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的晚餐秦臻沒有吃成,因為在那個“牆吻”過後,她就被蘇奕拽回了家,好好地“教育”了一頓,直到她向他保證以後再不隨隨便便跟他開這種玩笑,才終於被他放過。

“說吧,今天是為什麽?”蘇奕在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之後才開始詢問秦臻原因。

秦臻一直都是一個“乖乖女”,即使是在最容易叛逆的青春期,除去早戀以外,就沒做過任何出格的事情,蘇奕不相信她今天會平白無故地這麽擺他一道。

“你那個趙阿姨,今天來我們公司讓孫寧吃了挺多苦頭的。”秦臻說。

“所以你就借我的手給她出氣?”蘇奕挑眉問。

“也不全是。”秦臻從他的語調中察覺到了危險,趕緊將所有的事情和盤托出:“她說徐宜萱交了個男朋友,是大公司的老板,還給徐宜萱在市中心買了套房子。”

“你以為我就是徐宜萱的男朋友?”然而,她的解釋不僅沒有讓蘇奕釋然,反而使他心中的怒火燒得更旺。

“除非一定要加班或者應酬,我哪天不是跟你一起回家?你覺得像我這樣被你看得緊緊的,還有機會去當別的女人的‘男朋友’?”他委屈地質問道。

“可是你加班和應酬的時間更多啊……誰知道你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秦臻弱弱地辯駁,在對上他欲噴火的眸子的時候後邊的話就自動消了音。

蘇奕平複了一陣呼吸以後才鬆開了一直摟著秦臻的手,傾過身子打開了床頭燈。

之前一直處於黑暗之中,現在突然接觸到了光亮,秦臻微感不適地眯了眯眼。還沒等她雙眼完全睜開,就聽見了手機連接時發出的“嘟”的聲響。

秦臻雖然不知道現在具體是幾點,但想來也應該很晚了。

“這麽晚了,你給誰打電話呢?”她問,忽然有點同情電話那頭的人。

她的話音剛落,林柯帶著濃重倦意的聲音就通過揚聲器傳了出來。

“蘇總。”

“嗯。”蘇奕應道,瞥了秦臻一眼,才又問道:“林柯,查一下我最近的日程,從月初開始,然後念一遍。”

秦臻當然知道蘇奕讓林柯做這些是為了什麽,擔心會麻煩到林柯,她急忙去拽了拽他的胳膊,引來蘇奕的注視之後,她用嘴型說:“不用了,我相信你。”

可是蘇奕壓根就沒有理她,也沒有開口去阻止林柯。

“啊?”林柯感到很意外,也因為是被人從睡夢中吵醒而腦袋有些轉不過來,下意識地問:“蘇總,您要這個做什麽?”

“你不用管。”蘇奕冷冷地說。

他的話就像是一盆冷水,兜頭給林柯澆下,立刻就驅散了他殘存的困意。

“您先等一下。”林柯得了蘇奕的命令,馬上掀了被窩從床上下來,去公文包裏翻找他平時記錄工作用的筆記本。

秦臻聽見電話那頭一陣“悉悉率率”的響聲,覺得蘇奕這老板實在是太會折磨人,同時也慶幸自己工作這麽多年都沒有遇上像他一樣任性的老板。

“真的不用了。”秦臻拉住蘇奕的胳膊晃了晃,一臉無奈地看著他。

蘇奕似笑非笑地瞟她一眼,對著手機說出來的話卻是:“快點。”

“好的。”林柯頭皮發麻的應了一聲,自覺地加快了手上的動作。

等到他終於找出了筆記本,翻到了記錄蘇奕日程的那一頁,他才稍稍鬆了一口氣。

“蘇總,您這個月一號,早上10點……”

林柯剛開口念出第一句,就被蘇奕打斷:“隻需要念下班以後的行程,包括同行的人,都要交待得一清二楚。”

蘇奕這麽一說,林柯才找到了一點頭緒。原來蘇總大晚上的打這麽個電話把他叫起來做這麽無厘頭的事情,全是為了向老婆自證清白。

沒想到秦臻看起來那麽溫溫柔柔的一個人,在對付蘇總的時候,還是挺有手段的,林柯不禁感歎道。但同時,他又不得不聯想到上一次周思嘉說過的話。蘇總明明已經知道了秦臻是為了錢才會接近他,卻甘之如飴地將自己名下的財產全都轉給了她,並且因為擔心她想太多而打了這麽個電話,這其中的理由,要麽就是蘇總愛她愛得被豬油蒙了心,要麽就是秦臻太有心機。

林柯本人實際上是更偏向於第二種的。他已經在蘇奕身邊呆了五個年頭了,相當於是看著蘇奕一步一步地將星科發展壯大成了今天的規模,同時,他也將蘇奕所有的辛苦都看在了眼中。蘇奕表麵上待他雖然並不熱絡,但其實也都會在暗地裏關心他,在他心裏,蘇奕就好像是他的朋友、親人一樣。

