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蘇奕還是如願以償地吃到了清蒸的鱖魚,同時附贈的還有秦臻的黑臉。

大概是礙於秦臻已經大發了一頓脾氣,蘇奕在吃完飯後表現得相當老實,再沒有故意惹她生氣。

因為明天就要開始上班,秦臻早早地就躺到了**準備睡覺。她剛閉上眼,就感覺到蘇奕從背後將她抱住,手已經鑽進了她的衣服裏。

要是放在之前,她也就隨他去了,他們倆和好以後的這些天,不僅家庭和睦了,就連夫妻生活也和諧了不少。奈何她明天第一天上班,她很清楚他有多不知道節製,若是現在不管不顧,她明天一早鐵定遲到。

秦臻按住蘇奕正在她腰間肆虐的手,嘟囔一句:“我明天早上要上班。”

“就一次。”蘇奕邊吻著她的後頸邊吐息。

秦臻還在猶豫,他卻已經將她掰正了身體,整個人覆了上去。

“隻一次哦。”秦臻見阻止沒有效果,隻能再三地跟他強調次數。

“好。”蘇奕應得很爽快,可是一旦開始,又是一發不可收拾。

“你這個騙子!”好幾次過後,秦臻癱軟地躺在他胸前,有氣無力地斥責他。

蘇奕伸手遮住她怒瞪著他的雙眼,懶懶地說:“快睡吧,不是說要上班?”

怎麽聽怎麽有種幸災樂禍的味道在裏頭。

秦臻氣得一把拉下他的手,放在嘴裏狠狠地咬了一口,蘇奕卻笑得胸腔都在顫抖。

“原來你不僅是小豬,還是小狗。”

為了不在上班第一天就遲到,秦臻定了好幾個鬧鍾,從7點開始,每隔10分鍾就響一次。

但即使是這樣,她被鬧鍾吵醒的時候也已經是過了8點了,而上班的時間是9點,他們住的地方雖然離公司不太遠,但早上是堵車高峰,公交地鐵又是輛輛爆滿,秦臻覺得自己真是命途多舛。

想到這裏,她又憤怒地瞪了一眼身後的罪魁禍首。

蘇奕仍然是一副不緊不慢的模樣,他屈起手臂優雅地扣著袖口,這個動作配合著他頎長的身形,相當有翩翩貴公子的氣質。

“過來。”蘇奕對著秦臻招手。

“幹嘛?”雖然嘴上應得不太情願,但秦臻也還是乖乖地走了過去。

“幫我選一條領帶。”蘇奕將衣櫃下邊的一個抽屜拉開,裏頭全都整齊地擺滿了各式各樣的領帶。

為了報複他,秦臻特意挑了一條圖案最花哨的。她把那條領帶舉到蘇奕的胸前比了比,發現即使是這樣誇張的顏色,他用起來也並不違和。

秦臻忽然就領悟了一條真理:衣服好不好看不在於顏色和款式,而在於穿它的人。

“就這一條吧。”秦臻把這條領帶塞給他,他卻沒有接。

“怎麽了?不喜歡嗎?”秦臻疑惑地問,“不喜歡的話,你自己挑好了。”

說著,她就要把領帶重新塞回抽屜裏去。然而,她的手剛剛移開就被蘇奕給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