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你說,隔了這麽多年,再見到蘇奕,你什麽感覺?”人都走光了,朱心晴才終於問出這個憋了一中午的問題。

“物是人非唄,還能什麽感覺。”秦臻勾起一抹自嘲的笑,想起席間的種種,還是沒忍住問朱心晴:“他對杜晨好像挺好的,他們倆是不是在一塊兒了?”

她努力讓自己這句話說得正常,可怎麽都覺得還是透著一股濃濃的酸味兒。

“沒吧。”朱心晴當年就是班裏的八卦標杆,整個年級就沒有她不知道的八卦。“要是杜晨真傍上蘇奕了,不知道得得瑟成什麽樣兒,今天這看起來還挺正常的。”

雖然知道不管他們倆到底有沒有在一起都再不關自己的事,可聽到朱心晴這麽說,秦臻也還是鬆了一口氣。

“其實你還是喜歡他的吧?”朱心晴笑得一臉促狹地湊到秦臻麵前。

秦臻向來不避忌同她說心裏話,此刻點了點頭,算是承認了。

“你們當年到底是為了什麽才分的手?”朱心晴問。這算得上是一個秘密,即使她們倆關係這樣親密,秦臻至此也未曾向她透露過半句其中的緣由。

“心晴,我們去逛街吧,我打算買幾件禦寒的衣服。”秦臻卻生硬地轉移了話題。

朱心晴歎了口氣,也不再問,隻拿了包,同秦臻一起從沙發上站起……

女人對於漂亮衣服向來沒什麽抵抗力,才一個下午,秦臻與朱心晴就已經大包小包提了滿手。

酣暢淋漓用錢的滋味確實不錯,畢竟自己辛辛苦苦掙錢,就是為了在這樣的時候毫不手軟。

兩人乘電

梯下到1樓,準備出去找個地方吃飯,就在某大牌珠寶專櫃的門前碰到了從裏頭走出來的蘇奕……以及挽著他胳膊的一個美女。

一天之內在兩個不同的地方遇到他兩次,秦臻不知道這到底應該叫做緣分還是狗血,尤其是兩次他的身邊都有佳人相伴……並且也都是不同的。這一次的美女是典型的小家碧玉型,與杜晨的氣質完全不同。她依偎在他的身邊,滿臉的燦爛笑容,連秦臻看了都覺得嬌俏可愛。

蘇奕的眼風掃到了秦臻的身上,隻頓了一秒,便迅速移開。

他低下頭同佳人說話,聲調仍舊極盡溫柔:“想吃什麽?”

“日料!聽說這裏新開了一家,老板是正宗日本人呢,生意好得不得了!”佳人摟緊他的胳膊,仰頭撒嬌。

秦臻心下一片澀然,垂下了頭去。他說的下午還有事,竟然隻是陪美人逛街麽?她又苦笑了一下,加快腳步從他們麵前離開。

朱心晴為秦臻不平,惡狠狠地瞪了正眉開眼笑的兩人一眼,抬腳追了上去。

她們倆走得太急,也就沒有聽到蘇奕身邊的佳人極度驚喜的問句:“哥,剛才那個,是不是你朝思暮想了好幾年的秦臻姐?”

蘇奕站在原地,靜靜地看向那個分明走得有些倉皇的背影。

“嗯。”他低低地應了一聲。

“那你還不趕緊追上去!”佳人比蘇奕還要著急,拉著他往秦臻的方向走。

“不用。”雖然嘴上這樣說,可蘇奕並沒有製止她的動作,順著她的力道,一路走過去……

“想吃什麽,盡管點,這頓我買單!”朱

心晴豪爽地將菜單遞到秦臻麵前,絕口不提剛才與蘇奕的巧遇。

“你點吧,我吃什麽都行。”

經過一個下午的血拚,中午吃的那點東西全都消化光了,秦臻原本已經餓得前胸貼上了後背,可此時卻發現自己胃口全無,看著菜單上那些極盡誘惑的圖片,也提不起半點的興趣。

朱心晴知道秦臻現在的心情不怎麽好,也沒勉強她,隨手翻了翻菜單,叫來服務生點了幾個店裏的招牌菜。

“這豬蹄挺好的,補充膠原蛋白。”朱心晴夾起一大塊豬蹄放進秦臻的碗裏。

秦臻看著高出碗沿幾厘米的豬蹄,舉著筷子不知道從何下手。

“嗨,能拚個桌嗎?”突然有陌生的聲音傳來,秦臻與朱心晴紛紛轉頭望去。

怎麽會是他們?這是兩人心中共同的疑問。

就在距離她們的桌子兩步遠的地方,站著蘇奕和剛才的那位佳人。蘇奕的臉上一片淡漠,沒有什麽表情,而佳人則是笑得熱情開朗。

這家餐廳的生意一向火爆,每到飯點,門前總是一大票等位的食客,剛才秦臻她們也是排了一會兒才有了座位。

朱心晴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對麵的秦臻,發現她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麽。她心下立刻有了決斷,扯出一個假笑,開口:“不好……”

“可以。”

秦臻的回答將朱心晴後頭的話堵在了口中,她詫異地看向她,不知道她為什麽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謝謝你噢秦臻姐!”佳人半點也不同她們客氣,拉著蘇奕迅速入座,並且把他推到了秦臻那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