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手續的過程中,秦臻看到女人掏出來的身份證上的姓名後邊寫著“黎佳依”三個字的時候,一下子傻了眼。

因為看不清麵前女人的樣貌,而身份證上的照片與她在網上見過的黎佳依又相去甚遠,秦臻懷疑自己隻是遇上了另一個叫黎佳依的人,可是同名恰好又都是模特的概率實在太小,於是她試探著問了一句:“你就是那個黎佳依?”

卻沒想到黎佳依在聽到她的這個問題以後,抿緊了唇,似乎有些不愉快。

“秦小姐,不好意思,我們隻是想買房子。”孫浩搶在黎佳依發火之前提醒秦臻他們今天見麵的目的。

秦臻訕訕地笑了笑,擺著手向他們解釋道:“你們可別誤會,我沒別的意思,就是難得見一次名人,有點激動。”

孫浩倒也沒有追究,反而和善地說:“我手底下還有好些個藝人,若是秦小姐有興趣,以後有機會我可以帶你去見一見。”

雖然知道這不過是場麵上的話,秦臻也還是應承了下來。

黎佳依在填表,秦臻和孫浩在一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聊著聊著,秦臻的視線就移到了黎佳依握著筆的左手上。

一開始她的注意力會被吸引不過是因為黎佳依寫字用的是左手,而秦臻從小到大並沒有見過左撇子,所以覺得有些新奇。可是當她定睛細看的時候,又看見了黎佳依左手無名指上的那枚鴿子蛋大小的鑽石戒指,正是報紙上曾經出現過的那一枚。

明明蘇奕已經跟她結婚了,黎佳依卻仍然戴著這枚戒指,這說明了什麽呢?秦臻忽然覺得心裏有點不是滋味。

雖然這場婚姻並不在她的預料之中,也許甚至也不在蘇奕自己的預料之中,但既然他已經將她拖下了水,他們自然應該遵守遊戲規則,起碼,應該對彼此忠誠。

秦臻覺得,回去以後有必要好好跟蘇奕談一談了。

隻要材料齊全,過戶手續不需要多久就能夠辦好。

從房管局離開的時候,孫浩原本打算送秦臻一程,卻被秦臻拒絕了。一來是她不喜歡麻煩別人,二來是她不喜歡黎佳依。

秦臻回了錦繡星城,看著連在一起的五單元A棟和B棟,這才明白到黎佳依買她房子的意圖,這是打算近水樓台先得月呢。

秦臻估摸著黎佳依還不知道蘇奕已經結婚的事情,抑或者已經知道了,正打算盡全力去挽回他。

那麽她又應該采取什麽行動來應對呢?

這個問題秦臻想了整整一個下午,直到蘇奕下班從公司回來。

“回來了?”秦臻坐在客廳裏,電視開著,她有一碴沒一碴地看著。

這是蘇奕這麽多年以來第一次下班回家有人在屋裏等著他,並且這個人還是他心心念念的秦臻。這種感覺實在太過美好,讓他迫不及待地換下鞋子走到她身邊坐下。

“看什麽呢?”他瞟了一眼電視,發現上麵正在播的是一則接一則的廣告,疑惑地問:“廣告也能看得這麽帶勁?”

秦臻這才意識到剛剛的電視劇已經播完了一集。

“我就是等你等得無聊,隨便看看。”秦臻說著,拿起遙控器將電視關掉,又從沙發上站起,往餐廳裏走。

蘇奕跟在她的後頭。

餐桌上已經擺好了飯菜,都用盤子蓋著保溫。

秦臻將每盤菜上邊蓋著的盤子一個個揭開,立刻就有一股香氣伴著白煙鑽出來。

一回到家就有飯吃,蘇奕現在想想,似乎還隻是他念書時候會發生的事,隻不過那個時候等他吃飯的是他媽,現在換成了秦臻罷了。

蘇奕拉開椅子坐下,端起碗就開始悶頭吃飯。

因為心中存著事,秦臻並沒有什麽胃口。飯吃到一半,她還是忍不住問他:“你猜買我房子的人是誰?”

蘇奕看她一眼,臉上的表情明明白白地寫著“我怎麽會知道”。

“給你個提示好了,是個女人,而且跟你關係匪淺。”秦臻倒也不是矯情地故意刁難,而是在他麵前“黎佳依”這三個字她就是沒有辦法簡單地說出口。

“蘇落。”蘇奕隻思考了幾秒就脫口而出。

“不對。”秦臻舉起雙手,比了個叉的形狀。

“那就沒有了。”蘇奕說完便不再理會她,繼續吃飯。

“你難道就隻認識小落一個女人?”秦臻的語氣是明顯的不相信。

“不止。”蘇奕想了想,說:“除了蘇落,還有你和我媽。”

“……”秦臻一頭的黑線。

“你再好好想想。”她鍥而不舍。

“想不出來。”蘇奕壓根就不想跟她玩這麽幼稚的遊戲,才猜了兩輪就直接放棄。

秦臻瞪著眼看他,蘇奕等她的答案等了好一會兒,見她沒有揭曉的打算,於是說:“其實我對誰買了你的房子並沒有興趣,因為無論是誰,都不可能跟我關係匪淺。”

