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和趙豔紅約好上午去看房,沒想到趙豔紅新買的別墅跟梁麗娟原來的那一棟在同一個小區,戶型也是一模一樣。

她之前為梁麗娟做的方案被蘇奕否決了,雖然趙豔紅的要求不一樣,但起碼也能用到一部分,省下不少的事。

房子看到一半,趙豔紅接了個電話。她並沒有刻意避開秦臻,因此秦臻把她和電話那頭的人的對話聽了個一清二楚。

“在哪?”

“你們先在那兒等著,我馬上就過去。”

“別讓那個小賤人溜掉了。”

聽得秦臻心驚膽戰的。

掛斷電話,趙豔紅對秦臻說:“不好意思小秦,我現在有急事,不然我們改天再約個時間好了。”

秦臻當然是隨著她的時間來了。

“沒關係,我已經看得差不多了。”她說。

趙豔紅將秦臻載到了市區,她自己在一家酒店門口下了車,囑咐司機將秦臻送回公司去。

秦臻一看這陣勢就知道趙豔紅的老公又出來偷腥了,不免在心中替她覺得可惜。

趙豔紅的年紀並不是太大,據秦臻估計,應該還不到40,保養得也還算得宜,離得近了觀察,她的皮膚看起來也很細嫩,連皺紋都很少。

秦臻不知道她為什麽如此執著於這個風流成性的男人,寧可一次又一次地驅逐他身邊的女人也不願意離開他。

後來在回去的路上,秦臻打電話跟朱心晴談起這件事情,還被她嘲笑了半天。

“秦阿臻,你能不能別這麽天真!在錢麵前,愛情算個毛啊?你覺得是離了婚拿贍養費劃算,還是隨便花老公的錢劃算?”

“為了錢,和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互相折磨,值得嗎?”秦臻問完才發現這剛好也是自己跟蘇奕之前的狀態,隻是她並不是為了錢才和蘇奕在一起。

“你甭管人家值不值得,人家樂意和你又有什麽關係?你說你整天都瞎操些什麽心,有這時間不如幹點兒有意義的事兒唄!”

秦臻想,朱心晴這個時候應該是對著天翻了個白眼的。她也確實覺得自己是真的閑得慌了,不然怎麽會有心思去八卦別人的私事呢。

晚上蘇奕有個應酬,說了不回家吃飯,秦臻也還是做了兩個人的分量。他每次出去應酬就光喝酒了,回了家就說肚子餓,非逼著她半夜三更睡眼惺忪地從被窩裏爬起來給他做吃的。她現在也學會偷懶了,事先就把飯菜做好,等他回來自己用微波爐熱一下就好。

卻沒想到直到淩晨1點,蘇奕也還是沒有回來。

他每次應酬基本上都會在轉鍾之前回家,從來沒有過這麽晚的時候,甚至連電話都沒有打一個回來。

著急的秦臻打了個電話過去,響了很久那頭才有人接,並且還不是蘇奕的聲音。

“是蘇太太嗎?”一個年輕的男人在問,背景是一片嘈雜的音樂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