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趙清芬呆在同一家餐廳,並且坐在相鄰的兩張桌子上,秦臻想安靜地吃個飯簡直要比登天還難。

“宜萱,咱們要個這個吧,也不貴,才138。”

“哎,你說這個湯,咱們是一人來一例還是直接來一罐?”

“宜萱,你吃吃這個,特別好吃,真不愧是他們家的招牌菜,這麽貴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趙清芬一直都在喋喋不休,秦臻不知道為什麽就連吃飯都塞不住她的嘴。

“媽,夠了。”徐宜萱似乎是有點受不了她媽了,連忙低聲地喝止住她。

然而趙清芬卻並沒有因為徐宜萱的製止而停下來。

“宜萱啊,你不是說小奕今天晚上要加班嗎?不然咱們再多要幾個菜,待會兒你給他送過去吧?”趙清芬得意地說,還看了秦臻一眼。

“小奕?哪個小奕?不會是你們家蘇奕吧?你不是說他今天晚上要加班嗎?”朱心晴聽到趙清芬的話,不由得警覺了起來。

秦臻也覺得有點不對勁,扭頭朝趙清芬那邊看過去,剛好對上她頗有些挑釁的眼神。

“媽……”徐宜萱無奈地叫了她一聲,又看了秦臻一眼,眼神中的心虛顯而易見。

秦臻被她們倆這反應給弄糊塗了,不知道現在演的是個什麽劇情,徐宜萱什麽時候又跟蘇奕扯上關係了?

“有些人啊,就是愛占著茅坑不拉屎,明明都被老公嫌棄了,還死都不肯離婚。為了點錢,連尊嚴都不要了,也不知道爸媽是怎麽教的。”趙清芬繼續陰陽怪氣。

“那個老太婆該不會是在說你吧?”朱心晴問秦臻。

“不知道啊。”秦臻也是一頭的霧水,“她說的那些跟我也對不上號啊。”

“她是不是腦子有什麽病啊?”朱心晴眼神複雜地看了趙清芬一眼。

“大概吧,反正她的三觀跟咱們不在一個次元就是了。”秦臻說。

“那你說咱們要不要跟她一樣地罵回去?”朱心晴有點躍躍欲試。

“可別,這是公眾的地方,萬一你們倆最後打起來了,鐵定會有人拍照傳網上去,然後你就要火了。”秦臻異常冷靜地提醒她。

“那就算了吧,我還想攢著我這淑女的形象好好找個男朋友呢。”朱心晴吐了吐舌頭。

“還是趕緊吃完飯撤吧,免得跟這兒耳朵受罪。”秦臻說著,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等她們倆好不容易掃蕩光了桌上的飯菜,喊來服務員結賬,就聽到趙清芬又開了口:“宜萱啊,咱們慢點吃,可別跟某些人似的,搞得跟幾天沒吃飯一樣,真夠丟人的。”

朱心晴氣得胸悶,要不是秦臻攔著,她早就衝上去給她一巴掌了。

“你說這人怎麽能不要臉到這種地步呢?”朱心晴實在咽不下這口氣,也不管找不找男朋友了,用趙清芬能夠聽見的聲音說,“自己女兒給人當小三還這麽趾高氣昂,簡直就是世風日下啊。要放在以前,這種人都要被拉去浸豬籠的啊。”

“哎,你說誰呢?”趙清

芬一聽朱心晴這話,立刻坐不住了,把筷子一甩就站了起來。

她的動靜太大,立刻引來不少人的圍觀。

“說誰呢你自己不知道啊?”朱心晴也不是盞省油的燈,趙清芬這麽一點,她整個人就著了,直接就嗆了回去。

“誰啊你說啊?你倒是明著說啊!”趙清芬直直地衝到秦臻她們這一桌來。

秦臻擔心她會動朱心晴動手,本能地攔在了她前麵。

“你讓開!”趙清芬將秦臻重重地一推,秦臻一個不穩,往旁邊倒了一下,膝蓋撞到了沙發扶手上,疼得她直抽氣。

“阿臻你沒事吧?”看到秦臻被趙清芬推倒,朱心晴一下子急了。

“沒事。”秦臻揉著被撞疼的膝蓋,對著朱心晴擺了擺手。

朱心晴扶著秦臻讓她能夠站好,自己則捋起袖子找趙清芬算賬去了。

“老太婆你幹嘛動手動腳的?你以為你年紀一大把了我就不敢打你是不是?”朱心晴直接上手推了趙清芬一把,但顧忌著她的年紀,也沒敢用多大的力氣。

然而趙清芬卻借著她的這個力道順勢地跌倒在了地上,並且大聲地哭號著:“大家快來看呐,打人啦!兩個小姑娘欺負我一個老太婆啊!沒天理啊!”

