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包香煙是秦臻沒有聽過的牌子,包裝得很粗糙,並且已經開了封,她不相信蘇奕會有嚐鮮的欲望,也不相信她表叔會不懂人情世故到拿這種東西來送人。

“表叔,你跟我說實話。”秦臻抓住了表叔的胳膊,不讓他有機會逃開。

表叔有些急了,辯解道:“我說的就是實話啊,我真的是來給小蘇送東西的!”

“小臻啊,有什麽事我們待會兒再說好不好?我先把東西給小蘇送上去,免得他等我太久。”表叔說著,就要去拉開秦臻的手。

秦臻的力氣沒有他的大,很快就被他給扯開。

表叔背包的拉鏈在他拿了香煙出來以後並沒有被拉上,在兩人這一拉一扯之間,裏頭的東西就這樣掉了出來。

一個打火機和一個筆記本。打火機是路邊商店就能買到的最廉價的款式,筆記本卻是皮麵的,看起來不會是他會買的類型。

看到東西掉在地上,表叔的神色更加慌張,俯下身就要去撿,秦臻卻先他一步地將那本筆記本撿了起來。

“哎……”表叔慌忙地伸手去搶,秦臻迅速地一個閃身,讓他撲了個空。

“你別亂動我的東西!”表叔不顧旁人異樣的目光,大聲地叫道,看起來很是焦急。

他這樣子的反應反而讓秦臻心中的疑慮更甚,她本能地想要看看裏頭寫了些什麽,沒想到剛翻開封麵,就看到了“秦瑞生”這三個字。

時間仿佛靜止了,她呆呆地看著那個名字,忘記了動作。

“我爸的東西,怎麽會在你那裏?”秦臻緩慢地抬起頭,看向站在旁邊一臉懊惱的表叔。

“這個……”表叔說不出話來,支吾了一會兒,他幹脆地扔下一句:“既然你都發現了,那你把這個給小蘇吧,我先走了。”

然後,他就真的頭也不回地溜走了,也不管秦臻是不是一肚子的疑問。

秦臻翻了翻那本筆記本,發現裏頭全是她爸寫的日記,最早的那一篇是從十好幾年前開始,一直記錄到他去世的那一年。

筆記本的紙頁已經泛黃,聞起來甚至有一股快要腐壞的味道。

秦臻將筆記本小心翼翼地收好,才又繼續她未完成的任務……替同事們買下午茶。

她回到公司以後孫寧邊翻著她買回去的食物邊抱怨:“秦臻姐,你怎麽出去了這麽久?都餓死我了。”

“路上碰到了個熟人,所以聊了兩句,耽誤了點兒時間。”秦臻笑笑,向她解釋。

“行了吧你,別整天得了便宜還賣乖!”陸涵拍了孫寧一下,半開玩笑地教訓道。

“我就那麽一說。”孫寧吐了吐舌頭。

“也就秦臻姐脾氣好才不跟你計較。”黃晁不知道什麽時候晃到了她身邊,拿走她手裏的咖啡,換上了一杯果汁,嫌棄地說:“看你這皮膚差的,肯定是整天熬夜熬的。以後還是少喝點兒咖啡吧你。”

孫寧瞪他一眼,反駁道:“你是不是眼睛瞎了?我皮膚哪裏差了?搞笑!”

但她也還是乖乖地

抱著果汁喝了一大口。

下午茶過後,秦臻回到座位上就把她爸的日記本從包裏拿了出來。

她從來不知道她爸還有寫日記的習慣,以前她都很少進她爸媽的房間或是她爸的書房,所以從來沒有見過這個本子。而在她爸媽去世以後,她整理他們倆的遺物的時候,也沒有發現有這個東西,也不知道她表叔是什麽時候把本子從她家裏偷走的。

秦臻翻開日記本,盯著扉頁上她爸的名字看了很久。

她爸的字是練過的,一筆一劃寫得遒勁有力,異常大氣。秦臻的字也是跟著他練的,所以兩人的筆跡很像。

以前朱心晴在見過她爸在她試卷上的簽名以後還感慨過:“你和你爸的字這麽像,要萬一你哪一次考砸了,還能模仿他給自己簽個字,真方便。”

秦臻當時隻是笑。

話雖如此,但她卻從來都沒有給過自己模仿她爸簽名的機會。

她細細地摩挲著那三個字,輕歎了一聲,才又翻了一頁。

她爸的日記並不是每天都寫,隻在發生了什麽事的時候才會用寫日記的方式抒發一下心中的情感。他幾乎都是記錄的一些日常的瑣事,譬如今天工作上有什麽事不太順心,誰誰誰表現得不太好;譬如他和秦臻她媽因為什麽事情吵了一架,心情不好;譬如秦臻又考了班上的第一名,去開家長會的時候別人都羨慕他……

