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怎麽知道的?”秦臻問。雖然這些東西隻要他願意動用關係去查就一定能夠查出來,可是秦臻不相信蘇奕會去做這樣的事情。

“我和周思嘉吃過飯。”蘇奕說。

原來那一次周思嘉連這個都告訴他了。秦臻發現在聽到周思嘉做過的這些事情的時候,她不會再生出任何不良的情緒,恐怕自己早已經對他的無恥習慣到麻木了。然而她覺得奇怪的是,既然蘇奕早在那個時候就知道了這件事情,為什麽一直都沒有來向她求證?是因為擔心她受到傷害,還是壓根就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你沒有什麽想問我的嗎?”秦臻幹脆主動問他。

“有。”蘇奕似乎是思考了一會兒才開口,然而這個字說完以後,他又沒有了動靜。

秦臻靜靜地看著他,而他仿若未察一般,熟練地打著方向盤,一踩油門,就躥進了前邊的空隙。等到車子終於能夠平穩地行駛了,他才轉過頭來,問出他憋在心裏很久的那個問題:“你當年要和我分手,是不是跟這件事有關係?”

即使周思嘉告訴他,她是為了錢而甩了他,但是再追究得深一些,她需要錢,是不是因為她家裏需要錢,而她為了不讓父母為難,才會選擇放棄他?

如果是這樣,蘇奕覺得,自己這麽多年的心結,也許可以完全打開了。

“不是。”雖然願意再次傷害他,但秦臻也沒辦法對他說假話。

她會和周思嘉在一起的確是她爸作用的結果,但那個時候她爸貪汙的事情還沒有爆出來。她爸逼著她和周思嘉在一起的理由是公司裏出了點事,需要用錢來填,而隻有她和周思嘉在一起了,周家才會對他伸出援手。

她那個時候年紀小,思慮不深,也不管她爸做的事情是不是違反了法律,一心隻想著家裏人能夠平平安安地在一起,也就同意了她爸的要求,狠下心來和蘇奕分了手。

她想,如果這件事放在今天,她恐怕會勸她爸去自首,而不是抱著僥幸的心裏求助於別人……畢竟別人沒有義務為你的過錯而買單。

隻是到了後來,變故發生了,他們搬到了老舊的家屬小區,她爸才把逼她和周思嘉在一起的真相告訴她。

他的確是受賄了沒錯,但都是從前的事情了,而且金額也不是太大。本來那些事情早已經過去,要不是這一次被有心人捅出來,恐怕也不會追究到他身上。他讓秦臻和周思嘉交往,不過是因為知道了她和蘇奕之間的關係,而他認為蘇奕家庭出身不好,並且本人也不夠上進,不能夠給她好的物質生活,所以才會想出那樣的理由來逼他們分手。

秦臻在那個時候是有怪過她爸的,還為此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沒有理過他。不過現在想起來,她爸的擔憂也不是沒有理由,尤其是在她度過了那樣一段沒有錢的日子以後,更加覺得,隻有有了物質保障,才能有資本談感情。

蘇奕的眼神黯淡了下去,嘴唇抿得死緊。似乎是為了發泄心中的憤懣,他將油門踩得更重了一些。

車子的速度陡然加快,讓秦臻感覺到了一絲不適,但她不敢開口向他抱怨,隻能默默地握緊了把手。

一回到家蘇奕就鑽進了書房,等秦臻做好了飯去叫他,他也借口“不餓”而不肯出來。

經過了今天的這些的事情,秦臻也沒什麽胃口,隨口扒了兩口白飯就把剩下的飯菜塞進了冰箱。

早知道她就不那麽誠實了,騙一騙他又不會少塊肉,還能皆大歡喜,秦臻懊惱地想。

晚上一直到秦臻睡著蘇奕也還是沒有回臥室裏來,而第二天一早,等秦臻醒過來的時候,床畔仍然是空的。

她不知道他是很早就起床走了,還是壓根就沒進來睡過。

秦臻原本以為蘇奕這一次生氣也會像之前那樣,冷著她好幾天,誰知道才剛到下午,他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秦臻在看到他的名字出現在手機屏幕上的時候還愣了一會兒,猜想他這是打錯了還是在他不知道的時候不小心地撥出了她的號碼。

她剛把電話接起來,就聽見他問:“你爸爸有兄弟嗎?或者是表兄弟?”

