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科人事部的辦事效率極高,頭一天才接到林柯的通知,第二天一早就已經把裁員郵件發到了杜晨的郵箱。

跟往常一樣,杜晨早早地來到公司,正準備開電腦,就看見蘇奕的助理林柯從外頭進來,她趕緊叫了一聲:“林特助早!”

林柯腳步頓了頓,下意識地扭頭回了一聲“早”,卻在看清楚跟他打招呼的人是杜晨的時候,臉上的笑容凝住了,看著她的眼神也變得有些複雜。

杜晨敏銳地捕捉到了林柯的變化,卻猜不透他這樣是為了什麽。

莫非……他喜歡上了她?這個念頭剛在杜晨的腦海裏閃過,她就高興得不可自抑。壓根是沒有來由的猜測,卻讓她覺得好像是真的一樣。她的心跳開始像小鹿亂撞,臉頰也變得紅撲撲的,甚至還羞澀地低下了頭去。

林柯沒有做過多的停留,隻是在心裏替她覺得可惜,也不知道她是哪裏得罪了老板,唉。

杜晨開電腦以後的第一件事就是登陸郵箱檢查郵件,這是星科所有職員的日常,一般來說上級有什麽任務交代下來,也都是發郵件到每個人的郵箱。

然而,杜晨沒有想到的是,今天她的郵箱裏頭居然有一封來自人事部的郵件,郵件標題則是簡短的四個字:辭退通知。

杜晨不知道要怎麽樣形容自己初一看到這封郵件的心情,震驚、不解、恐慌……幾乎所有的負麵情緒都混雜在了一起,讓她再也沒有辦法安穩地坐在座位上。

她去找了她所在部門的經理,對方在聽說這件事的時候也表現出了極度的震驚。

“辭退你這件事並不是我向上級提出來的,不然我幫你問問人事,看看到底是怎麽一回事。”部門經理說著,就給人事那邊打了個電話,掛斷電話之後,他看著杜晨的表情相當為難。

“人事怎麽說?”杜晨已經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人事說,辭退你這件事是林特助吩咐的。你也知道,林特助的意思就是蘇總的意思。小杜啊,你想想最近是不是哪裏出了差錯,被蘇總給逮到了?”部門經理平時也挺看重她的工作能力,出了這種事還真是出乎他的意料,同時,他也不希望看到杜晨因為一次小小的失誤而丟了工作。

聽到“林特助”這三個字,杜晨忽然想起林柯剛才看她的眼神,原來那並不是因為他喜歡她,而是因為他知道她即將要被辭退。

“王經理,您也知道我平時工作都很仔細,幾乎不會出什麽問題。”杜晨說。

王經理知道杜晨並不是在吹牛,但他現在也跟她一樣困惑。

“不然你再去問問林特助,看蘇總到底是為什麽要辭退你。”王經理給她出了個主意。

就算王經理不說,杜晨也打算要去問一問林柯。她從王經理的辦公室出來,直接走到林柯的辦公桌邊。

“林特助。”杜晨叫他,隻是語氣再沒有了剛才那樣輕快。

林柯猜測杜晨應該是收到了人事發的郵件,於是主動開口向她解釋:“不好意思啊杜晨,辭退你這件事是蘇總吩咐的,具體是為什麽,我也不清楚。”

杜晨對他

說的話半信半疑,林柯畢竟是公司裏跟蘇奕關係最親近的人,並且辭退她的這個決定蘇奕也是通過他傳達到人事的,如果連他都不知道原因,還能有誰知道?

“蘇總今天會來公司嗎?”杜晨問。想來這件事她隻有去問蘇奕本人才能得到答案了。

“這個蘇總沒說,不過他昨天才把所有的事情都辦完,我估計他得在家裏休息兩天緩一緩才會回公司。”林柯是真不知道蘇奕什麽時候回來,他昨天晚上本想著打個電話過去問問,卻沒想到蘇奕的手機關了機,明明五分鍾之前還給他發了短信來著。

“那你能把蘇總的號碼給我嗎?或者郵箱也行。”

既然見不到他人,那麽就隻能想辦法來聯係他了。

杜晨的內心從未像現在這般焦灼過。她的人生一直都是順風順水,雖然高中曾經被秦臻踩在下邊三年,但跟絕大多數的人比起來,她也算是沒受過什麽挫折。自她跳槽到星科以來,幾乎是比以往努力了一倍,想要讓蘇奕看見她的優秀,從而傾心於她……就好像他從前對秦臻一樣。

功夫不負有心人,她這樣努力的工作被同事和領導都看在了眼裏,前幾天經理還給她通了個氣,說是半年考核的時候會給她最好的評價,薪資大約可以再往上提個20%。卻沒想到她等來的不是提薪,而是被蘇奕毫無理由地辭退。

林柯心裏是有些同情杜晨,他把蘇奕的手機號和每天都會登錄的工作郵箱給了她,隻不過還是小心地叮囑她:“不要跟蘇總說是我給你的。”

