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謝謝你。”秦臻早上起床,在浴室裏碰見正在刷牙的蘇奕,本想轉身退出去,想了想,還是說了這麽一句。不管他是不是自己情願,但始終還是熱情地招待了她的同事,沒有讓她在眾人麵前難堪。

蘇奕從鏡子裏看著表情不太自在的秦臻,將嘴裏的牙膏泡沫吐掉,又用清水漱了漱口,才轉過身來對她說:“應該說‘謝謝’的是我才對。”

“嗯?”秦臻不解地抬眼看他。

“等我到那麽晚,照顧醉得不省人事的我,還為了我請了一個早上的假。”蘇奕走到秦臻跟前,深褐色的瞳仁中映著她的身影,聲音中還帶著早晨特有的沙啞和慵懶:“謝謝你,秦臻。”

秦臻發現,自己本該氣他惱他的,可是在他說完這番話之後,居然有些眼熱,好像所有的委屈在這一瞬間全都蒸發不見。

她忽然好想擁抱他,而她也確實這樣做了。

蘇奕沒有想到秦臻的反應會這樣激烈,她在愣愣地看了他半晌以後,抿了抿唇,突然地就抱住了他。

她的臉緊緊地埋在他的胸前,在那之前,他似乎看見她的眸中有隱隱的水光。

蘇奕的心髒驀地就疼了一下。他昨天冷淡的態度,果然還是傷到了她。

他的手不自覺地環上了她的腰,將她抱得更緊了一些。

“對不起。”他在她耳邊低聲地說,“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我們以後都不要提了,好不好?”

像是聽到了什麽不得了的話一樣,秦臻倏地從他胸前抬起頭來,震驚地瞪大雙眼看他。

“以前的事情,你原諒我了?”她顫抖著聲音問,語氣是那樣的不可置信。

“嗯。”蘇奕艱澀地開口。

曾經被她拋棄過一次的事始,終是他心口上的一根刺,現在他終於勇敢地把這根刺拔了出來,雖然會疼、會流血,但是,他相信這個傷口終究會有痊愈的一天,隻要她一直呆在他的身邊。

雖然他隻發出了這樣一個簡單的音節,於秦臻來說卻是振聾發聵。

“你真的……”後邊的話秦臻說不出來,因為她的嗓子像是被什麽東西給堵住了,嘴唇張張合合了半天,卻發不出聲音。

她眨一眨眼,兩行熱淚順著眼角滑下。

蘇奕心疼地用拇指替她揩去臉上的淚痕,就著捧住她臉的姿勢,低頭吻了下去。卻沒想到兩人的嘴唇剛剛觸上,就被她給推開。

蘇奕看著她,眼裏全是困惑。

秦臻羞赧地低下了頭去,閉了閉眼,掙紮了一會兒才小聲地說:“我還沒漱口……”

蘇奕低笑一聲,退而求其次地在她的額頭上輕吻一下。

“你欠我的,晚上回來我再來討。”他說得格外意味深長。

秦臻的臉就這樣紅到了脖子根。

說老實話,一直到去了公司在位置上坐定,秦臻整個人都是恍惚的,她不敢相信她和蘇奕居然就這樣輕易地和好了。這樣想一想,其實周思嘉這個人也沒有那麽令人厭煩,盡管他的人品低劣,但起碼,也是促成了一樁好事。

“秦臻姐,今天很沒精神哦?是不是昨天和臻姐夫……嘿嘿嘿嘿。”孫寧早上來上班的

時候看到的就是秦臻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兩眼無神地發呆的畫麵,不由得就想多了。

被孫寧這麽一打岔,秦臻就回過了神來。她有些無奈地瞪了她一眼,說:“你這腦袋裏整天都在想些什麽東西!”

“我想什麽了?我什麽都沒想啊。不過就是想問問你昨天和臻姐夫是不是收拾屋子到很晚,擔心你們太辛苦。”孫寧說完還吐了吐舌頭,在秦臻發火之前迅速地逃回自己的座位。

可是她就算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也還是不消停,剛一打開電腦登上QQ就給秦臻發來了消息:“不過,秦臻姐,我昨天細細地看了一下臻姐夫,覺得有點兒眼熟呢。”

秦臻心裏一個“咯噔”,不動聲色地給她回了兩個字:“是嗎?”

“真的挺眼熟的,總覺得在哪裏見過。”句末,孫寧還配上了一個鬱悶的表情。

秦臻沒有再回複她,這種情況下,她回複什麽似乎都不太合適。

可是沒過幾分鍾,孫寧就給她發來了一大串的感歎號,緊隨其後的,是幾張蘇奕和黎佳依的新聞截圖。

“居然!”她隻用了這兩個字來表現這件事情帶給她的震撼。

“嗯。”秦臻直接承認。

“果然現在的娛樂新聞都不能全信,一堆小明星綁著名人炒作,太惡心了!”孫寧這句話敲得義憤填膺,隔了老遠秦臻都能聽見鍵盤被她敲得“啪啪”作響的聲音。

秦臻卻覺得好笑,“你怎麽就知道這隻是炒作,而不是真的呢?”