語速很快,聽起來似乎還有一點不耐煩。

“你問這個做什麽?”秦臻不解。從以前到現在,他對她的家庭一點也不關心,從來沒有問過有關她家裏人的事情,而他現在又問得這樣沒頭沒腦,還是在這種敏感的時刻,讓她有種摸不著頭腦的感覺。

“你隻需要回答我‘有’還是‘沒有’。”蘇奕冷硬地說,並不想與她多做糾纏。

“我爸有一個表弟,但是很多年都沒有聯係了。”秦臻說。

她爸那邊的親戚不多,這個表弟是她姨奶奶的兒子,從小就不學無術的那種,聽說後來跟著一群人在外頭混社會,就連姨奶奶去世,他都沒有回去送終。

不過,秦臻倒是見過這個表叔一次,在她爸那事還沒東窗事發的時候,他來她們家找她爸,似乎是為了借錢,她爸還留他在家裏吃了一頓飯,並且勸他找一份正經的工作,好好照顧他媽。

“我知道了。”蘇奕隻說了這四個字就幹脆地撂下了電話,這讓秦臻更是覺得奇怪了。

難道她那個表叔,去找蘇奕了?還是說,蘇奕碰巧遇上了她的表叔?

想到這裏,秦臻又急忙地回撥了一個電話過去。如果真是她表叔找來了,那麽一定沒有什麽好的事情,要麽是要錢,要麽就是讓蘇奕給他安排工作。本來因為她爸的事情,秦臻在蘇奕麵前就已經有一些抬不起頭來了,要是她表叔再來這麽一茬,她不知道蘇奕會對她的家人產生什麽樣不好的想法。

然而,這個電話尚未接通就已經被蘇奕給掐斷,她再撥過去的時候那頭就已經關了機。

秦臻心中不祥的預感越來越強烈,她去找陸涵請了假,就趕緊衝到了星科去。

星科的前台還是她上一次遇見的那一個,對方大概對她也是印象深刻,直接就把她放了進去。

秦臻熟門熟路地乘電梯上了37樓,正在工作的職員們

看見她進來,全都放下了手中的工作,直勾勾地盯著她看。

然而秦臻一個眼風掃過去,他們又都連忙收回了視線。

她走到蘇奕的辦公室門口就被林柯攔了下來。

“秦小姐,您怎麽來了?”林柯臉上的笑意很勉強,還帶了一絲堂皇,似乎沒想到她會在這個時候過來。

“我找蘇奕有點事。”她說著就要繞開林柯去開門。

“您先等一下!”林柯又急忙擋到了她身前,不讓她碰到門把手,又說:“蘇總現在在見客,您進去的話,恐怕不太方便。”

聽到林柯這麽說,秦臻的動作頓了一下,而後收回了手。如果他真的在工作的話,她這樣貿貿然地闖進去,一定會給他帶來不少麻煩。可是,她又很懷疑他現在見的人到底是誰,會不會真的是她的表叔?

於是,她問林柯:“林助理,你方不方便告訴我,蘇奕現在見的人到底是誰?”

林柯想起蘇奕剛才的吩咐,回答她說:“我也不知道。”

他的眼神在閃躲,秦臻立即就判斷出來,他說的不是實話。

“那不然我換個方式問你好了。”秦臻仍然不肯放棄,“蘇奕見的那個人,不是你們公司的客戶,對嗎?”

林柯咽下一口口水,梗著脖子說:“我不知道。”

“如果你不告訴我,那我隻能自己進去驗證我的猜想正不正確了。”秦臻這樣威脅他,又向前邁了一大步。

“哎……”林柯再次將她攔住,露出一臉的無奈,“沒錯,那個人的確不是我們公司的客戶。”

秦臻見林柯終於肯鬆口,又繼續問了另一個問題:“那個人是不是跟我有關係?”

林柯哭喪著臉點頭,又小聲地囑咐秦臻:“秦小姐,您可千萬別跟蘇總說這是我告訴你的,不然蘇總就要跟我沒完了。”

剛才他把那個自稱是秦臻表叔的人帶進蘇總辦公室的時候,蘇總特意交待他:“在我跟他談完事情之前,不能讓任何人進來,也不能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尤其是她。否則,後果自負。”

這個“她”指的是誰,不言而喻。

秦臻知道林柯是得了蘇奕的命令才會對她千般阻攔,也知道違抗了蘇奕的命令下場一般都會很慘,於是也就沒有再為難他,隻是說:“你給蘇奕打個電話,跟他說我已經到他辦公室門口了,要怎麽辦。”

林柯沒想到秦臻得了他的答案居然還不肯走,又怕自己不同意她的要求她又要不管不顧地衝進辦公室去,隻能按照她說的,給蘇奕打了內線電話。

“有什麽事?”蘇奕冷聲問。

林柯很敏銳地察覺到了BOSS現在的心情不怎麽好……應該說,從今天早上開始,BOSS的心情就一直都不太好。

“秦小姐來了,現在正在辦公室門口等著,我勸了她也不肯走,應該怎麽辦?”林柯問,因為害怕,聲音有些發抖。

“讓她在外麵多等一會兒。”蘇奕吩咐完就掛了電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