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那張卡被秦臻鎖進了家裏屬於她的抽屜的最底層。

她自己每個月的工資不低,並且因為上次賣了房子,現在她手裏還有一筆不小的積蓄,雖然她的這些錢對於蘇奕來說或許是九牛一毛,但是供她日常的生活已經是綽綽有餘。

所以,她根本就不需要用到他的錢,並且這些錢還是在這樣的情形下給她,她就更加不會去動用。

下午去公司上班之前,秦臻記起來要把上一次為梁麗娟的別墅做的方案帶過去用作參考,於是去書房裏找她的移動硬盤。

秦臻有一個習慣,從剛剛工作開始,她會把每一次做的方案都保留下來,以備以後的需要。這些東西放在電腦裏頭太過占用容量,一開始她都是用U盤去拷貝,隨著工作的時間變長,她做過的方案也越來越多,為了能夠保存下所有的東西,到了後來,她就換了一個最大容量的移動硬盤。

她上一次用過書房裏的電腦作圖,後來就忘了把移動硬盤拿走,一直到現在要用她才想起來去找。

可是書桌上哪裏還有移動硬盤的影子。

秦臻猜測應該是被蘇奕給收起來了,但是因為早上發生的事情,她並不想給他打電話,隻能自己慢慢找。

他書房裏的東西不多,也就隻有一張書桌、一架書櫃,最邊緣的角落裏還靠著一張折疊床。

秦臻自然是從書桌開始找。她拉開最上邊的抽屜,裏頭空空蕩蕩的,她的移動硬盤就放在一個文件夾的上方。

她把移動硬盤拿出來,卻意外地覺得那個文件夾的右下角貼了一張粉色的名箋,上邊寫著兩個字母:QZ,她姓名的首字母縮寫,是她一貫給自己的所屬物品做標記的方式。

秦臻不記得自己什麽時候有把文件夾也落到書房裏來,畢竟這間書房基本上都是蘇奕在用,她進來的次數也是屈指可數。

她好奇地把文件夾也拿出來,剛一翻開,就發現這正是當初她一怒之下扔在星科垃圾桶裏的那一個。可是現在,它又為什麽會出現在這裏?難道是被蘇奕撿回來了?

秦臻完全沒有辦法想象蘇奕扒拉著垃圾桶撿東西的情景,那與他的形象氣質差了簡直有十萬八千裏。

或許是清潔工在撿到以後交給他的……秦臻發現這樣子的假設才比較合理,雖然她還是想不通他為什麽會把那一份他不要的方案給帶回來,並且還保存到了現在。

不過,不管他這麽做的目的是什麽,現在都替她省下了不少的事。

秦臻把那個文件夾和移動硬盤一起放進了包裏,帶到了公司。

大概是陸涵跟其他人都說過了,秦臻剛一到公司同事們就紛紛過來問候:“秦臻姐,臻姐夫怎麽樣了?沒什麽大礙吧?”

秦臻一一謝過他們的關心,也跟他們解釋了蘇奕的病並不嚴重,現在已經完全沒有問題了,可他們還是囔著要去她家裏好好看望一下,而鬧得最凶的,當然是那群花癡的小女生。

實在拿他們沒轍,秦臻隻能給蘇奕打了個電話說明了情況。她原本以為他會表現出厭煩的情緒,沒想到他卻說:“他們想吃什麽?我下班以後去一趟超市。”

秦臻不得不懷疑他是不是昨晚的酒還沒醒透。

當她向同事們轉達了蘇奕的話以後,那群小女生對蘇奕的評價就更高了。

“帥氣多金又溫柔體貼,秦臻姐你可真是撿到寶了!”

然而秦臻隻能保持禮節性的微笑。

最後同事們體諒蘇奕“大病初愈”,不敢讓他太過勞累,決定下班以後大家一起去逛超市,順便買點東西到秦臻家裏去,畢竟是去探病的,空著手總歸是不太好。

下班過後,一群人就這樣浩浩蕩蕩地殺到了秦臻家裏。

“我們家房子比較小,你們待會兒進去了別嫌擠就是。”開門之前,秦臻先給他們打好“預防針”。

“沒事沒事,如果實在沒有地方,我們可以全都站在你們家客廳裏。”有同事接腔道,立刻得到了所有人的熱烈響應。

就在這個時候,緊閉著的大門忽然從裏頭打開,嚇得秦臻和一眾同事往後退了一大步。

已經換上了一身家居服的蘇奕正站在玄關處,看見外頭的這麽多人,他沒有半點的驚慌,而是勾起了一抹微笑,問:“怎麽這麽晚才過來?”

