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到家的時候蘇奕還沒有回來,屋裏黑黢黢的一片。她想著這種慈善酒會一般都不會太早結束,也就沒怎麽在意地打算先去洗澡睡覺。

她剛把頭發吹幹,正收拾著吹風機,就聽見了客廳裏傳來的聲響。

“蘇奕?”秦臻把吹風機往床頭櫃的抽屜裏隨手一塞,靸著拖鞋就出了臥室。

蘇奕已經換好了鞋,準備進屋。

秦臻下意識地回頭看了一眼牆上的掛鍾,還不到10點。

“怎麽回來這麽早?”她問。

“太無趣。”蘇奕的回答很簡潔。他對待秦臻的態度與早上無異,走過她身邊的時候甚至連看都不看她一眼。

“哎。”秦臻伸手拉住他的手臂,蘇奕的腳步因此而停頓,然而他並沒有轉身或是回頭,甚至都沒有說一個字。

“已經一天了,你這氣也該消了吧?”秦臻繞到他麵前,直截了當地問他。

蘇奕這才垂眸看她一眼,但仍是冷冷的不說話。

秦臻驀地就感覺到了一陣煩躁。

他老是這個樣子,永遠讓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裏觸到了他的雷點,一旦生氣了就擺出一副冷臉來不理她。

“不然你告訴我,我到底是哪裏惹你生氣了,這樣我也好改正,行不行?”秦臻終於忍不住將這些話說出了口。

蘇奕安靜地盯著秦臻看了半晌,看得她頭皮都有些發麻。

“與你無關。”他將視線收回,長長的睫毛在臉頰上留下落寞的陰影,“我隻是在生自己的氣。”

秦臻愈加摸不著頭腦,跟自己有什麽好生氣的?

可是她並沒有問出口。

“吃飯了嗎?”她換了個話題,想要緩和一下氣氛。

“沒。”蘇奕搖頭。

“那你要吃麵條還是餃子?家裏沒有菜了,我晚上在外頭吃了才回來。”秦臻問。

“不用了,我不餓。”蘇奕說,“你去睡覺吧,我先洗個澡。”

蘇奕剛一鑽進被窩就把秦臻撈進了懷裏。

秦臻趴在他的胸膛上,聞著兩人身上相同的沐浴露香味,突然就覺得安定了下來,困意也慢慢地湧上頭來。

“秦臻。”蘇奕突然出聲。

因為姿勢的原因,在他說話的時候,秦臻能夠敏銳地感覺到他胸腔的震顫。

“嗯?”她抬眼看他。

“你昨天問我的那件事……”蘇奕淡淡地瞟她一眼,又繼續說:“徐宜萱的男朋友,我今天見到了。”

“什麽?”秦臻一個激靈用胳膊肘撐起了上身,但又想起昨晚她問完那個問題之後他沉下去的臉,訕笑兩聲,口不對心地說:“我沒興趣。”

說完,她又慢慢地趴了回去。

“口是心非。”蘇奕撫著她的長發,眸中稍微染上了點笑意。

“你知道中維集團嗎?”他問。

“中維集團?”秦臻覺得這個名字有點耳熟,似乎是在哪裏聽過,但又一時想不起來。

看到秦臻迷惑的表情,蘇奕向她介紹道:“就是一個專門給知名汽車品牌做零件代工的公司,他們的老總叫熊維,是

個徹頭徹腦的色鬼,你以後遇見了一定要離他遠一點。”

秦臻在慢慢消化著他話裏的信息,姓熊,並且還是個色鬼……她忽然想起來了一個人。

“他是不是已經結婚了?”她問。

“對。”聽到秦臻的問題,蘇奕有些吃驚,但更多的還是緊張。

“你認識他?”他問。

“不認識。”秦臻說,“但是他老婆是我的客戶,就是我上次跟你說過的那個,老公常常出軌的。”

蘇奕想起來確實是有這麽一回事,“還真是湊巧。”

“不過,他和徐宜萱有什麽關係?該不會他就是徐宜萱的‘男朋友’吧?”秦臻因為自己的這個猜測而瞪大了眼。

“徐宜萱也參加了今天晚上的酒會,不過是以熊維助理的女伴的身份。”蘇奕隻告訴了秦臻這樣一個客觀的事實,但是實際上,他覺得徐宜萱與熊維之間的互動反而更有問題。

“她居然去參加酒會了?”秦臻憤怒地吼叫出聲。

蘇奕預想過在她得知這個消息以後反應會比較激烈,但沒想到她會因此而生氣。

“怎麽了?”他問。

“徐宜萱簡直太過分了!明明跟我約好下班以後見麵的,結果放我鴿子不說,還一聲招呼都不打,害我一個人在公司裏等了快兩個小時。”秦臻一想到自己一個人跟傻子一樣在公司裏等著,而徐宜萱則是跟著男朋友一起愉快地參加酒會,就有種想要罵人的衝動。

