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間,就已經到了下班的時間。

日記還剩下一小半沒有看完,因為孫寧過來喊她一起走,秦臻隻能先把筆記本合上,收進了包裏。

“累死了。”孫寧一臉憔悴地抱怨道,“客戶簡直就不是人啊,這個方案已經改了四次了,再改我就要砸電腦了。”

秦臻因為心思都在她爸的日記上,安慰她的時候就顯得有點敷衍:“習慣就好了。”

後來孫寧又說了些什麽她也沒聽見,隻是突然被她猛拍了一下才回過了神來。

“嗯?”秦臻疑惑地看向她。

“想什麽呢這麽專心?到一層了,趕緊出去吧。”孫寧拽著她往外走。

秦臻這才發現電梯已經空了,就剩下她們兩個人。

“秦臻姐,你有心事。”孫寧這話是極其肯定的語氣,“你從買完下午茶回來就不對勁了,一整個下午都低著頭不知道在看什麽。”

“沒什麽。”秦臻衝她擠出一個微笑,“就是無聊的時候看了會兒小說,這會兒還沒緩過勁來。”

孫寧一聽她提到小說就來了勁,“什麽小說?好看嗎?”

“也就湊合著打發時間吧,就是總裁文的一般套路。”秦臻完全胡謅。她沒怎麽看過那些封皮花花綠綠的言情小說,卻因為有朱心晴這樣一個把這些書當飯吃的閨蜜,對這方麵還是有那麽一點了解,起碼知道幾個大的類別。

“哦。”孫寧的熱乎勁一下子就散了,“總裁文什麽的都是我上中學、大學那會兒看的,現在我都看宮鬥、宅鬥,看人家勾心鬥角也是挺有趣的。”

秦臻對她說的這些似懂非懂,勉強地笑著附和了兩聲,也算是應付了過去。

相比起平常,蘇奕今天出現的時間要晚了許多,並且臉色也不太好看。

若是放在平時,秦臻肯定是要問一句“怎麽了”的,但是因為表叔的事情,她對他的隱瞞有了一些不滿,也就一路都保持著沉默。

回到家裏,秦臻直奔廚房,開始準備晚飯。

“你沒什麽話想跟我說麽?”

秦臻正在切菜,突然聽到蘇奕在背後出聲,她嚇得手一抖,菜刀就把手指劃破了一個口。

“啊!”她低呼一聲,就看見殷紅的鮮血慢慢地從傷口處沁出來。

“怎麽了?”蘇奕快步走到她身邊,視線掃到她覆滿鮮血的指尖時,忽然變得慌張。

他迅速地抓住她的手放在水龍頭下,將上麵的血跡衝洗幹淨,又把她拉到客廳裏坐下,自己則從醫藥箱裏翻出了一盒創口貼,撕開一個仔細地給她貼上。

“疼不疼?”蘇奕問,墨黑的眸中閃過一絲心疼。

秦臻搖了搖頭。

還好隻是輕輕地劃了一下,傷口並不深,也就在那一瞬間有點疼。

“今天晚上不要做飯了,叫外賣吧。”蘇奕說,仍舊握住她受傷的那隻手沒有放。

“嗯。”秦臻盯著她手指上纏著的創口貼,保持著之前的動作不變。

之後兩人便陷入了一種詭異的尷尬之中。

“我今天在星科樓下碰到我表叔了。”秦臻糾結了很久,還是開了口。

“嗯。”蘇奕卻一點也不驚訝。

“他說是去給你送東西的。”秦臻緩慢地抬起頭來,審視著蘇奕,問他:“你為什麽要瞞著我?”

蘇奕沒有說話,似乎是在思考。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回答:“因為不確定他給我的東西到底重不重要。”

當時她表叔隻說手上有一樣對秦臻來說很重要的東西,而這樣東西裏頭有許多她父親的秘密,如果曝光了,將會引起巨大的轟動。

蘇奕其實是不怎麽相信他的話的,但是既然他要的錢也不是太多,他也就抱著把那些錢白送給他的心思,想要看看,那個“對秦臻來說很重要的東西”到底是什麽。他那天還特意囑咐過她表叔,這件事不可以讓秦臻知道,並且在此之前,兩個人也確實很好地瞞住了秦臻。可偏偏今天她表叔來送東西就被秦臻撞了個正著,而那個東西也被秦臻先一步地拿到了手上。

“如果很重要呢?你會主動告訴我嗎?”秦臻問。

那也要視具體的情況而定。如果對她來說很重要,又不會傷害到她的,他當然會主動告訴她。怕就怕她父親的那些秘密是她所不能承受的,那他又何必再讓她難受一回。

“我不知道。”他實話實說。

秦臻垂眸,嘴角扯出一抹嘲諷的笑。

“謝謝你這麽坦誠。”她說,“不過,以後我的事情……尤其是我家裏的事情,請你不要再隨便插手了。”

