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在眾人豔羨的目光中跟著蘇奕上了車,她有一種直覺,等到明天再上班的時候,辦公室裏必然會掀起一股“血雨腥風”。

看著秦臻自上車以後就苦著一張臉,還不時地長籲短歎,蘇奕的臉色也變得難看了幾分。

“怎麽,不想讓你同事認識我?”他不高興地問。

“當然了。”秦臻看著他,又歎了口氣,很是苦惱地問:“你為什麽不能夠普通一點呢?”

她的語氣太過真摯,真摯到讓蘇奕覺得諷刺。他為了能夠配得上她才慢慢地爬到今天的位置,而她現在卻說,希望他能夠普通一點。

“如果我普通一點的話,你現在就應該跟司徒安雙宿雙棲了吧。”蘇奕諷刺道。

秦臻沒有料到他會因此而扯到司徒安,早知道她當初就不該隨口把司徒安拉出來躺槍,不然也不會被蘇奕時時刻刻都牽掛在心裏。

“我和司徒安的事早就已經過去了,現在我唯一想做的就是跟你一起好好過日子。”秦臻說。

蘇奕偏過頭看了她一眼,想要判斷她說的話到底是真還是假。在看到她臉上並沒有說謊的痕跡的時候,他才安心地收回了視線。

第二天秦臻去上班都是戰戰兢兢的。為了不讓同事們有太多的八卦機會,她刻意踩著點進的公司。

而當她走進辦公室的時候,裏頭所有人看著她的眼神都充滿了八卦的色彩,秦臻瞬時覺得自己好像是置身於豺狼虎豹群中的一塊肥肉,仿佛下一秒就會被他們啃得屍骨無存。

好在他們都有很強的自控能力,在上班時間除了必要,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忙自己的事情。

中途秦臻被陸涵叫去了辦公室一趟,說剛好有一個新的單子給她做。

“這個單子做好了錢賺得挺多的,但是……”陸涵的話鋒一轉,臉上帶著為難,“這位趙女士的先生是中維的熊總,熊總這個人,風評一直都不好,尤其是那個方麵的……”

秦臻幾乎是立刻就明白了“那個方麵”指的是什麽。

“因為趙女士指明了隻要結過婚的女設計師,所以我首先就想到了你。”陸涵抱歉地說,“當然,如果你不願意的話,我們也可以去跟趙女士溝通一下,看看能不能降低一些要求。”

秦臻從陸涵的敘述中也能聽出來這個趙女士是個多麽難搞的人物,同時她也知道要讓這麽難搞的人改變自己的要求有多麽麻煩,於是她說:“不用了,我可以去試一試。”

這麽多年的工作,她什麽樣的客戶沒有見過,早就練就了一顆金剛不壞的鑽石心。

陸涵聽她這麽說,似是鬆了一口氣。

“謝謝你,秦臻。”她的笑容中充滿了感激。

午休時間剛剛開始,秦臻的座位就立刻被圍了個水泄不通。

大概是早上憋得太厲害,所有人都進入了瘋狂的八卦模式。

“臻姐,你老公那麽帥,怎麽勾搭上的呀?”

“臻姐,你們結婚多久了?你老公對你好好哦,那麽晚了還過來接你!”

“臻姐臻姐,你老公是幹嘛的?哪個公司?有沒有跟他一樣帥的單身男同事可以介紹給我?”

“女

同事也可以介紹給我!”

無數個問題向她轟炸過來,秦臻覺得自己的腦袋都要炸了。

“停!”她大叫一聲,他們才終於停了下來。

“我和我老公是高中同學,結婚是最近的事情,他在房地產公司工作,認識的人裏頭如果有帥哥美女的話我會讓他給你們牽線搭橋,現在你們可以放過我,讓我安靜地吃一頓午飯了嗎?”秦臻可憐兮兮地說。

該交代的她都交代了,大家都滿意地散開,在離開之前,還都提醒她不要忘了讓蘇奕給他們物色對象。

秦臻覺得自己真是入錯了行,早知道蘇奕還有這麽個作用,她就應該好好利用資源去開個婚姻介紹所,專門給白領們介紹對象,絕對能賺個缽滿盆豐。

下午陸涵說趙女士要約她見麵,給了秦臻一個地址,讓她在4點以前趕過去。

秦臻擔心遲到會給人留下不好的印象,所以提前了許多從公司出門。

她們約好的地方是一家港式茶餐廳。在T市這個靠北邊的城市,港式茶餐廳也就那麽兩家,檔次相對來說也比較高。

這個時間來喝下午茶的人還不少,秦臻報了趙女士的名字,門口的接待眼神很是複雜地看了她一眼,像是在忍著些什麽一般地對她說:“您跟我來。”

秦臻跟著接待員往裏頭走了沒兩步,就聽見了一陣喧鬧。大廳中央的地方,幾個黑衣黑褲的彪形大漢將一個衣著鮮豔的女人拉住,讓她動彈不得,而另一個女人就站在她的麵前,邊罵著髒話邊往她臉上扇著耳光。

