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蘇奕說的那句話,秦臻一直都在走神,整場電影看下來,幾乎沒有任何能夠記住的劇情。

他那樣說到底是什麽意思呢?秦臻不停地揣摩,莫非是在暗示她,他想要一個孩子了?

可是秦臻現在卻沒有要孩子的打算,之前和他的許多次,如果不是箭在弦上,他也都會主動做好措施。她才剛剛進入新的公司,工作也慢慢地邁入了正軌。雖然有規定不能隨意辭退孕婦,但她還沒來得及站穩腳跟就要休這麽長時間的假,公司的領導一定會對她頗有微詞。

所以,她想要再過個一兩年,等所有的一切都穩定下來了,再來要孩子。

隻是,她不知道蘇奕對此是什麽樣的想法。不過,既然他沒有明著說,她也就可以裝傻充愣,能拖多久是多久。

“好看嗎?”散場的時候,蘇奕突然問她。

秦臻還在想著孩子的事,聽到他的聲音嚇得渾身一震。

“哦,還行。”她敷衍著說。

蘇奕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之後就再沒有說話。

他們從電影院出來的時候還不到吃晚飯的時間,秦臻想著好不容易出來一次,當然就要在外頭解決了吃飯問題再回去,於是中途多餘的時間就拉著蘇奕在商場裏隨便瞎逛。

因為擔心自己一逛起來會沒完沒了,讓蘇奕覺得太過無聊,秦臻刻意避開了專賣女裝的那一層,將活動的範圍固定在了三層以上。

四樓是男裝專賣。

這家商場進駐的都是一些中低端品牌,稍貴一些的衣服也才大幾千,完全不是蘇奕會看得上眼的。因此秦臻在拉著蘇奕陪她逛的時候也沒想過要進店裏去看,隻當是在散步一樣,從每家店門口匆匆掃過。

然而就隻是這樣匆匆的一掃,她居然也能在櫥窗裏發現一件讓她心動的衣服。

那是一件高領的毛衣,純粹的白色,相當簡單的款式。若是放在往常,她一定會覺得這件衣服相當普通,可偏偏她追的那部偶像劇中男主角前幾天穿了一件類似的。那個男主角跟蘇奕一樣,也是氣質偏冷的那一種,可是在他穿上那件毛衣以後,整個人看起來柔和了不少,並且給人一種溫暖的感覺。當時秦臻就在想,要是蘇奕穿這件毛衣的話,會不會也有同樣的效果。

沒想到今天她就遇上了實踐的機會。

“你覺得這件衣服好看嗎?”秦臻拉著蘇奕站在原地,指著櫥窗裏的模特兒問。

“我不喜歡這種毛衣,而且,現在已經是春天了。”蘇奕毫不留情地打破了秦臻的幻想。

他的衣櫃裏清一色都是深色的衣服,並且多數都是正裝。他也有那種深灰色的圓領薄羊毛衫,一般會在冬天格外冷的時候穿在襯衫外頭,這樣子最普通的毛衣,他好像真的一次都沒有穿過。

“你要不要試一下?我覺得你穿上肯定會好看。”秦臻嚐試著去說服他,“現在是春天也沒關係啊,反正今年也要過冬天的嘛!”

蘇奕的表情沒有絲毫鬆動的跡象,兩

人正僵持不下的時候,店裏的導購見狀走了出來,笑吟吟地問:“有什麽需要我幫忙的嗎?”

秦臻看了蘇奕一眼,見他仍然無動於衷,一咬牙就指著那件毛衣對導購說:“麻煩我想看看那一件。”

“可以,請跟我進來。”導購很客氣地說,帶頭進了店內。

秦臻拽了蘇奕一把,即使他不太情願,但也還是跟著她進去了。

“先生,您穿多大號的呢?”導購問。

蘇奕冷眼看向秦臻,自己並不回答。

“先拿XXL的給他試試吧。”秦臻說。

她其實並不知道他的尺碼,他衣櫃裏頭的那些衣服都是沒有標簽的,一看就知道是私人訂製。她記得他高中時期身高就已經到了180,現在似乎又比那個時候高了一些,照此來說,XXL應該是合適的。

導購很快就拿了一件XXL的毛衣過來,秦臻伸手接過,半勸說半逼迫地把他推進了更衣室,並且在給他關上門之前故作凶狠地瞪了他一眼,說:“不換好不許出來。”

