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宜萱的反應讓秦臻相當沒有成就感,也就沒有了繼續惡作劇下去的興致。

恐怕這頓飯最終也不是徐宜萱自己付錢,她點得再多,徐宜萱也不會覺得心疼,反而以此作為一種變相的秀恩愛手段來讓她心塞,她又何必讓徐宜萱太過得意。

秦臻這頓飯吃得相當壓抑。原本她隻是問了一句“你喜歡什麽樣的裝修風格”,又把手機裏存下來的一些圖片調出來給徐宜萱參考,卻沒想到徐宜萱在看到她的手機的時候似是無意地抱怨了一句:“哎呀,我用了iphone6plus以後,看什麽手機都覺得屏幕小,不習慣。”

“是麽。”秦臻“嗬嗬”一笑,安靜地看著徐宜萱擺弄著她的新手機。

好不容易等她炫耀完了,秦臻才耐著性子又問一遍:“所以,你喜歡什麽裝修風格呢?”

徐宜萱將秦臻手機裏的圖全都看了一遍,每一張圖她都能找出不滿意的地方:複古風的她嫌不夠現代化,簡潔風的她嫌太單調,溫馨風格的她又嫌太普通。

“那不然你直接告訴我,你想要什麽樣的效果好了。”秦臻也懶得再與她這樣子耽誤時間,幹脆把手機備忘錄打開,打算記下她的要求。

“裝修方麵的事情我實在不懂,至於想要什麽樣的效果,我現在一時半會也形容不出來,不如你給我一些建議好了。”徐宜萱說。

秦臻深吸一口氣,平穩了一下情緒,“那要不然這樣吧,等我看了你的戶型再給你一些建議。”

“行,剛好明天周六,不如就約明天吧。”徐宜萱按亮手機看了眼日期。

“明天不行。”秦臻一口拒絕,“我明天有點事,不然約後天吧。”

“後天我沒有時間。”徐宜萱的臉上露出為難的神色,“真的不能明天嗎?”

“嗯。”秦臻絲毫不給她討價還價的機會。

她這倒不是故意難為徐宜萱,畢竟這麽一直拖下去對她來說也沒什麽好處,還延長了和徐宜萱母女倆糾結的時間,周六那天她是真的有事,還是一件挺重要的大事。

徐宜萱見秦臻這麽堅持,也就沒再試圖讓她挪時間,隻是說:“那恐怕這事兒就得拖到下周末去了。”

秦臻聳了聳肩,表示無可奈何。

這家餐廳的菜品做得相當精致,所謂“精致”,不過就是形容量少而用的一個比較高大上的詞匯,以至於秦臻點了五道菜,到了最後也不過是堪堪飽了肚子。

她發誓這種性價比不高的餐廳,打死都不會再來第二趟……除非有冤大頭願意請客。

等到結賬的時候,服務員還沒開口,徐宜萱就從包裏掏出了一張黑色的信用卡來。她揚了揚手,將那張信用卡展現在秦臻眼前,對服務員說:“刷卡。”

秦臻是見過這種純黑色的信用卡的,那還是上一次她和蘇奕去買電視的時候……沒錯,她最終還是向蘇奕提出了要在臥室裏裝一台電視的要求,而蘇奕居然沒有半句怨言地同意了。

那個時候蘇奕就是刷的這種黑卡,雖然他的那張外觀與徐宜萱手上的這一

張有一些不一樣,但都是黑不溜秋的顏色,難看到了極點。

當時秦臻很不能理解地問蘇奕:“為什麽你的信用卡長這麽醜?”

蘇奕看了她一眼,眼神中夾雜著她看不懂的情愫。秦臻後來想起來,那大概是看一個什麽都不知道的蠢貨的眼神。

“這張卡的額度是沒有上限的,你甚至可以用它去刷回來一架飛機。”蘇奕是這樣跟她說的。

於是秦臻在看見徐宜萱也拿了一張黑卡的時候,是相當震驚的。

她那天回家以後就百度了這種神奇的信用卡,發現它並不是單單有錢就能申請到的,隻能由銀行發給符合要求的客戶。

她記得蘇奕說過,徐宜萱的男朋友是中維集團熊總的助理,而以他的身份與財力,是不可能會擁有黑卡的。

那麽,結論隻有一個:徐宜萱的男朋友絕對不可能是熊總的助理,是熊總本人還比較能夠說得過去。

不過,這種事情秦臻當然不會去跟徐宜萱求證,畢竟熊總是結了婚的人,徐宜萱如果真跟他有一腿,那就是插足別人婚姻的小三……也不對,以熊總風流的個性,徐宜萱恐怕都能排到好幾十位去了,對於這種有違道德倫理的事情,她應該是難以啟齒的。

服務員拿著那張卡走了,徐宜萱在低著頭玩手機。

沒過幾分鍾,她的手機上有一通電話進來。徐宜萱看著屏幕,嘴角牽起一絲甜蜜的微笑。

秦臻沒忍住,好奇地往她手機屏幕上瞟了一眼,就看見了三個大字:親愛的。

不知道為什麽,她突然有點反胃,尤其是在想到徐宜萱的“男朋友”很有可能是熊總的時候。

“嗯,想你了。”徐宜萱說完還瞥了一眼秦臻,不過多少還是沒怎麽顧忌到她。

秦臻為了避免這尷尬的氣氛,立刻拿出手機來刷起了微博。

“對,今天請一個朋友吃飯了。”

“女的,就那個設計師。”

“今天晚上?小姨不在嗎?”

