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原本沒有把那一次與周思嘉和齊鳳英的偶遇當一回事……不過就是吞了隻蒼蠅,雖然當時覺得惡心,但一旦過去,又什麽事都沒有。但是幾日過後,網絡上某位以爆人黑料知名的博主發微博稱,前段時間被萬千少女所羨慕的蘇奕的妻子,原來是個貪汙犯的女兒。

這則消息一時之間吸引了許多網友的注意,不過微博下麵的評論多是質疑這件事情的真實性以及罵博主拿錢黑人的。

而為了讓人信服,那位博主在那條微博之後,又發了一條長微博,將情況敘述得更加詳細,包括秦臻父親的工作單位、當時身處的職務,以及貪汙的事情被揭發的年份。

秦臻是經朱心晴的提醒才特意搜索了那條微博去看,看完以後她全身發涼,握著鼠標的手也不住地顫抖。

她父親隻不過是個國企的中層領導,即使出了事也隻是一塊小石子砸進了大海裏,除了當時激起了一些小小的浪花,後來便再沒有了聲響。因此,知道這件事情的人很少,就連當年她父親公司裏的那些員工都有不少被蒙在了鼓裏,隻當她父親是因為工作調動而離開了公司。

說起來,這一切還都得感謝王紹東的父親王言,當年若不是他動用關係替秦瑞生免除了牢獄之災,又在公司內部封鎖了這些消息,恐怕他們後來的生活過得會更加艱苦。

秦臻不需要經過太多的思考就能夠想到雇傭這個博主爆料的幕後黑手到底是誰,除了周思嘉,沒有人會在這個節骨眼上來針對她。

秦臻並不擔心網友對她有什麽不好的評價。周思嘉大概還是有那麽一點良知的,並沒有將她的身份直接抖露出來,因此即使她被再多的網友罵,也不會對她的生活造成影響。

然而,讓她覺得驚奇的是,網友們大多把炮火集中對準了爆料的博主,對她反而都是支持的態度。

“貪汙犯的女兒又怎麽樣?犯了錯的是她爸又不是她,蘇奕會娶她也就證明了她人品好,任你怎麽嫉妒都沒有辦法改變這個事實!”

“PO主真是個LowBee,為了點破錢連道德都不要了。也不知道以後等你孩子結了婚會不會有人出來爆料TA爸爸是個不要臉的營銷狗。”

“你媽是雞,所以你就是鴨咯?”

“覺得蘇奕是個好男人,我是不是一個人?”

“……”

秦臻看著這些評論,眼眶漸漸變得濕潤。

“阿臻,今天晚上約嗎?”朱心晴問秦臻。

她並沒有詢問任何關於那條微博內容的事情,這讓秦臻非常感動,畢竟朱心晴是那樣愛八卦的一個人。

“今天晚上不行。”秦臻回絕了她,“我需要跟蘇奕談談。”

這件事情她從未告訴過蘇奕,她原本以為都過去了這麽多年,不會再有人提起,哪裏知道她會倒黴地再次招惹上周思嘉。

早知道,她那天不逞口舌之快就好了。

因為上一次的記者招待會,部門裏的人幾乎全都知道了秦臻的丈夫就是星科的蘇奕。

秦臻本以為他們在看了那條微博以後會對她產生什麽不好的想法,可是這一個下午,同事們看向秦臻的眼神中全都是充滿了關切,並且也都積極地為她加油打氣。

“秦臻姐,你

是什麽樣的人,我們跟你相處了這麽久,都有目共睹。所以,我們都會站在你這一邊的啦!”孫寧抱著秦臻的胳膊蹭啊蹭,其他的同事都紛紛跟著附和。

“謝謝。”除此之外,秦臻不知道自己還能夠說些什麽。

就連遠在G市的司徒安在得知了這件事以後也給她打了個電話過來慰問:“沒事吧?”

他的語氣難得的嚴肅了一回,秦臻也就沒好意思跟他開玩笑。

“沒事。”她說,語調輕快,“網友們都為我說話,朋友、同事都站在我這一邊,我要是再為這個發愁,估計就會被罵是矯情了。”

司徒安卻沒有因此而舒一口氣。

“蘇奕呢?”他問。

秦臻沉默了幾秒,對他如實以告:“到目前為止,他還沒有跟我聯係,大概是想等晚上回家了再跟我談這件事吧。”

“嗯。”司徒安應了一聲,又安靜了許久才開口:“如果他讓你受委屈了,就過來投奔我,大爺我隨時給你買肉吃!”

“噗。”秦臻被他這耍寶的語氣逗笑,毫不留情地戳穿他的謊話:“得了吧,原來我跟著你混的時候也沒見你隨時給我買肉吃啊。”

司徒安被她噎得語塞了半天,最後吼出一句“人都是會變的好不好!”