但即便如此,她的心裏也還是沒有底。

她這樣不顧他的意願,強硬地逼他做他不喜歡的事情,也算是在忤逆他吧?他能忍到現在都還沒有對她發火,秦臻已經要謝天謝地了。

她在更衣室外頭等了將近五分鍾,裏頭安靜得就跟他不曾進去一樣。

“蘇奕,你換好了嗎?”她問。

沒有人回答她。

秦臻這下有些慌了,以為他是在跟自己置氣,剛準備跟他說“不喜歡就不要試”了,門就從裏頭被他推開。

他上麵的風衣已經脫掉,直接在襯衫外頭套上那件高領毛衣,配上修身的黑色休閑褲,看起來要比之前稚嫩了好幾歲,並且開朗了許多。

似乎是麵料有些紮人,蘇奕不停地拉扯著將脖子裹得嚴嚴實實的高領,緊皺著眉頭,一副不高興的模樣。

“挺好看的,特陽光,特有朝氣。”秦臻把他拉到鏡子跟前,讓他自己也能看個清楚。

“你明明就很適合穿這種淺色的衣服嘛,幹嘛整天都把自己打扮得陰沉沉的。”秦臻對他的變身相當滿意,當然,她也覺得還有些美中不足的地方……

“笑一個。”她說著就伸手戳上了蘇奕的臉,將他嘴角的肌肉向上提了提。

蘇奕冷著臉將她的手扯掉,問她:“現在滿意了?”

不等秦臻回答,他就再次進入了更衣室。

“怎麽樣,這件衣服合適嗎?”看到蘇奕換完衣服出來,導購忙過來問。

蘇奕不發表意見,秦臻當然就替他做出了決定:“合適。麻煩你幫我裝起來吧。”

導購立刻熱情地把衣服折好撞進紙袋,又給他們開票。

秦臻自如地接過票據出去付錢,蘇奕則獨自留在了店裏。

“先生,你女朋友對你可真好啊,這麽貴的衣服,說買就買了。”導購羨慕地說。

“嗯。”蘇奕虛虛地應著。

他剛才看過了價簽,這件毛衣甚至還不到一千塊,除了內褲,他衣櫃裏沒有一件比它便宜的衣服。不過,這是她買的,於是就把他衣櫃裏其他的衣服瞬間甩開了一大截。

秦臻付完錢回來,導購把剛才的話又重複了一遍給她聽,隻不過把主語和賓語掉了個個。

她心虛地看了蘇奕一眼,對著導購“嗬嗬”笑了兩聲,拉著他趕緊走了。

出了店門秦臻才後知後覺地問蘇奕:“這衣服對你來說挺便宜的,你不會嫌棄吧?”

“嫌棄又怎麽樣?你不是都已經買了?”蘇奕從她手裏拿過購物袋,大步走在了前頭。

秦臻抿唇微笑,暗暗吐槽:這個死傲嬌。

再上一層則是親子館,賣的全是孕嬰及兒童用品。

因為電影院裏那一茬,秦臻走在這層樓裏仿佛芒刺在背,腳步不由得加快了不少。

蘇奕自然是發現了她的反常,但也沒有直接戳破,隻是握著她的手變緊了一些。

秦臻以為能夠安然地度過今天,沒想到晚上剛洗完澡就被蘇奕給壓在了身下。

“明天要上班,你悠著點兒哈。”她現在都不反抗了,因為知道不會有任何作用,隻能哄著他跟他打商量。

“好。”蘇奕在這種時候向來都挺好說話。

秦臻忽然想起來了一件至關重要的事情:“哎,做好措施!”

蘇奕眸中幽暗的火苗閃了閃,並沒有像秦臻想的那樣去開床頭的抽屜,而是繼續著之前的動作。

“你!”

蘇奕這一次與之前有很大的不同,似乎是使出了全部的力氣,仿佛在發泄著某種情緒。

難不成,他看出來了她對生孩子的抗拒,所以就生氣了?

一輪結束,他連喘息的機會都不給她,又立刻開始了下一輪。

秦臻不知道他的精力怎麽可以這樣旺盛,她開始懷疑,男人那方麵的能力是不是和他們的怒氣成正比例。

“秦臻。”蘇奕突然叫她的名字,眸中是各種被他壓抑住的情緒。

“什麽?”秦臻揉了揉眼,揩去滑入眼中的汗水,努力睜大眼睛看他。

“你不想生孩子嗎?”憋了一個下午,他終於還是問出了這句話。

其實他真正想問的是:“你不想生我的孩子嗎?”但他擔心這個問題太過直接會讓她為難,也會讓自己難堪,於是刻意略去了那兩個字。

他果然是因為這個生氣了。秦臻這個時候卻沒有心思為自己的機智而點讚,她點頭,說:“對,我不想生孩子。”

她並不想欺騙他,也不想用其他的種種理由來敷衍他。

“再過個一兩年吧,好不好?我現在隻想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她細聲細氣地同他打著商量,伸手摟過他的脖子。

蘇奕在得到她的回答以後,還是不可自抑地攥緊了她身下的床單。

到底是想全身心地投入工作還是別的原因?他想問,卻問不出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