“那我等你。”

徐宜萱的語調愈發甜膩,秦臻聽得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她剛掛斷電話,服務員就送來了卡和賬單。

“麻煩您在這裏簽個字。”服務員說。

徐宜萱接過筆,在賬單上刷刷地簽下兩個字……沒錯,就是兩個字。雖然因為她的字跡太過潦草,秦臻一眼瞥過去看不清到底是哪兩個字,但可以肯定的是,並不是她自己的名字。

“秦臻姐,我男朋友說要過來接我,你能不能陪我多等一會兒?”徐宜萱問秦臻,這語氣聽起來似乎是在撒嬌。

秦臻有點反感她把對付男人的那一套用來對付自己,但人家這麽一個小小的請求,她不答應好像又過於不近人情。

“好吧。”於是她說。

等待的過程當中兩人並沒有太多的話說,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各自玩著手機。

秦臻用微信給孫寧發了幾張照片過去,這還是剛才菜端上來的時候徐宜萱一定要先拍照,她才跟著照了幾張。

孫寧立刻就回複了一排大哭的表情。

秦臻故意逗她,把這家餐廳吹得天上有地上無的,讓孫寧眼紅得不行,最後拋出一句“秦臻姐你再這樣咱們就隻能友盡了”。

秦臻對著這句話笑了半天,然後就聽到徐宜萱說:“我男朋友來了,可以走了。”

她突然就有種解脫了的輕鬆感。

徐宜萱男朋友的座駕是一輛低調奢華的奔馳,會選這種車的男人一般年紀都不會太小。

秦臻陪她一起走到近前,後座的車窗降下,靠坐在另一邊的男人稍微側了一下臉。

像是被雷劈中了一般,秦臻僵硬地站在原地,動彈不得。

徐宜萱並沒有察覺到秦臻的異樣,她極不走心地向秦臻道別後歡快地開門上車。車子徐徐開走,黑色的奔馳很快就融進了那一片夜色之中。

那個男人……秦臻想到剛才看見的那張臉,不由得握緊了拳頭。

秦臻回到家的時候仍然有些魂不守舍。

蘇奕很少會見到她這個樣子,不免有些擔心。

“是不是徐宜萱又對你說了什麽?”這是他唯一能夠想到的使她變成這樣的理由。

“不關她的事。”秦臻擺了擺手,臉色蒼白,“隻是碰巧遇到了一個故人。”

蘇奕覺得事情絕對不會是像她說的那樣簡單,即使真的是遇到了“故人”,那這個人在她心裏也一定占有極大的分量,不然不會讓她變成這樣。

“誰?”他問。

“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誰,隻是曾經見過他幾次。”秦臻想起最後一次見到他時不小心聽到的對話,心中對他的恨意再一次湧了出來,激動得渾身都開始發抖。

她變得越來越不對勁,蘇奕擔心再將這個話題進行下去她會失控,於是似不經意一般地提起:“對了,你明天有時間嗎?我想去買幾件衣服。”

秦臻的注意力被他成功的轉移。

“明天麽?明天不行,我有點事情,要出去一天。”她這才想起來還沒有跟他說過這事兒。

“出去一天?”蘇奕立刻就戒備了起來,“什麽事情需要一天這麽久?”

“昨天碰到了一個以前的鄰居,好多年沒見了,他說想去我爸媽的墳上看看,正好我也很久沒去了,所以我答應明天和他一起過去。”秦臻沒有隱瞞蘇奕,給父母上墳這種事情,也確實沒什麽好遮遮掩掩的。

然而,她並沒有想到蘇奕會說:“說起來,我和你結婚這麽久了也沒去看過一次你爸媽,既然這樣,我明天也跟你們一起去。”

他的要求並沒有不合理的地方,作為女婿,他一直沒有去“拜訪”嶽父嶽母也的確有點說不過去,但他和王紹東素未蒙麵,秦臻擔心如果他也一起過去,她夾在他們兩人之間會很尷尬。

“要不這樣吧,下次我再和你一起去。你和我鄰居都不認識,我怕你們會覺得不自在。”秦臻勸著蘇奕。

蘇奕卻很堅持:“明天見了,就認識了。”

秦臻實在拗不過他,隻能勉為其難地同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