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這突變的態度與突如其來的“告白”讓齊鳳英緊張地看向了鄭雅,鄭雅臉上的笑容也僵住了,看向秦臻的眼神中帶了些複雜的情緒。

“小臻你……”齊鳳英本想要說些什麽,但秦臻壓根就沒給她機會。

“鄭小姐是吧?”秦臻轉向鄭雅,入目處是她一片錯愕的表情。

秦臻扯出一個微笑,說:“希望你們家事業順利,也祝福你和周思嘉白頭偕老。”

她這話說得相當誠摯,卻在一瞬間讓齊鳳英的臉變得更黑,而鄭雅則是一頭的霧水。

“周夫人,您慢慢逛,我朋友來了,先走了。”秦臻一眼就瞟到快要走到店門口的孫寧,捏緊自己的包,繞過擋在麵前的兩人,疾步地迎了出去。

“我在外邊等你。”在門口與孫寧碰麵的時候,秦臻這樣對她說。

“哦,好。”孫寧並沒有看見店內發生的這些事情,隻當秦臻是在店裏等得厭煩了,想要出去透透氣,也就很快地把票據給了導購,拿了衣服追了出去。

在臨出門之前,她還好奇地看了一眼留在店裏的兩個女人。即使隻是這麽隨意的一掃,她都能夠察覺到那兩個女人之間的氣氛有點不太對勁。

“哎,秦臻姐,你剛出來的時候看到店裏的那兩個女人了嗎?”孫寧問秦臻。

“嗯。”秦臻點頭,問:“怎麽了?”

“我剛出來的時候看到她們倆的臉色都不太好看,覺得奇怪。”孫寧說。

“是嗎?”秦臻則表現得一派若無其事,“我沒注意。”

這個小插曲多多少少對秦臻的心情有了一些影響,並且,她時刻都在注意著周圍有沒有那兩人的身影,就怕再遇上第二次。

不知道是自己運氣太好還是那兩人被她給氣到逛不下去先走了,直到吃飯為止,秦臻都沒有再碰到她們。

Star Mall裏的餐廳也都是整個T市僅此一家的那種,全都是價格昂貴的口碑或是特色餐廳。

秦臻因為有蘇奕給的儲值卡傍身,在拉著孫寧進餐廳的時候沒有半點怯意。

哪知道她就這麽隨便地選了一家合眼緣的餐廳,一進去,就看見了那兩個她竭力想要避開的身影。而此時在她們的身邊,還多了一個周思嘉。

秦臻本想拉著孫寧轉身出去,但還沒來得及動作,周思嘉就已經看見了她,並且衝著她似笑非笑地扯了扯唇角。

在這樣的情況下離開,大概會被他們認為是“臨陣脫逃”或是“做賊心虛”,為了不讓他們想太多,秦臻定了定神,深吸了一口氣,還是隨著領位員慢慢走了進去。

因為店裏用餐的人不多,大概是為了方便服務生工作,領位員將她們帶到了周思嘉那一桌附近。

孫寧戳了戳秦臻,衝她使了個眼色,提醒她旁邊那桌上的兩個女人就是剛剛在那家店裏見過的那兩個。

這一點秦臻自然是比她更加清楚的,但為了不讓她看出自己與齊鳳英她們之間的關係,她還是點了點頭。

原本

秦臻是想安靜地在這裏吃完一頓飯。她拿著菜單專心致誌地翻著,目不斜視,就連孫寧小聲的感慨她也隻是“嗯嗯啊啊”地應著。

可是周思嘉偏偏不肯這麽輕易地放過她。

“喲,秦臻,怎麽見著了也不跟我們打個招呼?”他就這樣撇下他媽和他的未婚妻,這樣大大咧咧地走到秦臻她們這桌,拉開一張椅子坐下,一點也不顧忌其他人的目光。

“周少,請你自重。”秦臻沒有看他,怕會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你的未婚妻還在那邊看著,你這樣過來跟我們打招呼,真的好嗎?”

“小雅一向善解人意。”周思嘉這語氣似乎帶了幾絲炫耀。

“也是,否則周少又怎麽能夠家裏紅旗不倒,外頭彩旗飄飄呢?”秦臻冷笑一聲,“不過就是可憐了那些妄圖通過周少飛上枝頭變鳳凰的女人。”譬如杜晨。

“你是在說曾經的你嗎?”周思嘉在戳她痛處的時候是半點都不留情麵的,也不管是不是還有她的朋友在場。

秦臻翻著菜單的動作頓了下來,右手緊緊地捏住某一頁的右下角,那麽厚的一張紙,生生被她給弄出了一道皺褶。

孫寧看著這兩人之間詭異的互動,一時之間不知道應該作何反應。她雖然不清楚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麽事,但也能從這一來二去的對話中猜測到一定有一段很狗血的從前。

“沒錯。”秦臻咬著牙,盡力露出一個不在意的微笑,“因為以前在周少你這裏吃過虧,所以我對跟我一樣傻的女人都格外同情。”

周思嘉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也更加刺秦臻的眼。

為什麽這個男人總是這樣陰魂不散呢?秦臻心塞地想。早知道會這樣,她還不如一開始就拉著孫寧離開呢,即使被他們嘲笑非議,也比在這裏坐立難安的要好。

而且,經周思嘉這麽一攪和,孫寧肯定也對他們之間的關係產生了懷疑,待會兒她還要費勁和她解釋,簡直就是得不償失。

“秦臻。”周思嘉的語調突然的就軟了下來,“我承認過去的事情,我們家也有不對的地方,但是這麽多年都過去了,咱們也該是時候解開心結了吧?”

