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進去星科大樓沒有多久,裏頭似乎就發生了一些騷亂,那些已經走到了外頭的職員們也都紛紛停下了腳步,好奇地轉身往裏頭看去。一時之間,整個門口被堵得水泄不通。

“發生什麽事了?”孫寧本就有一顆熊熊燃燒的八卦之心,在看到眼前的景象以後,拉著秦臻就要過去一探究竟。

若是換了平時,秦臻是肯定不會去湊這個熱鬧的,可是她心裏隱隱有種預感,這件事定然與剛才看見的那個女人有關。

圍觀的人有很多,秦臻她們想要從最外層擠進去那無異是白日做夢,就連裏邊的人想出來,也都格外艱難。

所有的人都在議論紛紛,外層的人看不見到底發生了什麽,隻能詢問站在前排的人,而前排的人又去詢問更前排的人,消息就這樣一層一層地傳遞開來,到達秦臻她們這裏的版本是:有個老太太想要進公司結果被攔下來了,現在正在跟保安吵架。

“嘁,就是吵個架還這麽多人圍著看。”孫寧掃興地撇撇嘴,覺得星科的人都太沒見過世麵。

“那個老太太還說認識咱們蘇總呢,說保安如果不放她進去就讓蘇總把他們都給開了。”前排的人聽見孫寧這樣說,扭過頭來向她解釋。

跟老板有關的八卦,一向是公司職員所喜聞樂見的。

聽到“蘇總”這兩個字,孫寧下意識地看向秦臻。秦臻豎起食指放到唇邊,做了一個“噓”的手勢,孫寧立刻會意地閉了嘴,將想問的話咽了下去。

“快快快,都別說話了,人家要給蘇總打電話了!”人群之中有一個激動的聲音響起。

這句話就好像是有某種魔力一樣,不過一瞬的時間,整個一樓大廳裏都安靜了下來。

秦臻隨便往旁邊瞟了兩眼,發現大家的臉上全都是等著看好戲的表情。

然而,所有人的屏息等待,並沒有得到他們想要的結果。幾分鍾過去,大廳裏仍然是一片沉寂。

慢慢的,有人失去了耐心,又開始交頭接耳起來。

“這老太太,牛逼吹大了吧,也不知道打哪兒來的,就敢說認識咱們蘇總,嘖嘖嘖。”

“說不好啊,看她那牛逼哄哄的樣子,要不是真認識蘇總,能眼睛長頭頂上去啊?”

“估計也就隻是認識,不然蘇總怎麽這麽久都沒接電話。”

“算了,散了吧散了吧,還以為能在咱們公司看一出仗勢欺人呢,沒想到又是個空口說大話的。”

至此,已經有一部分人開始往外頭走。

孫寧也接到了她同學的電話。她堵著一邊的耳朵,大聲地對著手機囔囔:“嗯,我知道,正站在門口看熱鬧呢。”

“等你出來我再跟你說,這裏太吵了,聽不太清。”

“嗯,好,你加油。”

孫寧掛了電話,對著秦臻無語地笑,“我同學說,一樓大廳裏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了,她好不容易從電梯裏下來,這會兒又在等電梯,打算從地下停車場出去,讓我去那裏等。”

“那我們走吧。”秦臻也懶得再在這裏呆下去。蘇奕不接那個女人的

電話,也就證明她所擔心的事情並不是真的,那麽她也不需要再自尋煩惱。

“好。”孫寧也覺得沒什麽意思,而且在人堆裏這麽擠著,空氣也不太好,胸口悶得很不舒服。

她們倆剛準備離開,從人群的中心就傳來了一個尖細的聲音:“女兒啊,我在你們公司樓下,保安不讓我進去,你讓小奕下來解決一下吧。”

隻聽那女人的語氣,秦臻就能夠想象得出來她此時的表情是多麽高傲。

“什麽?小奕還在忙?那就算了,我在一樓大廳裏等你。”那女人的氣勢比剛才稍微地弱了一些,但掛斷電話以後仍是對那些保安不依不饒:“你們等著,我一定會跟你們蘇總說,讓他把你們全都給辭了,一群不懂得看眼色的蠢蛋,也不知道是怎麽進的星科。”

“我們都是按照規章製度辦事,蘇總沒有理由辭退我們。”那些保安也都相當硬氣,一點都不把那個女人的威脅放在眼裏。

“這說話的語氣,和下午在我麵前的時候一模一樣。秦臻姐,你現在知道我為什麽那麽生氣了吧?”孫寧這會兒也忿忿不平起來。

秦臻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不要在意。

“這樣吧,我幫你出一口氣,讓你下一次見到她的時候能夠有點把柄,好不好?”秦臻忽然想到一個相當惡趣味的點子,隻是不知道那個女人受不受得了。

“好!”孫寧一下子就興奮了,望著秦臻的雙眼都放著光。

秦臻衝她笑了笑,掏出手機來撥了個號,很快,那邊就被人接起。

“你還在忙嗎?”她問。

“剛進電梯。”蘇奕的聲音中帶著些微的笑意。

“我今天不想做飯,不如我們去隔壁六樓新開的那家西餐廳吃晚飯好了。”秦臻隨口編了個理由。

“行。”蘇奕沒有半點猶豫。

“那我在你們公司門口等你,你直接下到一樓出來吧。”秦臻努力壓抑著大笑的衝動,費勁地說。

“嗯。”

