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的外公外婆很早就隨著她舅舅一家搬去了外地,以前她年紀小的時候,過年跟著爸媽一起回來還見過幾次,後來就再也沒有聯係過,到了現在,她對他們基本上就沒有了什麽印象。而她的爺爺奶奶則是在這裏紮根了一輩子,去世以後也是葬在了那座山頭上。

這裏再沒有了秦臻的親人,隻有她爺爺奶奶留下的一棟老房子。這麽多年沒有人住,也沒有人打理,那棟房子也基本處於廢棄的狀態,秦臻自然不會請他們一起去那裏歇腳。

縣城裏隻有一條主街,這也是縣城裏最繁華的地方,所有的商鋪都在這條街的兩邊。

現在不是新年也不是清明,路邊沒有擺攤賣香燭的小販,秦臻他們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花店,因為生意清淡,店裏的花不知道放了多久,都有些打蔫了,然而他們也隻能勉強將就。

大約是好不容易才守到了一攤生意,店主在幫他們包裝的時候顯得格外熱心,甚至還跟秦臻拉起了家常:“小妹,你是哪一家的啊?我好像從來沒有見過你。”

秦臻笑了笑,說:“我爸爸是秦瑞生。”

“秦瑞生”這個名字在這個小縣城裏曾經有一段時間是家喻戶曉,秦臻聽說自她爸爸考上了大學以後就成了城裏的家長們教育孩子的模範。

果不其然,店主在聽秦臻說完以後,看著她的眼神變得更加的熱情。

“原來你就是秦家的孩子啊!”店主的視線又轉向站在秦臻身後的那兩個男人,心思千回百轉,最後隻說了一句:“一看就很有出息。”

這樣的誇讚秦臻承受不起,但跟一個並不熟悉的陌生人又沒有解釋的必要,於是隻能對她笑笑,等花包好了就立即付錢離開。

他們又去隔壁的小商店買了一瓶二鍋頭、一包香煙,才一起上山去了公墓。

縣城裏原本沒有專門的公墓,不知道是從哪個年代流傳下來的習慣,隻要家裏有人去世了,就會將其埋在縣城後頭的一座山上。久而久之,山上的墳頭太多,又太雜亂,政府看不下去,就出資修了個公墓。這個公墓雖然簡陋了一些,但起碼看起來還是有模有樣的。

這裏比起前幾年秦臻來的時候變化不大,因為縣城裏的人不多,這些年來增添的墓碑也沒幾座,隻是上山的路還是有用心修繕過,全都鋪上了水泥壓得平平的,不像當年那樣一腳踩下去全是泥。

秦臻很快便找到了父母的墓。她將他們合葬在了一起,除卻考慮到父母兩人之間的感情因素外,更重要的一點則是她當時的生活過得相當拮據,實在掏不出錢來再買一塊墓地。

蘇奕在看到那塊用水泥糊成的墓碑的第一眼就皺起了眉頭。

經過了這麽多年風雨的侵蝕,碑上用紅漆塗的字也都有些模糊不清。

相比起別人墓前的各種香燭、鞭炮痕跡,秦臻父母這裏幹淨得太過格格不入。

“你多久沒有來過了?”蘇奕問。

“把他們葬在這裏以後,我就再也沒有來過。”秦臻伸手撫摸著墓碑,碑麵上粗糙的沙粒硌得她手指生疼。

她忍不住紅了眼眶,喃喃地說:“爸,媽,對不起,這麽多年都沒有來

看過你們。”

蘇奕上前兩步將手裏的那束花放在墓前,對著墓碑深深地鞠了一躬。

“爸,媽,初次見麵,我是小臻的丈夫,蘇奕。”

王紹東也有些哽咽:“秦叔,甄姨,好久不見了。”

秦臻其實有很多話想對她爸媽說,但無奈有另外兩個人杵在這裏,隻能靜靜地開了酒灑在墓前,又讓蘇奕點上一支煙。

煙和酒是秦瑞生生前的兩大最愛,即使秦臻勸說過多次,他也曾經無數次地說過要戒,但直到去世,他還是沒能真的戒下來。

在這裏的這麽多年他都沒沾過這些東西,也不知道會不會趁機戒掉。

秦臻想到這裏,笑著笑著,眼淚就落了下來。

蘇奕靜靜地站在她身後陪著她,見她這樣,心裏雖然難受,但也沒有去打擾她。

小縣城裏本就空曠,而山上又比下麵要空曠許多,冷風獵獵地吹過來,沒有任何建築物的遮擋,吹得他們都快睜不開眼。

蘇奕這才走上前去握住秦臻的手。

她的手已經凍得冰涼,然而他的也沒什麽兩樣。

“下去吧。”蘇奕說。

秦臻眷戀地又看了一眼墓碑,才點頭說:“好。”

“你們先走吧,我還想在這裏多呆一會兒。”沒想到王紹東居然拒絕了他們的提議。

他的話讓秦臻不由起了疑。

雖然她家在還沒出事之前,和王家的關係確實很好,但王紹東和她爸媽之間並沒有親厚到這種程度。起先他主動提出來墳頭上看一眼秦臻可以當做是悼念故人,但現在又要求單獨在這裏多呆一會兒,秦臻總覺得有點怪怪的。