秦臻看著看著,腦子裏也隨著日記的描述,浮現出了曾經的一幕幕場景。

然而,日記的風格卻在某一天發生了大的轉折。

“今天做了一件很違背良心的事。”

這是他那天日記的第一句。

秦臻心裏一驚,好奇地繼續往下看。

“有人托我給辦事,這還是我升職以來的頭一遭。我其實是想拒絕的,可是他承諾辦好了給我十萬,我還是心動了。”

這大概就是她爸第一次收受人家的賄賂。

秦臻的心沉沉的。即使明明知道這些事情,但看著他寫下的這些文字,也還是會覺得難受。

那天以後的好幾天,從她爸日記的描述裏,秦臻能夠感覺到,他是如何提心吊膽地度過的。

“我替他弟弟安排了一個職位,王哥知道了這件事,並沒有說我什麽。”

“我聽到有人說我剛剛上任就給人開後門,挺心虛的,但事情已經做了,再沒有了反悔的餘地。”

“王哥找我談了心,我以為他是要警告我,或者要處分我,沒想到他居然讓我給他幫忙,把廠裏的鋼材低價賣給他在外頭開的公司。”

秦臻看到這一篇的時候,赫然發現,自己好像在不知不覺中,又窺探到了一個巨大的秘密。

在她爸的日記裏,“王哥”這個人出現了好幾次,通過各種情境,秦臻推測,他大概就是王紹東的爸爸王言。

原來她爸以前竟然跟王叔叔兩個人勾結在一起,做過這樣子的事情麽?

秦臻覺得自己受到的驚嚇實在是太大,有些讓她承受不了。

然而,她還是堅持著繼續往後看。她刻意略去了那些記錄日常瑣事的,隻挑著看與“王哥”有關的部分。

“沒想到王哥在外頭開的公司規模還挺大的。他說,我要是幫他做得好了,每年也會給我分紅。”

“今天賺了一筆大錢,夠買一棟洋房了。一想到可以給老婆和孩子一個好的生活環境,心裏還是挺激動了,這些天的忐忑不安也算不上什麽了。”

“今天搬了新家,小情和小臻都很喜歡。這樣就夠了。”

“最近接連買了房又買了車,小情有點懷疑了。跟她吵了一架,讓她別管這些事。”

“小情的性子太倔,說要是我不跟她講清楚這些錢的來源的話,她就要帶著小臻搬回原來的房子裏去。沒有辦法,我把和王哥的事情都跟她說了,她說讓我不要做那些違法的事情。我很矛盾。”

“為了不讓小情發現,我新開了一個戶頭,專門存跟著王哥一起賺的錢。我跟她說我不幹那些事了,她的心情好了一些。”

“今天廠裏出了事故,死了兩個人,家屬來要說法,被王哥找人打了。開始覺得王哥沒有麵上那樣和善了,跟著他心裏有點虛。”

“跟王哥說我想抽身了,他起初不同意,但是又跟他說了幾回,還是同意了。王哥給了我一筆錢,數目不小,說是‘辛苦費’,其實應該是‘封口費’吧。這些年跟著他也還是賺了不少錢,我覺得已經夠了,以後想踏踏實實地過生活,起碼晚上能夠睡個好覺了。”

“我以為王哥對我的態度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沒想到沒有,大概是因為怕我說出去吧。”

“今天跟王哥起了爭執。廠裏又發生了事故,好幾個人都受傷了。廠裏給的撫恤金太少,又有家屬來鬧事了。我說讓廠裏多給點錢,王哥不同意,好像最後又找人把家屬給打了,唉。”

“這些天因為那場事故,跟王哥的關係冷了不少,他現在看到我都隻點頭打招呼了,看來我以後的升職是沒有希望了。”

“底下的副手離職了,要提拔一個人上來。我跟王哥的意見不一致,他要提的那個人跟他的關係匪淺,油嘴滑舌但是不做實事。跟王哥爭了兩回,沒爭過,覺得挺對不起小李的,這麽踏實勤奮的一個小夥子,明明是可以提上來的,唉。”

“好像因為這兩次的分歧,王哥對我有意見了,今天的會議上刻意針對了我一回。以後還是應該謹言慎行一些,免得招來不必要的災禍。”

“今天有個小夥子來送禮了,想要從我這邊拿到低價的鋼材,我拒絕了。感覺我現在的心態挺好的,有一個幸福的家庭,錢多錢少都無所謂了。”

“被人匿名舉報了,因為我以前幫著王哥低價從廠裏拿鋼材的事兒。材料明細什麽的都蠻全的,也不知道是廠裏的哪個人做的,看來幾年的牢獄之災是免不了的了。不知道為什麽,現在的心情挺平靜的,大概是因為早就知道會有這麽一天。算是為我以前犯的錯付出代價吧,就是有點擔心小情和小臻,不知道她們以後要怎麽樣生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