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間出門實際上不是一個好的選擇。下班的高峰期,市中心全都堵得一塌糊塗,尤其是CBD周邊的道路,大概十分鍾才能夠移動一米的距離。

秦臻焦急地不住看表,她明明掐著時間提前了半個小時出門,沒想到還是被堵在了路上,前後的車全都大排長龍,加塞是完全沒有辦法。

“師傅,從這裏走到星科大樓大概還要多久?”秦臻不想再這樣坐以待斃,最重要的是,她並沒有跟蘇奕說會去給他送飯,所以如果到得太晚,他已經吃過了,那麽她就白跑了一趟。

“這裏哦。”司機師傅看了看路,“差不多20分鍾吧,比坐車要快。”

秦臻當即付錢下車,穿過車流走到路邊,邊問路邊往前走,到達星科大樓的時候恰好過了20分鍾。

前台接待已經下了班,隻剩下值班的警衛。大概是下班了人少的原因,大廳裏的照明燈隻開了幾盞,光線有些昏暗。

秦臻沒有卡進不去裏頭,隻能求助於警衛大叔。哪知道警衛大叔一聽說她是來給加班的丈夫送愛心晚餐的,連登記表都沒讓她填,直接放她進去了。

“要我們家那老婆子跟你一樣體貼就好嘍。”警衛大叔感歎道。

秦臻被他這麽誇獎,有點不好意思,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麽,隻能笑了笑,然後上了電梯。

她還記得蘇奕的辦公室在幾樓,電梯到達的時候外頭是黑暗的一片,讓她懷疑自己是不是走錯了樓層。直到出了電梯她才發現,原來這外頭的燈是聲控的,她的腳步聲一響起,這個狹小的空間頃刻間變得明亮起來。

這層樓辦公區的燈也幾乎都關上了,隻稀稀落落地開了兩三盞,每一盞燈下邊的座位上都坐著一個在埋頭工作的人,隻除了一個座位空著,但是桌子上的電腦還保持開著的狀態,很明顯不是下班離開。

秦臻記得這張桌子原來是屬於杜晨的,沒想到她才走了沒幾天,就立刻有人來頂上了她的空缺,星科還真的是什麽時候都不缺人呐。

辦公區裏人少,安靜,所以即使秦臻極力放輕了腳步,也還是引來了其他人的注意。

“咦,你不是上次那個……”其中一個職員認出了秦臻,畢竟非公司員工又能進出蘇總辦公室的女人不多,而且他還聽過蘇總對這個女人有特別優待的傳聞。

秦臻猜想他說的“上次”應該是她唯一來星科的那一次,於是沒有否認,微笑著衝他點點頭,還順帶著寒暄了兩句:“都這麽晚了,還留在這裏工作啊?”

“嗯,蘇總趕著要,隻能加班了。”對方說。

秦臻露出一個了然的表情,又問:“蘇奕……蘇總他在辦公室裏吧?”

“在。”可是職員在回答完了以後臉色又變得有點不自然,尤其是在看見了秦臻手裏的保溫瓶以後。

“蘇總他現在可能有點不方便,你要不在外頭等一下?”他小心翼翼地問。

“是嗎?”秦臻朝蘇奕辦公室的方向看了一眼,大門緊閉,但也能從底下的縫隙裏看見從裏頭透出來的光。

“你們蘇總,吃過晚飯了嗎?”秦臻想了想,又問。

“應該是吃過了吧。”職員眼神複雜地看向蘇奕的辦公室,說起話來吞吞吐吐,神色相當緊張。

秦臻還不至於自戀到認為他變成這樣是因為見到了自己,驀地想起蘇奕襯衫上的香水味,又想起朱心晴跟她說過的話,她頓時心生警覺,不顧職員的勸阻就往蘇奕的辦公室而去。

她在門口停下,深吸了一口氣,做好了心理建設才伸手觸上了門把。

一,二,三。

她在心裏默數,隨著最後一聲的落下,辦公室的門就這樣被她推開,裏頭的光就這樣一下子全都傾瀉出來,照亮了外邊的一大片區域。

就在她觸目可及的地方,蘇奕和一個女人正圍坐在茶幾邊,和睦地吃著晚飯。

“蘇奕哥哥,這個紅燒肉可好吃了,你多吃點兒。”女人嬌嗲的聲音傳到秦臻的耳朵裏,她忽然覺得有點熟悉。

“咦,你們已經在吃飯了呀。”秦臻麵色如常的走進去,仿佛眼前的畫麵並沒有影響到她的心情。

看到秦臻,和蘇奕坐在一起的女人詫異地瞪大了眼,疑惑地扭頭看向蘇奕,問:“蘇奕哥哥,這個姐姐是誰呀?”

姐姐你妹!秦臻聽見她這麽說話,真想拎著她的衣領把她給扔出去。看到那個女人的臉,秦臻才終於想起來,這不是在梁麗娟的遺體送別儀式上見過的那個女人麽!

