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等到所有的事情都告一段落,秦臻從墓園回家以後就直接癱軟在了床上。

“去洗澡。”蘇奕把她從床上拽起來,不由分說地推進了浴室裏。

“你什麽時候變得這麽愛幹淨了?”秦臻小聲地嘟囔,她記得他以前是格外不拘小節的一個人。

蘇奕瞪她一眼,替她放好水才轉身出去。

秦臻現在的狀態是,隻要讓她坐下來,她就能夠在瞬間睡著。於是她在浴缸裏泡著泡著,就這麽睡過去了。

蘇奕在外頭的浴室裏洗完澡,又等了半天還沒見秦臻出來,擔心她在裏頭出了什麽事,去敲了敲門。

“秦臻?”他叫了一聲。

秦臻卻沒有理他。

蘇奕心裏一緊,急急忙忙地推開門進去,卻發現秦臻枕著浴缸的邊沿睡得正香。

浴缸裏的水已經冷掉了,蘇奕將秦臻一把從浴缸裏撈起來,眸色幽暗了一瞬,又迅速地用浴巾裹上抱回了床上。

大約是真的累極了,蘇奕的這一係列動作並不算輕柔,但秦臻也隻是在剛被他撈起來的時候撐開眼皮嘀咕了兩句,聲音太小甚至都沒讓他聽見,此後就再沒睜過眼。

和秦臻比起來,蘇奕也沒有好到哪裏去,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他這幾天是完全沒有合過眼,因此幾乎是一沾枕頭,他就睡著了。

他們倆這一睡就是一個下午,若是沒有被蘇奕大作的手機鈴聲吵醒的話,隻怕他們還能夠睡得更久。

來電顯示的是一個陌生的號碼,甚至還不是T市本地的。

蘇奕不知道誰會在這個時間給他打電話,但響鈴的手機是他對外工作用的那一部,也許是哪個客戶有事找他,於是他按下了通話鍵。

“是小奕嗎?”

這個聲音有點熟悉,蘇奕在記憶中搜尋了片刻,就想起來是那天在靈堂見過的趙清芬。

“嗯。”他不鹹不淡地應了一聲。

“我是你趙阿姨。”趙清芬怕蘇奕沒聽出來,又自我介紹了一遍。

“嗯。”蘇奕保持著冷淡的態度。

“我知道你媽媽今天出殯,但是我實在走不開,所以沒有去,真是不好意思。”趙清芬說。

雖然她嘴裏說著“不好意思”,但蘇奕從她的語調當中壓根就沒聽出半點“不好意思”的味道來。

“沒關係。”

蘇奕對她來或是不來一點都不在乎,況且,今天給梁麗娟送行的都是家裏的親戚,並沒有外人。

“那個……還有一件事……我上次跟你提過的……麻煩你在星科替我們家宜萱安排工作的事情……你考慮得怎麽樣了?”趙清芬又小心翼翼地提起了這件事。

蘇奕挑眉冷笑,這大概才是她打電話給他的真正目的。

上次他讓她等他把事情處理完再聯係他,沒想到她竟然這樣迫不及待,都不能再多等上一天。

“安排工作倒也不是什麽困難的事情,隻是不知道趙阿姨您女兒對工作性質、薪資待遇有什麽樣的要求?”蘇奕問道,眼中閃過一絲嫌惡。

因為他今日的一切都是靠著自己

辛辛苦苦打拚下來,所以他特別不喜歡那些憑關係走後門的人。就連蘇落進星科工作,也是自己投了簡曆走了正規的招聘程序,憑著自己的本事獲得了部門主管的青睞。

“隻要不在外頭拋頭露麵瞎應酬,什麽工作宜萱都可以幹的。”趙清芬說完,又諂笑著補充了一句:“當然,如果工資能夠高一點,那就更好了。”

“好的。那您待會兒把宜萱的聯係方式發我手機上,我會讓公司人事部盡快聯係她。”蘇奕不想再跟她多做糾纏。

“行行行,真是麻煩你了啊小奕。”趙清芬連連道謝。

“不客氣。”蘇奕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

沒過幾分鍾,趙清芬的短信就來了,短信的內容除了徐宜萱的手機號碼以外,還有對蘇奕一遍又一遍的道謝。

蘇奕隻掃了一眼,把號碼複製粘貼發給了林柯,讓他去找人事部隨意給徐宜萱安排個工作就關掉了手機。

他重新回到臥室的時候,秦臻已經換好了衣服,正坐在床上擺弄著自己的手機。她的手指在鍵盤上飛快地敲擊,手機不停地響起消息提示音,大約是在跟人聊天。

她的眉心緊縮,嘴唇輕抿,一副苦惱的模樣。

“不是說困麽?怎麽不多睡一會兒?”蘇奕坐到秦臻身邊,狀似不經意地瞟了一眼她的手機屏幕,微信的界麵,聯係人的名字是“朱朱”……應該是朱心晴,他稍稍鬆了口氣。

“剛才被你的手機吵醒,剛好看到心晴給我發了微信消息。”秦臻跟蘇奕說著話,視線也仍是黏在手機屏幕上,手上的動作也沒有減慢半點。

“什麽事情要說這麽久?”蘇奕問。他從剛才出去到現在,差不多過了有10分鍾了,秦臻居然還在跟朱心晴聊天,並且沒有停下來的趨勢。

“沒什麽。”秦臻搖了搖頭,又給朱心晴發了一條消息,然後把手機收了起來。

蘇奕狐疑地打量著她,她臉上那難看的表情表現出來的可不像是她說的那樣“沒什麽”。雖然因為她不對自己說實話這件事而有點生氣,但是蘇奕也並沒有把情緒寫在臉上,麵無表情地換了個話題:“要吃飯嗎?”

