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稍微冷靜下來一些。蘇奕是個商人,在做生意這個方麵,比她強了太多。他向來不會做這樣虧本的生意,即使對方是她表叔,他也不會就這樣平白無故地同意付出一筆在他看來可能數額不大的錢。再聯想起他們倆在辦公室裏獨處了將近40分鍾,秦臻有理由懷疑,在這段時間內,他們一定達成了某種交易。

“你給他錢,是有條件的吧?”她問。

蘇奕的瞳孔微不可察地收縮了一下,然而很快,他就撇開了眼去,隨手撈了一份文件來翻開,說:“當然。”

“什麽條件?”秦臻追問。

“以後再不要來打擾你。”蘇奕說。

“他同意了?”秦臻不覺得她表叔是這樣一個知道滿足的人。

“他不得不同意。安心地拿了錢走人,以及拿不到錢被趕出去,你覺得他會選擇哪一個?”蘇奕的嘴角勾起一抹譏誚。

盡管秦臻也不喜歡她這個表叔,但蘇奕這樣輕蔑的態度,就好像是一個巴掌扇到了她的臉上。

“對不起。”她低下頭,羞愧地說。

蘇奕聞言,抬眼看她。

“你為什麽要道歉?”他剛才的語氣還相當平靜,然而此刻卻多了些許的不悅,“要錢的是你表叔,決定給錢的是我,你為什麽要道歉?”

“他畢竟是我表叔……”秦臻囁嚅道。

“用二十萬買他以後跟你劃清界限,挺值的。”蘇奕說。

秦臻剛一從星科回到公司,孫寧就連忙迎了上來。

“你去哪兒了?連手機都沒帶。剛才響了好幾趟了,我怕有什麽要緊事就幫你接了,好像是你一個客戶打過來的,我說你不在,她就說等你回來就給她回個電話。”孫寧說著,把她的手機遞了過來。

“謝謝。”秦臻接過手機,翻開通話記錄,最近的幾通電話全都是來自趙豔紅。

怕是房子的裝修出了什麽問題,秦臻趕緊給她回了個電話。

“趙姐,你找我有什麽事嗎?”電話剛一接通秦臻就問。

“你現在出來跟我見一麵吧,我就在你們公司附近的那家星巴克。”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秦臻覺得趙豔紅說這話的時候語氣中透著一股森冷。

“好,我馬上就下去。”她立即應了下來。

“我去跟客戶見麵,待會兒要是陸總監問起來了,你就跟她說一聲。”秦臻跟孫寧打了聲招呼,就收拾好東西去星巴克赴約。

趙豔紅坐在一個很顯眼的位置,秦臻一下子就看見了她。

“趙姐。”秦臻快步走過去,剛一坐下,就對上了趙豔紅那雙森然的眼。

她的臉板得死緊,即使沒有說話,秦臻也能感覺到她的情緒不佳。

“是工人那邊出了什麽問題嗎?”秦臻緊張地問。

這些工人是和公司有長期合作的,但是和她的合作還是頭一回,興許是哪個環節溝通出了問題也說不定。

然而趙豔紅隻是冷笑一聲,隨後便把一遝A4紙重重地甩到了桌麵

上。

“秦臻,當初我是怎麽叮囑你的,你是把我的話當成耳旁風了麽?”

秦臻完全不知道她在說些什麽,惶惑地把桌上的那一遝紙拿起來翻了翻,才發現那些紙上全是她的資料:她從小到大的履曆,以及家庭、工作狀況,還有一些她的照片。

“這些資料,都是哪裏來的?”秦臻問。除了驚訝,她更多的還是憤怒和恐慌。居然有人在背後偷偷地調查她,她完全想不出來對方的目的是什麽。

“嗬,你還在跟我裝傻麽?”趙豔紅眸中的冷意更甚,“這些東西都是在我丈夫的辦公室裏找到的。說吧,你是怎麽樣勾搭上他的?最近跟他攪在一起的小情兒,是不是就是你?”

趙豔紅的這一係列指責讓秦臻徹底的傻了眼。

“我和熊總沒有任何的關係。”她說,但還是有點心虛。她和熊維不能夠說是沒有任何關係,畢竟他也算是她的半個客戶。

秦臻現在相當糾結,她雖然不知道熊維調查她是為了什麽,但是這些資料被趙豔紅發現了,懷疑他們倆有點什麽也是很理所當然的,並且就她這麽空口解釋,恐怕趙豔紅也不會輕易地相信。最好的辦法,當然是她把熊維和徐宜萱的事情給抖出來,但是這樣好像又顯得她太小人了一些。

“沒有關係他能有這些東西?”趙豔紅的音量陡然提高,顯示出她憤怒的程度也在加強。

“我不知道他為什麽會找人調查我,但是我可以發誓,我和他沒有關係。”秦臻一字一句地強調道,“況且,我已經結婚了。”

