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聽說我太太前些天和你見麵了。”熊維說。

秦臻並不意外熊維會知道這件事,畢竟他之前就已經找人在調查她了。

“嗯。”秦臻即使想隱瞞也隱瞞不了。

“我剛剛才知道,原來你也在給我太太的房子做設計。”熊維這話說得頗意味深長。

“熊總不是調查過我麽,怎麽才知道這件事。”秦臻話中帶刺。

熊維大概是沒想到她說話會這麽衝,“嗬嗬”笑了兩聲,似乎是在掩飾自己的尷尬。

“我這個人疑心病比較重,再加上我和宜萱的關係……所以會謹慎一些。”熊維這樣向她解釋。

秦臻並不相信他的理由,並且,她老覺得他說話的語氣特別不真誠,有種心虛地感覺。

秦臻沒打算繼續追究這些事情,問他:“不知道熊總找我有什麽事?”

熊維輕咳了兩聲,又恢複了正常的語調:“是這樣的,你既然已經知道了我和宜萱的事情,又時長跟我太太接觸……”

“熊總是想讓我替你保守秘密麽?”秦臻接口道。

“不僅僅是保守秘密。”熊維說,“我希望你能夠推掉宜萱和我太太這兩個單子,你和你們公司的損失,全都由我負責。”

秦臻原本就不想陷入這樣的麻煩之中,現在有人願意替她解決問題,雖然這個人是她不待見的,她又何樂而不為。

“行。”秦臻一口就答應了下來。

趙豔紅那邊還好說,她隻需要以“遠離熊維”作用理由,她一定就會放她走。可是徐宜萱那邊……當初趙清芬將孫寧換成她,就是為了刁難她,想必現在要推掉,也沒那麽容易。

“不過,萬一她們不同意的話……”秦臻故作遲疑。

“我會讓她們同意的。”熊維相當胸有成竹。

“既然這樣的話,那公司那邊熊總能不能也順便替我擺平了?畢竟我剛進公司沒多久,一連推掉手上的兩個單子,老板也會有意見。”秦臻考慮得相當周全,她可不想為了這一攤子破事兒而丟了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工作。

“好。”大約是因為有求於她,熊維此時非常好說話,對她提出的要求全部都接受,並且沒有表現出厭煩的態度。

就在秦臻打算掛斷電話的時候,熊維突然問了一句:“秦小姐,不知道你以前有沒有見過我?”

秦臻不知道他問這個的目的是什麽,莫非是在試探她?

“沒有呢。”秦臻回答,還故作驚訝地問了一句:“難道我和熊總您以前見過?”

熊維打了兩聲“哈哈”,說:“我也記得不太清了,隻是第一次見你的時候覺得你有點眼熟,卻想不起來是在哪裏見過,所以問問你。”

秦臻不知道他是真的不記得還是故意隱瞞事實,隻是笑著說:“是麽?我也不記得了呢。”

“那行,你忙吧,我就不打擾你了。”熊維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秦臻對著漸漸暗下去的手機屏幕冷笑了兩聲,又調出趙豔紅的號碼撥了過去。

“小秦?找我有什麽事嗎?”趙豔紅問。

“是這樣

的,趙姐,我這兩天回來以後想了想,為了能和熊總保持距離,也為了讓您能夠完全安心,您這個單子,我就做到這裏為止,可以嗎?”秦臻表現得就像是站在趙豔紅的立場上來替她考慮這個問題,語氣也是客客氣氣的。

如她所料想的一樣,趙豔紅一點都沒有猶豫地就接收了她的這個提議。

“謝謝您的理解,趙姐。”秦臻鬆了一口氣。

“小秦。”趙豔紅忽然叫住她。

“嗯?”秦臻應道。

“我丈夫他,是不是找過你了?”趙豔紅的語調之中帶了些抱歉,“我那天回去以後跟他大吵了一架,他知道你跟我的關係了,也知道你知道他有調查過你的事情。”

秦臻沉默了幾秒鍾,才回答她:“熊總剛才確實給我打了電話,說希望我能夠推掉您這個單子。”

“我們夫妻兩人之間的矛盾,把你這個不相幹的人卷了進來,真是抱歉。”趙豔紅難得向人道歉,這讓秦臻都快要懷疑今天的太陽是不是從西邊升起來的。

“熊總他說會賠償我們這邊的一切損失,所以也還好。”秦臻語調輕快地說,想要表現出自己並不在意。

“那就好。”趙豔紅心中的愧疚感這才減輕了一些。

秦臻發覺,越與趙豔紅接觸,就越會覺得她是一個爽朗的女人,雖然脾氣來的時候確實也挺恐怖的,但起碼並不是是非不分的那種,並且在意識到自己的錯誤的時候還會低頭向對方道歉。

