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如蘇奕所說的那樣,在熊維的醜聞爆出後,中維的股價在一天之內迅速下跌,整個中維集團陷入了巨大的危機之中。

之後的數天之中,秦臻上下班全都是由蘇奕接送。

“公司最近在C市有一個項目,必須要我親自過去一趟,大概要在那邊呆兩三天。”蘇奕為了這件事已經跟公司裏的高層協調了幾天,但是這個項目確實很重要,C市政府那邊他不露麵的話其他人可能會搞不定。

“你不是說你的上司也住這個小區麽?我不在的這幾天,你上下班都要跟她一起。如果她需要任何形式的補償,都可以向我提出來。”蘇奕想起來上次秦臻發燒的時候也是陸涵過來幫忙照顧的,既然她剛好也住在這裏,秦臻和她在一起,總比單獨一個人要安全一些。

“好。”在這種情況下,秦臻也不會對他的話提出異議。

秦臻向陸涵提出這個請求以後,陸涵一口便答應了下來。

“沒問題。”她說,“反正我一個人開車上下班也是耗那麽多油。”

“真是謝謝你了,陸姐。”秦臻感激地說。

陸涵的車是女孩子喜歡的Smart,小巧的車身,看起來格外可愛。

“主要是好停車。”陸涵在聽到秦臻感慨她這車好看的時候向她解釋道,“我開車的技術還好,但是倒車的技術不咋地。以前的那輛車,倒車的時候跟旁邊的車子擦了好幾次,後來我一怒之下就換了這一款,就再沒有跟人擦碰過。”

秦臻點點頭,說:“堵車的時候這車加塞也挺容易的。”

“沒錯。”陸涵說著,一踩油門,又插進了旁邊的兩輛車之間。

確實比蘇奕那輛巨大的路虎要靈活得多。

也多虧了陸涵的那輛小型車,秦臻到家的時間比平常要足足提前了半個小時。

陸涵先把秦臻送到樓棟,才又自己開車回家。

秦臻跟陸涵告別,轉身往裏走了幾步,才看見樓棟門口站了個人。

“王紹東?”她在看見那張好久沒見的臉的時候也還是大吃了一驚,“你怎麽會在這裏?”

她上次和他打電話的時候明明就說過,他們倆以後最好還是不要再見麵了。

然而王紹東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沒頭沒腦地說了一句:“小臻,你暫時離開T市一段時間吧。”

“為什麽?”秦臻聽他這麽說,一方麵是覺得奇怪,另一方麵又有些惱火,他憑什麽平白無故地就讓她離開?

“最近T市大概會有點不太平,也會牽扯到你家裏的事。所以,為了你不被其他人所打擾,最好的方式就是你暫時離開。”王紹東說。

秦臻越聽越覺得迷糊,“T市為什麽會不太平?又為什麽會牽扯到我家裏的事?”

王紹東卻是笑了,他伸手摸了摸秦臻的腦袋,似是無奈地問:“你怎麽這麽多問題?”

“你忽然讓我離開T市,又說了一堆我聽不懂的話,我當然要問清楚了。”秦臻說。

“這些事情說來話長了,咱們倆一直在這裏站著,也

不太合適吧?”王紹東揶揄道。

看王紹東這架勢,秦臻估摸著他要說的事情應該挺重要的,在這種時刻會有人經過的地方,確實不太合適。

“那就先去我家吧。”秦臻沒有多想,就領著王紹東上了樓。

“要喝點什麽?”秦臻招呼著王紹東在沙發上坐下,又要去冰箱裏給他拿飲料。

“水就可以了。”王紹東說。

秦臻拿了兩瓶礦泉水過來,將其中一瓶遞給了他。

王紹東擰開瓶蓋喝了一大口,笑著說:“我在你們家樓下等了你差不多有一個小時,本來口渴想去買瓶水喝,又怕跟你錯過了,就沒敢去。”

“那你再多喝兩口。”秦臻說。

王紹東卻是直接蓋上了瓶蓋,將礦泉水放到了茶幾上。

“還是先說正事吧。”他忽然正色起來,“我這次來見你,也是想告訴你,你上次跟我提的那個要求,我同意。”

秦臻驚得手抖了一下,手中的礦泉水一下子沒拿穩,“骨碌骨碌”地滾到了地上。

“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她不敢相信地問,又提醒他:“我要報複的人,是你爸爸。”

“我知道。”王紹東臉上沒有半點開玩笑的痕跡,“所以上一次你跟我說的時候我才會猶豫。可是,這些天我隻要閑下來了,就會覺得心裏不踏實,晚上做夢也常常夢到你爸媽,夢到他們問我為什麽沒有替他們照顧好你。”

他微垂著頭,聲音中帶著些許的哽咽,“如果我爸犯的是一些無關緊要的小錯,我包庇也就包庇了,可是……這是活生生的兩條人命……我沒有辦法說服自己無動於衷。”

秦臻的手指動了動,讓身體從麻木之中蘇醒過來。

“你就不怕你爸媽會怪你嗎?”秦臻問。

即使她打從心裏憎恨王言,但看到王紹東這樣兩難的模樣,也還是覺得不忍心。

“有什麽好怕的呢?”王紹東苦笑一聲,“人本來就是要為他犯下的錯付出代價,不是嗎?”

