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Mall正式開業算得上是T市近期比較引人注目的一件大事。因為這是T市第一家定位高檔的商場,即使裏頭的品牌不是普通人消費得起的,開業當天也還是吸引了不少市民前去湊熱鬧。本地的報紙以及民生新聞節目也都對此進行了相繼報道,算是給Star Mall做了一把免費的宣傳。

孫寧大概是在微博上看到了朋友們在Star Mall拍下的照片,眼饞得非得拉著秦臻周末陪她去逛逛。

“在那裏隨便買一件衣服,這一個月就白幹了。”秦臻這樣勸說孫寧。

孫寧的臉上閃過一瞬間的痛心,但立刻又轉換成了堅決。

“我這麽努力地掙錢是為了什麽?不就是為了能夠毫不猶豫地花嘛!”

孫寧這話於秦臻來說仿若醍醐灌耳,她忽然覺得,自己這麽幾年好像白活了。

“不過,秦臻姐,”孫寧笑嘻嘻地湊到秦臻跟前,討好一般地問:“能給我開個後門,搞一張VIP卡什麽的嗎?”

秦臻噎了一下,無奈地看她一眼,說:“我去幫你問問。”

晚上回家秦臻見到蘇奕就替孫寧問了VIP卡的事情,蘇奕也沒有什麽多餘的廢話,直接說:“你待會兒把孫寧的手機號發給我。”

而隔天晚上,他就把兩張印有Star Mall logo但又完全不同的卡交到了秦臻手上。

“怎麽有兩張?”秦臻拿著這兩張卡翻來覆去地看了半天,除了外形,她沒有看出半點差別來。

“這張是給孫寧的,VIP卡。”蘇奕指著左上角有三個燙金的“VIP”字母的那張卡說,“另外一張是給你的,Star Mall的儲值卡。”

“儲值卡?”秦臻沒想到連這種大型商場都有儲值卡這種東西了,“這張卡裏頭有多少錢?”

這是她比較關心的問題。

然而蘇奕卻沒有直接回答她,而是模棱兩可地說:“夠你用了。”

頓了頓,他又補充了一句:“當然,隻要你不是想把整個商場全都搬回來。”

聽他這麽一說,秦臻覺得,這張卡裏的錢搞不好比自己工資卡裏的還要多。

睡覺之前,秦臻興致勃勃地把孫寧的那張卡拍下來,用微信發給了她。

大晚上的,孫寧就因為這一張卡而興奮了。她用了自己會的所有讚美人的詞句,將蘇奕吹捧到了天上。

“替我向臻姐夫表達我最誠摯的謝意!”孫寧說。

秦臻直接把她們倆的聊天記錄拿給蘇奕看了,蘇奕看完以後隻是點了點頭,表示自己已經知道了,便再沒有其他的反應,繼而專心地看起了電視節目。

這個時間點,幾乎每個電視台都是在放電視劇。蘇奕對電視劇向來都沒什麽興趣,但又因為沒事可做,隻能看起了某個本地電視台的新聞重播。

這個台的新聞素材多是出自T市本地,大事小事都有,現在正在放的這一則則是關於T市最新崛起的一家遊戲公司WG。

目前國內的IT公司多集中在北上廣深,其他城市當然也有,不過多是小打小鬧,沒有做出什麽

成績。然而這家公司三年前在T市成立,從最初開發運營較為簡陋的頁遊,到後來做出了一款在玩家中口碑極高的大型端遊《劍俠》,以及現在又開始開辟手遊市場,不斷地超越自我,最終成為無數遊戲公司之中突圍而出的一匹黑馬,被全國的遊戲玩家所熟知。

而WG之所以會被這個新聞節目報道,也是因為前幾天憑借《劍俠》這一款遊戲,拿下了國內最權威的遊戲製作類獎項之中的第三名,前兩名則是被T訊及W易旗下的遊戲摘走。

即使是第三名,但是因為競爭對手都是國內頂尖的IT公司,因此於WG來說,也是相當值得驕傲的一件事。

節目的外派記者此時出現在了WG的公司門口,在說完了一堆關於WG的溢美之詞以後,才轉到了正題之上:“我今天的任務呢,就是要進去采訪WG的CEO,聽說是個海歸的技術大牛,更重要的是,他還是個單身帥哥哦!”

那個女記者的話剛說完,電視畫麵閃了一下,繼而屏幕暗了下去。

“怎麽不看了?”秦臻疑惑地問。她對這個“技術大牛”和“單身帥哥”還是蠻有興趣的,還準備繼續看下去呢。

“困了。”蘇奕將電視遙控器壓在他的枕頭下邊,滑下身子,躺進了被窩裏。

秦臻撇了撇嘴,才又低下頭去看手機。

孫寧發過來了好幾條消息,時間顯示是在幾分鍾以前。最早的一條是詢問那張VIP卡能夠打幾折,剩下的都是因為秦臻沒有回複而進行的催促。

“哎,那張VIP卡,就孫寧的那一張,能夠打幾折啊?”秦臻問蘇奕。

蘇奕將蓋過下巴的被子稍稍往下扯了扯,說:“Star Mall的VIP卡都不能打折的,隻能積分。”

