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自然不會清楚蘇奕心中的那些彎彎繞繞。她雖然並不知道蘇奕這話有幾分真又有幾分假,但他既然願意開口解釋,秦臻也不會就這個問題多糾結下去,所以就隻說了一個“哦”,表示這件事就此告一段落了。

秦臻自認為這事兒她做得大方又得體,但不知道為什麽,蘇奕的臉色居然變差了許多,同她說話的時候再沒有了剛才的和顏悅色。這讓秦臻心中不免生出一些不安,她這是哪兒又不小心得罪了他?

“我去公司了,你在家裏好好休息,別到處亂跑。”蘇奕囑咐了兩句就出了門,隻是他臨走前的那個眼神,秦臻怎麽看怎麽覺得意味深長。

昨晚被蘇奕折騰了一宿,早上又是被他的吻給鬧醒,秦臻在他走後又補了個眠,睡到臨近中午才從床上爬起來。

她的身子依然一動就疼,但她還是忍著痛換好衣服去了醫院。

這段日子,秦臻每天都會去醫院看一看梁麗娟,陪她坐一會兒、說說話,呆到她睡著再離開。

梁麗娟的日子不多,蘇奕工作又忙,雖然請了護工,但秦臻身為兒媳婦,每天又沒什麽事,自然是要去盡一盡心意的。

她到病房的時候,護工李阿姨正在替梁麗娟擦著身子。見了秦臻,她顯然有些吃驚。

“蘇先生早上來電話說你今天有事不過來了。”李阿姨向秦臻解釋道。

“嗯,是有點事。”秦臻順著蘇奕的話說,“不過已經辦完了。”

她走到床頭,將新買的一束百合插進花瓶裏,笑著俯下身去問梁麗娟:“媽,怎麽樣,好聞嗎?”

因為太過虛弱,梁麗娟已經不能發聲。她費了好大的勁才勾起一個淺淺的笑容,對著秦臻眨了眨眼。

秦臻知道,她這是在說“好聞”。

“小臻,既然你來了,不如給我搭把手吧。”李阿姨說。

這些日子秦臻與李阿姨相處的時間比較長,兩人也都相當熟悉了,因此李阿姨在開口要她幫忙的時候也並不客氣。

“行。”秦臻答應得相當爽快。

實際上,就算李阿姨不主動提出來,秦臻也是打算給她幫忙的。饒是梁麗娟現在已經瘦得隻剩下皮包骨了,李阿姨一個女人要獨自一人給她擦洗身子也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李阿姨已經替梁麗娟擦完了前邊,秦臻將梁麗娟一側的身子微微抬起,讓李阿姨能夠擦到她的後背。

兩個人這樣通力合作搞定了一切,秦臻揉著發酸的胳膊和脖頸坐到了一邊。

李阿姨對秦臻這樣的舉動相當不解,隻不過是用了點力撐著梁麗娟不讓她躺回去,怎麽也不會到胳膊酸疼的程度吧?

她這才細細地打量起秦臻來,在看到她**在外的脖子上那一塊塊暗紅的痕跡時,飽經人世的李阿姨暗暗笑了起來。

現在的年輕人啊,還真是精力旺盛呢。

“梁姐啊,你兒子可真是找了個好媳婦兒啊。”她意有所指地誇讚道。

秦臻隻當她是在說自己每天來照顧梁麗娟這件事,羞澀地笑了笑,沒有開口說話。

而梁麗娟也是笑著看向秦臻,眨了好幾次眼睛。

下午蘇奕給秦臻打電話,在得知她去了醫院以後,有些火大地吼她:“不是說了讓你在家裏好好休息,不要到處亂跑的嗎!”

這個女人,還真是把跟他做對當成樂趣了是不是?蘇奕恨得牙癢癢。

“我不來的話,媽會不高興的。”秦臻坐在病床旁邊,笑著看向梁麗娟。大概是在梁麗娟麵前的緣故,秦臻的語調中難得的帶了一絲撒嬌,這讓蘇奕心頭的那團火奇跡般地在瞬間被澆滅。

“那你從現在開始就在醫院裏好好呆著,我下班了過去接你。”蘇奕冷聲說。

掛斷電話,秦臻發現梁麗娟正直勾勾地盯著她看,眼裏似乎有濃濃的好奇。

“蘇奕說,他下班了會過來醫院一趟。”秦臻說,可以隱瞞了他是過來接自己這個原因。

梁麗娟的表情看起來愈發高興了。

蘇奕好幾天都沒有來過醫院了,雖然他和梁麗娟的關係已經得到了改善,但是他最近確實也挺忙的,有幾次甚至快轉鍾了才到家。

而秦臻每一次來醫院的時候,梁麗娟雖然沒有辦法說,但秦臻也能從她的表情看出來,她想要蘇奕來看她。

秦臻也跟她解釋過,蘇奕最近公司裏很忙,等他有空了一定會過來。

下午的陽光格外溫暖,梁麗娟早已經撐不住睡去了。秦臻窩在沙發上發了一會兒呆,也被這陽光曬得犯起困來。沒過幾分鍾,她就迷迷糊糊地闔上了眼。

恍惚之間,她感覺有什麽東西搭在了自己身上,睜眼一看,竟是一件西裝外套,而那件外套的主人正筆挺地站在她的跟前,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下班了?”秦臻問他,可看見外頭這依然亮得有些刺眼的陽光,她不禁犯了迷糊。