她這一嚎,看熱鬧的人就更多了,不僅是顧客,就連餐廳經理也都趕了過來。

“請問發生什麽事了?”餐廳經理問。

“她們兩個打我!”趙清芬像是看到了親人一樣,抓住餐廳經理的褲腿,指著秦臻和朱心晴大聲地說。

“老太婆你別血口噴人啊!誰特麽打你了!你這假摔技術不錯啊,是不是每天都出去碰瓷啊?”朱心晴怒極的時候是不會思考自己說的話到底合不合適的,反正就是腦子裏怎麽想的,嘴上就怎麽說。

“你看,她打了還不肯承認!”趙清芬又嚎了起來,還硬擠出了兩滴眼淚來。

“行,我就是打你了,怎麽著吧?”朱心晴氣得笑了出來,把剛才秦臻囑咐她的話全都拋到了腦後:“誰讓你這老太婆犯賤先推我朋友呢?誰讓你女兒犯賤勾引別人老公呢?真是沒見過你們這麽不要臉的人,當小三還當出優越感來了是不是?你有本事在這裏裝委屈,你有本事把你和你女兒做的不要臉的事說出來也讓大家評評理啊!”

“心晴,夠了。”秦臻一看這事態已經不受控製了,連忙拉住朱心晴的手臂,想要把她給拽出去。

“不夠!”沒想到朱心晴一下子甩開了她的手,“我今天還非得讓大家都看看,這個老太婆和她女兒有多麽惡心!”

朱心晴這裏沒辦法下手,秦臻原本是想找徐宜萱把她媽給帶走,沒想到在人群裏環視了一圈,卻壓根就沒看到徐宜萱的身影。

大概是覺得太多丟人而提前走了吧。

秦臻雖然覺得她這舉動有點不妥,但也能夠理解。要是她有一個趙清芬這樣的媽,估計早就得斷絕母女關係。

“你們大家知道嗎?就這個老太婆,她的女兒跟她的親妹夫有一腿,她不僅

不覺得羞恥,還整天拿這件事出來炫耀,搞得跟人家都羨慕她似的。也不知道到底是誰為了這麽點破錢就丟了尊嚴。哦,不對,也不是‘這麽點破錢’,畢竟人家還給你們家女兒買了套房子呢!也不知道你在麵對你親妹妹的時候會不會覺得不好意思!不過以你這臉皮厚度,估計連‘不好意思’這幾個字怎麽寫都不知道吧?”朱心晴一口氣說完了這麽一大段話,中間甚至都沒有停頓過,聽得秦臻都有點喘不上氣來。

而趙清芬則更是一臉蒙圈的表情。

“你可別瞎說!我女兒怎麽會跟我妹夫在一起!我女兒的男朋友明明是蘇奕!星科的蘇奕!”等她終於反應過來朱心晴說了什麽,才大聲地反駁道。

“星科的蘇奕?蘇奕不是有老婆了嗎?”

“對啊,前段時間報紙上不是還報道過嗎?蘇奕和他老婆關係挺好的呀。”

“誰知道呢,現在有錢的男人,哪個是幹淨的啊?都不是在外頭拈花惹草麽。”

……

圍觀的群眾在聽到蘇奕的名字以後,開始議論紛紛。

秦臻原本不打算加入戰局的,但既然戰火已經燒到了蘇奕的頭上,她覺得自己有必要站出來澄清一下。

“不好意思趙阿姨,我老公和你們家女兒真的沒有半點關係,請你不要這樣信口開河敗壞他的名聲。還有,你女兒和你妹夫的事情,我一個外人沒什麽資格多說,如果你想要知道事實,不如回去問問你女兒,當然,也可以去問問你妹妹,我相信你妹妹會很願意替你調查清楚這件事情。”秦臻說完,也懶得再在這裏與趙清芬糾纏下去,拉著朱心晴穿過人群就往餐廳外頭走。

剛一走到人少的地方,秦臻就停了下來,整個人也不複剛才對付趙清芬時候的冷然,露出一臉的惆悵。

“沒想到這件事兒還是鬧大了。”她歎了口氣,無奈地說。

“對不起啊。”朱心晴這會兒才終於冷靜了一些,“不過,要不是那老太太欺人太甚,我也不會失去理智啊。而且跟她這麽撕一場,還挺爽的。”

說完,朱心晴仰天大笑了三聲。

“確實。”秦臻也跟著她笑了出來。盡管她不知道之後會發生什麽,但真要說自己現在的心情,那便是充滿了“大仇得報”的快感。

“算了,反正這簍子捅也捅了,也不是我主動抖出來的,到時候要是熊維找我麻煩,我就把責任全推趙清芬身上去,諒他也不能真的把我怎麽著。”秦臻抖擻了精神,努力往樂觀的方向去想。

“對,又不是你的錯,怕他幹嘛!咱們就等著熊維去找她們倆的麻煩吧,肯定又是一場好戲。”朱心晴又雀躍了起來。

當天晚上,就有網友把朱心晴與趙清芬在餐廳起爭執的照片傳到了微博與天涯上,還添油加醋地講述了整件事的前因後果。

大多數的網友都站在秦臻她們這一邊,畢竟小三總是被人唾棄的存在。而還有不少網友自發地組織起來打算人肉趙清芬,想要把這個消息告訴她那個被蒙在鼓裏的妹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