“人都是會變的,可是司徒安,你是人嗎?”秦臻邊嘲諷他邊給自己倒了杯咖啡,端著杯子剛轉過身,就看見了不知道什麽時候進來茶水間的陸涵。

秦臻被嚇了一跳,手裏的杯子差點就滑了出去。

“陸總監。”她心虛地叫了一聲,迅速地掛斷電話,將手機塞進口袋裏。

上班時間不好好工作,躲到茶水間裏來打電話,還好死不死地被上司抓到,秦臻覺得自己今天真是足夠倒黴。

陸涵卻沒有說什麽,隻是淡笑著看了她一眼。

“司徒安?”她似隨意地問了一句。

“嗯。”秦臻也不隱瞞。

陸涵也就沒有再問,接了滿滿的一杯水便轉身往外頭走。

“如果有需要的話,我可以給你放幾天假。”走到門口,她忽然又停下了腳步,回頭看向秦臻。

“我沒事。”秦臻對著她扯出一個微笑,“多謝陸總監關心。”

秦臻剛從茶水間回去座位,孫寧就給她發了一個QQ抖動。

“秦臻姐,看這個!”句末的感歎號表現了她內心的激動程度。

秦臻點擊了她發過來的一個網頁鏈接,瀏覽器剛剛彈出來,孫寧的消息又來了:“臻姐夫真是太帥了!秦臻姐你怎麽就嫁了一個這麽好的男人!”

秦臻原本以為孫寧這又是看中了哪件衣服,讓她來做做參謀,哪知道等頁麵打開,她才發現是星科的X浪微博主頁,置頂的那一條微博隻寫了兩個字:聲明,並且@了那位爆料的博主,還在下麵配了一張圖片。

聲明的內容不長,簡單地概括起來隻有兩個意思:一,那位博主的爆料不實;二,要求那位博主刪博,並向秦臻道歉,否則星科將向其追究法律責任。

這條微博已經有了過萬的評論和轉發,不少的網友都誇蘇奕是“真漢子”,在第一時間就為自己的妻子出頭。

而在熱門評論中,得到的點讚數第一的那

一條也足夠吸引人的眼球。這是一個沒有頭像的新賬號,就連昵稱也是胡亂取的,而他評論的內容卻是那位爆料博主的所有私人信息,包括姓名、性別、年齡、住址和聯係方式等。

這條評論也被許多人進行了轉載或轉發,不少網友都在高呼“喜大普奔”,甚至還有人把這些信息刷到了那個博主的每一條微博下麵。

很快,那位爆料的博主就刪光了所有的微博,隻留下了一條:對不起。

不到一天的時間,整個事件就發生了這樣大的翻轉,身為當事人的秦臻都覺得太過夢幻。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秦臻撇開了孫寧迅速地“逃”到了星科的地下停車場。

等到蘇奕下來,他們坐進車裏,秦臻才對他說出憋了好久的三個字:“謝謝你。”

蘇奕瞥她一眼,淡淡地說:“你就是這麽跟人道謝的?一點誠意都沒有。”

秦臻立刻傾過身去吻了他一下。

“現在呢?”她問。

“還好。”蘇奕目不斜視地打著方向盤,隻是他嘴角細小的弧度泄露了他此刻愉悅的心情。

“蘇奕。”

車子堵在了回家的路上,秦臻見不知道還要多久才能到家,索性決定提前告訴他她父親的事情。

“嗯?”蘇奕側過臉來看她。

“那件事情……就是我爸是貪汙犯那個,是真的。”秦臻費了很大的力氣才把這句話說完。雖然她很清楚她父親曾經犯下的錯,但要她親口承認,也還是需要不小的勇氣。

她低垂著腦袋,長發垂落下來,遮住了她的臉,讓蘇奕看不清她的表情。他隻能看見她的兩隻手在不安地扯著安全帶,大概是用力過度,指節處都已經隱隱泛白。

蘇奕的心驀地疼了起來,細細密密的一片,仿若被針紮過一般。

自他聽林柯說了微博上的那件事之後,就一直在擔心她。他怕她會胡思亂想,怕她會遭受同事們異樣的眼光,怕她難過的時候他不在身邊。

第一時間,他就讓公司法務部開始擬正式聲明,而同時,他也一直在等著她的電話。

他希望她能主動向他求助,或者不是求助,隻是向他宣泄內心的情緒也好,可是她沒有。

他終於還是忍不住給她打了個電話,卻以那頭“正在通話中”而告終。

他當時在想,在這種時候,她會給誰打電話呢?她的朋友統共就沒有幾個,除去現在的同事,也就隻有朱心晴了……不,也許還應該算上司徒安。

“司徒安”這個名字一冒出來,他就再沒有了給她打電話的心思。他忍不住猜測她和司徒安通話的內容,應該是她在向他訴苦,而他在給她安慰。

明明他蘇奕才是她合法的丈夫,而她每次遇到棘手的問題從來第一個找的都不是他,還真是讓人寒心。

本來已經想好了她今天跟他講話他都不去理會,可他還是沒有辦法控製住自己。她已經足夠難過,他就不要再去給她添堵。

她的那個吻可以說是在預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不過不管怎樣,都讓他心裏的陰霾一吹而散。

“我知道。”他說,完全沒有吃驚的模樣。

秦臻的頭猛地抬了起來,瞪大了雙眼看向蘇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