蘇奕的身體一寸寸冷掉,他用力地捏住她的手腕,幾乎快要將骨頭捏碎掉。

“你再說一遍。”他的這句話就像是從牙縫裏擠出來的一樣,語調之中充滿了冷意。

秦臻也意識到她說的那句話有多麽不妥,簡直就是硬生生地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可是,她家裏的事情那麽複雜,越往深處挖就越是能看到黑暗的一麵。她並不希望蘇奕對那些事太了解,這樣隻會讓她在他的麵前愈加自慚形穢。

“請你不要……”

“夠了!”蘇奕粗暴地打斷秦臻的話,他重重地甩開她的手,冷笑一聲,說:“我不會再管你的事,相對的,我做了什麽,以後都與你無關。”

說完,他撈起搭在一邊的外套,沒有半點遲疑地衝出家門,隻留下“哐”的一聲巨響。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是秦臻沒有想到的。她的耳側因為蘇奕那重重的一下摔門,還在嗡嗡作響,讓她本就混沌不清的腦子變得更加迷糊,整個人也更加焦躁。

她不知道現在應該做些什麽。衝出去找他嗎?且不說她能不能找到,就算找到了,她要說些什麽呢?收回自己剛才說的那些話肯定是不可能,而說別的又沒有辦法讓他消氣,還不如不去礙他的眼。

她想起自己還沒看完的日記,從包裏把筆記本翻出來,她強迫自己靜下心來,不要東想西想。

自他們搬回以前的老房子以後,她爸幾乎都是把日記本當做賬本在用,詳細地記下了每一天的日常開支。

從他的記錄之中,秦臻才知道,原來在她去外地上大學的時候,她爸去做過臨時工,她媽甚至還在外頭擺過攤,賣些小孩子喜歡的玩意兒,來賺夠她的生活費。

雖然那個時候他們也才

四十幾歲,相對來說年齡並不太大,但畢竟都養尊處優了將近十年,再做起這些勞累的活來,未免會覺得不適應,然而即使是這樣,他們每次和她通電話的時候也都是跟她說,他們過得很好,讓她不用擔心家裏,也不要省著用錢,照顧好自己的身體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這個月剩下了差不多一千塊錢,小臻後兩個月的生活費不用發愁了。”

看到這裏,秦臻憋了一個下午的眼淚終於“嘩嘩”地流了下來。

她哭得不能自抑,眼淚順著臉頰滑下,滴在淺色的布藝沙發上,留下一片深色的痕跡。

等到情緒終於平複了下來,她擦幹眼淚,繼續把那本日記往後翻著。

“今天居然看見王哥和姓熊的那個小子一起來酒店吃飯,兩個人的關係好像很好。突然有了一個很荒謬的想法,打算明天去找王哥求證。”

她爸的日記在這一天戛然而止,抬頭的日期,正好是他和甄情去世的前兩天。

而此時,秦臻的腦袋裏也冒出來了一個荒謬的想法,這個想法甚至讓她沒有辦法安心地坐在家裏。

她忽然想起了王紹東,想起他主動要求去祭拜她的父母,又獨自一人在她父母的墳前呆了那麽長的時間。

當時她並不明白他想做什麽,可是如果她的猜測是真的的話,那麽他所做的一切都有了合理的解釋。

秦臻急切地在手機裏搜索王紹東的號碼,想要向他求證她的猜測是不是正確,而和蘇奕的矛盾早就被她拋到了腦後。

“小臻。”王紹東叫出她的名字,聲音中帶著點笑意,“怎麽突然想起來找我了?”

秦臻深吸了一口氣,抑製住聲音裏的哽咽,對他說:“紹東,你能不能告訴我,你要去祭拜我父母真正的原因。”

電話那頭徹底安靜了下來,秦臻隻聽得見王紹東變得有些紊亂的呼吸聲。

“你……”王紹東頓了一頓,“是不是知道了什麽?”

“嗯。”從他的反問之中,秦臻知道,她的猜測有很大的可能是正確的。

王紹東又沉默了下來,考慮著怎麽樣組織語言向秦臻說明這件事情。

“沒錯,你爸媽的死,和我爸有很大的關係。”他說,語調沉痛又帶著極度的愧疚,“你爸知道了我爸的秘密,所以他就找了人……”

“把你爸媽給撞死了”這幾個字他怎麽樣都說不出口,但也不需要他說出口,秦臻就已經明白了一切。

“對不起。”王紹東說,“雖然我知道就算我說一萬遍‘對不起’也彌補不了我爸爸犯下的錯,但是除此之外,我不知道應該怎麽樣表達對於你以及你父母的歉意。”

“那些事都是你爸爸做的,和你沒有關係。”秦臻努力地找回理智,讓自己的恨意盡量不蔓延到王紹東的身上。

王紹東沒有想到秦臻會這麽說,感動與內疚的情緒在內心交織,讓他愈發覺得自己虧欠了她太多。

“如果你以後有什麽需要我幫忙的,盡管向我開口,不論是什麽,我都一定會替你辦到。”這是王紹東唯一能夠想到的對她的補償方法。

“那如果是報複你爸爸呢?”秦臻冷聲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