很明顯,孫寧並沒有料到秦臻會問這個問題,因為她迅速地發了一個驚恐的表情過來。

也是,一般如果丈夫出了這樣子的新聞,作為妻子的都應該極力否定才是,而她卻是剛好相反。

黎佳依的事情,蘇奕跟她解釋過幾次,她也並不懷疑。而她會這樣子問孫寧,不過是有點意外孫寧居然對蘇奕信任至此,什麽都沒有問就認定這件事是黎佳依一人的行為,與蘇奕無關。

“隻要長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到臻姐夫有多愛你好嗎!昨天隻要你一出現,他的視線都是跟著你在轉的,而且那個眼神……嘖嘖嘖,看得人羨慕死了好嗎!”似乎是被刺激到了,孫寧的鍵盤再一次響了起來。

被她這麽一說,秦臻倒是愣住了。這些事情,她怎麽就沒有察覺到呢?

大概是被孫寧的話影響到了,自蘇奕推門而入的第一刻起,秦臻就一直盯著他看,看得他都有些毛骨悚然。

“怎麽了?”蘇奕換好拖鞋走到秦臻身邊。

“沒什麽。”秦臻故作鎮定地搖了搖頭,伸手想要替他脫下長款的風衣外套,卻被他一下抓住手腕,拉到了麵前。

還沒等秦臻反應過來,蘇奕就已經捏住她的下巴,深深地吻了下去。

他吻了許久才將她放開,看著她已經變得朦朧的眼神,他又抑製不住地在她唇上如同蜻蜓點水一般地啄吻了一下,一臉惡作劇得逞的笑意。

“我早上說過的,你欠我的,晚上會討回來。”

秦臻當然記得他說過的這句話,隻是沒有想到他這“債”討得居然這樣急。

蘇奕依然將秦臻擁在懷裏,他的下巴擱在她的發頂

,眼底流光溢彩。

這就是他想要的生活,他愛的人在身邊,而不是在他觸不可及的地方,每一次他回來,都會看見家裏暖黃的燈光,以及餐桌上還在冒著熱氣的飯菜。他還有什麽可不滿意的呢?

曾經他的願望隻是她能夠回來,當她終於回來了,他的願望變成了和她在一起,而當他逼得她與他在一起了,他的願望又變了,他想要再一次得到她的愛。

就好像是那個放出惡魔的漁夫,每一次都比之前要更加貪婪,最終的結果就是等著被惡魔吞噬。

好在他現在醒悟應該還不算太晚,以後他都想要跟著自己的心走,不要再被惡魔影響了行為。

“好了,再不吃飯,菜就該涼了。”秦臻一時之間有些不習慣他的溫柔,也害怕她剛剛沉溺他便又變回之前的那副模樣,於是掙紮了片刻將他推開。

她剛退開到離他兩步遠的距離就被他拉住了手。

“你還沒給我脫外套。”他眼底閃過不悅,大概是因為她這麽快就將她推開,因此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很有些無賴的意味。

秦臻順從地繞到他身後,替他脫下外套搭在沙發靠背上,而後就被他牽著手帶到了餐廳。

秦臻坐在椅子上,麵前擺著他給她盛好的米飯,整個人都是蒙的。

不過才經過了一天,他怎麽就發生了這樣大的改變?明明現在的他才符合她記憶中蘇奕的形象,可是為什麽她會覺得惶恐不安呢?

蘇奕不斷地給她夾菜,一直到她碗裏的菜堆成了一座小山才肯作罷,並且還心急地催促著她:“怎麽吃得這麽慢?怪不得一直都胖不起來。”

他後邊那句話中的嫌棄是帶著真情實意的,這讓一直都努力保持身材的秦臻完全情難以堪。

“胖一點抱起來手感才好。”他這樣說。

秦臻的腦子裏不自覺地浮現出與他緊緊相擁的畫麵,害羞得整個腦袋恨不得埋進了飯碗裏。

看著秦臻這副模樣,蘇奕無比慶幸他及時地將“摸”替換成了“抱”,不然她現在恐怕都沒有辦法好好地坐在這裏。

秦臻追的那部偶像劇還沒有完結,她晚上隻要有時間都會在客廳裏看完首播再回房去洗澡睡覺。其實她一直想跟蘇奕建議在臥室裏再裝一部電視,甚至她可以自己掏錢,可是又沒有這個賊膽向他開口。

等到蘇奕洗完碗出來,秦臻就已經在沙發上就位了。她的懷裏抱著一大包薯片,雙眼一直盯著電視屏幕,手上卻好像長了眼睛似的,不時地從包裝袋裏抓出一把薯片塞進嘴裏,發出“哢擦哢擦”的聲響。

平時的這種時候,蘇奕要麽去書房工作,要麽回房間睡覺,然而這一次,他的腳步一頓,方向一轉,直直地走到了客廳裏,在秦臻的身邊坐下。

“咦,你今天怎麽不工作了?”秦臻好奇地扭過頭來看他。

蘇奕長臂一伸,越過秦臻的肩膀將她摟進懷裏,低下頭去叼走她手上剛剛掏出來的兩片薯片,咀嚼完吞咽下去以後還伸出舌頭舔了舔唇上的殘渣。

“味道不錯。”他雙眼微眯,滿意地給出評價。

秦臻卻在看見他的動作以後,不自覺地咽下了一口口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