“不用了,我還沒睡飽。”秦臻打了個嗬欠,重又倒頭就睡。

等到秦臻睡熟了,蘇奕才小心地拿起她的手機,想要看看朱心晴和她到底說了些什麽。

她的手機屏保是一張簡單的風景畫,倒也符合她一貫的風格。手機密碼是四個數字,他隻猜了一遍就成功解鎖。等到以後他一定要好好地向她科普一下將密碼設置成自己生日的風險,不過現在……起碼是方便了他。

他打開她的微信,將她和朱心晴的對話從前到後地瀏覽了一遍,大致掌握了其中的內容,也明白了她臉色變得難看的原因。

那群高中同學也真是沒事做閑的,居然還專門開了一個微信群八卦他和秦臻的事情,也不知道是誰有意或是無意地把朱心晴也給拉進去了,也就讓她看見了這群嘴賤的人是怎麽樣在背後詆毀秦臻的。

朱心晴給秦臻發了幾張群裏的對話截圖,內容大概就是他們在討論為什麽明明之前

他和黎佳依傳出要結婚的新聞,最後的妻子卻一聲不吭地換成了秦臻,並且他們連婚都結了,婚禮卻一直到現在都還沒有辦。

那些女人大概是宮廷劇看多了,各種猜測層出不窮,而得到最多人認同的則是“秦臻小三說”。

蘇奕刻意看了一眼最開始說秦臻是小三、拆散他和黎佳依的那個人,雖然昵稱是他所不熟悉的,但頭像用的分明是杜晨的照片。

杜晨麽……蘇奕的雙眸覆上一層寒霜。

她們後邊的聊天內容愈加不堪入目,甚至有人說秦臻使計勾引他,並且用盡手段懷上了他的孩子,逼得他不得不跟她結婚。

蘇奕將秦臻與朱心晴的聊天界麵拖到了最下,秦臻給朱心晴發的最後一條消息是:“得了,任她們說去吧,不過就是嫉妒我嫁了個男神。”後邊還跟了個吐舌頭的鬼臉。

蘇奕在看到“男神”這兩個字的時候,心情不由得放了晴。

因為長久的沒有動作指令,秦臻的手機屏幕一寸一寸地暗了下去。蘇奕從漆黑一片的手機屏幕上看見倒映出來的自己,臉上的笑容是從未有過的燦爛。

原來在她的心裏,他居然是男神。

蘇奕的助理林柯覺得老板有點反常。他知道老板的母親前些天剛剛過世,也知道老板為了葬禮的事情忙得焦頭爛額,因此也沒敢拿公司裏的事情去煩他,卻沒想到就在老板母親出殯的當天晚上,他接連收到了兩條來自於老板的短信……這兩條短信之間隔了差不多有半個小時,但內容都是關於公司的人事調動的。

其實林柯在收到第一條短信的時候就已經驚掉了下巴,老板居然想要給別人開後門進星科,這是他跟在老板身邊這麽多年來第一次見到。

老板的脾氣,林柯現在已經摸得相當清楚,他知道老板最煩別人不腳踏實地做事,搞這些歪門邪道的東西,也因此星科裏頭大大小小這麽多個部門,所有的職員全都是憑著自己的真本事進來的,升職加薪也要上級發郵件寫申請,進行一層一層的審批,格外嚴格。

林柯不知道這個叫“徐宜萱”的女人跟老板是什麽關係,但是既然能夠讓老板為她破例,絕對是對老板來說相當重要的人,於是他在跟人事聯係的時候,特別囑咐了對方,要給她安排一個好一點的職位。最好,能夠離老板近一些。

林柯正在為自己的機智而沾沾自喜、幻想著老板回了公司會高興地稱讚自己的時候,就收到了他的第二條短信。

與上一條的塞人剛好相反,這一條的內容是讓他通知人事那邊裁個人,而要被裁掉的那個人林柯也認識,是來了星科大半年的杜晨。

因為辦公室是在同一層,林柯與杜晨還算得上是熟悉,自然也清楚她平時的工作狀態。在他看來,杜晨有學曆、有能力,工作態度相當好,她的上級領導對她的評價也很高,幾乎在工作方麵沒有任何可以讓人挑剔的地方。可是這樣一個極其優秀的員工,老板居然要把她裁掉,並沒有沒有給出任何理由,這讓林柯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果真是伴君如伴虎啊,林柯想,看來他以後做事要更小心才行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