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徐宜萱男朋友的事情,秦臻和蘇奕鬧了個不愉快,直到早上送她上班,蘇奕也都還是沉著一張臉,隻在她主動和他講話的時候敷衍地“嗯啊”兩聲。

“今天晚上有一個慈善酒會,你要跟我一起去嗎?”在秦臻解開安全帶準備下車的時候,蘇奕突然開口問她。

“今天晚上?”秦臻在心裏哀嚎一聲,無奈地搖頭,“今天下班以後我要見一個客戶,應該沒有時間。”

之後蘇奕就再沒有吭聲,等秦臻下了車,剛把門關上,車子就已經滑了出去。

秦臻這一天也是挺忙的,趙豔紅那邊方案已經確定,即將開始動工,她幾乎一整天都在往外頭打電話,聯係、協調工人。

等到她終於能夠停下來喘一口氣了,看一眼時間,也差不多該下班了。

孫寧知道秦臻跟徐宜萱約了見麵的事情,離開公司之前給她加油打氣了一番,最後還不忘記囑咐她:“記得拍照啊拍照!”

孫寧對徐宜萱相當好奇,特別想知道能靠著自己的“魅力”從男朋友而不是老公那兒搞來一套房子的女人到底長什麽模樣。

秦臻隻是斜了她一眼,對她的要求不置可否。

為了等徐宜萱,秦臻一個人留在了公司裏。她百無聊賴地邊刷著微博邊等人,誰知道眼見著半個小時都過去了,徐宜萱還是連個影子都沒出現。

她照著趙清芬給她留下的徐宜萱的手機號碼撥過去,“嘟”聲響了很久都沒有人接聽。

也許是下班得晚了,現在還在過來的路上,人太多所以沒有聽到,秦臻猜測著理由。

可是四十分鍾過去、五十分鍾過去,最後一個小時都過去了,徐宜萱仍然沒有來,並且打電話過去也一直沒有人接。

秦臻覺得自己的耐心就要消耗光了,她給趙清芬打了個電話,然而得到的答複卻是“我也不知道她現在在哪,不然你再多等一下好了,我們家宜萱每天都很忙的”。

秦臻想說,其實我每天也挺忙的,沒那麽多時間跟這兒傻坐著等人。可這種話她畢竟不能說,隻能用“好的”來結束這一段對話。

她上了微信跟朱心晴吐槽,被朱心晴大罵是“軟包子”。

“你說,你都明知道對方是專門針對你了,你就不能硬氣一點兒?”

“你要知道,她們是我的客戶,不是普通沒有什麽關係的人。”秦臻提醒她,“你跟你客戶難道能隨隨便便撕破臉?”

“要看客戶的難搞程度。要我客戶跟你這個似的是個事兒精,我絕對要開口罵娘。秦阿臻,咱們不過是混口飯吃,哪兒能這麽委屈自個兒啊。”朱心晴勸她。

“對啊,為了混口飯吃,所以就多忍一忍吧,不然連飯都吃不上了。”秦臻歎著氣說。

“呸!秦阿臻你就給我矯情吧!要我嫁了這麽一有錢老公,我肯定呆家裏安心做我的闊太太,哪還至於出來這麽受氣啊!”朱心晴狠狠地啐了一口唾沫。

秦臻聽完她這一條語音,隻是一笑置之。

誰不希望能夠整天啥事兒都不幹就有錢自動往口袋裏鑽,可是這世界上哪裏有這麽便宜的事兒呢?

大概是曾經的家庭變故給秦臻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陰影,讓她覺得不管家裏多麽有錢,都不如自己老老實實地找一份工作,領一份固定的薪水來得安心。

電腦右下角顯示的時間已經

過了六點半,秦臻給徐宜萱又打了個電話,依然還是不接。

“不好意思徐小姐,因為等了這麽久你還沒有來,所以我先走了。如果你看到了這條短信,麻煩給我打個電話,我們再約改天。”

秦臻實在不願意再等下去,發完這條短信就收拾東西離開。

她還記得蘇奕早上說過要去參加一個慈善酒會,應該是不會回家吃飯的。況且,都已經這個時間了,她也餓得沒有心力再去買菜做飯,於是決定去外頭隨便找家館子對付一頓。哪知道這一去,就給她遇上了一個許多年沒見過麵的熟人。

要不是對方先叫住了她,秦臻還真認不出來眼前這穿著一身正裝、高大帥氣的男人就是小時候住在她們家隔壁的小胖子。

“你居然是王紹東?”秦臻簡直不敢相信。

王紹東勾起一個淺笑,微微點頭。

“自從我回國以後,以前的朋友見了我都跟你一樣的反應,看來我減肥還是挺成功的。”他開著玩笑。

秦臻看著他的眼神中充滿了崇拜,由衷地誇讚道:“真的很厲害!”

王紹東坦然地接受了秦臻的誇獎,話鋒一轉,問她:“吃飯了嗎?”

