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區門口到進入樓棟的這一路上,徐宜萱都有些防備秦臻的感覺。她不停地跟熊維說著話,談話的內容多是圍著今天的午餐與下午的活動在打轉。倒是熊維在這之間時不時地岔開一下話題,詢問秦臻的情況,比如今年多大了,在哪兒工作等等。秦臻對於他的這些問題都盡量用最簡短的語言來回答,因為隻是跟他講話,她都覺得自己的怒氣快要壓抑不住。

“說起來,秦臻姐,你可是我的偶像呢。”徐宜萱在熊維與秦臻搭話的時候冷不丁地插進來,讓他們兩人俱是一愣。

“明明都已經嫁給我們蘇總了,還這麽辛苦地在外頭工作。”她狀似崇拜地說,可是後邊又不陰不陽地補了一句:“不過啊秦臻姐,你工作太努力的話,會讓人誤以為是蘇總對你不好,所以你才要拚命賺錢養自己呢。”

秦臻裝作沒有聽懂她話裏的諷刺,淡笑著說:“整天悶在家裏太無聊,還是出來工作比較充實。”

然而熊維聽到的重點與秦臻的不太一樣,他的表情有些微的錯愕,看著秦臻的眼神也比剛才收斂了許多。

“沒想到秦小姐就是前段時間備受關注的蘇太太,真是失敬。”他說。

秦臻不知道他用了“沒想到”這個詞是個什麽意思,莫非是因為她長了一張不像是能夠嫁給有錢人的臉?

在得知了秦臻與蘇奕的關係以後,熊維對她的態度冷了下來,但也相當客氣。

大概是覺得自己除掉了一個“障礙”,徐宜萱在與熊維秀恩愛的時候愈發的肆無忌憚,抱著他嘟嘴、賣萌、發嗲,一套套簡直信手拈來。

秦臻沒有辦法理解,在已經知道對方已婚的情況下,徐宜萱是怎麽樣做到毫無心理障礙地在她麵前這樣卿卿我我的。還是說,徐宜萱不知道她已經了解了一切,所以才故意這樣做給她看?

如果真的是這樣,秦臻決定保持沉默,當看笑話一樣,就這麽看她演下去。

熊維的兩個女人,居然全都成了她的客戶,秦臻覺得自己以後每天晚上再不用熬夜追那部偶像劇了,眼前的一切就已經是一部最天雷狗血的片子。

好在熊維在與徐宜萱膩歪的時候還沒有完全地丟了理智,他多少還是有些顧忌到站在一邊的秦臻。

“秦小姐,對於裝修,你有什麽建議?”他問。

秦臻將整個屋子都逛了一圈,對於布局已經有了一個大概的構想。她將自己的想法簡單地說了一下,熊維沒有提出什麽意見,似乎對此還比較滿意。

“那就先按你說的這樣來做吧。”熊維說。

“徐小姐呢?有沒有什麽不滿意的地方?”秦臻見徐宜萱雖然安靜地依偎在熊維身邊,但臉皺成了一團,於是向她發問。

“我覺得……”她的話才說了半截,秦臻就看到熊維好像小小地拽了她一下,讓她立即又閉上了嘴。

“秦小姐你的想法很好,經驗肯定也比我們這些外行人更豐富,你說怎麽做就怎麽做吧。”熊維笑著對秦臻說。

秦臻從來不知道熊維是一個這樣好說話的人,不過以他剛才阻止徐宜萱的動作來看,估計是忌憚著她“蘇太太”的身份,不敢對她過於苛刻。

這樣也好,徐宜萱以後應該不會再故意地找她麻煩。

離開的時候熊維說要送秦臻一程。

原本秦臻是打算拒絕的,畢竟她和這個男人能夠和平相處這麽長時間於她來說已經是非常了不起了,可是當她瞟到徐宜萱那張不情不願的臉的時候,決定即使自己心氣不順也要惡心惡心她。

“那就謝謝熊總了。”她很不客氣地拉開了副駕駛座的車門。

徐宜萱的臉在瞬間變得更臭。

秦臻已經把鑰匙插入了鎖孔才想起來忘了買菜,眼見著已經到了午飯時間,也不知道蘇奕有沒有等得不耐煩。

她進了屋卻發現蘇奕沒有像往常一樣呆在書房裏,而是躺在她刻意放在陽台的懶人沙發上,手裏還拿著一本書在看。

察覺到秦臻的走近,蘇奕把手裏的書隨意地扔在一邊,涼涼地瞟她一眼,問:“送你回來的人是誰?”

