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不知道自己的運氣怎麽可以差成這樣,好不容易出來跟朱心晴吃一頓飯,被一聲“蘇奕哥哥”擾了興致不說,還一次性碰上了兩個這輩子都不想再見到的人。

她說不出來時隔這麽多年以後再見到周思嘉是怎麽樣的一種情緒,對他再多的怨、再多的恨,恐怕都及不上見到他和杜晨兩人姿態親密地站在一起時的震驚。

這兩個人是怎麽樣走到一起去的,秦臻實在是想不通。

他們就在一家奢侈品大牌的專賣店內,秦臻和朱心晴從門口經過的時候,透過全透明的櫥窗就看見了正有說有笑的兩個人。

杜晨手上拿著兩個包包,似乎是在問周思嘉哪一個更好看。而周思嘉沒有絲毫的猶豫,將這兩個包從她手中接過,直接遞給了導購小姐,並且掏出了自己的錢包。

朱心晴並不認識周思嘉,但也能從他的衣著打扮與豪氣的行為推測出來:“哎喲我去,這才幾天的工夫,杜晨就傍上了個暴發戶。”

實際上用“暴發戶”這個詞是不準確的,惠生集團從周思嘉爺爺那一輩傳下來,也算是屹立了好幾十年不倒,並且,周家在T市的上流社會也擁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那個是惠生的周思嘉。”秦臻小聲地向朱心晴介紹。

“惠生?哪個惠生?”這個名字對於朱心晴來說太過陌生。

實際上比起旗下的那些大眾服裝品牌,“惠生”這兩個字真的不太被普通人所熟知。

秦臻瞟了朱心晴一眼,指著她身上的那件外套說:“喏,你身上穿的這件衣服就是惠生做出來的牌子。”

“什麽?”朱心晴簡直大吃一驚。

“除此之外,H&S、JA也都是惠生旗下的。”秦臻把自己所了解的全都告訴了朱心晴。這些還是當年她和周思嘉在一起的時候,他有一次和她一起逛商場,指著這些品牌驕傲地對她說:“這都是我家的。”

不過這麽多年過去了,惠生的子品牌應該更多了才是。

“天!這些牌子都是我常買的!”朱心晴完全接受不了這個事實,“我是不是該回去把以前買的這些衣服都給扔了再買新的?”

秦臻被她過度的反應給逗笑了,覷她一眼,又吐槽道:“要我跟你說惠生還賣大米,你是不是打算以後都不吃飯了?”

朱心晴掐她一把,正準備罵她兩句,裏頭的那兩個人已經結完賬出來了。

一時之間,四個人全都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周思嘉在看見秦臻的那一瞬間,臉上的表情還真是精彩紛呈。

“秦臻,心晴,好巧哦。”出乎意料的,杜晨在見到她們的時候並沒有流露出不高興的表情,甚至還熱情地同她們打起了招呼。

秦臻和朱心晴對視一眼,一番眼神交流過後得出一個共同的結論:這女人在男人麵前還真是能裝。

“你們認識?”周思嘉似乎很是吃驚。

“對啊,她們是我的高中同學。”杜晨說著,又往周思嘉身邊緊貼了幾分,手臂纏上他的,嗲著聲音問:“思嘉,你也認識她們嗎?”

“當然

。”周思嘉笑著衝秦臻伸出了手,說:“好久不見了,秦臻。”

他的語調是秦臻熟悉而又討厭的輕佻,好似他隻要伸出了手,她就會眼巴巴地湊上去一樣。

秦臻卻連理都不想理他,攥緊了朱心晴的手腕,拉著她就要離開。

“秦臻,你現在是傍上了哪一個有錢人,居然都對我不理不睬了?”大概是從未被人……尤其是女人這樣子冷落過,周思嘉的語氣變得尖酸刻薄起來。

嗬,這才幾分鍾,就露出了真實的麵目。秦臻在心中冷笑一聲,並不理會他的嘲諷,向前行走的腳步不僅沒有停頓,反而加快了速度。

然而她的行為讓周思嘉心中的不忿更甚,他甩開了杜晨的手,徑直地大步朝著秦臻走去。

杜晨的鞋跟很細很高,配上她身上的這條窄裙顯得身材高挑,但是此時被周思嘉這麽隨手一推,腳下一個踉蹌,又沒有可以扶靠的地方,就這麽摔到了地上,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哭喊。

“啊!”她這一聲叫得格外淒慘,可見摔得有多紮實。

秦臻和朱心晴聽見她的慘叫,不禁停下腳步,想要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沒想到這麽一停,周思嘉就已經跟了上來。

