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宜萱的這件事在網上鬧得還挺大,起碼隔天秦臻去公司上班的時候她們部門的幾乎是人盡皆知。

作為照片裏的主角之一,秦臻自然是受到了許多人的追問,大家都想知道和徐宜萱有關係的男人到底是誰。

“這個我不好說。”秦臻對所有來八卦的人都給出了統一的回答。

她不願意說,其他人雖然有遺憾,但也沒有強求。而對於這個問題異常鍥而不舍的譬如孫寧,秦臻直接就忽略掉了她,不管她說什麽,秦臻都隻當是沒有聽到。

不過,秦臻不說,並不代表人民群眾挖不到料,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一種人叫做“網友”。

就在天涯上已經被眾人頂成高樓的帖子裏,有一個新注冊的賬號一下子甩出了許多張徐宜萱和熊維在一起的照片,這些照片記錄了他們倆同桌吃飯、一起上了同一輛車、甚至進了同一家酒店的同一間房。從照片的拍攝角度來看,有的很明顯是距離比較遠的偷拍,畫質也很模糊;而有的則像是徐宜萱的自拍,和熊維在一起舉止親密;最讓人咋舌的是,這些照片裏居然還有從類似酒店監控錄像的視頻中截取下來的畫麵,右下角的日期與時間都清清楚楚。

看帖的網友們全都沸騰了,比起這些圖片的內容,大家的關注點轉移到了“層主這些照片是怎麽弄到手的”上麵。

“能夠拿到這些照片,層主必然是個很厲害的黑客大牛。”有網友這樣猜測,得到了大家的紛紛讚同。

緊接著,那位層主又發了一帖,將熊維與徐宜萱的身份公之於眾,甚至還附上了熊維原配趙豔紅的聯係方式。

帖子裏頓時一片“大快人心”的叫好聲。

“秦臻姐,你認識這一串數字字母ID嗎?”孫寧看了天涯的帖子,迅速地跑過來向秦臻打探消息。

“不認識。”秦臻搖頭。

不過,這樣子詳細的爆料,以及全新的賬號和亂碼一樣的ID,讓秦臻不由得想起來前段時間在星科公開聲明微博底下的熱評博主。

這兩個賬號的背後,該不會是同一個人吧?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麽那個人又會是誰呢?秦臻陷入了困惑之中。

在她所認識的人之中,有能力拿到這些資料的人隻有蘇奕,但是即使是他,找人調查也需要一段時間,不會反應得這樣迅速。所以,她實在想不出來這個人會是誰。

“這些資料一爆出來,那個徐宜萱在星科估計也呆不下去了吧?”蘇寧分析道,“而且,我聽說那個熊總的老婆也不是什麽省油的燈,熊總身邊的那些小情兒,她是見一個掐死一個,徐宜萱估計也逃不脫。”

“工作沒了,金主也沒了,真是天可憐見的。”孫寧雖是同情的口吻,但眼裏的幸災樂禍怎麽藏也藏不住,“我現在一想到那個趙老太太現在的處境,睡著了都能笑醒了。”

“我要是你的話,現在就不會一心想著嘲笑別人了。”秦臻看著孫寧的身後,說。

“啊?為什麽?那個老太太不是也欺

負過你麽?你難道就一點都不覺得高興?”孫寧不解。

“孫寧,你的工作做完了麽?”在她身後站了半晌的陸涵終於出聲,嚇得孫寧一下子從椅子上彈了起來。

“陸姐!”她驚慌地大叫一聲,連忙說:“我這就回去工作!”

說完,她坐在椅子上兩腿在地上一蹬,就滑回了自己的座位。

大概是中維的公關進行了介入,在熊維與徐宜萱詳細的信息爆出後不久,天涯的那棟高樓就被人為地刪除了。而這一舉動自然引起了廣大網友的不滿,罵天涯收錢的,罵版主不要臉的,一個個全湧了出來。

也有網友自行重開了一個帖子,把那些幹貨全都粘貼了過來。

“就知道會被公關掉,所以我提前把圖片都保存了,文字爆料也都已經截圖。天涯刪幾次我就貼幾次,就見不慣天涯這惡心的作風。”

然而這張帖子最後也還是消失掉了,最後飄在八卦版首頁的是版主的說明帖,大致內容是:因為之前帖子裏麵的內容侵犯了人家的隱私,所以不得不刪除,也請網友們不要再發有類似內容的帖子,否則被當事人追究法律責任天涯概不負責。

於是這件事才在天涯消停了下來。

但是很快,又有一棟高樓平地而起。樓主大概是星科的職員,說是今天原配帶人鬧到公司來了,非得要衝進去抓小三。

為了證明自己說的是實話,樓主還上傳了幾張照片,照片裏是一個女人後頭跟了一群的黑衣人,看起來氣勢洶洶的模樣。而為了保護當事人的隱私,也為了不讓版主把這些照片刪掉,樓主馬賽克了照片裏所有人的臉,但那個女人的身形,秦臻一眼就看出來正是趙豔紅本人無疑。