他們家的陽台正好在樓棟的正麵,在上邊能夠將下麵發生的一切都收入眼底。

秦臻猜想蘇奕應該是看到了她剛剛從車裏下來的那一幕,於是沒有任何隱瞞地說:“徐宜萱和她男朋友。”

而實際上,她也不需要隱瞞。

蘇奕對車還是有一些研究,一眼就能看出來那輛奔馳價格不菲。徐宜萱的男朋友的座駕如果是那輛車的話,那麽他早先的猜測應該是真的,真正和她有關係的人是中維的熊總,而並不是他的助理。

不過蘇奕並不是一個八卦的人,這種事情他即使知道了也不會到處去亂說,隻是會在心中衡量,徐宜萱和熊維的關係對他來說有多大的利用價值。

“你小時候爸媽難道沒有告訴你不要在大太陽底下看書麽?會傷眼睛的。”秦臻瞥到他手邊的那本書,隻看名字她都覺得晦澀難懂。

“嗯。”蘇奕隻是表情很淡地點了一下頭,說:“我爸早就去世了,我媽那個時候也沒心思管我。”

他的語氣平靜得就像是在敘述發生在不相幹的人身上的事。

秦臻的心卻像是被什麽東西給狠狠地抓了一下,有點癢,但更多的是疼。實際上在她剛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就意識到了自己的失誤,但她還沒來得及遮掩過去,他就已經開口說話,並且說的還是這樣讓人難過的話。

“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蘇奕偏過了頭去,聲調漸冷。

因為秦臻的情緒全都寫在了臉上,讓他一眼就能看穿她的內疚。過去的事情早已經過去,他不希望她在麵對他時流露出對他的同情。

秦臻意識到他的不悅,眨了眨眼,將麵上的情緒隱去。

“那以後我來管你。”她板著臉,粗著嗓子說。

蘇奕沒有料到她會有這樣子的反應,愣愣地看著她,直到她朝他伸出了手去。

“把書給我。”她說,用的是很強勢的命令語氣。

不知道是不是真被她給唬住了,一時腦袋沒轉過來,蘇奕乖順地將那本書遞給了秦臻,仰起頭靜靜地盯著她看。

秦臻將那本書換到另一隻手上,再一次向蘇奕伸出了手。

這一回蘇奕是真的愣了,書已經給她了,她還跟他要什麽?

他迷惑不解的表情看在秦臻眼裏,用時下流行的詞匯來說就是“呆萌”,心仿佛被融化了一樣,她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要跟我一起去買菜嗎?”她問。

蘇奕握住她的手,借著她的力從沙發上

站起來。

“我去買過了。”他說,牽著她從陽台走到廚房。

他把冰箱打開,把他買的東西一樣一樣地從裏頭拿出來。

蘇奕時常跟著秦臻去超市買菜,但自己一個人去,這似乎還是頭一回。

秦臻仔仔細細地將他買回來的各種蔬菜都檢查了一遍,確認沒有任何的差錯後才鬆了一口氣。

“挺好的。”她說,又斜著看了蘇奕一眼,半開玩笑地說:“看來以後買菜這種事可以完全交給你負責了。”

如她所預料的那般,蘇奕想也不想地就拒絕了她的提議。

“太麻煩。”他說。

雖然平時和她一起去超市的時候又看過她是怎麽挑菜的,但自己實踐起來還是有點困難,為此他花費了不少的時間。當然,更重要的是,他還是想和她一起去,即使每一次都要被她嫌棄是“五穀不分”,但他覺得,那就是他一直都期待的生活。

因為早上聽徐宜萱說下午想去看電影,秦臻突然發現自己好像很久都沒有進過電影院了。

“要不要去看電影?”秦臻抱著平板去敲開了書房的門。

她在網上瀏覽過了目前上映的片子,發現其中的好幾部都是票房、口碑兼具的佳作,也因此想要去湊個熱鬧。

“看電影?”蘇奕放下了手中的文件,轉頭看向秦臻。

他已經不記得自己上一次去電影院是什麽時候。秦臻走之後的這些年他沒有再談過戀愛,也就沒有了去電影院的理由。有幾次是受邀參加首映式,才不得已過去。

“對,在家裏悶著太無聊,想要出去透透氣。”秦臻說。

“好。”蘇奕看到她臉上渴望的神情,不知道為什麽,心中也生出了幾許雀躍。

大概是因為好久都沒有跟她一起做過這些情侶間最普通的事情了。

“你想看哪部電影,我現在就買票!”秦臻興奮地打開在線買票的APP,把幾部電影擺在蘇奕麵前讓他來選。

其實蘇奕對這些商業大片都沒什麽興趣,若不是因為她喜歡,他斷然是一眼都不會看。

他隨手點了一個海報看起來很小清新的愛情片,秦臻選好了場次和座位,兩人終於換衣服出發。

因為剛好有一部國產動畫的劇場版在上映,電影院裏比平時多了許多帶著孩子的家長。

秦臻和蘇奕在外頭候場的時候就看到好些小孩子在大廳裏跑來跑去地嬉鬧,還不時地發出幾聲喊叫。

秦臻是喜歡小孩的,看著這些孩子充滿活力的樣子,她覺得分外可愛。

而站在她身邊的蘇奕不這麽想,尤其是在一個小孩子在追逐同伴的過程當中不小心將一桶爆米花撒了他一身的時候。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孩子的家長連忙過來道歉,蘇奕卻仍然黑著一張臉沒有說話。

“沒關係,下次小心一點就是了。”秦臻看到表情尷尬的家長以及躲在家長身後被蘇奕嚇到快要哭出來的孩子,趕緊替他接受了他們的道歉。

等他們離開以後,秦臻問蘇奕:“你不喜歡小孩子嗎?”

蘇奕沉默了幾秒,回答說:“看情況。”

“嗯?”秦臻不解。

“如果是我自己的,我就喜歡。”他低頭看著秦臻,眸色深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