“這樣子,我才能給你一個交代,給你爸媽一個交代。”

秦臻握住了王紹東的手,眼神複雜地望著他。

“我不會逼你,你隻需要做你想做的事情就好。”她說。

“讓你爸媽能夠瞑目,就是我現在想要做的事情。”王紹東勉強地衝著秦臻勾起一抹笑。

秦臻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麽才好,隻能安靜地看著他。

“你爸媽的那場車禍,是熊維找人做的。”王紹東又說。

“熊維?你上次不是說是你爸找的人麽?”秦臻對他前後不一的說辭提出了質疑。

“我爸找了熊維,但是他隻是讓熊維去嚇唬你爸一下,讓你爸不要把那些秘密說出去,是熊維擅自決定要直接除掉你爸,所以就找人製造了一場車禍。”王紹東解釋道,“我說這些,並不是為了替我爸開脫。我爸做的那些事,我從來沒有想過會得到你的諒解。我隻是想要告訴你事實罷了。”

“嗯。”秦臻隻發出了一個音節。實際上她並不在乎這

件事的過程到底是什麽樣,她隻知道,她爸媽會死,歸根結底還是因為王言。

不過,這些話,她當著王紹東的麵自然是不會說出來的。

“現在熊維已經身敗名裂了,我隻需要再推他一把,就能夠讓他徹底破產,並且很難再有翻身的機會。”王紹東這話說得胸有成竹。

然而秦臻心中卻是疑慮重重。

“王紹東,你現在的工作是什麽?”她問。

好像從重逢一直到現在,王紹東都從來沒有向她透露過他在做什麽工作。秦臻能夠從他的穿著中看出來,他的工資不低,並且比她混得要好許多個檔次。不過這也不是什麽奇怪的事情,他有海外留學的背景,還有一個國企高層的爸爸。

“原來你不知道麽?”王紹東問,一臉遺憾的表情,“我還以為你會看到本地電視台的那個采訪呢。”

“什麽采訪?”秦臻有點好奇。

“就是前段時間本地電視台有個欄目組要來介紹我們公司,順便給我做個采訪。”王紹東回答。

“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我們公司是做遊戲的,名字是WG。”

“WG?”秦臻忽然覺得這個名字有點耳熟,再聯係起王紹東說的那個采訪,她一拍腦袋,立刻就想起來了:“哦!原來就是那個節目啊!”

那個剛要介紹WG的老板就被蘇奕給切掉的節目。

“WG的老板,海外留學歸來的技術大牛,就是你嗎?”秦臻有點咋舌。

“嗯。”王紹東也不謙虛地點頭。

“所謂的‘技術’,是指的計算機技術嗎?”秦臻問。

“沒錯。”

“既然你是大牛,那黑掉別人的電腦,或者黑進某個係統也是很容易的事咯?”

“其實也不是很容易,而且這種事情也是違法的,一般情況下我都不會去做。”王紹東很認真地回答她。

“王紹東,”秦臻很嚴肅地叫他的名字,“你老實告訴我,上次在微博上人肉出那個營銷賬號、這次在天涯發帖放出熊維和徐宜萱資料的人是不是你?”

王紹東盯著秦臻看了半晌,兩個人大眼瞪小眼地僵直著。

“是我。”他最後還是鬆了口。

“謝謝。”秦臻說。

“不要對我說謝謝。”王紹東抿了抿唇,“我隻是在贖罪。”

秦臻已經不知道要怎麽樣去開導他,隻能轉移了話題:“接下來,你打算做什麽?”

“先解決熊維吧。”王紹東似乎是在思考,“然後我會勸我爸去自首,如果行不通,就隻能拿出他這麽多年來受賄的證據了。”

“小臻。”他又轉向秦臻,很認真地囑咐道:“在我做完這些事情之前,你一定要離開T市,不能夠在熊維或者我爸的勢力範圍之內。”

“可是我結婚了。”秦臻說,所以不能說走就走。

她現在知道了王紹東的計劃,也知道了他讓她離開是為了她好,但是她要怎麽樣去跟蘇奕解釋這所有的事情呢?而她也不能夠確定,蘇奕會不會同意讓她離開。

(本章完)