“秦臻你給我站住!”周思嘉抓住了秦臻的手腕,火氣頗大地將她用力一扯,差點沒把她也摔到了地上。

“周思嘉你特麽的腦子有病吧!”秦臻是真的將他厭惡到了骨子裏,被他這麽一碰都覺得惡心。她用力地踢了周思嘉一腳,趁他吃痛收回手的瞬間拉著朱心晴趕緊跑路。

秦臻踢周思嘉的那一腳是帶著從以前到現在的恨意的,因此沒有絲毫的留情。周思嘉疼得捂著被踢中的膝蓋罵罵咧咧了半天,隻能看著秦臻的背影消失在視線之中。

經過周思嘉那麽一攪和,朱心晴也發現了其中的不對勁。

“你和剛才那個男人,到底是什麽關係?”朱心晴問秦臻。

“他曾經是我的未婚夫,在我們家還沒出事的時候。”秦臻壓根就不想回憶起以前的那些事情,因此隻簡單地解釋了這麽一句就直截了當地跟朱心晴說:“我不想再聊他。”

朱心晴雖然不太清楚秦臻家裏從前具體發生了什麽事,但也知道她們家一夕之間從有錢人變成窮人的曆史。

“好。”她清楚秦臻不喜歡提到過去,也就沒有繼續追問下去。可是她實在很是好奇,這個男人和杜晨又是怎麽樣勾搭到了一起。

看來她回去以後有必要再去上上那個微信小號了。

秦臻雖然不想提起周思嘉,但對於周思嘉和杜晨在一起的這件事還是相當在意的。當然,她不會是因為對周思嘉餘情未了,原本她和他之間就不存在“感情”這種東西。隻是,周思嘉知道太多關於她的事情,那些她一輩子都不想再觸及到的東西,如果被他透露給杜晨知道,搞不好最後會變得人盡皆知。

然而,秦臻的擔心很快就變成了現實。

就在那天以後的第二天下午,朱心晴就給秦臻發來了一張杜晨微信朋友圈的截圖:“原本以為某人小三插足最後上位人品就夠低劣

了,沒想到當年高中的時候為了錢拋棄男朋友,到了現在又能為了錢再次纏上人家。多大臉啊。”

“媽的杜晨也太惡心了吧!整天在人家背後捅刀子、敗壞人家名聲,真想neng死她個不要臉的女人!”朱心晴氣得都坐不住了。

秦臻其實也很生氣,但是嘴長在杜晨自己身上,她沒有辦法控製。而且,與杜晨不同,她和以前的同學都不怎麽聯係,如果為了澄清這件事情而一個個地找到他們的聯係方式告知他們杜晨說的不是事實,似乎又太過矯情了一些。

“不行,我也要去發朋友圈,也要讓大家都知道杜晨傍上了一個暴發戶。真是要氣死我了!”朱心晴發過來這一段話以後就好久沒有了動靜,秦臻看到朋友圈有新的消息提醒才發現她真的發了一條吐槽杜晨傍大款的狀態,下麵甚至還配了一張周思嘉刷卡給她買包包的圖。

秦臻不知道朱心晴什麽時候拍下的這樣一張照片,下邊她能看見的評論隻有寥寥的一兩條,都是在為杜晨辯護的,說她不過是交了個有錢的男朋友罷了,又沒有像某人一樣小三上位。

“杜晨加我微信了!”朱心晴告訴秦臻,“她罵我紅眼病呢,說我是嫉妒她,嗬嗬嗬。”

“算了,不要跟她吵了。”事情似乎有越鬧越大的趨勢,秦臻的腦袋都大了一圈。

“不行,我就見不慣她那個得瑟樣兒,還整天汙蔑別人。你說她老這麽得罪人,怎麽就沒個人站出來把她給拍死呢?”朱心晴納悶地問。

秦臻也覺得奇怪,莫不是杜晨平時對誰都很好,針對的就隻有她一個人?所以這件事一鬧出來,相信、維護杜晨的人有很多,反而為她說話的隻有朱心晴一個。

這麽一想,她還真覺得自己做人挺失敗的。

“明明紅眼病的是她們好嗎?不就是看你嫁了蘇奕麽,那群女人,以杜晨為首的,從高中開始就暗戀人家蘇奕,一直又沒勾搭到手,現在還不得團結起來對你開炮啊?她們怎麽也不想想,就算嫁給蘇奕的不是你,也不會輪到她們啊!”相比起秦臻,朱心晴更加地忿忿不平。

“可是你說的話她們並不相信啊,所以你再繼續跟她們爭論下去,也都是在做無用功,還不如把這些時間省下來去找個男朋友呢。”秦臻勸說朱心晴。

朱心晴思考了片刻,說:“你這話說得也有道理,我得去找個比那個暴發戶更有錢的男朋友,讓她們再說我紅眼病!啊呸!”

“不過啊,阿臻,你真就打算任她們敗壞你名聲嗎?”朱心晴一想起這茬就生氣。

“反正都已經敗壞了不是嗎?”秦臻覺得無能為力。

“不如讓你們家蘇奕給你澄清一下?”朱心晴試探著提出這樣一個建議。

可是立刻就被秦臻給否決:“還是算了吧。”

這種事情,她不好意思去麻煩他。況且,搞不好他自己都是這樣想的呢。既然他說以前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她也不想再在他麵前提起,讓兩人再次陷入從前那般的境地。

可是最讓秦臻意想不到的是,這件事居然被杜晨自己給捅到了蘇奕那裏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