有這種想法的不僅僅是秦臻一個人,蘇奕對王紹東的行為也很懷疑,但他卻是不動聲色地將秦臻拉走。

“好奇怪。”秦臻隨著蘇奕走了老遠,又回過頭去看,王紹東仍然在墓碑前站得筆直。

“你說,他跟我爸媽還能有什麽悄悄話講嗎?”秦臻這話雖然是在問蘇奕,但也沒指望能從他那裏得到答案。

蘇奕自然不會回答她,隻是隨著她的視線往王紹東那邊看了一眼,而後攬過她的肩膀,帶著她往山下走。

“肚子餓了,下去吃飯。”他表現得對秦臻的問題並不在意,冷淡地說。

他們倆先找了一家小餐館坐下。因為來吃飯的人不多,秦臻也不敢先點菜,擔心等王紹東下來菜都放涼了。

兩人無聊地有一茬沒一茬地喝完了兩杯茶,才終於等到了王紹東的電話。

“你跟我爸媽聊什麽呢聊了這麽久?”王紹東剛一進來,秦臻就問。

“沒什麽。”王紹東拉開一張椅子坐下,“就是好多年沒見,抒發了一下對他們的想念,你們在的話我不太好意思。”

他這個理由太扯,秦臻當然是不相信的,但又不好意思追問,隻能就此作罷。

這裏的餐館菜品都很少,味道也是很家常的那種。三個人將就了一頓,就又踏上了回程的路。

蘇奕剛一回家就進了書房。

他小心翼翼地把門鎖上,才給林柯打了個電話。

“林

柯,你去幫我查一個人。”他說。

“誰?”林柯早已經習慣了被蘇奕要求做一些額外的工作,不過查人這種,除了在秦臻剛回T市的時候查過她,這還是第二個。

“王紹東,高中以前都是跟秦臻同班,父親是鋼鐵公司的高層。我需要他的詳細資料,包括從出國到現在所有的經曆,以及他的家庭情況。”蘇奕想起他那奇怪的舉動,不由得提高了警戒。

他不知道王紹東去墳上看望秦臻父母的目的是什麽,但隻要涉及到了秦臻,他就一定要查個清楚。

周六這麽顛簸了一天,秦臻指望周日能夠在家裏好好休息,哪知道一大早上就接到了徐宜萱的電話。

“秦臻姐嗎?我今天又有時間了,你能跟我去看一看房子嗎?”徐宜萱問。

“哦,行。”秦臻強打起精神想從床上坐起來,腰間卻被一條強而有力的手臂箍住。

她嚐試著掰了掰那條手臂,不僅沒有掰開,還將睡夢中的蘇奕吵醒。

他的眼睛才眯開了一條縫,隻能看見秦臻的輪廓,看不見她放在耳邊的手機,於是語音含糊地問:“你醒了?”

他的聲音雖然不大,但因為房間內太過安靜,也還是透過話筒傳到了徐宜萱的耳朵裏。

“秦臻姐,我是不是打擾到你們睡覺了?”她似乎有些惶恐地問。

“沒事。”秦臻說,趁著蘇奕醒了又把他的手臂挪開,翻身下床來。

“我們幾點見麵?”她走到臥室外頭去才又繼續問。

“不然就9點半好了,我還要去買菜做飯,不能太晚。”徐宜萱說。

秦臻倒是沒想到徐宜萱還會自己做飯,小小地吃驚了一下,她回答說:“好。”

秦臻到達約定好的見麵地點的時候才發現徐宜萱身邊還有個男人,他們倆坐在車裏,等秦臻到了才開門從車裏下來。

秦臻一眼就認出來徐宜萱身邊的男人就是上次見過的那一個,她的胸腔之中又有憤怒的情緒在上湧。為了不讓他們發現,她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壓抑著,指甲甚至深深地嵌入了掌心的肉中。

“這位是?”她深吸了一口氣,勉強地勾起一個禮貌的笑容才開口問。

徐宜萱一臉得意地挽住男人的胳膊,向秦臻介紹說:“我男朋友。”

秦臻在心中冷笑。

她雖然不確定這個男人是不是熊維,但從麵上看,年紀已經過了四十,並且身材有些發福,和徐宜萱站在一起顯得格外的違和。

秦臻覺得,就算是徐宜萱跟別人說這是她爸,搞不好都會有人相信。

“秦小姐你好,我姓熊,你叫我熊哥就行。”男人看著秦臻的眼神並不單純,笑容之中透著些許的猥瑣。

果真是熊維沒錯。

他向秦臻伸出了手,秦臻不好拒絕。她原本打算就這樣輕輕地碰一下便放開,哪知道剛剛觸上,就被他緊緊握住,他的大拇指還在她的手背上摩挲了兩下,讓她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還是叫熊總吧,叫熊哥的話,恐怕徐小姐會不高興。”秦臻僵硬地抽回手,餘光瞟到臉色已經有些不好看的徐宜萱,訕笑著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