“幾點了?”她又問。

“3點多吧。”蘇奕回答。

“怎麽這麽早就過來了?今天不忙嗎?”秦臻坐直了身體,將滑下去的西裝外套抓住搭在了腿上。

“不太忙。”蘇奕說著,又走過去看已經被他們吵醒了的梁麗娟。

“媽,我來了。”他握住她的手說。

梁麗娟笑得眼都彎了。

蘇奕拉了把椅子坐到床邊和梁麗娟說話,他的聲音低沉,秦臻聽著聽著,又開始昏昏欲睡。

蘇奕時刻都注意著秦臻的動靜,見她的腦袋一點一點的像小雞啄米,忍不住走過去將她一把抱起,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他的雙手牢牢地圈住她,在她驚慌失措的眼神中吐出兩個字:“睡吧。”

“不用了!我也不是很困!”秦臻慌張地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梁麗娟,臉紅到了脖子根。她想要掙脫蘇奕的懷抱,卻反而被他抱得更緊。

“媽看著呢!”秦臻小聲地說,羞惱地瞪了蘇奕一眼。

“那不然我們回家去,讓你能夠好好地睡。”蘇奕說。

“不要!”秦臻連忙搖頭,“媽盼了你好久了,既然你今天不太忙,就在這裏多陪她一會兒吧,我真的不困了。”

像是為了證明自己

說的是實話,秦臻還故意瞪大了雙眼。

蘇奕在她的腦門上輕輕地彈了一下,嫌棄地說:“傻瓜。”

蘇奕留了下來,秦臻怕他再起離開的心思,強撐著眼皮玩手機打發時間。

整間病房裏,隻有蘇奕一個人的聲音。他對梁麗娟說公司的情況,說自己現在在忙的項目,還向她吐槽秦臻上次切菜不小心割破手的事情。

秦臻覺得蘇奕現在純屬是沒話找話,不然怎麽會把她做的丟臉的事情拿出來當成笑話一樣跟梁麗娟講?

“還不是因為你!”秦臻紅著臉啐道。她的臉會紅倒不是覺得這件事有多羞恥,純粹隻是氣某個害得她割破手指的罪魁禍首居然好意思對她冷嘲熱諷。

這件事說起來也沒有多複雜,就隻是某天秦臻在廚房裏準備晚飯,正切著菜呢,就聽見背後有人問她:“飯做好了嗎?”

她嚇得手狠狠地抖了一下,下一秒,她的手指就見了紅。

“明明是你自己心理素質差。”蘇奕反駁,還格外嫌棄地斜了她一眼。

梁麗娟躺在病床上,聽著這兩人鬥嘴,看著蘇奕臉上生動的表情,忽然就覺得,她再沒有什麽遺憾了。

眼皮重重地垂了下來,她毫不抗拒地闔上了眼,嘴角彎成一個愉悅的弧度。

等到蘇奕再將視線投向梁麗娟的時候,發現她已經睡著了。他將她身上蓋著的被子向上拉了拉,視線不經意地瞟到床頭的體征監護儀,卻看見屏幕上所有的曲線在瞬間被拉直。

這意味著什麽,他不敢去想,隻是發了狂一般地按著呼叫鈴。

“怎麽了?”秦臻被他突變的模樣嚇到,跑到他身邊時,也看到了體征監護儀上那一條毫無波動的直線。

眼淚就這樣毫無預兆地湧了出來。

醫生、護士很快就來了病房,在一係列的搶救措施之後,醫生看了一眼手表,宣布了死亡時間。而後,他轉過身一臉遺憾地對他們搖頭說:“節哀。”

這是在時隔將近六年以後又有人在她麵前死去,雖然梁麗娟走得很安然,但秦臻仍然還是有些不能接受。

她緊拽著蘇奕的衣服,全身都在微微顫抖。

相比起她的淚流滿麵,蘇奕則看起來要平靜得多。他並沒有流淚,雖然眼睛已經紅了一圈。

“我給小落打電話。”他這一句話說得並不順暢,中間停頓了好幾次,好些字從他嘴裏念出來都有些變調。

他將手伸進褲子口袋,掏了好幾次才把手機掏出來。他顫抖著手劃開手機屏幕,一下子沒有握穩,手機差點飛出去。

秦臻吸了吸鼻子,從他手裏拿過手機,說:“還是我來吧。”

蘇奕沒有阻止她,在她拿走手機之後,他的視線就重又移回了梁麗娟的身上。

電話很快被接通,蘇落緊張的聲音響起在聽筒裏:“哥,怎麽了?是不是嬸嬸出什麽事了?”

蘇奕一向很少會主動聯係她,這不能不讓她多想。

“媽她……”秦臻將堵住喉嚨管的那口氣吞了下去才繼續往下說:“剛剛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