得到蘇奕肯定的回答,秦臻對著孫寧比了一個“OK”的手勢。她們兩人相視而笑,臉上全都寫滿了期待。

幾分鍾之後,大廳裏重又陷入了一陣詭異的沉默,緊接著,一片此起彼伏的“蘇總好”響起。

因為人群的阻隔,秦臻並不能看見蘇奕,然而此刻她特別想知道蘇奕臉上是什麽樣的表情。

應該會特別精彩。

“蘇總來了,看來好戲是真的要上演了!”

“該不會真的是這個老太太把蘇總給叫下來的吧?”

“不會吧,她剛打電話的時候不是說蘇總正在忙麽,才過幾分鍾啊,蘇總就下來了,完全就是在打臉啊!”

……

“完了完了,秦臻姐,我好激動啊,怎麽辦?一想到待會兒那位眼高於頂的老太太就要吃癟,我就特別高興,真是比被男神表白了還要高興!”孫寧拽著秦臻的袖子,嘴角越咧越大。

秦臻的心情跟孫寧相同,這個女人雖然並沒有惹過她,但是她女兒膈應了她那麽多次,她早就看她們不順眼了。

“小奕!”那個女人的聲音再次響起,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亢奮。

大廳裏分外安靜,就連一根針掉到地上都能夠聽見。

“趙阿姨?”蘇奕從電梯裏出來,看見大廳裏黑壓壓的人群就已經察覺到了不對勁,再看見被攔在閘機口的趙清芬,忽然就明白了秦臻讓他下來一樓的真正目的。

看來他最近對她的態度是太溫和了一些,讓她在開起這樣子的玩笑的時候都這麽肆無忌憚。

星科的職員們沒有想到蘇奕真的認識這個女人,一個個全都瞪大了雙眼,不敢出聲。而站在趙清芬身邊的那幾個保安,都像是被霜打過的茄子,蔫頭耷腦的,表情不複剛才的鎮定。

“小奕,他們不讓我進去!”像是終於看見了救命的稻草,趙清芬在蘇奕走近之後連忙跑過去抓住了他的衣袖,向他打起了小報告。

蘇奕皺著眉頭將她的手甩開,雖然動作不大,但也足夠讓人看得出他的不悅。

“不好意思,趙阿姨,這是我們公司的規定,非公司職員進去必須得出示證件,並且填寫一張登記表。”蘇奕擺出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

趙清芬一時語塞,似乎是沒有料到蘇奕會這樣不給她麵子,臉色有些難看。

看熱鬧的人們臉上全都掛著嘲諷的笑。

孫寧雖然沒有看見趙清芬此時的模樣,但隻聽他們的對話都覺得分外解氣。

“臻姐夫真是好樣的!”她由衷地舉起了大拇指。

秦臻抿唇微笑。

“趙阿姨,我老婆在等我,我就不陪您多聊了。”蘇奕雖然內心對她極度厭惡,但她畢竟是他媽的好友,是他的長輩,麵上的禮儀還是要做到位。

“你要回家陪老婆?”趙清芬卻是像聽到了什麽不得了的事情一樣,驚叫道。

蘇奕雖然覺得她的反應太過怪異,但也仍是點了點頭,說:“嗯。”

“那……”趙清芬似乎還有什麽想問,但是看了一眼周圍的眾人,隻能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那我就先走了。”蘇奕說完這句話,便不再做過多的停留,抬步就往門口走。

原先擁堵的人群自覺地向兩邊散開,給他讓出了一條道來。

“出去吧。”秦臻拉著孫寧迅速地閃人。

“秦臻姐,你不等臻姐夫了麽?”孫寧問她。

“這裏人太多了。”秦臻回答,“被他們公司的人看到不太好。”

孫寧知道秦臻習慣低調,要不是她自己覺得蘇奕眼熟八出了他的身份,恐怕秦臻到現在也不會告訴她。

她們倆在大樓門口分了手,孫寧繼續等她的同學,而秦臻則是繞去了側麵,找了個沒什麽人的地方給蘇奕打了個電話。

沒過一會兒,一個修長的身影就出現在了拐角處。

秦臻站在原地等他走近,正準備開口向他解釋剛才發生的事情,就被他一把推到了牆上。

“你……”她剛吐出這麽一個字,嘴就被他給堵住。

“秦臻,你的膽子還真是越來越肥了。”他咬著她的嘴唇恨恨地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