所以,當他上一次在聽到周思嘉說的那些話以後,對秦臻是帶了一些偏見的。他覺得,這樣子虛榮、虛偽的女人是配不上蘇奕的。但偏偏蘇奕又好像被她灌過迷藥一樣,特別沉迷於她。

這段日子蘇奕真的變了很多,原來是外號“拚命三郎”的工作狂,現在則是沒有必要就一定準時下班回家陪老婆的“妻管嚴”。尤其是在上次記者招待會以後,他的笑容明顯變多了不少。有好幾次林柯有急事找他,推開他辦公室的門進去,就看見他在對著手機屏幕微笑,那場景怎麽看怎麽詭異。林柯甚至懷疑過,蘇奕是不是被什麽不幹淨的東西給附了身。

林柯翻著筆記本,將蘇奕下班以後的行程全都一字不漏地念了出來,包括時間、地點,以及應酬的人物。

“林柯,你坦白地說,在應酬的過程當中,我有沒有對其他的女人做過什麽越矩的事情?”蘇奕又問。

“沒有。”林柯回答得沒有一絲的遲疑。

蘇奕得意地看了秦臻一眼,對林柯說了一句“謝謝”才掛斷了電話。

然而,秦臻並沒有因為他的這一舉動而覺得感動或是愧疚,也可能是有過這些情緒,但都被之後湧上來的羞惱給遮蓋了下去。

“以後在林柯心裏,我肯定就是一個不明事理、愛吃醋的形象了。”她歎息一聲,又重重地在蘇奕的腰間掐了一把。

“嗯,剛好我也可以因此而推掉不少的應酬。”蘇奕滿意地笑。

而蘇奕給秦臻在外頭樹立的這種形象似乎是真的有效果的,之後的一個星期他居然天天都準時地下班回家,這反而讓秦臻有點不習慣了。

這天中午,秦臻和孫寧在一起吃飯,兩人原本聊天聊得挺開心的,中途孫寧接了個電話,臉立刻就垮了下去。

“怎麽了?”秦臻問。

“趙清芬……就我上次那個客戶,待會兒要來一趟公司。”孫寧歎了一口氣,回答。

“哦。”秦臻點頭,又給予了她誠摯的祝福:“祝你好運。”

沒想到她們倆吃完飯回去,在公司門口居然就遇上了趙清芬。

“趙阿姨您好。”孫寧愣了愣,連忙向她打招呼。

然而趙清芬卻一眼都沒有看她,她的視線一直停留在站在孫寧身邊的秦臻的身上,看著她的眼神充滿了鄙夷與不屑。

秦臻總共才見過她兩次,而且就這僅有的兩次她們兩人都沒有半點的交集,因此在被她這樣盯著看的時候心裏還是存了些疑惑。

“趙阿姨您好。”秦臻首先打破了兩人之間這樣一種奇怪的氛圍,對她露出了微笑。

然而趙清芬卻一點也不領情,將秦臻上下打量了一番以後問:“你也在這裏上班?”

“嗯。”秦臻雖然不喜歡她看著她的眼神,但畢竟她現在的身份是她們公司的客戶,秉著“顧客至上”的原則,任趙清芬再怎麽過分,她也隻能忍著。

“那好。”趙清芬抬手指向秦臻,“我們家房子的裝修,以後就由你來負責。”

“啊?”秦臻和孫寧雙雙傻眼。

“聽不懂我說的話嗎?”趙清芬的臉上有了一些不耐煩。

“不是。”孫寧連忙擺手,詢問她:“你是對我的設計有什麽不滿意的地方嗎?還是說,對我本人有什麽不滿意的地方?”

“沒有。”趙清芬盯著秦臻,“我就是想讓她來做。”

孫寧為難地看向秦臻。

因為他們公司早在和人簽合約之前就已經對人家承諾過,如果有任何對設計師的不滿意,都可以隨時換人,所以孫寧也沒有阻止趙清芬的理由。

“不好意思,趙阿姨,我現在手頭的事情比較多,如果您實在想要換人的話,我們公司還有許多比我更優秀的設計師。”秦臻委婉地拒絕了她的要求。

趙清芬看她的眼神完全不懷好意,一看就存了許多整她的心思,秦臻是傻了才會去接她這個單子。

“我就要你。如果你不同意,那就給我退錢。”趙清芬一副無賴的模樣。

“這種事情您可以去跟我領導反映,就算要退錢,也不應該找我。”秦臻說完,拉著孫寧繞過趙清芬就進了辦公室。

“你這個女人真是不知好歹!我要去找你們老板投訴你!”趙清芬在後頭罵罵咧咧。

秦臻完全充耳不聞,倒是孫寧不禁回頭看了一眼,有些擔心地對秦臻說:“她好像真去了陸涵姐的辦公室。”

“陸涵不是一個不明事理的人。”秦臻淡定地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