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市的春天時常讓人捉摸不透,明明早上出門的時候還是陽光普照,到了下班的時候居然下起了滂沱大雨。

秦臻沒有隨身帶傘的習慣,一般都是出門之前就已經在下雨,或者是外頭天色太暗,看起來有下雨的趨勢,她才會把她覺得太過累贅的雨傘塞進包裏。從前她的運氣每次都很好,總能蹭著同事的傘去地鐵站,或是人家幹脆就開車把她給送回家,哪裏知道她好不容易留下來加了一次班,成了最後走的那一個,就遇上了這種事。

她站在公司樓下,望著外頭如瓢潑的大雨,不免有些著急。都這麽晚了,這雨居然還沒有停下的趨勢,也不知道她今天什麽時候才能回家。

旁邊還站了好幾個跟秦臻同病相憐的年輕男人,他們似乎是同一家公司的,也是加班到這個時候。

“走唄?”其中一個提議說。

另外幾個一咬牙一狠心,說:“走吧!”

於是,他們幾個一溜地全頂著背包跑了出去。

夜色昏暗,雨又下得很大,這幾個人跑出去沒有多久,秦臻就再也看不見他們的身影。

一時之間,大樓門口就隻剩下了秦臻一個人。

之前有人陪著,她還比較安心,可是現在其他的人都走了,她沒來由地感覺到了一陣恐懼。

不然,她也像他們一樣衝出去?

秦臻躊躇著往外頭走了幾步,走到接近屋簷邊緣的地方,有雨水砸到地上又反彈起來濺到她的腿上,濕濕涼涼的,這感覺並不好受,可是,總比一個人繼續呆在這裏要強。

她學著那幾個男人的模樣,將自己的包頂在了頭上,才剛邁出一步,就聽見了背包裏手機鈴聲在響。她趕緊又往後退了幾步,從包裏摸出手機來,發現屏幕上顯示的是蘇奕的名字。

“站著別動,等我過去。”他的聲音夾雜著雨聲透過電波傳了過來,冷凝而又不容人置喙。

秦臻愣了幾秒,剛想問他是什麽意思,電話那頭就已經掛斷了。等她再次抬起頭的時候,一個打著傘的身影遠遠地出現在了雨幕之中。那個身影是那樣熟悉,幾乎是瞬間,秦臻的心情就平靜了下來。

他走得很快,一下子就走到了秦臻的麵前。

“過來。”他站在屋簷之外,舉著傘與她對視。

秦臻三步並作兩步地走了過去,剛一進入傘底,就被他扯進了懷裏。

“笨死了,你都不會看天氣預報嗎?”他的話中充滿了嫌棄。

秦臻沒有辦法反駁。她確實沒有看天氣預報的習慣……實際上,她認為這是老一輩人才會做的事情。她原來倒是有在手機上下載一個天氣預報的APP,但是後來換了手機以後因為用到的時候不多,她也就忘了這茬。

大概是見她一直安靜地低著頭,蘇奕也就沒有再責備她,隻是把她又摟緊了一些。

秦臻身上穿的是一件單薄的白襯衫和修身西褲,早上出門的時候覺得這樣子剛剛好,可是現在又是下大雨又是刮風,她剛剛在門口站了那麽一會兒,身體全都凍得冰涼,這會兒被蘇奕摟在懷裏,才感受到了幾許暖意。

蘇奕的車就停在她們公司附近的馬路邊上,沒幾分

鍾就走到了。蘇奕拉開副駕駛座的門把秦臻塞了進去,自己又繞到另一邊去坐到了駕駛座上。

他把傘收了扔到後頭,又拍了拍身上的水漬,抬手開了暖氣。秦臻這才發現他左邊的衣袖濕了一大片。想到自己除去褲腿上有些微的雨水沾染上來,其餘的地方全是一片幹燥,秦臻心頭又湧上來一陣感動。

蘇奕察覺到秦臻緊盯著他的袖子不放,輕皺了兩下眉,將外套脫下後也扔到了後座上,不甚在意地說:“以後要換一把大一點的傘。”

“嗯。”秦臻隻能發出這樣一個單調的音節。

“你什麽時候回來的?”回去的路上,秦臻問蘇奕。

“今天下午。”蘇奕目不斜視地說。

“哦。”秦臻點頭,半晌,又問:“你沒有回家嗎?”

“回去放了行李。”準確來說,是回家放了行李,本來準備好好休息一下,卻發現突然下起了雨,而某人的雨傘正躺在家裏的鞋櫃上頭,於是他隻好重又開了車出來,一直等到她出現在她們公司樓下。

他當時坐在車裏,看見她從大樓裏出來,卻又因為這一場大雨隻能停在門口。原本他已經取了她的傘打算下車,可是他突然很想知道,她在這樣子的境地下會不會想到向他求助,於是,他繼續安靜地在車裏等著。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那個笨蛋仍然站在原地等雨停,沒有半點給他打電話的想法。

雨越下越大,雨刷不斷地將砸到擋風玻璃上的雨水擦去。隔著這樣厚重的雨簾,蘇奕雖然看不清那個女人的表情,卻能夠看見她冷得抱住自己雙臂的動作。

他已經在心裏罵了無數次的“笨蛋”,即使他迫切地想要直接衝過去把她狠狠地臭罵一頓,但也還是耐著性子想要看看她最後會采取什麽手段。

她身邊的那幾個男人全都衝進了雨中,大樓門口就隻剩下了她一個人,顯得格外孤寂可憐。

蘇奕終於忍不住拉開了車門,居然看見那個女人把包舉起來頂在了頭上。

她怎麽可以這麽蠢!