為了撇清與熊維的關係,秦臻幹脆自己招了:“我丈夫你大概也知道,就是星科的蘇奕。”

趙豔紅的雙眼瞪大了不少,顯然一時半會兒沒法消化這樣一個事實。

“你丈夫是蘇奕的話……”趙豔紅頓了一頓,“那昨天那個新聞……”

“嗯。”秦臻無奈地點頭,“新聞是真的。”

趙豔紅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局促,似乎是為自己不小心的失言而感到不好意思。

“我相信你沒有理由去招惹我丈夫。”過了好幾分鍾以後,趙豔紅才重新開口,“但是,不能保證他對你沒有興趣。”

秦臻沒有說話,隻是盯著她看,等著她給她一個審判。

“我希望你以後盡量不要跟他有接觸。”趙豔紅說。

“我也希望。”秦臻由衷地說。

她是真的希望,可是徐宜萱那邊還沒結束,也許以後她和熊維見麵的次數還會增加。而這些,她要怎麽樣才能告訴趙豔紅呢?

像是看出了秦臻內心的糾結,趙豔紅又問了一句:“你還有什麽要跟我說的嗎?”

“嗯?”秦臻回過了神來,連忙搖頭,說:“沒有。”

然而趙豔紅隻是狐疑地看著她,臉上的不相信格外明顯。

“對不起,今天委屈你了。”趙豔紅說完,話鋒又是一轉:“不過,如果你知道一些什麽事的話,比如我丈夫在外邊跟誰鬼混,我希望你能誠實地告訴我。”

秦臻不敢相信趙豔紅居然這樣敏銳,隻單單地從她的幾個表情和眼神中就能猜到這麽多信息。

“一定。”秦臻強自鎮定地露出微笑。

“對了。”趙豔紅仿佛又想起了些什麽,“我有個外甥女在星科工作。上回我碰到她媽,她在我麵前得意了半天,說我那個外甥女跟她們老板之間關係匪淺。”

她的這些話說得挺意味深長,秦臻一聽就明白了她想表達的意思。

“您那個外甥女叫什麽名字?”秦臻問。如果真有這樣一號人物的話,她當然得防範一些,最起碼也得去探探蘇奕的口風。

“徐宜萱。”

仿若被一道閃電劈中,秦臻愣了半晌,又把那三個字重複了一遍:“徐宜萱?”

“沒錯。”趙豔紅將秦臻的反應全都看在了眼裏,“你認識她?”

“我當然認識。”秦臻想著想著,又笑了出來。

“徐宜萱是您的外甥女?”她不確定地問。

“對,她媽是我親姐姐。”趙豔紅回答,不過在提到那母女兩人的時候,她的眼中閃過的是厭惡的情緒。

秦臻不知道要用什麽樣的詞語來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原本她隻是覺得徐宜萱沒羞沒臊,做人家的小三也能那麽耀武揚威,可是她沒想到徐宜萱會沒羞沒臊到這樣一種程度,連自己的小姨的婚姻都能夠插足。

“您不用擔心,她和我丈夫之間沒什麽關係。並且,她和她‘男朋友’之間的感情還挺好的,她最近在找我給她的新房做裝修,聽說那套房子是她‘男朋友’給她買的。”秦臻點到即止,也沒有徹底戳破。

“她有男朋友了?”趙豔紅有些驚訝,但也沒有覺得特別奇怪,“以她們娘兒倆那德性,肯定得把她那男朋友給榨幹了。”

“之前她們倆剛來T市的時候,還來找過我,想讓我給徐宜萱在中維安排個工作。”趙豔紅翻了個白眼,也不管秦臻有沒有興趣聽,就自顧自地往下說:“我沒答應。我跟我姐從小一塊兒長大,她的性格我一清二楚,從來都想在別人身上占便宜。我今兒個要是同意給她們徐宜萱安排工作,以後她要是在公司裏出了點什麽事兒或者工作上不順心了,我姐還得找我去給她擺平了。”

秦臻也沒有接茬,隻是安靜地聽著。

“而且那個徐宜萱啊,也不是什麽純良的女孩子。當時她來我們家的時候,我丈夫剛好也在。她看著我丈夫那個眼神,就不像是一個普通的外甥女看姨夫的眼神。”說到這裏,趙豔紅的臉又沉了下去,“要不是我當時立刻就把她們推出去了,恐怕她就得纏上我丈夫了。”

秦臻聽到這裏,默默腹誹,就算您當時立刻就把她們推出去了,也沒攔住她纏上您丈夫啊。

“所以啊小臻,你可得提防著她。就算她現在有男朋友了,跟你們家蘇奕什麽事都沒有,你也不能掉以輕心。要我說啊,最好就是讓蘇奕把她給開了,壓根就不給她接近他的機會。”趙豔紅又開始勸秦臻。

“我會考慮的。”秦臻敷衍地應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