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去超市逛了一圈回來已經是將近兩個小時以後的事情了,然而蘇奕仍舊呆在書房裏,就連姿勢都跟她走的時候一模一樣。

不過這一次,他在聽見她推門而入的聲音以後扭過了頭來,一臉嚴肅地對她說:“以後杜晨要是找你,你不要理她。最好是,你和她不要再有聯係了。”

在蘇奕開口之前,單從他的臉色判斷,秦臻還以為他有多麽重要的事情要跟她講,卻沒想到會是這一件。即使他不提醒她,她也不會去搭理杜晨。隻是,她對蘇奕突然這樣叮囑她的理由很感興趣。

早在高中的時候她就跟他提過好幾次,她不喜歡杜晨,因為杜晨總是會有意無意地針對她,可是那個時候的他隻是讓她不要在意,杜晨願意說什麽、做什麽都是她自己的事,不高興的話不理她就行了。並且兩人自重逢直到今天以前,他都沒有對她說過讓她不要跟杜晨往來的話。

秦臻想起杜晨在電話裏說的“重要的事情”,忽然就更加好奇了起來。

“為什麽?”秦臻問,“跟她今天找你的那件事有關嗎?”

“算是有關吧。”蘇奕思考了片刻才回答她。

“她找你做什麽?”秦臻又問。

這個問題蘇奕回答得很含糊:“工作上的事情。”

他的表情雖然自然,但是在開口的同時,他的視線從她的臉上移開。很明顯,這是心虛的表現。

秦臻向來是一個體貼的人,很多事情,別人不想說,她也就不會繼續追問。可是當對方是自己丈夫的時候,雖然她不問,但心裏肯定是有些疙瘩的。

她還記得上次同學聚會的時候蘇奕和杜晨的親密,也感受得到杜晨因為他而對自己的嫉妒,因此當蘇奕給出這樣一個敷衍的答案的時候,秦臻不可避免地想多了。

“重要的事情”,可能要麽就是杜晨氣蘇奕就這麽一聲不吭地結婚了、將她蒙在鼓裏而找他討個說法,要麽就是她有了蘇奕的孩子,現在要他負責。

也不能怪秦臻腦洞開得太大,畢竟電視劇裏都這麽演的,不然劇情怎麽能有起伏、吸引觀眾眼球呢?

先是有黎佳依,現在又有杜晨,蘇奕如今最不缺的是錢,其次就是女人了吧,秦臻酸溜溜地想。

如同蘇奕所預料的那樣,當天下午,杜晨就再次給秦臻打來了電話,而秦臻也像蘇奕交待過的那樣沒有理她。

她雖然覺得蘇奕那樣叮囑她不過是不想讓她知道事情的真相,但她也確實不想浪費時間去應付杜晨,不論事情的真相是像她猜想的那樣還是其它。

然而杜晨卻很是有些鍥而不舍,一次不接她就打第二次,兩次不接她就打第三次……甚至還給她發來了短信,指責她“卑鄙無恥”,是個“陰險小人”。最後逼得秦臻沒有辦法,直接把她的號碼拖入了黑名單,這才終於清靜了下來。

同時,朱心晴也在微信上瘋狂地呼叫她。

“怎麽了又?”秦臻問。

朱心晴這樣子激動的時候不少,秦臻也總結出了一些規律:

要麽就是在別人那兒受了氣……多半是她的老板,要找她吐槽;要麽就是有了什麽特別值得高興的事兒,想要跟她炫耀;再要麽,就是聽到了什麽不得了的八卦,來跟她分享。

而這一次,就是第三種。

“杜晨發現她在那個群裏說的話被人泄露出去了!她剛剛在群裏發火呢哈哈哈哈哈哈!太搞笑了!你等我換個號給你截圖!”朱心晴發的是一段語音,短短的20秒,幾乎有一半的時間都是她在狂笑。

過了十好幾分鍾朱心晴才把截圖發過來,一連就是好幾張,緊接著,她又發了一條語音:“她這一次倒是長了點智商,怕又被人截圖,所以發的都是語音,但是她不知道微信現在有了語音轉文字這個功能嗎!哈哈哈哈哈哈!感覺她是被微信給坑了哈哈哈哈哈!怕是她以後就隻敢跟人麵對麵的時候說別人壞話了哈哈哈哈哈!”

聽見朱心晴這幸災樂禍的笑聲,秦臻居然也跟著笑了兩聲。

她一張張地看著朱心晴給她發過來的圖片,為了方便她看,朱心晴已經貼心地將杜晨每一條語音的內容標注在了旁邊,甚至連那些髒話都一字不差地記錄了下來。

看完之後,秦臻忍不住咋舌,看來杜晨這一次是真的被氣瘋了。

“她是怎麽知道群裏有‘內奸’的?你還把截圖發給別人了?”秦臻很好奇。這件事她雖然通過朱心晴知道了,但壓根就沒放在心上,也沒有跟其他人說過。

“沒有啊,我就給你發了。”朱心晴也覺得奇怪呢,“估計群裏還有其他跟我一樣討厭杜晨的。不過我看了一下,那個群裏除了我,剩下的都是以前跟杜晨關係好的。但是這種事也說不好,杜晨那種兩麵三刀的人,交的朋友跟她一樣也挺正常。”

“至於她是怎麽知道聊天內容被泄露的嘛,好像是因為她今天被炒魷魚了,原因就是老板嫌她在背後說人壞話。”

朱心晴說到這裏,突然想起來:“哎,秦臻,杜晨不是在蘇奕的公司裏工作嗎?那她的老板不就是蘇奕?”