“你要見的客戶,就是徐宜萱?”蘇奕皺眉問,也有些心氣不順。

“嗯。”秦臻相當忿然。

“你上次不是說,她媽媽是你同事的客戶嗎?”蘇奕還記得那次自己被秦臻捉弄後,她給他的理由,說是趙清芬欺負了她的同事,她想要替同事出一口氣。

“之前是。”秦臻本來不想把這件事情告訴他,但既然已經說漏了嘴,以他的敏感程度,她就算再怎麽編理由,也瞞不下去,還不如直接跟他說事實。

“可是後來她媽媽來公司碰到我了,就非得換我給她們家做設計。”秦臻沒有告訴蘇奕趙清芬對她頤指氣使的態度,也沒有說她覺得趙清芬對她懷著一股敵意,而是說:“可能是覺得我是個熟人,不至於坑她吧。”

“嗯,還可以順便坑你。”蘇奕涼涼地說。

秦臻撇撇嘴,沒有說話。

蘇奕原本想說,“要是做得不開心,就不要做了”,可是想一想秦臻那倔強的性子,還是把這話給吞了回去。

大不了她們讓她不開心,他就讓她們也不開心就行了。

秦臻在第二天的中午才接到徐宜萱打來的電話。

“對不起啊秦臻姐,我昨天突然要去參加一個酒會,所以失約了。”徐宜萱和趙清芬對待秦臻的態度不太一樣,雖然秦臻清楚她這般客氣十有八九都是表麵功夫,但好歹她還做了這樣的一番表麵功夫。

“徐小姐,即使是有這樣子的急事,你也可以給我打個電話的。”秦臻壓抑著自己的火氣,盡量平靜地開口。

“是這樣子的秦臻姐,我知道蘇總也要去參加那個酒會,以為你會跟他一起去,

沒想到在現場沒見到你,後來忙著忙著就把給你打電話這件事情給忘了。”徐宜萱抱歉地說。

可是秦臻總覺得她這話有隱隱的炫耀在裏頭。

所以她這是在嘲笑她,沒有資格和蘇奕一起去參加酒會麽?

秦臻冷笑兩聲,說:“蘇奕跟我提過這件事,不過因為我已經先跟你約好,所以就拒絕了他。早知道會這樣,我就應該不管不顧地答應陪他一起去,起碼這樣還能在酒會上碰巧遇見你。”

徐宜萱當然聽得出來秦臻這話裏的嘲諷,又跟她說了幾句“對不起”,才問:“秦臻姐,那你今天下班以後有時間嗎?我請你吃飯賠罪,順便再談一談裝修的事情。”

“吃飯可以,賠罪就不必了,也不是多大的事,隻是希望以後如果你臨時有事,能夠及時地知會我一聲。”秦臻說。

“行。”徐宜萱答應得倒挺爽快。

孫寧知道了秦臻被徐宜萱放鴿子的事情,氣得將徐宜萱大罵了一頓。秦臻雖然不習慣在人前爆粗,但聽孫寧這麽一通罵,也覺得心情舒爽了不少。

“你晚上可千萬得好好宰她一頓,不然都對不起你昨天等她那一個半小時!”孫寧說。

“我知道的。”秦臻在宰人這方麵,向來都不會手軟。

徐宜萱約秦臻在一個隻聽名字就覺得逼格相當高的餐廳見麵。

秦臻去赴約之前,孫寧在大眾點評上翻看了所有網友的評價,最後扒拉著秦臻的袖子淚眼朦朧地問:“你要不問問那位徐小姐,能不能帶個家屬?”

秦臻瞧著她那沒出息的模樣,特嫌棄地說:“孫寧你能不能給我長點臉?就這麽一頓飯就能讓你折腰,真是。大不了下次找個時間我請你去吃。”

孫寧當即感動得熱淚盈眶,就差沒抱著秦臻的大腿不放了。

秦臻去的時候徐宜萱已經在裏頭等著了。

不過才一段時間沒有見,秦臻忽然發現徐宜萱整個人的氣質都跟以前大不相同了。

秦臻記得初次見到徐宜萱的時候,她還是個衣著樸實的小姑娘,第二次在星科見她,雖然她當時穿了一身的職業裝,但給人的感覺還是有些稚氣未脫。這一次,她身上穿的仍然是一套西裝窄裙,然而臉上的濃妝給她平添了幾分嫵媚,看起來成熟了不少。

果然是交了男朋友的原因麽,秦臻心想。

“秦臻姐,先點菜吧,你想吃什麽隨便點,不用跟我客氣。”徐宜萱笑著說。

秦臻從小到大接受的教育就是要懂禮貌、有素質,尤其是在麵對外人的時候,因此每當別人請吃飯,她都隻會點一些中檔的菜品。

可是,今天她本就存了報複的心思而來,如果點的菜太便宜了,她會覺得對不起自己。

於是,她將菜單從頭翻到尾,不看名字、不看圖片,也不問服務員是什麽做法、什麽口味,隻是按照價格從高到低的順序,依次點了五道菜。

“不好意思,我平時的飯量就很大。”秦臻故作羞澀地說。

“沒關係。”然而徐宜萱臉上的表情沒有半點的反感,反而笑得更加燦爛,“如果不夠,待會兒可以再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