“如果是黎佳依呢?”秦臻不服氣地衝口而出,語氣頗有些挑釁的意味。

聽到“黎佳依”這三個字,蘇奕的動作與表情全都凝滯住,他盯著秦臻,一字一頓地說:“我跟她的緋聞都是假的。”

並不像是在撒謊。

“可是網上的那些照片……”秦臻搬出證據來。

“不過是抓拍,我隻是剛巧那個時候跟她一起進酒店罷了。”蘇奕平靜地敘述,聲線並沒有太大的起伏。

“可是今天她的手上還戴著你送的鑽石戒指啊。”她對這件事始終耿耿於懷。

“那枚戒指不是我送的。”蘇奕說。

“那是誰送的?”秦臻追問。

“反正不是我。”蘇奕說完停頓了幾秒,看著秦臻忽然笑了出來。

秦臻又傻眼了,平白無故的,他又是在笑什麽?

“你吃醋了。”蘇奕這句話不是疑問,而是陳述。

秦臻當然是一口否認:“我為什麽要吃醋?”

可她還是不自然地別過了眼去,不敢跟他對視,怕被他看到她眼底的心虛。

“因為你還喜歡我。”蘇奕說得胸有成竹。

秦臻又冷笑了兩聲,借此掩飾自己被他戳中心事的不安。

“蘇奕,我記得我跟你說過,很早以前我就不喜歡你了。要不是因為阿姨病重,我也不會拋下我愛的男朋友跟你結婚!”她的這番話說得義正言辭,但隻有她自己知道,這些全都是違心的假話。

“啪”!

巨大的一聲脆響,秦臻嚇得整個人抖了一抖。

蘇奕將筷子重重地撂在了桌麵上,不鏽鋼製的筷子和大理石桌麵碰撞,發出的聲音很響。

“我吃飽了。”他冷冷地說,端起自己還剩下一半米飯的碗進了廚房。

秦臻等到蘇奕洗完碗從廚房出來才把剩下的菜都端進去放進冰箱。

因為不知道要怎麽麵對他,她又在外頭磨蹭了好一會兒,看完了當天的最後一集電視劇才回了臥室。

此時是晚上11點多,她估摸著蘇奕這個時間應該已經睡下了,才敢偷偷摸摸地回房。

如她所料想的一般,臥室裏的大燈已經關了,隻開著一盞昏暗的床頭燈,這大概是蘇奕刻意給她留的。

秦臻的心底驀地劃過一陣暖流,沒想到蘇奕也有這麽細心的時候。

她快速地衝了個澡,輕手輕腳地繞到另一邊爬上床。

等她終於躺在了床上,在心中慶祝自己“達陣成功”的時候,就聽到蘇奕問:“你真的很喜歡你那個男朋友?”

秦臻撫著胸口,感受著停了一拍的心跳。

“真的。”她硬著頭皮說,畢竟自己剛剛才表明過對“男朋友”的愛意。

之後,蘇奕就再沒有說話。

秦臻卻覺得有些不安,一個晚上連著做了好幾個噩夢,好幾次從夢中驚醒,發現自稱“睡相不好”的蘇奕一直保持著原來的姿勢,和她之間隔著一個人的距離,再沒有越界。

自和蘇奕領證以來,秦臻已經好幾天都沒有去工作室了。

蘇奕已經答應她收手,不會再動用手段打壓工作室,秦臻也不知道現在工作室的情況是慢慢回到正軌,還是早已經人去樓空。

她給司徒安打了個電話,剛一接通司徒安就劈頭蓋臉地問:“秦阿臻,你還打不打算跟我一起回G市了?怎麽這麽多天了一點動靜都沒有呢?”

“對不起啊,司徒,我不能跟你一起走了。”秦臻躊躇了很久才抱歉地說。

司徒安深呼吸了好幾次才咽下指責她不守信用的話。

“為什麽?”他問。

秦臻能聽得出來他是在壓抑自己的怒氣,她不確定目前的這個氣氛適不適合跟他說實話。

她握著手機,苦惱著不知道應該怎麽去跟他解釋。

秦臻的猶豫耗盡了司徒安的耐心。

“為什麽?”他又問了一遍,隻是這一次,他加重了音調。

“我跟蘇奕結婚了。”她閉了閉眼,還是說了出來。

電話那頭一片沉默,空白的時間太長以至於讓秦臻以為是自己的手機出了問題。

她“喂”了兩聲過後才聽到司徒安緩慢地說:“為了工作室?”

聲音中帶著些沉痛。

“並不全是。”秦臻回答。

主要的原因還是梁麗娟,可是她若是把這個理由告訴司徒安,他一定會跟朱心晴一樣罵她是腦子進了水。

所以,還是不要告訴他好了。

半晌,司徒安才說:“你高興就好。”

隨後,他掛斷了電話,隻留下聽筒裏一片“嘟”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