秦臻把這件事情同早上的事情聯係在一起,終於搞清楚了杜晨口中“重要的事情”到底是什麽。同時,她也為自己剛才無端的猜忌而感到汗顏,還好她沒有衝動地去質問蘇奕,不然現在臉都要被打腫了。

可是,蘇奕又是怎麽知道杜晨在背後說她壞話的呢?秦臻又有了新的困惑。

“你翻了我的手機?”秦臻沒有敲門,直接闖進了書房。

蘇奕停下手上敲擊鍵盤的動作,看了秦臻一眼,並沒有否認:“嗯。”

“為什麽?”

他這樣沒有經過她的允許就隨便查看她手機裏頭的東西,讓她感覺自己的隱私受到了侵犯,心情也是相當不愉快。

“前幾天看你玩的那個遊戲挺有趣,想要下載一個,不記得叫什麽名字。”蘇奕這謊撒得麵不改色。

“那你幹嘛看我微信?”秦臻對他的話持有懷疑的態度。

“手滑。”蘇奕鎮定地說。

秦臻狐疑地打量了他半晌

,從他臉上看不出任何的破綻,於是作罷。

“以後用我手機之前記得跟我打個招呼。”她提醒他。

“好。”蘇奕從善如流。

目的達到,秦臻說了一句“你繼續忙”就準備出去,卻被蘇奕阻止。

“等等。”他說。

秦臻停下腳步,疑惑地看向他,“還有事?”

“除了手機,你就沒有別的問題想要問我?”蘇奕緊緊地盯著秦臻,似乎想要看進她的眼底。

“比如?”

“比如,我為什麽要開除杜晨。”蘇奕的眸色暗沉,讓秦臻看不清他說這話的意圖。

在看到那些截圖之後,他要是不對杜晨做點什麽才不正常吧?畢竟杜晨用那麽難聽的話汙蔑她,就算他不在乎她的聲譽,也應該在乎自己的麵子吧?秦臻心想。

可她還是配合地問他:“哦,那你為什麽要開除杜晨?”

似乎是不滿意她敷衍的態度,蘇奕恨恨地瞪了她半晌,才說:“自己想!”

這三個字音咬得極重,就像是在跟秦臻賭氣一般。

秦臻倒覺得好笑了,明明是他讓她問的,問完之後他又這樣一副態度。

“想不出來。”秦臻說,說完才察覺到自己這話分明就是在挑釁,而她還記得蘇奕曾經說過,他不喜歡被人忤逆。

“秦臻,我發現你最近越來越放肆了。”

果然,蘇奕在聽到她的話以後,危險地眯起了雙眼。

被蘇奕這麽一說,秦臻自己也有了一些感覺。她原先在蘇奕麵前一直都是畏手畏腳,害怕他到了跟他說話都不敢抬頭看他的地步。現在她雖然還不能夠自如地跟蘇奕開玩笑,但是起碼在與他麵對麵的時候,再沒有了之前那種緊張的情緒,也不會覺得尷尬了。

這個改變是從什麽時候開始的呢?秦臻自己也記不清楚了。她隻知道,蘇奕似乎並沒有他說的那樣恨她,相反,結婚以來他對她的態度還算良好,雖然他們並不像其他的新婚夫婦那樣黏糊,但起碼也沒有成天吵架、冷戰,搞得家無寧日。

“如果你不喜歡,我會盡量收斂的。”秦臻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可不希望再惹得他不高興,畢竟她還記得上一次他們倆吵架的時候他是怎麽樣解決問題的。

“不用。”蘇奕的聲音卻冷了幾分,還帶著一些譏誚,“雖然我不喜歡你太過放肆,但你現在的這張臉起碼比以前好看,我還不想再被你膈應得吃不下飯。”

秦臻發現自己完全搞不懂他了,都說女人的心思難猜,她卻覺得一個蘇奕都能抵得上十好幾個女人了。

並且,她現在的臉跟從前難道不是一模一樣麽?哪裏有比以前好看了?再說了,即使是在以前她借住在他家裏的時候,幾乎每天的晚飯都是和他一起吃的,也沒見他哪天吃得少了呀!

所以他到底是個什麽意思呢?是想她放肆,還是不想呢?

這個問題秦臻思考了許久也沒有得出答案,她也不敢去問蘇奕,怕又被他嘲諷一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