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姐你好,我叫蘇落,是蘇奕的堂妹。”佳人笑吟吟地介紹著自己,秦臻這才意識到,原來是自己誤會了。

不過,誤不誤會,於她來說,其實也沒有多大的關係。

“你好。”秦臻淡淡地微笑,眼角的餘光落在了蘇奕的身上。他正在翻著菜單,對她與蘇落兩人之間的互動置若罔聞。

“哎,小堂妹,你怎麽會知道秦臻的名字?”朱心晴突然插進來,問得頗有深意。她看到蘇奕翻菜單的動作慢了半拍,心中一喜,看來他對秦臻並不是像表麵上看到的那樣冷淡。

經她這麽一提醒,秦臻才意識到,她和蘇落似乎是頭一回見麵,可對方卻在剛見到她的時候就能夠叫出她的名字……她下意識地扭頭看了蘇奕一眼,他卻仍舊在仔細地研究著菜單,並沒有因為朱心晴的問題而覺得堂皇。

“秦臻姐是我哥以前的女朋友嘛。”蘇落絲毫沒有察覺到她的話讓餐桌上的氣氛瞬間冷了下來,繼續興致勃勃地說道:“而且秦臻姐你知道嗎,不僅僅是我知道你,我們家好多人都知道你哦!要不是你,我哥也不會改邪歸正,好好學習,當然也不會有今天的成就……”

“夠了。”蘇奕冷冷地說,聲音不大,卻極有威懾力。

蘇落看了他一眼,縮了縮脖子,吐了吐舌頭,才終於閉嘴。

“自己看想吃什麽。”蘇奕將菜單遞過去,蘇落迅速地接過,開始翻起來。

秦臻的腦袋垂得更低,用長發遮住已經有些泛紅的臉。曾經的往事大約是她與蘇奕都不願揭開的瘡口,無論是好的,或是壞的,隻要稍稍碰觸,便會流出不堪的膿水。

她開始後悔剛才同意與他們拚桌。

原本以為隻是同桌吃個飯,跟中午一樣,沒什麽大不了。她甚至已經做好了看他們兩人大秀恩愛的準備,卻沒想到事情的發展卻朝著她預料之外的方向而去。

他們坐的是沙發卡座,四人桌,秦臻和蘇奕之間的距離卻可以再坐下一個人。

然而即使是這樣,蘇奕輕微的一個動作,秦臻也都能夠清晰地感覺到。她的神經有些緊繃,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阿臻,試試這湯,口味清淡,但是香味又特別濃鬱,超級好喝!”朱心晴給秦臻盛好一碗剛端上來還騰騰冒著熱氣的菌菇湯。

秦臻心不在焉地伸手去接,卻沒想到一個手抖,碗歪了一下,裏頭的熱湯全都灑了出來,順著碗沿流到了秦臻的手上。

“嘶……”瞬間,秦臻就感覺到手背上傳來一股刺痛,疼得她眼淚都湧了出來。

“阿臻你不要緊吧!”朱心晴急得連忙站起來,還沒碰到秦臻的手,就看到一直冷臉坐在秦臻身邊的蘇奕快速地奪下她手中的湯碗,並且拽著她的手腕,將她拖了出去。

朱心晴有片刻的傻眼,這是演得哪一出?

可是一邊的蘇落卻沒有半點的驚訝,反而安撫朱心晴:“姐姐,你不用擔心秦臻姐,我哥會照顧好她的。”

“……”

蘇奕拉著秦臻去了洗手間。好在這間餐廳的洗手台是在外頭,男女通用。蘇奕擰開其中的一個水龍頭,將秦臻被燙到的那隻手置於噴出來的水柱之中,過了好幾分鍾,才問:“好點了嗎?”

仍舊是清冷的聲音,秦臻卻從其中聽出了緊張與關切的味道。

“嗯。”秦臻點點頭,視線停留在他握住自己的那隻手

上。

修長的手指骨節分明,卻並不白皙,掌心與指尖都有薄薄的繭。他沒有家境,沒有背景,卻能夠擁有今日的地位,秦臻不敢想象,這些年他究竟有多麽辛苦。

蘇奕將水龍頭關上,卻沒有放開她的手。

“去醫院。”她聽到他說。

“啊?”秦臻慌張地仰起頭,這才終於與他對視上。看到他灼灼的目光,她又忍不住地扭開了頭。

“不用了,剛才衝了這麽久,已經沒有問題了。”她想要將手從他手中抽走,卻沒想到被他握得更緊。

“我不喜歡被人忤逆的感覺。”蘇奕緊盯著她,聲音中似乎有壓抑的情緒。

“所以,去醫院。”他又重複了一遍……

迫於蘇奕的淫威,秦臻同他一起回座位拿了東西,又被他送到了醫院。

朱心晴本想也跟著一起去的,可蘇奕隻冷冷地一瞟,蘇落就抱著她的腰對著她撒嬌,怎麽都不讓她離開。

兩人在他的車上一路無言,秦臻麵朝窗外,“認真”地欣賞T市的夜景。

好不容易到了醫院,兩人也是走得一前一後。

秦臻是刻意落後兩步的,這樣她既不會有太大的壓力,也可以肆意地觀賞他高大挺拔的背影。

門診處的醫生對秦臻這樣的小傷也要跑一趟醫院有些無語,隻看了一眼,然後開了張單子遞給蘇奕,說:“去取藥。”

秦臻對麻煩蘇奕這件事感到非常地不好意思,垂著頭小聲說:“我自己去取就可以了。”

“你給我在這裏好好呆著。”蘇奕卻因為她的這一舉動臉色更沉,將處方單攥緊在手中,大步流星地朝取藥處走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