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住在哪?”

秦臻剛一坐上車,還沒來得及係上安全帶,就聽到蘇奕在問。

“鋼鐵公司的家屬小區。”秦臻回答。

“哦?”聽到秦臻的答案,蘇奕有些驚訝,“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一片好像是老城區,並且,馬上就要拆遷了。”

在他的記憶中,她的家似乎是在城南的那片別墅區,怎麽突然就搬到老城區去了?這兩個地方的房價在T市幾乎可以算得上是極與極的差別。

“是老城區。”秦臻點頭,不過……“我怎麽不知道那裏馬上要拆遷了?”

“早在兩個月前政府就批準了那一片地的開發,也陸陸續續地通知到了住戶。你不知道,大概是因為你剛回來。”蘇奕說完,偏頭看了秦臻一眼,發現她苦著臉,似乎在煩惱著什麽。

想不到剛回來就收到了這樣的噩耗,秦臻心中有些煩躁。她才剛剛安定下來,準備好了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卻沒想到還要再為找房子的事而奔波。

想到這裏,她掏出手機來,給司徒安發了條短信:“老板,咱們公司給員工提供住宿不?”

“怎麽,招到人了?”司徒安回複短信的速度很快。

“沒有,就是我快沒地方住了。”秦臻扁著嘴,手指飛速地在手機屏幕上敲擊。

“這樣啊。我可以提供給你一個近距離與老板接觸的機會,不知道你想不想要?”

秦臻看到這條短信的時候,就能夠想象得到司徒安的臉上此時一定掛著戲謔的笑容。

“老板,我怕人家在背後議論我,說我上位全靠潛規則。”秦臻與司徒安開玩笑一向沒什麽下限,在打出這些字的時候幾乎是一氣嗬成。

“秦臻你一天到晚想什麽呢?我是在問你,我家隔壁的住戶剛好搬走了,你要不要租?”

被司徒安擺了一道,秦臻氣得牙癢癢,剛準備反擊,突然聽到“吱”的一聲,車子一個急刹,她也由於慣性而向前傾去。要不是係著安全帶,她的腦門大概就應該撞到了擋風玻璃上。

“怎麽了?”她問蘇奕,因為剛才那一下而驚魂未定。

“有條狗躥過去了。”蘇奕沒有看她,冷冷地回答。他一踩油門,車子再一次奔馳在了馬路上。

又過了好一會兒,蘇奕冷不丁地開口:“在

找房子?”

“嗯。”秦臻正在向司徒安打聽他們家周邊的環境,視線凝著在手機上,頭也不抬地回答。

蘇奕雖然對她的態度非常不滿意,但也還是耐著性子繼續問:“想找什麽樣的房子?”

“三環以內,一室一廳,周邊不要太吵,價格倒無所謂。”秦臻知道蘇奕的公司做的就是房地產,向他打聽應該算得上靠譜,沒做他想,便將自己的要求一股腦說了出來。

蘇奕沉吟片刻,而後緩緩開口:“這樣的房子,的確有一處。”

“是嗎?在哪?”秦臻很高興。雖然司徒安隔壁那家確實也挺好,可房子大了些,她一個人總覺得有些浪費。

“錦繡星城,是星科最新推出的小戶型公寓,專門針對單身男女的。地處南京路,是一個鬧中取靜的地方。”蘇奕一本正經地向她介紹,卻沒想到秦臻在聽完以後捂著嘴發狂了一般地大笑。

“蘇奕,我覺得你們公司都不需要請什麽房產經紀了,你自己上就行,這介紹也太專業了!”秦臻笑了好久才終於在蘇奕越來越黑的臉色之中停了下來。

“不識好歹。”蘇奕冷哼一聲,再沒有搭理她,目不斜視地專注開車。

秦臻自知惹他生了氣,便在一邊安靜地坐好,隻是仍在與司徒安發短信討論著房子。

不知道過了多久,車子停了下來。秦臻疑惑地抬頭朝窗外看去,看到一片熟悉的街景。

“我到了。”她解開安全帶,推門下車。

“等等。”蘇奕的話音剛落,緊接著又是“嘭”的一聲,車門關閉的聲音。

秦臻的心跳“倏”地一滯,以為他還有什麽話要跟她講,卻隻聽到他說:“你買的東西忘了拿走。”

“哦!”秦臻這才記起剛才被他拉去醫院的時候,她把東西全都放在了車子後座上。

蘇奕手中提著她的一堆東西,繞過車頭朝她走來。她伸手去接,他躲閃了一下,用下巴指了指前方,說:“帶路,我幫你把東西拿上去。”

語氣聽起來有些不太耐煩。

“不……”秦臻剛剛發出一個音節,在看到他皺眉的表情的時候,將剩下的字全都吞了進去。

“那就麻煩你了。”她轉身帶路……

秦臻家在五樓,房子太舊,並沒有電梯,隻能靠著

雙腿一層一層地爬。樓梯間裏的路燈壞了兩盞,大概是因為快要拆遷了,也沒有人來修。

“你小心一點,別摔了。”秦臻走在前頭,用手機的光亮照著腳下的階梯,不時回頭叮囑著。

“你還是擔心自己吧。”蘇奕一臉的嫌棄。

誰知道他的話音剛落,秦臻就被上邊一級的台階絆了一下,“啊”了一聲就往前傾去。

蘇奕眼疾手快地拉住她的衣服,將她的身體穩住,原本手中的幾個購物袋則是散落了一地。

“呼。”秦臻抓住旁邊的扶手,心跳仍舊保持在過快的頻率,不由感歎道:“好險。”

“真是多虧了你。”秦臻轉過身來向蘇奕道謝。

“好好走路。”蘇奕卻絲毫不領情,將購物袋重新拎好,邁開長腿,一次跨了兩級台階,走在了秦臻的正前方……

家裏的防盜門自秦臻他們家搬來的那年就沒有更換過,上頭的綠漆都掉得差不多了,鐵鏽斑駁,看起來格外寒磣。

“那個……”秦臻站在門口,將鑰匙捏在手中,躊躇地說:“我們家比較簡陋……你不要嫌棄……”

蘇奕直接從她手裏拿過鑰匙插進鎖孔裏,轉了兩圈,門應聲而開。

“你忘了麽,以前我家比這裏都還要簡陋。”他說完,也不理會秦臻,推開門就進了屋。

“沒有拖鞋麽?”他翻了翻門邊的鞋櫃,可裏頭整齊地堆放著的,全都是秦臻的鞋,沒有一雙他能夠穿的。

秦臻有些訝異於他適應環境的能力,明明這才是他第一次來到她家,卻好像就已經把這裏當成了自己的家。

“不用換鞋,直接進去就好。”反正她也打算要做一個大掃除了。

“嗯。”蘇奕沒說什麽,穿著鞋就走了進去。

他把她的東西放到客廳的茶幾上,四下裏打量了一番,在秦臻詢問完他“喝礦泉水還是喝可樂”之後,說:“不用了,我現在就走。”

並且,他還真的就頭也不回地走了。

秦臻看著已經闔上的大門,總覺得今天的一切都有些不真實。在此之前,她壓根不敢想和蘇奕見麵,也不敢想和他說話……雖然一共也沒有多少句,更不敢想會和他有肢體上的接觸。

也許剛才的人並不是蘇奕,而是披著他的皮的其他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