趙豔紅這邊搞定了,秦臻並不急著去找徐宜萱。她打算等熊維和徐宜萱溝通了以後再和她談解除合約的事情。

秦臻先去了陸涵的辦公室,將大致的情況跟她講了一遍。基於道德,她並沒有說出熊維和徐宜萱之間的事情,隻說趙豔紅懷疑她和熊維之間的關係不純潔,希望把她給換掉。而徐宜萱是趙豔紅的外甥女,秦臻如果繼續幫徐宜萱做設計的話,趙豔紅同樣還是會擔心她借此而與熊維有接觸,所以也不想讓她繼續做這個單子。

陸涵聽完她說的這些,很是沉默了一陣,臉上的表情也不太好看。

“怎麽就這麽湊巧。”她說,很無奈的感覺,倒沒有責怪秦臻的意思。

“不過,趙姐說,她會負責我們這邊的一切損失。”秦臻自作主張地把熊維換成了趙豔紅,反正有人願意出錢,陸涵應該也不會追究到底是誰。

“既然這樣,我也沒什麽好擔心的了。”陸涵這才安心了一些,對秦臻說:“那你現在手上的工作都沒推了,就暫時先休息一段時間吧,最近也沒簽下什麽新的單子。”

她回家也沒跟蘇奕說這些事情,因為覺得這些彎彎繞繞太過複雜,她覺得他不會有興趣去聽,而她也不想用這些有的沒的去浪費他的時間。

秦臻之前手上兩個單子的時候整天都忙成了狗,如今一時之間所有的事情都沒了,又閑得太過難受。

“哎,孫寧,有什麽需要我幫忙的嗎?”她已經刷完了微博,又看了兩集電視劇,實在無聊得緊,隻能去找孫寧問問有沒有事情可以讓她幹。

“秦臻姐,你要真特別無聊的話,待會兒的下午

茶你可以自己申請去跑腿。”孫寧給她出著主意。

設計部的人隻要手上有活的,幾乎一整天都是在工作,當然,偶爾也會出去見見客戶、逛逛建材市場什麽的,那算是忙裏偷了個閑。

他們的下午茶一般都是叫的外賣。因為公司處於CBD,周邊有各種餐廳、茶樓、快餐店,一個電話,什麽都能夠送過來。而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為了省下外賣費,他們被限定一次隻能叫一家的東西,所以有些吃貨的口腹之欲時常不能夠得到滿足。

“行啊,我去問問大家都想吃點啥。”秦臻找到了能做的事情,這才精神了起來。她找了支筆,又找了個本子,一個座位一個座位地問過去,將所有人想吃的東西仔仔細細地記好。

她興衝衝地下了樓,路過星科的時候在門口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她不知道她表叔居然還呆在T市,她以為他拿了錢就會走的,卻沒想到他又出現在了星科。

“表叔!”秦臻快步走上前去,叫住了她表叔。

她表叔聽見秦臻的聲音,似乎是嚇了一跳,轉過身來看她的時候表情格外不自然。

“您怎麽會在這裏?”秦臻問。

她將他上下打量了一番,發現他已經換上了一身嶄新的衣服,並且能看得出來質地與做工比起他上次穿的那一身,都要好了太多,想來是拿了蘇奕的錢以後才去買的。

“我、我來找小蘇有點事情。”表叔看起來有點慌張,說起話來都不太連貫。

“有什麽事?”秦臻不由得皺起了眉頭。明明是她的表叔,為什麽會瞞著她和蘇奕有往來?難道又是來要錢的?可是蘇奕上次已經向她保證過了,那是最後一次給她表叔錢。

“過來給他送個東西。”表叔眼神閃躲,不敢看秦臻。

“什麽東西?”秦臻繼續追問,大有不把事情弄清楚不肯罷休的架勢。

表叔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沒給出一個答案來,秦臻就覺得有問題了。

“表叔,你是不是又來找蘇奕要錢的?”秦臻的臉板了起來。

表叔連連擺手,否認道:“沒有沒有,上次小蘇已經跟我說清楚了,他隻會幫我一次,我也發過誓,以後都不會再跟他要錢了。”

實際上,他是被蘇奕逼著發誓的。蘇奕跟他說,如果他以後再來星科找他的話,之前給他的那筆錢,也會被收回去。

他被那群追債的人已經逼到了絕路,如今好不容易撈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當然不會忤逆蘇奕得命令。

“那你來做什麽?”秦臻問。

表叔簡直欲哭無淚,怎麽就這麽巧地遇上了秦臻呢。看她這樣,今天要是自己不給出一個讓她滿意的答案,她恐怕是不會放過他的;可是要是他把真相告訴了她,那蘇奕也不會放過他。

“其實啊……”表叔的眼珠子在滴溜溜地轉,似乎是在想什麽蒙混過關的法子。

“其實,我真的是來給小蘇送東西的,喏,就是這個。”表叔從他身上背的那個小包裏掏出一包香煙來,“這煙隻在咱們那個小縣城裏有的賣,我想著送過來給小蘇嚐嚐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