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聚會上自然就沒有不喝酒這回事,一開始還隻是喝酒的喝酒,吃飯的吃飯,互不打擾,到了後來,有人喝多了,就開始鬧騰起來,硬要拉著其他人陪著一起喝,以至於最後整個包廂裏就是一群人拚酒的盛況。

秦臻雖然是做設計的,但也時常跟著跟著簽單跑應酬,經過了這麽多年的鍛煉,酒量自然是不可小覷。

可能喝歸能喝,她一般情況下不輕易喝酒,不為別的,單純隻是覺得難喝。

“對不起,我不會喝酒。”她婉拒了一個個來敬酒的同學,直到杜晨端著滿滿的一杯紅酒走到了她的麵前。

“秦臻,咱們這麽多年沒見,怎麽著也得喝一杯吧?”杜晨站著,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秦臻不為所動,隻重複了一遍:“對不起,我不會喝酒。”

杜晨卻不放棄,繼續勸說:“就喝一杯。”說著,也不管秦臻願不願意,自顧自地給她的杯子裏斟滿了紅酒。

“我先幹為敬。”杜晨話音剛落,就仰頭將一杯酒喝了下去,並且將酒杯倒扣在桌麵上,示意自己這一杯已經喝完。

秦臻其實不怎麽想理她,但杜晨已經幹掉了一杯,現在再推說自己不能喝,大概太不給她麵子,畢竟這麽多人都盯著她們倆在看。

“事先聲明,我隻能喝這麽一杯。”秦臻將話說在前頭,讓所有人都聽見,避免之後有人效仿杜晨。而後,她一口喝光杯裏的紅酒。

“好!”有人開始起哄鼓掌。

秦臻勉強勾唇笑了笑,繼續拿起筷子夾

菜。

“阿臻,你沒事吧?”朱心晴頗有些擔心地問她。

秦臻在G市的這幾年,與朱心晴雖然一直都有聯係,但平時也不會說自己出去應酬的事,因此朱心晴對她的酒量深淺完全不知。

“沒事。”秦臻給了朱心晴一個安撫的微笑,湊到她耳邊小聲說:“其實我挺能喝的。”

朱心晴立刻了然地笑……

秦臻雖說酒量不錯,但容易上臉,這才喝了一杯,沒過一會兒,臉就變得紅通通的。不過這倒也是好事,起碼能夠借機裝醉,擋掉其他人的酒。

她裝醉的本事還行,眼神迷離地往朱心晴身上一倒,任誰看了都是醉得不輕。

朱心晴則是很有默契地摟住她,還不停地碎碎念著:“知道自己不能喝酒就不要喝嘛,非得醉成這樣才高興了是不是?”

秦臻閉著眼麵無表情,心中卻在偷笑,沒想到朱心晴的演技也這麽好。

她就這麽“醉”到了飯局結束,其他人都在商量著要去KTV開始下一攤,朱心晴把她往自己身上又拉了拉,皺著眉頭故作為難地說:“秦臻醉成這樣了,我得把她送回家,我們就不去了,你們好好玩。”

其他人雖然覺得有些掃興,但看秦臻醉得不省人事的模樣,也沒有太過糾纏,隻說讓朱心晴把秦臻照顧好,下次有機會再聚。

“我下午還有些事,也不去了。”這一次開口的是蘇奕,他冷冷地說,語氣強硬得不容人反對。

秦臻沒有睜眼,看不見他的表情,但也大約能夠想象出

他說這話時漫不經心的模樣……

一行人熱熱鬧鬧地出了包廂,並沒有因為秦臻幾人在接下來的活動中的缺席而受到影響。

秦臻依舊是靠在朱心晴的身上,由她扶著一路走出去。

到了酒店大堂,朱心晴想要去一趟洗手間,便將秦臻暫時安置在了沙發上。因為其他同學還沒有全部出去,秦臻隻得繼續演戲,無力地癱軟在沙發上。

漸漸的,旁邊的聲音小了,似乎所有的人都已經出了酒店,秦臻卻不放心,仍舊緊閉著雙眼,打算等到朱心晴回來。

旁邊的沙發凹陷下去一塊,她隻當是有其他的客人也在這裏等人,並沒有在意。直到一絲冰涼觸上她的額頭,替她撥開散落下來的長發,她才仿若驚醒一般地睜大了雙眼。

而出現在她眼前的,正是同樣一臉詫異的蘇奕。

然而很快,他的表情恢複如常,原本接觸到她額頭的手也在瞬間收了回去。

他“倏”地站起身,一句話都沒有說,頭也不回地大步朝酒店外走去,留下秦臻獨自望著他的背影發呆。

剛才,其實是個夢吧?蘇奕怎麽會坐在她身邊,替她撥開頭發呢?他怕是碰她一下都不願意的吧?

秦臻這樣想著,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嘶……”她疼得抽了一口涼氣。

“幹嘛呢阿臻?自己掐自己好玩麽?”碰巧朱心晴在這個時候回來,看到了這匪夷所思的一幕。

“沒幹嘛,是挺好玩的。”秦臻心不在焉地回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