秦臻一麵照他說的給孫寧回複過去一麵想,這卡還真是白給孫寧辦了。

果然,孫寧回過來的就是一陣哀嚎。

然而即便如此,也沒有打擊到孫寧要去逛Star Mall的熱情,周六一大早秦臻就被她的“追魂奪命call”給催到了Star Mall。

“不就逛個商場嘛,你要不要這麽積極?”秦臻打著嗬欠抱怨道。

“沒辦法,我第一次來這麽高大上的地方,激動得睡不著。”孫寧抱著秦臻的胳膊吐著舌頭。

新開業的熱潮已經退去,現今的Star Mall裏,來購物的人比起其他的商場來,少了幾乎一大半。不過也因為如此,整個商場的氣氛都顯得格外好,再加上本就富麗的裝潢,僅僅隻是走在裏頭,都會讓人覺得整個人的氣質都不一樣了。

孫寧來這裏之前也沒有任何具體的計劃,沒有打算好要買的東西,隻是想著逛一逛,看到什麽合眼緣的東西就買下來,於是秦臻就陪著她漫無目的地從一樓慢慢地往上逛。

Star Mall不僅僅是硬件上比其他商場要強,每家店裏的導購似乎都經過了精心的挑選與培訓,不僅長得清新秀麗,說話的聲音甜美可人,在麵對每一個進店的顧客的時候都是麵帶微笑,並且不會因為對方的穿著差異或是沒有在店內消費就差別對待。

從進入Star Mall的大門到現在,孫寧對於它的稱讚就沒有停下。秦臻在一邊聽著,既覺得無奈,又隱隱的有那麽一些驕傲。

畢竟是自己家裏的商場嘛,她想。

孫寧很快便在一家店內看中了一件連衣裙,很小清新的款式,她穿起來也特別合適。

收銀台離這家店的距離有點遠,在孫寧出去付錢的時候,秦臻就在店裏隨意地逛著。她剛從架子上取下一條褲子準備問問導購有沒有她能穿的尺碼,還沒開口,就和剛進店的齊鳳英對上了眼。

齊鳳英見到秦臻也是愣了一下,而後又立刻地掛上了和善的微笑。

“小臻?”她故作吃驚地叫了一聲,“我前些時候還聽思嘉說你回來了,沒想到這麽快就在這裏遇見了你。”

秦臻不是沒有看見她剛剛眼中一閃而過的厭惡與鄙夷,相比起她裝出來的熱情,秦臻就要冷淡許多。

“嗯,我也沒想到會在這裏碰見周夫人。”她勾起一個禮節性的微笑,一句“周夫人”就拉開了兩人之間的距離。

秦臻還記得當年齊鳳英是怎麽樣用惡毒的語言來嘲諷她與她的家人,因此在看見她這樣子虛偽的熱絡的時候,秦臻幾乎惡心得想要掉頭就走,若不是為了等孫寧的話。

齊鳳英身邊還跟了個年輕的女孩子,長得相當漂亮的那一種。她用疑惑的眼神打量著秦臻,又問齊鳳英:“阿姨,這是誰啊?”

秦臻安靜地盯著齊鳳英看。說老實話,她也很想知道齊鳳英會怎麽樣向這個女孩介紹自己。

“這是小臻,一個老朋友的女兒。”齊鳳英說完還看了秦臻一眼,眼神中似乎帶了點兒心虛。

秦臻自然不會沒事找事地去跟人家說自己是周思嘉很久以前的某任未婚妻,那些事情於她來說也是黑曆史一樣的存在。

“哦。”那個女孩子點點頭,又把秦臻從上到下打量了一遍。

“小臻啊,我忘了給你介紹了,這是我們家思嘉的未婚妻,鄭雅。”齊鳳英說,秦臻聽不出來她在說這話的時候帶著什麽樣的感情,但看她的表情,起碼對周思嘉與鄭雅這兩個人的關係是滿意的。

秦臻扯著嘴角笑了笑,說:“你好。”

空氣裏此刻充滿了尷尬,秦臻本想找個理由出去,沒想到齊鳳英又開了口:“我聽思嘉說,你和星科的蘇奕結婚了?”

秦臻沒想到周思嘉的消息會這樣靈通,畢竟她和蘇奕結婚的這件事隻有小部分的人知道。不過想一想,周思嘉此前和杜晨在一起過,會知道這件事也很正常。

“嗯。”秦臻擺出一副不欲多談的態度,在回答齊鳳英的問題的時候壓根就沒有看她的眼。

“那可真好啊。你現在嫁了個有錢人,你爸媽在泉下有知,也能夠放心了。”

齊鳳英這話是笑著說的,但秦臻偏偏能夠聽出她語氣之中的諷刺。

“嗯。”秦臻本不想招惹她,但又咽不下這口氣。

她勾起一個明豔的笑容,說:“說起來,也還得感謝你們周家。要不是當初周思嘉要和我解除婚約,恐怕我現在也沒辦法嫁得這麽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