他這一番話說出來,秦臻的腦子裏就冒出來了兩個字:荒謬!

她從不否認以前的事情錯在她們家,但就周家當年對她的態度,她覺得所有的一切都已經兩清了。她用自己的尊嚴償還了對他們的欺騙,任他們如何辱罵都忍受了下來。

但要跟周家冰釋前嫌,她恐怕一輩子都做不到。況且,以周家人的品性,現在提出要和她解開心結,必定是為了謀取利益。她一個小小的室內設計師,哪裏值得他們這樣子紆尊降貴。想到蘇奕之前和周思嘉有過合作,秦臻立刻就猜到了周思嘉的目的。

“想要讓我解開心結?”秦臻譏諷地笑,“可以啊,先讓你媽給我道歉啊,不要就敷衍地說一句‘對不起’就完了,得讓我看到誠意才行。”

果不其然,周思嘉臉上的笑容頓時就消失不見,他看著秦臻的眼神讓她覺

得自己好像太不知好歹了一些。

不過,她現在有了蘇奕這個靠山,再怎麽不知好歹周思嘉也沒法被她怎麽樣。

秦臻以前對“仗勢欺人”這種事情非常不齒,認為那些人都是因為自己沒有本事才會搬出別人來嚇人,但是現在看到周思嘉一副明明怒極卻又不能把她怎麽樣的模樣,她忽然了解到了為什麽那麽多人都喜歡“仗勢欺人”,畢竟能夠讓自己全身心都舒爽。

“秦臻,你適可而止一點啊。”周思嘉皺著眉頭,語氣不善地說。

秦臻知道他的潛台詞就是“秦臻你不要給臉不要臉啊”,但她一點也不在乎,移開視線,重又翻起了菜單。

“既然你不同意我的條件,那我們就沒什麽好談了的。周少,你能讓我和我同事安靜地吃完這頓飯嗎?”她淡淡地說。

周思嘉大概是被她的態度氣到了極致,站起來的時候動作過大,甚至帶倒了他坐的那把椅子。

秦臻冷眼看他狼狽地將椅子重又扶起來,然後瞪她一眼才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那一桌。

“秦臻姐,那人是誰啊?”等周思嘉走後,孫寧才小聲地問她。

“我以前的未婚夫,當初分手的時候矛盾鬧得比較大。”秦臻輕描淡寫地將所有的事情一筆帶過,為了不讓孫寧繼續追問下去,她迅速地轉換了話題:“你不是說要減肥嗎?不然要一個蔬菜沙拉吧。”

孫寧看得出來秦臻對這個話題的避諱,即使有許多的疑問,也還是悶在了心裏。

之後的時間那邊的三人倒沒有過來打擾她們吃飯,隻是秦臻時不時能夠聽到從那邊飄過來的幾句不陰不陽的嘲諷。

“小雅啊,你這麽瘦,要多吃點兒,別學人家減肥,我們家思嘉不是那種在意外形的人。”齊鳳英說。

“嗯。”周思嘉也跟著接茬,“那些整天在乎身材的女人,不過都是為了取悅男人,而你並不需要。”

秦臻手中的餐刀在碟子上劃過,發出刺耳的聲響。

“秦臻姐,我吃飽了,要不咱們結賬走人吧?”孫寧小心翼翼地跟秦臻打著商量。

秦臻看了一眼她麵前剩了一大半的意麵,以及沒動幾口的沙拉,知道她是不想繼續留在這裏讓自己為難,頓時內心充滿了幾分感動。

“我沒事,他們的這種態度,我早就習慣了。”她衝孫寧微微一笑算是安撫,又開玩笑道:“再說了,這裏的東西這麽貴,你就隻吃這麽一點兒,不覺得心疼麽?”

孫寧當然是心疼的,並且是十萬分的心疼。但是她實在太過擔心秦臻,那個周少說的話連她都聽不下去,更何況是身為當事人的秦臻。

大概是她臉上的擔憂太過明顯,秦臻又叫來服務生,要了一塊芒果慕斯。

“吃點甜品,轉換一下心情,不要因為那些不值得的人而生氣。”秦臻說。

周思嘉他們的午餐比秦臻與孫寧結束得要早,在經過她們身邊的時候,秦臻聽見周思嘉從鼻子裏發出的一聲冷哼,齊鳳英也憤恨地瞪了她一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