樓主還在帖子裏持續直播原配的動態,而秦臻再沒有了圍觀的心情。她隱隱有種不祥的預感,總覺得事情鬧得這麽大,熊維不可能會輕易地放過她。

下班出大樓的路上,孫寧忿忿不平地跟秦臻說趙豔紅終究還是被星科的保安攔在了樓下,沒讓她進去。

“不過……”她的眼睛賊亮,“聽說那個原配還帶著人等在外頭呢,好像是說不等到小三出來不會走。”

“秦臻姐,咱們要不要去圍觀圍觀?”孫寧拉著秦臻的胳膊,露出乞求的表情。

“不要。”秦臻立刻拒絕了她,“我沒你那麽八卦。”

而最重要的是,如果被趙豔紅發現了她,她估計也沒什麽好的下場,畢竟得了個“知情不報”的罪名。

任孫寧怎麽賣萌撒嬌秦臻都沒同意陪她一起去,最終孫寧一發狠,決定自己去看了。

“你可別指望明天我會給你透露一丁點的消息!”她威脅秦臻說。

“嗯。”秦臻很淡定地向她揮了揮手,說:“再見。”

秦臻剛到家不久蘇奕就回來了。

“不是說最近都要加班到很晚的麽?”她問。

“今天有人鬧事,所有人都按時下班了。”蘇奕鬆了鬆領帶,疲倦地說。

“哦。”秦臻沒有再問什麽,倒是蘇奕主動告訴她:“徐宜萱辭職了。”

“哦。”這是秦臻意料之中的事,畢竟網上這件事鬧得幾乎人盡皆知,星科的職員肯定也都知道,如果徐宜萱不辭職,在公司也沒有辦法繼續呆下去。

“你不問我為什麽嗎?”蘇奕握住秦臻的手臂,眸色沉沉地盯著她。

“你不是知道嗎?”秦臻才不相信他會沒有看到網上的那些圖片,“我昨天跟心晴出去吃飯,剛好碰到徐宜萱和她媽。她媽一直在諷刺挖苦我,後來心晴忍不住,就把徐宜萱和熊維的事情說出去了,還被人拍了照片傳到了微博上。”

“熊維知道這件事是從你這裏傳出去的嗎?”蘇奕皺眉問。

“網上都有照片了,他肯定知道了。”秦臻說。

“你最近出門的時候小心一點,最好是不要單獨出門。”蘇奕叮囑道,語氣中充滿了擔憂,“雖然大家都知道熊維平時是個什麽樣的人,但他的醜聞鬧得這麽大還是第一次。中維是上市公司,等明天平麵紙媒對這件事進行報道以後,會有更多的人知道,中維的股價大概會跌得很慘。他這次損失這麽大,肯定會把責任都歸咎到你的頭上,有很大的可能會對你下手,給你點顏色看看。”

這也是秦臻擔心了一天的事情。

“熊維這個人做起事來特別狠,手段也很多,萬一你不小心落到他的手上……”蘇奕說到這裏,停下來瞥了秦臻一眼,看到她嚇得有些發白的臉,不知道為什麽,竟覺得有些好笑。

他將秦臻扯進自己懷裏,撫摸著她的腦袋,輕聲說:“放心,我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

秦臻緊緊地回抱住他,腦袋埋在他的胸前,聽著他強健而有力的心跳,慢慢的,就有了安心的感覺。

“從明天開始,早上我送你去公司,下班以後你就在公司門口等我去接你,自己不要到處亂跑,知道了嗎?”蘇奕問秦臻,就好像是家長在教導不懂事的小孩子一樣。

“嗯。”秦臻乖順地應著。

“對了,還有一件事。”她忽然想起來,雙手撐著蘇奕的胸膛與他拉開一些距離。

“什麽?”蘇奕問。

“你還記得上次發生了那件事,星科的官方微博發了一條聲明,評論裏頭有個人把那個營銷微博的博主人肉出來了嗎?”

“嗯。”

“這一次天涯上有一個八熊維和徐宜萱的帖,帖子裏也有一個賬號,把他們倆的所有信息,甚至他們倆在一起的照片和各種證據都拿了出來。而且這個賬號和上次微博的那個賬號都是新注冊的,而且用戶名都是一串隨便敲出來的亂碼,我覺得這兩個賬號是同一個人在用,可是我又猜不到這個人是誰。”秦臻說出了自己的疑慮。

蘇奕的眉心皺得更緊,眼神飄忽著沒有說話。

“你覺得會是誰?”秦臻問。

“不知道。”蘇奕回答,“可能就是哪個熱心的網友吧,而且這兩個賬號也不一定是同一個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