“趙女士就在那邊。”招待指著正在打人的女人對秦臻說。

秦臻感覺自己受到了驚嚇,她不知道是應該在這裏等到趙女士處理完私事,還是應該直接過去打斷她。

看了眼手表,現在還不到3點半,她權衡了一下,決定先找一張空位坐下,等到趙女士那邊結束再說。

“小賤人,勾引別人老公很了不起是不是?”趙女士的聲音中充滿了狠厲,她捏著女人的臉,又似是不解氣地在她腿上踹了一腳。

女人因為四肢都被彪形大漢抓住,想躲也躲不開,隻能硬生生地承下她踢出的所有重量。她疼得大叫一聲,早已經被哭花的臉皺成了難看的一團。

“我錯了,趙姐,我真的錯了……我不該去勾引熊總的,求求您,放過我吧……我以後再也不敢了……”應該是哭了很久,女人的聲音都已經變得嘶啞,她向趙女士討著饒,仿佛是真心悔過了一般。

餐廳裏的其他人都遠遠地避在一邊,並沒有人上去伸出援手。原配教訓小三,這大概是所有人都喜聞樂見的事情,有的人甚至還拿出手機拍攝下這大快人心的一幕。

“以後再也不敢了?”趙女士冷笑一聲,“我不太相信呢。”

“真的趙姐!你放了我吧,我一定走得遠遠的,再也不會出現在你和熊總的麵前!”女人哭得很慘,聽得秦臻這心都跟著一顫一顫的。

趙女士仍舊無動於衷。

“趙姐,您跟人家設計師約的時間快到了。”站在趙女士身邊的一個彪形大漢提醒她。

趙女士掏出手機來看了一眼,對抓住那個女人的彪形大漢們

揮了揮手,似是不耐煩地說:“把她帶走吧,隨便你們怎麽處置。”

那群彪形大漢立刻動手將那個女人連拖帶拽地弄了出去。

趙女士整了整身上的衣服,又找了張空桌坐下,招手喊來服務生:“給我倒杯水。”

服務生忙不迭地應著,又一溜煙地跑掉,生怕惹得她不高興了,換來跟剛才那個女人相同的下場。

秦臻深呼吸了好幾次才終於起身走到了趙女士的桌邊。

“趙女士您好,我就是跟您約好見麵的設計師,秦臻。”她向趙女士伸出右手,然而趙女士隻淡淡地掃了一眼,並沒有任何的回應。秦臻這手就停在那裏,尷尬得不知所以。

“坐吧,別傻站著。”趙女士眼皮都沒抬,端起水杯喝了口水。

秦臻收回手,在她的對麵坐下。

“趙女士,不知道您今天跟我見麵,是有什麽事呢?”秦臻問。

陸涵在通知她的時候,隻說了對方想跟她先見一麵,具體有什麽事,她也不太清楚。

“沒什麽重要的事情,你不用緊張。”趙女士說著又從包裏掏出了一包香煙來,抽出一根點上。

“就是想讓你看看我是怎麽對付勾引我老公的賤人的。”她說這話的時候雙眼緊緊地盯著秦臻,眼中的狠意讓秦臻不寒而栗。

“我已經結婚了。”秦臻強自鎮定地說,把自己手上戴著的戒指亮給趙女士看。

“嗯。”趙女士點頭,似乎比較滿意。她抽了口煙,然後吐出煙圈。

藍灰色的煙氣飄散到秦臻的鼻子裏,讓她不由得皺了皺眉。

“不喜歡?”趙女士問。

秦臻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頭。

“不太習慣聞這個味道。”她老實地說。

趙女士居然就把煙給掐滅了。

“你老公也不抽煙?”趙女士冷冷地問,聽不出來是什麽情緒。

秦臻回憶起她當初第一次到蘇奕家的時候從他書房裏飄散出來的濃烈刺鼻的煙味,說:“以前抽,現在抽不抽我不清楚,總之我沒有見他抽過。”

趙女士的眸中閃過一絲羨慕,她露出了同秦臻見麵到現在的第一個微笑:“你老公對你挺好的。”

秦臻羞澀地笑了笑,沒有說話。

“趙女士,我們什麽時候去看您的房子呢?”一陣沉默之後,秦臻轉換了話題。

“別叫‘女士’‘女士’的叫我,整得跟我多有文化似的。”趙女士似乎有點受不了這個稱呼,“我叫趙豔紅,你跟他們一樣叫我趙姐就行了。”

秦臻突然發現,麵前的這位趙女士跟傳聞中的又有點不太一樣,她雖然在處理事情的時候手段極端了一些,但應該是一個很直爽的人。

“趙姐。”秦臻立刻就改了口。

“嗯。”趙豔紅的表情比剛才舒坦了一些,“看房子的話,明天就可以。但是我有一件事情必須要提醒你。”

秦臻洗耳恭聽。

“離我老公遠一點,不管你是有意還是無意,隻要被我發現了你跟我老公之間有了點什麽,你的下場就會跟剛才那個賤人一樣。”趙豔紅的臉上沒有半點開玩笑的痕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