秦臻指了指他們手裏提得滿滿當當的東西,說:“喏,剛從超市回來。”

蘇奕了然地點點頭,又將大門推開了一些,招呼著大家進去。

“直接進去就行,不用換鞋,也不用套鞋套。”蘇奕說。

“臻姐夫,聽臻姐說你病了,現在好了嗎?”平時最花癡蘇奕的孫寧問。

“就是有點感冒發熱,早上溫度就已經降下去了。”蘇奕說著,又看了一眼秦臻。

這是他們倆在電話裏對過的內容,還好沒有出半點差錯。

這一頓飯自然是由秦臻來主廚,蘇奕自告奮勇地要給她打下手,卻被她趕了出去。

且不說她心裏還有疙瘩在,就算沒有早上那一茬,秦臻也不敢放一個定時炸彈在廚房裏。以他那超強的破壞能力,秦臻就怕最後飯沒做成,廚房就被他變成了“命案現場”。

蘇奕平時的話雖然不多,但如果真跟人聊起來,他又可以聊上許久。

秦臻做完所有的菜出去的時候就看見蘇奕坐在沙發上跟她的同事們在聊天,她仔細聽了聽,他好像是在給他們分析最近的股市,並且耐心地接受他們時不時的提問。

秦臻忽然就有些嫉妒她的同事們,蘇奕可從來都沒有對她這麽有耐心過。

“可以吃飯了。”秦臻對著客廳的方向喊了一聲,蘇奕第一個從沙發上站起來,走到她跟前問:“需要我幫忙擺碗筷嗎?”

秦臻點點頭,說:“一次性的碗筷都在上邊的第二個櫥櫃裏。”

她之所以敢讓他幫這個忙,也是因為這些碗筷都是一次性的,就算他失手摔了,也不會造成什麽大的損失。

蘇奕一進廚房,孫寧又湊到秦臻跟前感慨道:“臻姐夫果真是超級體貼啊!完全二十四孝好老公!”

秦臻就差沒對著她翻個白眼“嗬嗬”兩聲了。

“你這麽喜歡,不如我把他送給你?”秦臻跟她開著玩笑。

孫寧驚恐地擺手,連連拒絕:“可千萬別!我對臻姐夫隻是單純的欣賞,完全沒有非分之想,臻姐你可不要誤會!”

讓你一天到晚花癡吧,也不知道收斂一點。”陸涵忍不住吐槽道。

一群人又嘻嘻哈哈地鬧開了,直到蘇奕取了一次性的碗筷出來,按照人數一個個地擺好。

他們家的餐桌比較小,雖然平時隻有他們兩個人吃飯的時候又覺得它大得過分了一些。

此時一張桌子明顯擠不下這麽多人,秦臻也就極為自覺地端著飯碗站在了蘇奕的身後。

“哎秦臻姐,坐著吃啊,你這樣站著,我們會不好意思的。”同事們見她這樣有些不好意思。

“沒關係,你們坐。”秦臻這邊正說著話呢,視線就被一堵人牆給擋住了。

“你坐吧。”蘇奕居然站了起來,下一刻,他就把秦臻按到了他原本的座位上坐下,“剛剛做了那麽久的菜,坐著休息一下。”

“天呐,又開始秀恩愛了!”有同事在搞怪地哀嚎,引起了一輪對秦臻和蘇奕的調侃。

秦臻的臉“唰”地一下變得通紅,倒是蘇奕麵色如常地替她招呼她的那些同事:“你們別客氣,盡量吃。”

秦臻的這群同事都是自來熟,完全不知道“客氣”這兩個字該怎麽寫的那種。雖然一開始還假模假樣地裝兩下,但是兩杯啤酒下了肚,一個個全都露出了本來的麵目。

“臻姐夫,秦臻姐說和你是高中同學,那你們倆是高中就已經開始談戀愛了嗎?”

“嗯。”蘇奕回答。

秦臻背對著蘇奕,此時沒有辦法看到他的表情。她擔心他並不想回憶起兩人的曾經,於是開口想要中止這個讓人難堪的話題:“喂,你們一個個的能不能別這麽八卦!”

“沒關係的。”

秦臻聽到蘇奕說,他的聲音中似乎是帶著笑意的,而緊接著,她就感覺到他的手撫上了她的發頂。

“我們家秦臻就是比較容易害羞。”蘇奕這話聽在不知情的人耳朵裏……比如秦臻的那一群同事,就是對秦臻濃濃的寵溺。

也隻有秦臻自己知道,他的戲演得有多麽好,連她都差一點要被他帶著入了戲。

“算了,還是不要問了,你們這對秀恩愛狂魔,簡直是不給單身狗活路了!”

“好心塞!我今年一定要找到男朋友!”

“對了,臻姐夫,你們公司裏還有其他跟你質量差不多的男人嗎?”孫寧兩眼放光地問。

“有很多。”蘇奕毫不猶豫地說,“如果你想認識的話,我可以給你介紹。”

此言一出,又有許多的人將他們下半輩子的幸福拜托給了蘇奕。

蘇奕被秦臻派出去送女同事回家了,最後留下來幫忙秦臻收拾殘局的人成了陸涵。

也是直到剛才,秦臻才知道,原來陸涵和他們住在同一個小區,不過隔了幾棟樓的距離。

“你和你老公看起來很幸福。”陸涵說。

秦臻覺得她這句話有三個字用得相當巧妙,就是“看起來”。不過她也還是隻能說:“謝謝。”

“這樣子,他也算是能夠死心了。”陸涵小聲地說,似乎是在喃喃自語。

“‘他’?誰?”秦臻不解地問。

“沒什麽。”陸涵勾唇一笑,那笑容中的深意卻讓秦臻猜不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