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麽約法三章?”秦臻停住了動作,疑惑地問。

蘇奕轉過身去麵向她,說:“每天晚上盡量回家吃飯,如果有什麽別的邀約,或者平時要跟其他異性見麵,都要事先跟對方說清楚,避免造成不必要的誤會。”

聽見他這麽說,秦臻笑了。

“哦,那好,我明天晚上要跟司徒吃飯,先跟你說一聲。”她倒不是真的要去跟司徒吃飯,不過是想說出來膈應他一下罷了,當然,如果能夠去的話,自然是更好。

“不行。”蘇奕直接拒絕,沒有絲毫的猶豫。

“為什麽?我已經按照你的要求跟你請示過了。”秦臻卻沒想到被膈應到的是自己。

“我並沒有說過我一定會同意。”

蘇奕這話讓秦臻更加火大,她把被子一扯,蒙著頭悶悶地說:“我也沒有說你不同意我就不去。”

卻沒有想到,下一秒,蓋在她身上的被子就被人扯開,秦臻感覺到身上一涼,再然後,蘇奕就壓到了她的身上。

“秦臻,你不要試圖挑釁我。”他緊捏著她的下巴,逼著她和他對視,“就算你再怎麽不情願,你也是我的妻子。”

“所以呢?”秦臻瞪著他,語氣不屑。

“所以……”

後麵的話蘇奕並沒有說出口,因為他已經俯下身去吻上了她的唇。

秦臻掙紮著想要逃開,雙手推拒著他的胸膛,卻被他輕輕鬆鬆地握住,固定在了她的頭頂。

蘇奕的吻很猛,也許這並不能稱得上是一個吻,因為在很大的程度上,他隻是在發泄心中的怒氣。

秦臻的唇已經被他咬破,一股鐵鏽的味道彌漫進了口腔。

蘇奕原本隻是想要用這個吻來懲罰秦臻,哪知道吻著吻著,自己的身體慢慢地就失去了控製。他的手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誌一般,從秦臻的睡衣下擺探了進去。

秦臻意識到他在做什麽之後,驚恐地睜大了眼,掙紮得更加劇烈,卻仍舊隻是在做無用功。

“秦臻,給我,好不好?”蘇奕低沉的嗓音響起在秦臻的耳邊。他的唇在她的耳廓上流連,仿佛隻是一個瞬間,他整個人就沉靜了下來,動作也輕柔了許多。

秦臻是沒有辦法抗拒這樣子的蘇奕的,尤其是在看到他柔和得能滴出水來的眼神以後。

她這樣溫順的表情極大地取悅了蘇奕,他勾唇一笑,極盡魅惑。低下頭,他再度覆上了她的唇。他輕而緩慢地舔著秦臻唇上剛剛被他咬破的傷口,看著秦臻已經變得有些呆滯的眼,他輕笑一聲,滿意地說:“真乖,我的秦小豬。”

“轟”的一下,秦臻的理智全線崩塌,腦袋一片空白,隻剩下“秦小豬”這三個字久久地在她的耳邊回響。

她有多久,沒有聽過他這樣叫她了?

在她發怔的空當,蘇奕已經悄悄地解開了她睡衣

的紐扣。看著她暴露在空氣之中的肌膚,蘇奕不禁吞下了一大口口水。

秦臻回神的時候,才發現蘇奕正一瞬不瞬地盯著自己胸前,眸色幽暗,似乎燃燒著火焰。她下意識地低頭看去,在看見之前所有的布料都不翼而飛的時候,她尖叫一聲,環起雙臂擋在了胸前。

美麗的景色消失在眼前,蘇奕微微皺了皺眉。他試圖拿開秦臻的胳膊,輕聲地哄她:“這是夫妻義務,沒有什麽好害羞的。”

