才變這樣,死活不肯收錢,反而還塞了幾百塊錢讓她去醫院好好檢查治療。

蘇奕沒心情也沒時間與他們過多糾纏,抱著秦臻就衝了出去。

到達醫院的時候,她的身上全都是紅色的小疹子。醫生給她掛了水,又開了藥,並且叮囑蘇奕一定要看好她,別讓她亂抓,不然會破相。

可秦臻實在癢得難受,腦子控製不了自己的手,趁著蘇奕不注意就抓上兩把,蘇奕說了好幾回她也聽不進去。

最後他也惱了,直接爬上了床,將她緊緊地箍在懷裏,讓她半分不能動彈。

這是她第一次同男生躺在同一張床上,鼻尖縈繞著他清新的體香,入耳處是他穩定的心跳,不由得,一抹紅霞爬上了她的臉。

“你對蝦過敏,為什麽不說?”終於等到她平靜下來,蘇奕才開始責問她。

“第一次和你吃飯嘛……我不想掃了你的興。”秦臻趴在他胸口,小聲地辯駁。

“笨蛋。”蘇奕低下頭,下巴抵在她的頭頂上,將她箍得更緊,“好了之後給我列個單子,把你不能吃的東西全都寫在上邊。”

回憶起這些,秦臻的唇角不禁染上一抹微笑。

過了這麽多年,他還依然記得她對蝦過敏這件事麽?想到這裏,她又抬頭看了他一眼,這一次,卻看到他又往杜晨碗裏夾了一塊雞肉,並且語調溫柔地說:“這一塊是雞脯。”

秦臻的眼神黯了下來,剛剛才有點回暖的心情,再一次遭遇寒冬。

果然,她還是自作多情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