秦臻愣了一下,搖頭說:“還沒,正準備去吃。”

“正好。”王紹東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驚喜得兩眼發亮,“我也在找吃飯的地方,不如我們一起。”

秦臻當然不會拒絕,隻是因為他親密的動作而感覺到有些不太自在。不過轉念一想,他去美國呆了這麽多年,作風習慣上大大咧咧一點也挺正常,如果她要把手抽出來,恐怕還顯得矯情了。

王紹東的父親是秦臻父親的領導,兩家住在同一個小區,平時關係也挺親近。而王紹東和她算得上是從小一起長大,用現在時興的詞來說,就是“青梅竹馬”。不過他們這一對青梅竹馬並沒有按照偶像劇的路線互生情愫,從而走到一起,究其原因,大概還是因為王紹東小時候確實是太胖了。那個時候,他胖到從教室的走道裏通過,必須得側著身子,不然就會被卡住。

他們倆上的是鋼鐵公司的子弟小學,裏頭的學生都是鋼鐵公司職工的孩子。王紹東的父親官位大,因此即使所有的小朋友都因為他的外貌而嫌棄他,但也沒有人敢欺負他,隻不過願意帶著他玩的人很少,而秦臻就是其中一個。

說是帶著他一起玩,但秦臻小時候的娛樂也就是看看電視、看看書,在學校裏頭除非是上體育課,一般情況下她都是呆在教室裏寫作業或者預習下一節課要學的內容,而這些剛好都很適合不喜歡運動的王紹東。

所以那個時候,他們兩人在班裏的成績向來是名列前茅。

隻是在初中畢業以後,王紹東就被他爸媽送去了美國念書。那個時候網絡還不像現在這樣普及,隔著一個大洋,寫信也不夠方便,因此自那以後,秦臻和王紹東就斷了聯係。要不是今天碰巧遇見,恐怕再過不了多久,秦臻就會徹底忘記有這麽一個人。

秦臻領著王紹東去了她和孫寧常去的一家餐廳。

“你別看這裏的裝潢什麽的不怎麽樣,但是菜的味道都挺不錯的,而且還很實惠。”秦臻向他介紹道。

王紹東環顧四周,並沒有流露出任何不滿的神情,這讓秦臻稍微鬆了一口氣。

她問了王紹東有沒有需要忌口的東西,又點了幾個自認為不錯

的菜,然後用開水一遍一遍地替他涮著餐具。

“你什麽時候回來的?”秦臻隨便起了個話頭。

“回來有兩、三年了,我一直都在找你來著,沒想到今天居然這麽湊巧。”王紹東嘴角含著笑,望著秦臻的眼神中有她看不懂的情緒。

“找我幹嘛?”秦臻問,又半開玩笑地說:“我還以為你早就把我給忘了。”

“明明是你把我給忘了吧?”王紹東毫不留情地戳穿她,在看到秦臻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去之後,他又說:“雖然我以前都沒有跟你說過,但是在我心裏,一直都把你當成最好的朋友的,所以我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你。誰知道……”

他的話音低了下來,表情有些微的掙紮,似乎有點難以啟齒。

“誰知道我們家出了那種事,從原來的小區搬走了,也不知道搬哪兒去了,對吧?”秦臻接著將他後麵的話說完,又一臉無所謂地安慰他:“沒關係,這些事情你說出來也不會對我有什麽傷害,我早就麻木了。”

王紹東聽她說完,眼底的哀傷更甚。

“那你這些年,過得還好嗎?”他問得有些小心翼翼。

秦臻見他這樣,“噗嗤”一下笑了出來,頗為嫌棄地說:“哎,咱們倆隔了這麽多年好不容易見一回麵,你能別把這場麵搞得這麽傷情麽?”

王紹東摸著鼻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對不起。”他向她道歉,“我隻是好奇……”

“沒關係。”秦臻將涮幹淨的餐具推到他麵前,又開始涮自己的。

“我過得挺好的,大學畢業以後就有了一份不錯的工作,跳槽了兩次到了現在的公司,工資待遇什麽的都還說得過去,同事之間也沒那麽多勾心鬥角,每天都挺開心的。”秦臻不想讓把自己曾經苦難的一麵展現在王紹東的麵前,也就隻挑了好的來說,“噢,對了,我結婚了,老公對我也很好。”

王紹東看到秦臻臉上的笑容並不像是裝出來的,也就跟著放鬆了心情。

“你過得好,那就好了。”他說,臉上的表情讓秦臻的腦袋裏莫名地冒出來一個詞:慈祥。

明明王紹東跟她相同的年紀,可是他現在看著她的模樣就好像是一個大她很多的長輩一樣,包括他說的話,也給了她同樣的感覺。

王紹東的話一向不多,大概是小時候沒什麽人喜歡跟他說話讓他養成了這樣安靜的性子。

秦臻和他這樣一頓飯吃下來,除開剛開始的時候說的那些話,中途他幾乎是一句話都沒有再說過,隻在秦臻招呼他吃菜的時候點頭應上一聲。

這頓飯原本是秦臻打算付錢的,畢竟他們倆這麽多年沒見,而在她的意識中,這一帶算得上是她的地盤,而且這家餐廳還是她推薦的。無奈王紹東借著去洗手間的機會搶先把錢給付了,秦臻也隻能說一句“下次有機會我再請你吃飯”。

他們兩人互相交換了聯係方式,最後王紹東提出要送秦臻回家,被她給拒絕了。

“這麽晚了,不太方便。”秦臻得知王紹東住得離這裏比較遠,並且與她根本就是兩個相反的方向,自然是不好意思麻煩人家的。

然而王紹東卻以為她是擔心被老公誤會,也沒有堅持。

“對了,秦臻,你能告訴我秦伯伯和甄阿姨的墓在哪裏嗎?我想去看一看他們。”在臨分別的時候,王紹東突然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