蘇奕低咒一聲,迅速地找到手機給她打了個電話,才阻止了她愚蠢的行為。

果不其然,當他把她擁進懷裏的時候發現,她的身子冰涼一片,而她已經凍得有些瑟瑟發抖。

“明天上班的時候帶一把雨傘和一件外套放在公司備用,以後出門都要隨身帶傘。”蘇奕瞥了秦臻一眼,開口道。

“哦,好。”這種時候,他說什麽秦臻都不敢說“不好”。

剛一到家,秦臻本想替蘇奕把他那件淋濕了的外套拿去洗幹淨,卻被他叫住了。

“嗯?”秦臻回頭看他,隻見他已經把行李箱打開,從裏頭拿出一個鼓鼓囊囊的塑料購物袋來。

“這是什麽?”秦臻好奇地走過去。

“你要的禮物。”蘇奕看著那個塑料袋的眼神雖然有點嫌棄,但是嘴角又掛著一絲得意的微笑,就像是考試得了滿分的孩子回家等著媽媽的褒獎。

秦臻接過塑料袋,狐疑地看著他。她不記得自己什麽時候跟他要過禮物,隻除了……

她迅速的將塑料袋打開,裏頭果然裝著好幾盒麻辣鴨脖。

“你還真買了啊?”她有些失笑。那個時候她不過就是隨口那麽一說,想要逗一逗他而已,誰知道他真的給她買了帶回來。

“不是你要的麽?”蘇奕唇角的笑意隱去,表情也像這天氣一樣,瞬間轉陰。

秦臻意識到他似乎不高興了,立刻換了種反應:“嗯,謝謝!”

她笑得格外燦爛,麵部的肌肉都因此而有些酸痛。

蘇奕的臉部線條這才柔和下來。

“你吃晚飯了嗎?”看到這幾盒麻辣鴨脖,秦臻才忽然覺得肚子有點餓。

“沒有。”蘇奕回答。

“我去做飯!”她迅速地跑進廚房裏,沒過幾分鍾就哭喪著一張臉出來。

“我忘了這幾天都沒有買菜了,冰箱裏隻有速凍餃子,嗯,還有麵條。”她心虛地說。

“你這幾天都沒有在家裏吃飯?”蘇奕冷聲問。

他的語氣讓她不寒而栗,在回答他的問題的時候更加瑟縮。

“你不在家,我一個人隨便吃點什麽就可以了,不用做那麽複雜……”

說完,她偷偷地抬眼看他,那副小心翼翼的可愛模樣還真是讓他生不起氣來。

蘇奕默默地歎了一口氣,他這輩子算是栽到她手上了。

“林柯。”蘇奕拿起手機,在秦臻惶惑的目光中撥了個號,“下個星期和韓國那邊談判的事情,你替我去。”

秦臻吃驚地瞪大了雙眼。

不知道電話那頭的林柯說了些什麽,蘇奕無奈地看了一眼秦臻,說:“家裏養了隻豬,我怕長時間不在家沒人照顧她。”

“秦臻?她跟那隻豬差不了多少。”

蘇奕又跟林柯交待了幾句才收了線,從頭到尾他的嘴角都翹成一個愉悅的弧度。他剛把手機收好,就對上了秦臻憤怒的目光。

“你憑什麽說我是豬?”秦臻忿忿不平地說。

“嗯,你不是豬。”蘇奕點頭,眸中帶笑地看著她,“你就是個照顧不好自己的笨蛋。”

秦臻撇了撇嘴,小聲地反駁:“以前我一個人的時候不也把自己照顧得很好?”

她的這句話卻觸動了蘇奕內心深處的某根神經。

沒錯,這麽多年來,她確實把自己照顧得很好,好到讓他覺得不論有沒有他,對她來說都沒有差。

可是,他不允許這樣的情況繼續下去。

他就是要讓她意識到,對她來說,沒有他不行。

“哪裏好了?”他眯著眼將她上下打量一遍,嫌棄地說:“身上都沒有幾兩肉,一看就是營養不良。”

“這是我減肥的成果好不好!”秦臻簡直要氣炸了,這個男人能不能有點欣賞水平!

“你所謂的減肥,就是吃速凍餃子、麵條這種毫無營養的東西?”蘇奕的眼神中帶了些鄙夷,“那還不如一直胖下去,起碼健康。”

最後他們的晚餐還是煮的速凍餃子,秦臻看著一口一個往嘴裏塞著“毫無營養”的餃子的蘇奕的時候,真恨不得把碗扣到他臉上去。

“哦,對了,有件事我剛想起來要通知你。”蘇奕放下筷子,抽了張紙出來擦了擦嘴,才對秦臻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