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在眾人豔羨的目光中跟著蘇奕上了車,她有一種直覺,等到明天再上班的時候,辦公室裏必然會掀起一股“血雨腥風”。

看著秦臻自上車以後就苦著一張臉,還不時地長籲短歎,蘇奕的臉色也變得難看了幾分。

“怎麽,不想讓你同事認識我?”他不高興地問。

“當然了。”秦臻看著他,又歎了口氣,很是苦惱地問:“你為什麽不能夠普通一點呢?”

她的語氣太過真摯,真摯到讓蘇奕覺得諷刺。他為了能夠配得上她才慢慢地爬到今天的位置,而她現在卻說,希望他能夠普通一點。

“如果我普通一點的話,你現在就應該跟司徒安雙宿雙棲了吧。”蘇奕諷刺道。

秦臻沒有料到他會因此而扯到司徒安,早知道她當初就不該隨口把司徒安拉出來躺槍,不然也不會被蘇奕時時刻刻都牽掛在心裏。

“我和司徒安的事早就已經過去了,現在我唯一想做的就是跟你一起好好過日子。”秦臻說。

蘇奕偏過頭看了她一眼,想要判斷她說的話到底是真還是假。在看到她臉上並沒有說謊的痕跡的時候,他才安心地收回了視線。

第二天秦臻去上班都是戰戰兢兢的。為了不讓同事們有太多的八卦機會,她刻意踩著點進的公司。

而當她走進辦公室的時候,裏頭所有人看著她的眼神都充滿了八卦的色彩,秦臻瞬時覺得自己好像是置身於豺狼虎豹群中的一塊肥肉,仿佛下一秒就會被他們啃得屍骨無存。

好在他們都有很強的自控能力,在上班時間除了必要,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忙自己的事情。

中途秦臻被陸涵叫去了辦公室一趟,說剛好有一個新的單子給她做。

“這個單子做好了錢賺得挺多的,但是……”陸涵的話鋒一轉,臉上帶著為難,“這位趙女士的先生是中維的熊總,熊總這個人,風評一直都不好,尤其是那個方麵的……”

秦臻幾乎是立刻就明白了“那個方麵”指的是什麽。

“因為趙女士指明了隻要結過婚的女設計師,所以我首先就想到了你。”陸涵抱歉地說,“當然,如果你不願意的話,我們也可以去跟趙女士溝通一下,看看能不能降低一些要求。”

秦臻從陸涵的敘述中也能聽出來這個趙女士是個多麽難搞的人物,同時她也知道要讓這麽難搞的人改變自己的要求有多麽麻煩,於是她說:“不用了,我可以去試一試。”

這麽多年的工作,她什麽樣的客戶沒有見過,早就練就了一顆金剛不壞的鑽石心。

陸涵聽她這麽說,似是鬆了一口氣。

“謝謝你,秦臻。”她的笑容中充滿了感激。

午休時間剛剛開始,秦臻的座位就立刻被圍了個水泄不通。

大概是早上憋得太厲害,所有人都進入了瘋狂的八卦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