“林特助,真是為難你了。”杜晨在麵對同事的時候說話還是很得體的。

她拿到了蘇奕的號碼,立刻就給他打了個電話,卻發現他已經關了機。最後,她隻能將希望寄托於郵件上。幾乎是同時,她就收到了蘇奕的回複。顫抖著手打開最新的那封郵件,在看到“自動回複”這四個字的時候,她又失望地癱坐在了椅子上。

蘇奕雖然人不在公司,但也還是會查看工作郵件,尤其是現在他已經睡飽了,並且又沒有其他重要的事情要幹。

幾天沒有登錄郵箱,裏頭的未讀郵件幾乎快要爆滿。他從時間最早的開始翻看,而就在他處理郵件的這段時間之內,又不斷地有新的郵件進來,屏幕右下角隔幾分鍾就會彈出一個消息提示窗口,並且發出“叮”的提示音。

當他看到杜晨的那封郵件已經是兩個小時以後了,迅速地掃了一遍內容,他就直接點擊了“下一封”。

秦臻睡到很晚才起床,醒來的時候整個人都神清氣爽。

屬於蘇奕的那半邊床已經空了,但是他的手機、錢包、鑰匙等一些隨身物品都還隨意地扔在床頭櫃上,怎麽看都不像是去了公司的模樣。

客廳裏頭沒有人,那麽就隻可能在書房裏。

果然,當秦臻推開書房的門的時候,就看見了坐在電腦前專心工作的蘇奕。

“午飯想吃什麽?”秦臻站在門口問,並沒有進去。

“隨便。”蘇奕頭也不抬地說。

見他忙成這樣,秦臻也不好意思再打擾他,自己背著包就出門去了

超市。

她剛一出門,就接到了來自杜晨的電話。

上一次同學聚會的時候她們有交換過號碼,當然是杜晨主動問她要的,她也不好意思不給。後來遇上張阿姨那件事,手機丟了,她重新買了一部手機,倒是沒有換號,隻去營業廳補了張卡,但是原來手機上存的聯係人全都沒了。

因此,當杜晨打電話過來的時候,秦臻的手機上顯示的隻是一串陌生的數字。她沒有拒接陌生電話的習慣,但是當她聽見杜晨的聲音時,就開始後悔自己怎麽就沒有養成這樣一個習慣。

她打從以前就不喜歡杜晨,在看到朱心晴給她發過來的那些截圖以後對杜晨厭惡的情緒也是更甚,但是麵上她是得憋著,好聲好氣地問她:“找我有什麽事嗎?”

“蘇奕跟你在一起嗎?”杜晨沒頭沒腦地問。

秦臻愣了一下,雖然不知道她想做什麽,但也還是老實回答:“沒有,我在外頭。”

杜晨沉默了幾秒,又問她:“那你知道蘇奕在哪裏嗎?”

“在家。”秦臻說。

“如果方便的話,你能不能把地址告訴我?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他。”杜晨的聲音中透著焦急,並不像是在作假。

秦臻雖然討厭她,但是在這樣重要的事情上倒也不會故意為難她,於是她說:“我先問問蘇奕方不方便見你吧,他今天好像很忙的樣子。”

“好吧。”杜晨現在有求於她,盡管對她所做的決定有些不滿,但也不能直接說出來。

秦臻立刻就給蘇奕打了個電話,才響了兩聲,就被他接了起來。

“你出去了嗎?怎麽給我打電話?”蘇奕問。

秦臻聽見他那邊有椅子拖動的聲音,緊接著又是一陣腳步聲。

“還真的出去了。”他似乎是在喃喃自語。

“嗯,我要去一趟超市。”秦臻回答,“剛剛杜晨給我打電話,說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你,跟我要咱們家地址來著,我說要問問你方不方便,還沒給她。”

“不要給她,跟她說我不想見她……算了,還是我自己來說吧。”蘇奕想了想,這種事情秦臻還是不要插手得為好,不然鬧到最後,搞不好杜晨還得把這頂惡人的帽子蓋到秦臻頭上。反正以杜晨那種德性,還有什麽惡毒的事情是她做不出來的。

“好。”秦臻也不想淌這趟渾水,讓蘇奕自己去說也好,反正杜晨的目的不也隻是想要找他麽。

蘇奕將自己的工作用手機打開,頃刻之間就彈出了許多則短信,還有好些未接來電提醒。

他通過杜晨發來的短信確定了她的號碼,而後回撥過去。

“蘇奕?”杜晨接到電話的時候語氣是欣喜的,她找了一個早上的人,到現在終於聯係上了。

“是我。”蘇奕冷淡地說。

“我找你是因為……”

“我知道。”杜晨的話剛說了個開頭就被蘇奕給打斷。

“如果你想知道我辭退你的理由的話,我可以告訴你。”他的聲音漸冷,“星科不會雇傭人品差勁的員工,尤其是表裏不一的那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