蘇奕仿佛沒有聽見徐宜萱的話,隻是盯著秦臻,視線移到她手中的保溫瓶,他的臉色似乎變好了一些。

“你來做什麽?”他問。

秦臻揚了揚手中的不鏽鋼保溫瓶,似是調侃地說:“喏,來給你送飯的唄,誰知道你已經吃上了。”

她又看向表情明顯暗下去的徐宜萱,笑意盈盈,“真是謝謝你了,這麽忙還惦記著替我老公叫外賣。不過以後都不用了,如果再有加班的情況,我會親自過來送飯的。”

徐宜萱的臉僵住了幾秒,但又立刻掛上了笑容。

“不用客氣,畢竟蘇奕哥哥幫了我這麽大的忙,我替他叫外賣也是應該的。”

徐宜萱的語調依然熱情,秦臻卻從她的眼中看到了一閃即逝的嫉恨。

蘇奕怎麽整天淨惹些爛桃花呢?秦臻頭痛地想。

“是嗎?”秦臻將保溫瓶放到茶幾上,自己則是坐到了蘇奕旁邊,挽住他的胳膊異常甜蜜地說:“沒辦法,他就是這麽熱心腸,幫助人從來不要回報,我也是看上了他這一點才會嫁給他。”

她說這話的時候心裏其實是忐忑的,畢竟兩人昨天才剛剛鬧過矛盾,並且就算放在平時,他們也沒有過這麽親密的舉動。秦臻真的擔心蘇奕下一秒就會一把推開她,心虛得都開始冒起了冷汗。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蘇奕低下頭在她唇上輕輕吻了一下,語調輕柔地說:“你上次不是說會嫁給我是因為我帥麽?”

秦臻詫異地抬起頭,正好對上他似笑非笑的眼眸,她的臉“唰”地一下紅到了脖子根。

不好意思

地將腦袋埋在他的胸前,她狀似小聲地嘟囔:“還有外人在呢,你就不能克製點兒!”

她把“外人”這兩個字咬得極重,偷眼瞟到徐宜萱,看見她低垂下去的頭,秦臻露出了勝利的微笑。

“蘇奕哥哥,既然嫂子來了,我就不打擾你們了。”徐宜萱把茶幾上剩下的飯菜收拾好,腳步匆匆地離開了辦公室。

她一走,秦臻也立刻離開了蘇奕的懷抱。

“怎麽,戲演完了,道具就不要了?”蘇奕靠在沙發上,涼涼地對秦臻說。

不過,他的嘴角掛著一絲似有若無的笑意,看起來心情似乎還不壞。

“你什麽時候見過會主動占人便宜的道具了?”秦臻斜了他一眼,也模仿著他的語調說:“既然你都已經吃過飯了,那我走了。”

然而有一隻手已經搶在她的前麵取過了保溫瓶,並且迅速擰開了蓋子。

秦臻坐在蘇奕身邊,看著他吃著自己親手做的飯菜,有種異常的滿足感,尤其是在他已經吃過了一輪以後。

“剛那個小妹妹……”秦臻不知道她的名字,“跟你什麽關係?”

秦臻想起上次在送別儀式上見到的那一幕,看起來這小妹妹和她媽跟梁麗娟好像是有那麽點特殊的關係。

蘇奕握住筷子的手一頓,唇角微揚。

她終於問了。

這麽多天,他的心情從未像現在一樣暢快。

“她的媽媽是我媽的好姐妹,托我在公司給她安排給工作。”蘇奕向秦臻解釋。

雖然他不知道林柯是怎麽跟人事交代的,但是前天在原本屬於杜晨的位置上看見徐宜萱的時候,他大吃了一驚,把林柯叫到辦公室裏罵了個狗血臨頭。盡管他對這件事的結果非常不滿意,但既然事已至此,他也不好再讓人事給她調崗。

“她好像挺喜歡你的。”秦臻一點也不避諱地指出。

蘇奕自己哪裏又不知道,這麽些年來,他見過太多像徐宜萱一樣的女人。

“嗯。”他點頭,表情淡定。

“你知道還讓她這樣子接近你?”秦臻覺得有股怒氣在胸腔之內亂竄。

“她叫了外賣,我剛好肚子餓了,你又沒說要來給我送飯。”蘇奕輕飄飄地解釋,不知道為什麽,秦臻總覺得他這話裏還帶上了那麽些的委屈。

“好,今天是事出有因,那昨天的事情又怎麽說?你的襯衣上怎麽會有她的香水味兒?”秦臻這一衝動,就把昨天的賬也拉出來一起給他算了。

剛才徐宜萱從她麵前經過的時候,秦臻立刻就聞出來了她身上的香水味道和蘇奕襯衣上的一模一樣,忍了好半天她才沒問出口,沒想到現在還是破了功。

“她的香水瓶掉地上摔碎了,熏得整層樓都是那個味道。”蘇奕麵不改色,回答得鎮定從容,並不像是在撒謊的樣子。

秦臻心中的火氣這才降下去許多。

“以後離她遠一點。”秦臻下意識地用了命令的口吻,卻沒想到蘇奕不僅沒有生氣,反而溫順地點點頭,說了一聲“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