“可是……”秦臻畢竟是第一次跟人這樣裸裎相見,盡管是夫妻,她也還是覺得不好意思。

“不然公平一點,我也讓你看好了。”蘇奕的聲音戲謔。

“不用!”秦臻連忙搖頭,然而蘇奕已經扯下了自己的襯衫,隨手扔到了一邊。

他拉過秦臻的手摸上了他的腹肌。秦臻整個人抖得跟篩糠一樣,但盡管不好意思,她的視線也還是黏在了他精壯的腹肌之上。

沒、沒想到,他那一身西裝襯衫之下的身材居然會是這麽好!秦臻看得有些呆了。

蘇奕對秦臻的反應相當滿意,他這些年來的苦練看來並沒有白費。

接下來的事情則是異常順利……

“秦臻,以後不要再見司徒安了,好不好?”他的手一下又一下地撫弄著秦臻的長發,喑啞著嗓音問她,聽起來有些脆弱無助。

秦臻此時已經睡得迷瞪,沒聽清他說了什麽,就聽見了最後那個“好不好”,她的嘴唇微不可查地動了動,吐出一個“好”字。

聽到她的回答,蘇奕激動地將她又攬緊了幾分。

秦臻原本睡得很沉,眼皮重得都撐不起來。可是她感覺到有人壓在她的身上,嘴唇上也傳來柔軟濕潤的觸感,昨晚的記憶瞬間湧入腦海,嚇得她立即睜開了眼。

眼前,是蘇奕那張放大的臉。

見到秦臻醒過來,蘇奕在她的唇上輕啄了一下才放開她。他勾起一抹淺笑,卻在瞬間晃了秦臻的眼。

她這莫非是還在夢裏沒有醒過來?秦臻呆呆地想。

“還早,要不要再睡一會兒?”蘇奕的聲線偏冷,這樣的話他說出來雖然不夠溫柔,但有種異樣的魅惑感。

蘇奕臥室的窗簾很厚,但即使如此也有不少的光線照射進來,可見外頭已經大亮,並不像他所說的那樣“還早”。

“不要了。”秦臻說。這一開口,她就被自己嘶啞的聲音嚇了一跳。

“好。”

秦臻發現蘇奕今天格外好說話,難不成是因為昨晚身體舒暢了所以連帶著心情也舒暢了起來?

“我去買早點,你想吃什麽?”蘇奕問她。

經他這麽一提醒,秦臻才覺得肚子很餓。昨天的晚餐因為蘇奕的攪局,她一點都沒有吃,晚上回家又進行了如此劇烈的運動,她整個人都快要被餓虛脫了。

“豆漿

油條。”秦臻說。

“好。”蘇奕又在她唇上吻了一下,才心滿意足地翻身下床。

起先他身上蓋著被子秦臻沒有發現,這下看見他全身上下一絲不掛,秦臻尖叫一聲,緊緊地閉上了眼。

耳邊卻是傳來蘇奕的一聲輕笑。

“該看的,昨天晚上都已經看完了。”他說得不以為然。

雖然知道他說的是事實,可是昨晚跟現在的情境完全不同,又怎麽可以相提並論。

悉悉率率的一陣聲響過後,蘇奕才又開口:“好了,可以睜眼了。”

話中的笑意怎麽藏也藏不住。

秦臻小心翼翼地將眼眯成一條縫,在看見蘇奕身上完好的衣服的時候,才終於放心地睜開了眼。

眼見著蘇奕要出門,秦臻也打算起床洗漱。她才稍微動那麽一下,就感覺到全身酸疼得厲害。“嘶”了一聲,她又重新躺了回去。

“很疼嗎?”蘇奕聽見動靜回過頭來問。

“嗯。”秦臻眼神幽怨。

“那你今天就在家裏好好躺著休息,哪裏都不要去。”蘇奕的重點在後頭半句,他才不會承認自己是為了不讓秦臻去和司徒安見麵才故意讓她累得下不來床。

蘇奕很快就將豆漿油條買了回來。他用被單將秦臻一裹,將她抱到浴室給她洗漱了一番,又把她抱回床上,豆漿油條也都一一地遞到她的手邊。

秦臻覺得這一切都太過不真實,明明兩人昨天才剛剛吵過架,今天居然能夠這樣和睦地相處,並且蘇奕還對她有求必應到了這樣的程度。他的這個樣子,就像是回到了兩人從未有過嫌隙的從前。

不知道為什麽,秦臻心裏隱隱有那麽一些不安,總覺得這件事並沒有表麵上看的那麽簡單,也許蘇奕隻是為了麻痹她,然後趁機跟她簽下什麽“不平等條約”。

實際上,蘇奕也確實是這樣打算的。

經過了之前的好些事情,蘇奕也慢慢摸透了現在的秦臻的脾氣。他知道她是吃軟不吃硬,每一次他硬逼著她都不會得到他想要的結果,反而是他服一服軟,她就會於心不忍,從而答應他的條件。

這一招叫什麽來著?哦,以退為進。

“黎佳依她……隻是我們公司請來做代言的一個小明星,昨天會跟她一起吃飯,也是因為有點事要跟她談。”

秦臻正在喝著豆漿,沒想到蘇奕會突然提起這件事。

“哦。”秦臻點點頭,並沒有什麽太大的反應。

她的反應是蘇奕意料之外的。他以為再不濟她也會對著他笑一笑,說一句她誤會他了,也許她還會主動向他解釋昨天和司徒安一起吃飯的事情。

卻沒想到她隻說了一個“哦”。

這是不是說明,她一點也不在乎他和其他女人一起吃飯?

蘇奕的心又一寸一寸地沉了下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